楠海泡沫

在BE的边缘疯狂试探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26

彻夜未眠……就算再怎么呼叫,宇宙人也没有过来带他离开。


不对!这样的作风一点都不knights!橘红发色的青年顶着浓重黑眼圈,挠了挠自己像鸡窝一样的头发。


金绿色的眼眸投向窗外,朝阳撒入敞开的窗户,微风含着晨露的凉意钻入凌乱的房间。


窗户早就被他轻而易举地打开,朱樱家的人怕是知道他跑不了的,索性就没有再管,每天的饭菜足够丰盛,但是……


月永雷欧真的觉得,这几天是他人生中前所未有的漫长煎熬,所有的灵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扼杀殆尽,愧疚与懊恼无时无刻不折磨着他的内心,但更可怕的是,每每回想起那个被他压在身下的人……他竟然觉得……心跳加速?略有回味……

“啊啊啊啊啊啊啊……inspiration快回来啊!”他揪住自己的头发抓狂地嚷嚷,企图转移一下注意力。


——“咔哒”,房门被打开,新谷医生温和的笑脸出现在leo面前。

“早上好,月永团长。”男人眼镜背后的瞳平和而温暖,他端着餐盘走近瘫坐在地板上的青年,然后递给他。

月永雷欧迅速调整好自己,哪怕是蓬头垢面也面无表情地接过男人递来的东西,撕开夹心面包蘸着奶油开始在垫纸上写写画画。

医生看着拒绝与自己交流的人,只是笑笑。

“昨天的制药很顺利。”他说。

沾着奶油的手指一顿,leo淡淡问道:“所以呢?还需要我做什么?”

“嗯……我觉得在进行下一步之前,您应该好好洗漱一番,顺便再洗个澡,以这种状态示人,非常失礼。”男人友善地叮嘱道。

青年盯着他良久,然后起身,搁下餐盘懒懒散散地去盥洗室。

“我会在地下室等着您的,月永团长。”新谷医生起身离开。

月永雷欧从来都不注重修整仪容仪表,虽然平日里算不上邋里邋遢,但这些天被软禁在朱樱宅,如果不是昨天他需要被带到地下室抽取信息素,整个人都臭了。

打理好自己后,打开房门自然看见的是两个高出他一个头魁梧大汉,他依旧面无表情地被他们夹在中间,走过长长的壁挂走廊,路过楼梯口时正好看见在楼下客厅喝茶的朱樱慈。

男人的目光如锋利的斧刃,哪怕是身居下方也要将他整个人拦腰劈断。

可这一次……月永雷欧却不再畏惧,青年的目光沉静如水,只是短短与之交汇一瞬,便目不斜视,正视前方。

早先的慌张与懊恼已经成为他私下里才会自我谴责的状态,他已经无意对朱樱司以外的人再展露任何多余的情绪,自从昨天见到了朱樱苑囿地下那足以媲美于‘瓦特阿尔海姆*’的实验室,他便知道如果真的要负责,他将面临一个前所未有的情形。

你真是个笨蛋!月永雷欧!以前那样肆无忌惮地去和朱樱司接触!天知道那个小傻瓜有多为难!

想到这里他真想迎头给自己一下!

他被保镖们从隐蔽的角落带下楼,一路通过重重门禁,进入第三道门时保镖们已经止步,让他自己一个人进去。

阴暗的色调,奇怪的味道,冰冷的培养器皿里盛满液体,冷色灯光点亮上浮的气泡,各种精密仪器运转的声音在室内回响,所有的一切都足以同拉普塔科学院的实验室相比,从设备的使用程度上来看,这里存在时间已久。


月永雷欧以前从不在意自己伙伴的身份背景,对他而言这个人的性格有趣与否才是关键,但现在,他终于意识到……他的小骑士所冠之姓氏,到底有何意义。


朱樱——M国御三家之一,所拥有的,是凌驾于这个国家近百分之九十人之上的实力,名誉、财力、权力,这些过去他所丝毫不在意的东西。

但……它们却是让那个名为“司”的孩子,不得不以Alpha姿态示人的死令……

骑士王冷漠地看着站在仪器前的男人,新谷医生温和儒雅的面孔被冷光镀上惨淡的青色,眼镜反射出一片茫茫的亮白。

“嗯……”男人每次主动发起会话前似乎都会吐出一声单音节,就仿佛已经思索许久,他注视着无菌单间里正在工作的机械手臂,浅笑着道:“我觉得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这些天您对我的敌意仿佛有增无减?”他饶有兴趣地向月永雷欧转过目光。


“……”金绿双眸下潜藏着警惕与冷冽,leo不说话,只是目光沉沉盯着他。


“嗯……好吧……”新谷医生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为了司少爷接下来的治疗可以顺利进行,我觉得我们之间有必要达成共识,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会力所能及为月永团长解答。”


“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说你曾追随我父亲却背离初心。”他的声线变得低沉而严肃,灼灼光华沉淀在那双金绿色的眼眸里。


“嗯……令尊可否在您参军前叮嘱过,不要到科学院任职?”男人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眼中出现追忆的神色。
月永雷欧一怔,眼中警惕越重。


“不过,您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将令尊的话全部听进去,”新谷医生笑笑,“科学院的名誉专家,听起来是个挂名顾问,但实则还是参与了不少研发项目,不过大多都是您在梦之咲就读时的事了。”


“与你无关。”年少轻狂时的意气风发,自以为会走出与父辈迥乎不同的道路,但最后……还是无法规避某些既定的“规则”。


“好吧。您的得意之作,[voice of sword]——目前M国唯一的国家级兵器,也就是卫星轨道武器,可以与敌国的[锁]分庭抗礼,只有三发‘子弹’,但制作一发的成本就占国家科研支出的一半以上,所以研发前后一共用了近三年,也就是从您入学到毕业,完成后立刻在D-7战役中启用了一次,直接毁掉了L国的[深渊系统],解除了瑞文戴尔要塞的危机。”新谷医生缓缓叙述道,但这些与他本人无关的讯息只是越发引起leo的不满。


骑士王怒视着眼前的人,一副“你再瞎扯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我就咬死你”神情。


“呵呵……抱歉,我总喜欢追忆往事……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您,我知道,在[voice of sword]完成后才得知此事令尊令堂,险些与您断绝关系。”镜片后面的目光充满深意,笑容却依旧。


月永雷欧呼吸一滞,前所未有的戒备从青年心底升腾,暗自咬了咬牙。


“你是谁?”leo的声音彻底低沉了下去,他凝着眉头死死盯住眼前微笑着的男人,金绿双瞳像是领地受到威胁的孤兽,迸发出星火。


“我的全名叫‘新谷谛汀’,二十多年前任职于拉普塔科学院军备部下属的生化研究组,直接参与了[剑匙·开刃]部分的研发,但在完成前申请辞职。”男人的眼神温和依旧,笑容可掬。


“……跟令尊算不上旧识,但见证了他的一意孤行,他痛恨自己的造物[剑匙],而他的儿子在二十年后也走上了同样的道路,并且成功填补了七年前彻底废弃的[剑匙]空缺。”新谷谛汀语气变得沉重,有种挥之不去的苍凉。


就像是被撬掉獠牙的狮子,月永雷欧的眼神中怒意咆哮却不能动手上前,被撕开腐化伤口的青年咬着牙,不再言语。


“不过还好,自从三年前的D-7战役后,您几乎卸下了团长的所有工作,把一切交给了如今的代理团长濑名上将,这说明……您认识到自己的失误了。”新谷医生微微笑着,语气很是欣慰。


“……”月永雷欧盯着他,“你当初离开,是因为知道自己无力帮助我爸爸?然后来到了这里,负责研发专门给司的伪装剂。”所有的联想和盘托出,他的语气十分肯定。


“这样说也没错。”新谷医生摊手,“我对您感兴趣也出于对过去的怀念,毕竟在[剑匙]的早期研发阶段,研究组的成员们度过了一段非常快乐的时光。”


月永雷欧依旧冷然,“如果不是你,他就不会……”如果没有伪装剂的压抑,朱樱司的发情根本不会那么痛苦,闹剧便不会诞生。


“此言差矣。Alpha伪装剂并不是我个人的发明,它早已存在,而我做的,只有改进。”新谷谛汀坦言。


“毒药!!!”他愤怒地嘶吼出声!根本无法忘记那双紫晶瞳眸里就算是充盈着情欲的泪水也一同翻滚着的痛苦与难过。


“这是朱樱老爷的意思,我只是依照命令行事。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司少爷在痛苦时遇见了您。”新谷笑着,眼睛里流淌着欣喜。


听闻此言,月永雷欧整个人都变得黯然,“……不是。”他低下了头喃喃自语,眼神怔忡而难过。


他犯下了弥天大罪,他会让他的小骑士一生蒙羞,他很早以前就不配为王了。


明明已经确信那个伫立在夕阳下意气风发的少年即是「knights」的未来,自己却把他碾碎了。


“嗯……”新谷医生沉吟了一会儿,“我说过,你无需自责与懊恼,而且从你的言行举止中我可以断定,如果要向你托付终身的话,这对司少爷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他的笑容真诚而平和,语气悠然。


听到这话的月永雷欧抬头,认真地对眼前的男人道:“我很讨厌你。”骑士王皱着眉头,声音中的敌意消退了一丝却更多疏离与反感。


“呵呵……该说的我都说了,现在……请月永团长跟我做一遍检查,在确定安全后,您需要去司少爷那里帮他进行信息素调和。”新谷谛汀眼镜背后的瞳闪着戏谑的光。


“?!”月永雷欧瞬间慌了神,狮子的金绿双眸失去了凶狠与锐利,他开始不安,懊恼地抓着头发。


“嗯……如果把自己折腾得和你所在的房间一样邋遢,司少爷很可能会更难受噢。”


“我说了我讨厌你!!”

……


被推进房间的时候,月永雷欧感觉心脏都要停跳了。

——“咔哒”,房门闭合的一瞬间,像极了那间突然被封锁的镜面练习室。


不一样的,不一样的啦。他咬着牙拼命提醒自己,为了转移注意力开始环顾四周。


宽敞的房间内布置华丽而典雅,象牙白的古典家具雕刻着花纹,镶嵌着红宝石,置物柜上摆放着水晶瓶,插着几支浅粉色的樱花,空气中流动着淡淡芳香,与leo所熟悉的甜美味道混合在一起。


墙壁上挂着家徽浮雕挂画,名贵地毯铺在光洁的地板上,细碎的阳光撒入宽敞的阳台,微风撩起白纱帘,让一方浅浅光斑落在宽大柔软的床铺上。


太容易了,一眼就能看见陷在软软枕头里的酒红色脑袋。


骑士王犹豫着吞咽了一口,不敢靠近。


——[不用担心,手环会监测您的信息素数值,一旦数据突破危险阀值抑制剂会立刻注入。]新谷医生温和的声音自微型耳机中传来。


月永雷欧不耐烦地道:“不许锁门!”他再也不要和他被锁在一起了!


——[您需要靠近司少爷,关于释放信息素,应该就不需要我再多为您讲解吧。]


闭嘴!他在心里恶狠狠地嚷了一声,脚尖轻轻点地,有些局促不安……因为妹妹的关系,父母早早就对他进行控制信息素的训练……不过一码归一码,以前在他自以为「knights」五人全是Alpha的时候,可是什么都不顾的啊。


在胡思乱想中不知不觉靠近了躺在床上的人——朱樱司似乎还在睡着,眼眶和面颊泛着微微的红色,呼吸轻盈而又平稳,几缕的碎发垂在脸上,比起那个混乱的傍晚,小骑士状态安逸了许多许多。


月永雷欧注视着他,突然惊觉——朱樱司真是太厉害了,明明是个Omega却和他们四个Alpha若无其事地厮混在一起那么久……


等等!大脑停下来啦!现在要专注专注!leo急得想要跺脚,却生怕把人给吵醒慌忙收住动作,差点原地绊倒。


——[……噗。]耳机那端的新谷医生忍俊不禁。

“安静!”月永雷欧暴躁地低吼了一声。


——[床边有椅子的,月永团长。]新谷谛汀忍不住提醒道。


他总算看到了那把华丽的软垫椅子,小心翼翼地拉了过来然后坐下,眼神牢牢盯住床上的人,整个人都紧张兮兮的。


——[您可以开始了。不用刻意去释放信息素,只需要安安静静坐着就好。]


“……”那、那这样就行了吧。leo缴着手指,几乎快要在椅子上缩成一团了。


——[您太紧张了,这样适得其反噢。请您稍等。]新谷提醒道,过了一会儿,房门再次打开,进来的是一位护士小姐,她递给leo一个托盘,里面呈着几支马克笔和一沓白纸。


?!什么意思?月永雷欧不解。


——[默写谱子吧月永团长,没准还会有新的创作灵感,这样有利于舒缓自己的紧张情绪,司少爷的发情期还没有完全过去,如果释放Alpha信息素过多或是过少都不合理,您不想诱导他重新进入发情高潮吧?]新谷谛汀非常善解人意,声音温和而贴心,但总是藏着几分戏谑。


“?!”当月永雷欧听到司很有可能重新进入发情期时整个人都慌了,原本在新谷谛汀面前傲然而冷峻的骑士王瞬间变成懵懵懂懂的孩子,匆匆忙忙抓过纸笔,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始胡乱写写画画起来。


没有inspiration没关系!!先冷静下来啊啊!想想以前创作的天才之作……写写写写写……橘发青年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直接趴在地板上下笔神速,似乎是妙笔生花……是的,似乎……

……


朱樱苑囿的地下实验室里,监控前的男人忍住笑,端着茶杯的手一颤一颤……他的身后……是神色略有错愕的朱樱夫人。


光临实验室不久的女人看着屏幕里的青年,他大喇喇地趴在地上像个还在玩玩具的孩童,整个人很是不安,时不时瞟一眼床上躺着的人,看起来十分担心对方,每时每刻都牵挂着。


——“那、那个……我做的对嘛?他、他没有感到不舒服吧?”当马克笔写满一张纸,通讯里传来青年小心翼翼的询问,像是生怕犯了错的孩子。


新谷谛汀看了一眼手边的数据显示屏,忍着笑道:“很好了,您再放松一下,司少爷状态很稳定。”


然后朱樱夫人就看见屏幕里,那个趴在地上的人更加努力地写写画画,好像还因为太激动额头磕在了椅子腿上。


“噗呵呵……好可爱啊……”身后的护士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偷笑,却被朱樱夫人的凌厉眼神给瞪住了。


但是……涂抹着昂贵妆容的脸有些破功,女人唇角抽搐着,看着屏幕里人忍不住抓紧自己交叠的手臂……

“您想笑就笑吧朱樱夫人,我说过根据我的另一专业,一个人的动作行为是心理上的体现,是否真正关心一个人,还要看行动上的优劣表现。现在看来月永团长不但无意伤害司少爷,而且……非常关心。”他的眼神欣慰盎然,却引得朱樱夫人有些尴尬。


“咳……”女人调整了一下姿态,恢复她的高傲,“我说过有待商榷,月永团长这样冒冒失失,实在是同他业界上的评价……相去甚远。


“业界?”新谷笑了,“业界上的月永团长——睿智天才与勇敢疯子的结合,家世优越,功勋满满,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因为性格太过随性洒脱,所获青睐应该还要翻上几番。 当然……”趁着月永夫人还没有发作前,男人紧接着补充道:“我明白您与老爷的想法有很大的冲突,但是我现在认为,月永团长完全可能同时满足两位的要求。”


朱樱夫人嗤之以鼻,女人那双同样如紫水晶般的眸子里充满疑虑与反感,“医生,就算你在我们家工作许久,能如此断言,未免太过逾越了。”


“是我失言。但是,我姑且也算是见证了司少爷的成长,他本不应该遭受这样的痛苦。不是吗?”新谷气定神闲地扶了扶眼镜,眼神温和却颇为锐利。

朱樱夫人微微挑眉,眼中划过一丝懊悔,她厉声严词地道:“负责好你的本职工作,不要做多余的事。”然后她拉了拉自己的披肩,转身离开。

新谷谛汀将椅子转回屏幕,望着监控屏幕里的二人,和他的助手们微微笑着。

“司少爷该醒了啊。”身后的护士小姐喃喃自语道。

新谷医生笑着瞥了一眼另一边的Omega信息素监测数据,扯了扯唇角轻声道:“快了。”

……

——“沙拉沙拉……”笔头划过纸张的声音熟悉而悠长,就像过去很多次那样,年轻的骑士推开房间的门,看见他的王或趴或仰地沉溺在自己的灵感之泉里,嘴巴里哼着不知名的悦耳曲调。

阳光将橘发青年的影子拉得细长细长,整个房间内散落着雪白的纸张,串串音符跃动其上,可它们的创造者却还不满足于此,索性让他的才华从纸张中跳脱而出,印在地板和墙壁上。

马克笔留下的声音与痕迹牵引着意识,床铺上的人嘤咛了一声,几乎是习惯性地喃喃了一句:“leader……不要随便乱涂乱画……”


“?!”趴在地板上的人浑身一颤,笔头顺势在纸上划出畸形的一道,五线谱不再连贯,月永雷欧几乎是原地弹了起来,慌里慌张地扭头便对上了那双缓缓睁开的眼睛。


就像沾满晨露的紫罗兰,在朝晖之下柔软而晶莹,然后……光芒斑斑驳驳地落入这双瞳眸里,折射出紫晶的菱光。


晨曦散落在他们的身上,骑士王的肩头和圆桌末子的发顶被打上一方光亮,金绿眼眸与紫晶双瞳相交,一眼瞬间明朗。


这一切,都与那个夕阳之下空旷的练习室相比,太好太好。


可下一秒,小骑士眼里的微光连同空气一起凝固。


“还、还好吗?”鬼使神差般地,骑士王伸手想要拨开那缕落在脸颊上的酒红色碎发。


当指尖触及到微微发热的面颊,那双闪着碎光眼睛里似乎有泪水瞬间滑落。


“?!”月永雷欧吓了一跳,他看见那双眼睛里汹涌起无尽的惶恐与羞耻,他想要询问,可朱樱司在霎那间扯起被子把全身包裹进去,努力将自己陷入床褥的最深处,恨不得直接与它们融为一体,完全没有给leo一丝一毫的机会。


月永雷欧彻底傻了……骑士王瞪大双眼,面对着雪白大床上的一团,渐生慌乱与无措。


[……呵。]他的耳机里传来男人低低的笑声。


“那、那个……新来……不是!suo……你、你不舒服吗?”leo的舌头都打结了,慌慌张张地问道。


闻声小骑士更努力地把自己缩成一团。

方才在默写谱子时悉数准备好的措辞全都打了水漂,天才的王此刻遇到了人生最大的难题,他又害怕起来了,大声道:“你等等!我这就去找那个家伙!”说着他大步流星地往外跑。


[您最好不要离开……司少爷信息素波动得厉害。]新谷医生的声音在leo听来简直宛如丧钟。


“可是我待在这里他会更难受吧?!我要出去!”他叫嚷着去拉门把手,但……情形与练习室如出一辙。


“?!……可恶!讨厌的家伙!把门打开!!”leo又气又急,疯狂去拉门把手。


[如果您不能和司少爷共处一室长达一小时以上,他的信息素很难趋于正常数值,调和已经开始,半途而废只会适得其反。]新谷谛汀的声音淡定而温和,却只想让月永雷欧钻到耳机另一头打死他!!


“他不舒服你看不出来吗?!!!我是不是诱导他进入发情期了?!他的爸爸妈妈呢?!”月永雷欧什么都管不了了,他只知道司现在一定很难受,自己必须要离开!


[司少爷的信息素波动没有濒临危险数值,他还在发情末期……反倒是您……情绪波动剧烈成这样,肾上腺素飙升很可能被反诱导噢。]通讯那边的男人淡定依旧。

“可恶!!!!”骑士王一脚踹上了朱樱家宅昂贵华丽的房门,无果后决定跳窗而出!


[我再提醒一遍,您要是就这么跑了司少爷会更难受。]


踏上窗台的脚被生硬硬地收回,青年挫败地揪住了自己的头发,余光里望着床上那团被褥,突然间难过起来。


能做什么啊?这样的自己……他挫败地叹了口气,索性躺平在地板上望着空白的天花板不言不语。


啊……宇宙……带我走好啦,或者处以极刑让灵感全部死亡,将我流放到冰冷荒芜的远疆。


他抬起手臂遮住自己的双眼,难过地叹了口气。


诡异的沉默在室内蔓延,骑士王静静地躺在地板上,不再有任何言语。


卧室里淡淡的樱花香气融入晨风里,撩开雪白的窗帘微微扬起,疲惫与无力席卷上骑士王的身心,他微微侧目,看见床上的人依旧缩成一团,只能摇了摇头。

“……suo。”他轻轻唤他,声音低微而又谨慎,“我一会儿就走了,你别害怕。”他这样道。


经历了那种事,任谁都不能心平气和地面对伤害了自己的人吧。


那一团被子似乎轻轻颤抖了一下。


leo将目光瞥向窗外,一树葳蕤枝桠繁茂……嗯……他好像记得朱樱司说过,春日之时,家中庭院会开很美很美的樱花,这瓶中插着的,应该是用了什么技术保存下来的吧。


金绿眼眸倒映着庭院的盛夏晨景,他怅然了许久许久,最终……以一种平和而郑重的口气道:“……我会做我应该做的事噢。你不要担心,其他什么都好啦,司就是司,永远都是「knights」‘新来的’噢。”他就这样念叨着,执着而又坚定。


不知为何……和司共处一室的leo不再焦虑,他平静了下来,但一宿没睡的疲倦很快抢占了身心,他的大脑迅速进入一种低速运转的状态,紧接着……他的眼皮打起了架。


……很累,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近乎于四天的寝食难安终于在此刻得到反馈,就这样在自我谴责中……月永雷欧睡着了。

坠入沉眠的骑士王呼吸平缓,他躺在高档的地板上,几乎是自暴自弃般地将自己丢进疲倦的漩涡里。

时间在分分秒秒中过去……新谷医生注意到,两种信息素的波动渐缓……然后……实验室的人们看到那团被子动了。


年轻的骑士小心翼翼地从被窝里钻出脑袋,紧揪着被角只露出一双眼睛和鼻尖……空气中有着一丝甜甜的味道,好像是各种水果混合在一起,又由一道形容不清的主味引领,是什么来着?好像曾经去甜品店里点到过,缤纷多味,如同一首果味才有的幻想曲……很适合……眼前这个人……


他看见他的leader大喇喇地躺在地板上,手边是一把椅子,周围散落着写满音符的纸张……青年眼下留着浓重的黑眼圈,面色苍白疲倦不已。


父亲母亲一定为难他了吧?司觉得愧疚不已……他注视着这个人,将他拉出最痛苦的时刻,引领着他进入前所未有的美好梦境,在那之中……全然是被幸福色彩涂满的斑斓景色。


——“别怕……相信我啊……”迷乱记忆中的温柔呓语,安抚着他,鼓励着他,让他将所有喜欢的事物堆砌在一起,然后自由地组合排列,创造出一派温暖幻想。*

那是只属于朱樱司的幸福物语。


但是……梦醒之后有什么呢?想到这里司又难过起来,方才leo以那种眼神注视着自己,当他的指尖触碰到自己的脸颊,骑士王的手指上有着一层薄薄的茧,在那一刻温柔得好像蝉翼。


那双金绿色的瞳沉淀着耀眼的光,那之中满满的全是对自己的怜惜与愧疚,明明……leader才是被自己胁迫的那一个。


那瞬间席卷而来的难过,让泪水夺眶而出。他凭借着模模糊糊的书本印象——将其归咎于发情。这使他的情感变得脆弱,无法冷静坚强地面对现实。


裹在被子里听着这个人懊恼愤怒的喊声和混乱的脚步,越发不敢再面对慌张的他。


这场意外……让他将他的王拉下了石之基座。


……过往的许多回忆都翻上眼前一一浮现——骑士王一身黑袍与白裳的自己在夕阳相对而立,金绿色的眸子被暮色润泽成金橙色的宝石,嘴角的笑容张扬肆意,那不同于濑名前辈的傲慢冷冽;不同于鸣上前辈的温柔优雅;更不同于朔间前辈的慵懒睿哲。那是只属于一个「王」才应有的姿态,在纷乱世间之中的勇敢自信。


他发现,当他嚣张地企图让他回归之时,自己也陷入了那道光华之中,心甘情愿地归于彼之麾下。可是……当发情这只野兽将自己狩猎之后,在痛苦和情欲之中挣扎的朱樱司突然惊觉,他对自己的王生出了……一种异于常人的信任。


为什么会在情迷欲乱之中选择相信他?为什么会产生“真好啊,来到自己身边的人是leader。”这样的想法?为什么会将这个人作为梦境里最绚丽的一笔?他突然害怕起来……就像一颗种子在茫茫黑暗的泥土之中沉睡,却因一场雨的滋润,破土而出。


可……如果这片泥土散发着恶臭呢?


想到这里,小骑士的身体越发阴冷起来。发情余热仿佛还灼噬着他的眼眶,他眨着水汪汪的眼睛悄悄注视着躺在地板上的人,月永雷欧睡得很沉,一支手臂搭在肚子上,被压在脖子下的发辫翘起一撮刚好窜到嘴巴前,随着他的呼吸一颤一颤。


他听见他方才说会做好应该做的,他让他放心,他永远都是「knights」一员……


啊……真是罪过啊,我让你如此为难。


……leader……朱樱司在心底轻声呼唤着他的王。


甜丝丝的果味沁人心脾,司体内躁动不安的野兽渐渐平静下来,就像是他本人一样,在品尝到甜点后获得极大的满足。


不可以这样的!他极力排斥着这种心情,所有的满足等价化为罪恶感,并随着时间的消弥越发沉重。


你不可以用自己的身体去依赖他!他是骑士团的王,注定将要率领千军征战四方!你不能以肉体之间的契约来作为束缚他的枷锁……不可以……你不可以!

他翻了个身背对着月永雷欧,颤抖着抱紧双臂去排斥来自leo的信息素……抵抗着自己……所想要的一切。

但……脖颈处的标记传来的刺痛昭告着此举的愚蠢!

初级标记?!司捂住自己发烫的后颈,生硬硬地咬住了的唇不让自己发出呻吟。


……实验室里的新谷谛汀坐不住了,面对朱樱司疯狂波动起伏的信息素数据……医生果断唤醒了陷入安眠的月永雷欧。


——[月永团长!!司少爷有情况!!!]


“?!”耳机里传来的严肃提醒让月永雷欧瞬间惊醒!他立刻起身跑到床边,险些撞倒了椅子。


朱樱司背对着leo,收紧双臂用被子把自己紧紧裹住,这一次他很清醒,但抵抗本能却依旧折磨的是自己的身体——冷与热在体内交织杂糅成一团,所有的痛苦化作剧烈的抽气声。


——[他在抵抗你的信息素……必须让他停下来……]事态严峻,新谷医生的声音也变得有几分低沉。


明明就是因为反感伤害了自己的人吧,却还要不得不和他这个罪魁祸首共处一室。金绿双眸中一片萧索,他犹豫着伸手想要去触碰他的肩膀,却在毫厘之间停下。


“呜!”床上的人发出一声闷哼。


“!别再抵抗了!”leo低声嚷了一句,语气有些急切,他小心翼翼地整理着语言,最终咬牙隔着被子拍上了司的脊背。


还拼死和本能纠缠的人微微一颤,那人掌心的温度似乎透过被褥一点点传来,让他好安心。


“……在你身边的不是我噢,别害怕,我一会儿就走了……别折腾自己呀……想着自己最喜欢的人呀,他很快就来了噢。”骑士王的声音温柔而又轻快,就像是在诉说着最美好的故事。


最喜欢的人……我最喜欢的人啊……被不知是因生理还是因心理而生的泪水再次模糊了眼眶……朱樱司真的觉得发情期好讨厌,Omega的情绪变得敏感而又脆弱……他明明……不可以流泪的……

小骑士在被窝里低声啜泣起来……


leo呼吸一滞,心脏随着耳边接收到的声音一起抽痛起来,他觉得很难过,他真的……从未如此难过……


他伤害了他最不应该伤害的人,罪无可恕。


茫然无措的不知该如何安慰痛苦难耐的他,他能做的是什么呢?他不知道了。所有的语句都被扼杀,如鲠在喉。


他只能保持着抚上他脊背的姿势,僵立在床前。


啊……曾经待在一起的时候,吵吵嚷嚷的王总能让品行端正的小骑士着急得风度全无,其他三位骑士先生也在,室内嘈杂却充满欢乐。


可是现在……只有痛苦融入分分秒秒……愈演愈烈。

置物柜上的机械座钟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金色的指针转过一圈又一圈的刻度,啜泣声在低低回响,直到渐止渐息。


无果的抵抗……温柔的安慰……朱樱司只能被动接受,身体渐渐平静下来,却又生出挥之不去的罪恶感。


不行!不能再跟leader待在一起了!


“……出去……”他拼着最后一点力气低声吼了起来,将所有的痛苦与难过一并吞入腹中……

“?!”月永雷欧一惊,自责地低下头。


“……我能离开吗?他不让我待着……”骑士王的声音落寞无比。


——[唉……]通讯器那边的新谷医生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吧,[稳定了,您可以出来了。]


手掌缓缓离开那裹着厚厚被子的脊梁,青年步履沉重地从床边走开,这一次……他整理好了地板上铺散的纸张,连同马克笔一起带走了。


——“leader!!您就不能学会打理自己制造的混乱吗?清扫起来很麻烦的。”脑海里没来由地出现了这样一句话。


其实我应该一直记着的,但每次看见你气急败坏的样子,总觉得这样的suo真的好有趣呀,所以就选择性忘记啦。


这一次我不会忘啦,因为你应该不会再替我收拾了。
他抓着那一沓纸和笔离开,扭动精致的门把手……开门,走出去,轻手轻脚地关好。


leo靠在了那扇精致的大门上,面对走廊里精美的挂画眼神晦暗。


司蜷缩于柔软温暖的被褥里,望着已经闭合的房门眼眶发红。

一门之隔……两个人却不约而同发出一声沉痛的叹息,共生出同一个悲伤的念头。

——我把一切都搞砸了。

TBC.

————————————————————
*←迷之符号,我没打错,这段内容不是我原创只是化用,但它的确是属于soul的故事[微笑]。
看了一下那几位亲们的反响,哈哈哈哈……突然之间不知道是不是该得意soul卡章节卡得太好了【X
嗯……仔细想想我个人的品性,作为一个常年爆字数的……我还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吧,那个脑洞先搁着,毕竟……万一一开一下子收不住了呢?
所以挺直腰杆!应人之意好好写leo司ヽ(゚∀゚)ノ
本章……写得我……嗯……怎么说略纠结吧……毕竟,大王和司糖都是那种可以随便一炮定情[shenmegui?!]的人,倒不如说是……因为这场意外发觉了很多过去的小小萌芽w所以有很多回忆杀和大面积的心理描写,希望看起来不会觉得啰哩巴嗦毕竟又爆字数了∠( ᐛ 」∠)_本想着再去转转视角,但是最后还是让大家安安心心吃leo司。

评论(44)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