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怕是有反骨,糖没撒完时想着以后对应情节的玻璃碴子。

【吐泡泡】剑与星星,傻瓜骑士和他的珍宝

组合存在的意义……大概就是超棒的男孩子们聚集在一起,无论是手执宝剑作为骑士,还是心怀梦想宛如星星,都应该并肩同行,相互扶持迎接一个光辉的未来吧ww
再一次痛心疾首,我开文就拆了我的团啊,他们那么好qwq【【【【。小北那么温柔可靠,明星的笑容那么闪亮,真绪好体贴啊啊,小真你看看他们都这么喜欢你所以你不要顾虑太多呀……不要忍耐,你可以将所有的情绪释放给你的伙伴们……啊本来还以为soul里让Ts组织小真越狱啥的有点过分了,但是这样一看……没毛病!我觉得如果我再不理智一点让他们三个去劫狱都可以【问题发言。
那啥……凛绪……我眼睛要瞎了!所以顿时觉得soul里你们俩煲煲电话粥就行了……这都什么事儿……朔间家老二你过分了啊,让真绪给你撒娇啥的简直没眼看!看在你怼了泉真二人让这两个笨蛋有了进一步发展我就原谅你了。
岚姐姐!仙女!就是那种超级美丽的,绝对的仙女!!!他有这么可靠呀,所以岚姐姐要一直像雷电那样震撼整个世界呀qwq!
2333司糖真可爱,虽然这个时间点还没有遇到大王,但是……我就知道你会是将圣杯带给这张圆桌的至纯骑士,让荣光重返你们的剑锋。
最后……濑名泉先生,你就是个大傻子!让你早点和他结婚真的是一点毛病都没有,不然……soul里你俩的故事我是没办法写下去了。哥!哥!我就真的很像想岚姐凛月一样把你怼到小真那边去,他其实在某些方面特别了解你啊,你既然也这么了解他依旧应该给他把话说清楚,非常认真的说清楚,而不是用“痴汉”状态混淆视听,我怎么感觉你被你爹地妈咪惯坏了这是……真的很气!温柔到让人生气的家伙!垃圾男人【摔……【又是一句问题发言。
最后……我团有这么好!我亲家有这么好!
以上全是个人感受,没有什么有深度有水准的人物分析……所以……请不要和我谈人生[手动再见]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33
同一夜晚,万家灯火却是不同的风情。
朱樱苑囿的东南向二层房间,晚风绕过白纱的帘钻入房中,月夜银华落在柔软的地毯上,这里的陈设奢华而考究……但与悄声步入其中的橘发青年无关,这一周他都是如此,安静地进来发一晚上的呆或者写写谱子,时不时关注一下安睡在那里的人。
然而今晚……当月永雷欧蹑手蹑脚地进门看见那一双盛着月光的紫罗兰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骑士王整个人都懵了。
那啥……他开门方式是不是不对?他挠了挠头发环顾了一圈。
“……leader?”小骑士见状缩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眼底坠着不安。
“哈哈哈……suo你还没睡呀。”他压低声音讪笑着企图掩饰尴尬,同时在心里痛批新谷谛汀这个不靠谱的笑面鬼。
自二人度过了一个安然而美好的下午后,朱樱司就生出了一丝小小的希冀,他想和leader好好谈谈,如果能和他达成某种共识……或许是好事?他最近觉得身体并无异样,本以为新谷医生找到了什么好的应对方案,却不想对方昨天晚上给他打针时直接开门见山地说——“这都是月永团长的功劳。”
加上leo在那天下午无意间说漏了嘴,朱樱司察觉到自己这些天来都是一夜安眠,甚至还能做馨甜的美梦,梦境里的充斥水果糖的甜味,他不确定那是不是受到leo信息素的影响,如果是的话,一切自然就想通了。
所以他今晚提前赶走了护士,没有吃药, 然后他忐忑不安地等着,终归还是给他等到了。
果然啊,他这个平时里大大咧咧又任性的leader,也会小心翼翼地做着温柔而细腻的事情。
看见leo进来的时候,司真的是又难过又开心。
因为伪装剂的关系,他的生理学习可谓比旁人高了不止一个等级,不仅要在生活的细枝末节上表现出一个Alpha的做派,也要在私下里注意保护Omega的脆弱性,伪装并不是万能的,需要小心翼翼地维持,这些年他一直做的很好,直到这场意外溃不成军。
如今他已经彻底成为Omega了,他当然知道他需要Alpha信息素的安抚,最初的坚持已是无用,他不得不怀揣着强烈的罪恶感去接受月永雷欧的付出。
新谷谛汀告诉他凭借朱樱家目前的医疗技术已无法让伪装剂见效了,唯一能做的是利用初级标记配合Alpha信息素制出仅仅能遮蔽Omega气息的药物,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少爷现在还不能洗去初级标记,不过若是执意如此,还要等一等的。”新谷谛汀语重心长地这样对他讲。
——“然而您现在的身体敏感而脆弱,洗去标记是非常痛苦的事。而且……老爷正在让我物色月永团长之外更与您信息素匹配的Alpha。”新谷医生对朱樱司而言相当于一位亲切可靠的长辈,四下无人时会向他透露一些父亲的想法,司明白,这是他既定的命运。
在真实性别暴露后下嫁给一个Alpha,竭尽全力为家族争取到利益……
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好难过。
现在回想起来,他仍然无比庆幸,在那个噩梦般的下午,来到自己身边的人是leader。
所以……小小的私心一下吧。
他从被子里爬出来坐好,规规矩矩地盯着站在门口发愣的月永雷欧。
“leader……”
“啊、啊?”
小骑士深吸一口气,想要让肺腑之言脱口而出,却如鲠在喉。
所有的词句在面对那双金绿色的眼眸都化作虚妄,一旦说出便是罪大恶极。
他想说:leader真的对不起,但是我从今以后可能会一直需要你的信息素。
……可是不能!他不能用这卑鄙的生理契约束缚住他的王,他希望这个人可以意气风发地向这个世界施展他的才华,无论是弹奏钢琴还是谱写乐曲,亦或是发明新式武器。这都是属于月永雷欧的……独一无二的inspiration。
月永雷欧愣愣地看着朱樱司从郑重其事地下定决心到惴惴不安地摇着头,立刻跑向床前又在不远处急急停步,紧张兮兮地问道:“你哪里不舒服吗suo?”
说好的是来释放信息素安抚的现在这个状态他着实是怕得不行。
“不、不是。请leader不要担心。”朱樱司还是一个劲儿的摇头,目光躲闪。
leo皱着眉头盯了他一会儿,然后问:“你是不是没有吃晚上的药?”
他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郑重,着实让司一怔。
“……明明前两天还好好的啊,为什么又不吃了呢?”他喃喃自语道……难道是因为……又在排斥自己的信息素么?
金绿双眸再一次黯然,月永雷欧闷闷地说了一句:“你得吃药啊,身体好了才行,剩下的什么都不要管。”
朱樱司看着情绪突然低落的leo有些不解,但他来不及想于是开口问:“leader这几个晚上都来吗?”
“……嗯。”被发现了,他是不是又要赶自己走啦?想到这儿他又慌张起来,赶紧补了一句:“不然难受的是你自己啊。你快把药吃了我一会儿就走!”
“我不吃。”司回答。吃了就要睡过去了,他不想睡过去。
“?!你怎么能不吃呢?!”leo急了!扭头就往外跑:“我去找那个笑面鬼!”
“leader!!”司叫住他,“这么晚了会吵醒大家的。”
“什么吵不吵醒的!你不吃药就不行!”他实在是着急得没有办法,只好难过地说:“我知道你讨厌那药里面掺了我的信息素,可是没办法啊,忍耐一下好不好?”他转过身来,有些可怜兮兮地祈求道。
比起前段时间,现在已经度过发情期的朱樱司脑子很清醒,小骑士这下立刻抓住了重点——讨厌leader的信息素?
“没有啊,我不讨厌您的信息素。”他愣愣地看着他,下意识地就把话说出来了。
“……”
“……”
房间里的两个人同时沉默,朱樱司率先反应过来,口不择言的小骑士立刻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瞬间缩回被子里裹成一团。
不讨厌……不讨厌……不讨厌……他都说了什么啊,如果说这些夜晚梦中的清甜真的是月永雷欧带来的,那他真的是……很喜欢。可这不就说明了,他对月永雷欧有了依赖了吗?这样会牵绊住他的王啊。他越想越懊恼,却忽略了自己的脸红心跳。
床边月永雷欧直接蹦了起来,一声大大的“inspiration!”被他强行卡在了喉咙里成了干咳。
“咳咳咳……”现在是深夜,冷静冷静,不可以扰民。
听到被褥外传来那人的干咳,朱樱司赶忙掀开被子询问他有没有事,谁知道他的王一边咳一边傻兮兮地冲笑着摆手。
“……咳……没事噢suo~”他信誓旦旦地拍了拍胸脯,露出尖尖的犬齿,“你要乖乖吃药。”他说。
太好啦,suo不讨厌他的信息素耶!枯竭许久的灵感仿佛在此刻随着喜悦喷涌而出,他需要马克笔!现在就要啦!
室内的白月光映着欣喜若狂的人影,朱樱司看着那双金绿色的瞳闪烁着光芒,不知为何他也被感染了,轻轻笑了起来。
“leader现在想作曲吗?”
相处这么久了,他自然了解他的心情,这样的状态,这样的神情,连同闪着光的眼睛一起,浑身上下都是取之不尽的inspiration。
他喜欢看到这样的leader,一直都很喜欢。
——?!
有时候以某件事为契机,你会觉察到很多东西,那些被许多琐碎纷杂埋没的真实,隐藏在内心最柔软的深处,就在这弹指一挥间抽丝剥茧,显露而出。
紫罗兰双眸怔怔地望着眼前笑眯眯的人……是的,那个下午的回忆终于以另一种姿态被他唤醒,在那间撒满阳光的练习室里,他在被拥抱之时眼前所看到的,那些让他自以为是罪孽深重不愿意回顾的妄想,终于在此刻,又一次变得清晰了起来。
——很冒昧,但我能「 」你吗?*
后颈处再一次生出灼热与疼痛,只是这一次的带着丝丝缕缕的酥麻感绵延至胸膛,小骑士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随着频率攀升的,还有脸颊的温度。
此刻……他终于真切地感受到了,那被他所忽略掉的东西。
他凝视着他的王,对方还在笑着看他,看起来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笨蛋。
他要吃药!他必须要吃药!
朱樱司慌乱地拉开床头柜,被他藏在里面的杯子险些倾倒,溅出的药汁弄脏了抽屉内部,可他什么都顾不上了,端起来一口气灌了下去。
“咳咳咳咳……”这一次换他咳嗽了,凉掉的的药汁散发着更烈的苦涩,刺激着他的味蕾,他撑不住脸上的表情,彻彻底底皱成了一团。
“哇?!suo你慢点啦,很苦是不是?我不该催你的,我真是个笨蛋!”一旁的月永雷欧心急如焚,再一次懊恼自己的莽撞,suo一定是因为这药太苦了才偷偷不吃,自己干嘛要催他,一顿不吃就不吃了。
“没、没事。”朱樱司摆了摆手,捂着嘴巴把头埋进膝盖里企图掩饰自己通红的脸,月色正好,但应该看不清吧。
一定是因为leader标记了自己,他在书上看到过,Omega会对标记自己的Alpha产生绝对的依赖,这份依赖会随着时间的推进越发深刻,可他不能这样,不能因为眼前的人对他笑了就试图去索取更多,他必须斩断这场意外为月永雷欧带来的牵绊,哪怕……自己会很难过。
他整理了一下情绪努力抬头,眼神当中的落寞可见一斑,leo毫无征兆地对上一双氤氲着水光的紫晶眼眸,呼吸一滞。
凉掉的药真是太苦了,suo都要哭了。
“leader……谢谢您。”朱樱司缓缓道,然后慢慢缩回被子背对着月永雷欧。
“?”leo明显感觉到对方突然情绪低落,但骑士王此刻完全被那一句“不讨厌”带来的喜悦给冲晕了头,索性就把这一切归结于suo喝的药太苦了,他一边原地转着圈圈一边安抚道:“别担心呀suo,等天亮了我就告诉那个笑面鬼把苦苦的药水换掉……”
“……嗯。”被子里的朱樱司闷闷地回答。
“没关系的,你好好睡呀,我守着你呢。”他哼着刚刚想出来的旋律,笑意满满。
“……嗯。”药效来得太快了,这也正和他意。
“你喜欢吃甜的所以……啊啊!我想到啦!”他突然又兴奋地低下头想问问朱樱司,却在看到那颗酒红色的脑袋后快步绕到了朱樱司面前。
是了,就像前几个夜晚一样,小骑士睡着了,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的。
啊……真是的,难得今晚你醒着。月永雷欧撅了撅嘴,但很快又恢复了高昂的兴致,他实在是太开心了,比弹钢琴还要开心,所以他一定要更加努力地调整好信息素让suo的身体快点好起来。
这样想着他跑到窗边,望着月亮再一次笑了起来。
呜啾~宇宙人好呦!我没有被他讨厌啊!他兴奋地挥手向许久未见的好朋友打着招呼。
……
红月馆外观古朴,内在却与这时代如此相符,特护病房的落地窗宽敞且明亮,因为没有拉窗帘,月光肆无忌惮地撒入其中,病床上人影在银华之下清冷而削瘦,他坐靠在那里,面前的光屏映亮了玉兰双眸,他面色平静地敲击着投影键盘,十指翻飞……
当按下最后一键后,屏幕上的窗口立刻关闭。青年偏过脑袋微微思索了一下,望着右下角的时间眼中划过一丝俏皮。
他拉开自己的私人通讯列表,点下居于首个的那位开始输入。
——[晚上好~涉:D]
他发送了出去,然后继续敲打着键盘……
[今晚的月亮很亮很大呦,但是我……]还没有输入完毕点击发送,屏幕上就弹出一个大大的彩蛋特效。
——[Amazing~☆夜深人静,是什么让亲爱的皇帝陛下无法陷入安眠呢:D]
对方回复的很快,末尾还加了同样可爱的表情。
玉兰双眸很快变得亮晶晶的,就像是吃到了糖果的孩子,他的嘴角挽起一个笑容,继续输入……
——[……嗯……想喝涉泡的红茶:(。]
——[噢呀?深夜品茗可是会让睡意远去的呦~在此向皇帝陛下做出保证,待太阳升起,香醇茶点定会到来~]
——[涉太辛苦了……最近一直都在很努力地工作呢。]
——[噢呀?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小丑的错觉,总能从文字里品味出皇帝陛下对于我许久没有前去探望您的不满呢~再次向您做出保证,白昼将协同小丑一起来临!现在,请乖乖躺好与梦境之神相会,那定是充满奇幻与绚丽。]
——[不要:(]非常果断的回复。
屏幕那边罕见地沉默了,天祥院英智眨了眨眼,不禁叹了口气,他按住一个数字键戳戳戳个不停。
啊……果然不应该太任性的,最近实在是太急切了。他垂下眼眸,玉兰眸子里烟云暗沉。
然而,眼前的屏幕突然弹出一个新的窗口,音画同步浮现,英智抬头,倏忽睁大了眼睛。
那是……流动的蓝色银河么?
不对!那里应该是在海边,能听见波涛的协奏,荧荧蓝光落入其中跃动流转,璀璨而又静谧,就好像是千百个温柔的灵魂,融入海洋与泡沫浪花共舞,在银月之下吟唱着晨星的圣诗。
——“夜莺唯有天籁可闻,但目光所处才可领略极致梦幻。”
屏幕彼端传来熟悉的低语,温柔至极。
——“原本就想来到此处为皇帝陛下记录这梦幻盛景,但既然此刻你难以入睡,不如提前欣赏。”
银色长发的男子出现在其中,手中翻飞出一枝白玫瑰,他于荧蓝星海前起舞,在岸边留下花一般的脚印,银华洒落在他的身上,流动的荧光仿佛随着他的身姿摇摆起伏,他就像是一位魔术师,双手所掠之处,奇迹终究降临。
“涉这是在哪里呢?”他问道。
——“啊~皇帝陛下无需知晓梦境起源,因为终有一日小丑将带领您亲自领略,这是生命所迸发出的光亮,仅用双目是难以窥见全部奇迹的。只是想再次告知,这个世界是如此美好,只等你以健康的姿态观瞻。所以……现在要做个乖孩子,好好睡觉呦。”
屏幕里的人眨了眨眼,紫色的眸子泛起波澜。
玉兰双眸沉静安然,英智怔怔地看着,情不自禁地抬手抚向虚拟的屏幕,指尖却堪堪穿过,他低下了头,唇边弧度消弥。
是呀,他就是这样的存在,身处常人之眼无法触及的梦境里,播撒着爱与奇迹。
然后他慢慢抬起头来,露出一个惯有的微笑,“呀~我应该能将这份美好带入睡梦之中的吧?”
——“当然~为什么不呢?”屏幕里日日树涉笑着说。
“嗯……那我要睡了噢,涉一定要遵守诺言呢。”他乖乖地回复道。
“我是你的日日树涉~绝不食言。”彼方的人深深鞠了一躬。
天祥院英智提前关闭了视屏联络,然后手动敲打出一串文字信息。
[晚安,涉:)。]
[晚安,愿美景即是梦境~]
……
太阳照常升起,白昼再次光临。天祥院英智难得睡了好觉,悠悠转醒之时,他并没有看见自己想见的人。
正当他迷迷糊糊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时,铃木管家上前贴心地开始照顾他洗漱。
“少爷,今天是「Ra*bits」的紫之创中校来访的日子,已经预约好的。”
“嗯……我知道。稍后便让他进来吧。”
“您今日比平时晚醒了三个钟头,有什么不适的地方么?”管家一面递上毛巾,一面贴心问道。
“没事的,只是为了看到夜晚才能看到的美景占用了睡眠时间呢。”他回以微笑。
“……您一定要注意身体。”铃木韬毋眉头微皱,语气中担忧更甚。
“嗯……一会儿就可以让创进来了。”他依旧微笑。
……病房的门被蓝发少年推开,他提着一个宽大的篮子,看起来是十分老旧的物件。
“嗯?好久不见呀,创。我看到一件熟悉的物品,真是怀念啊。”
“早安英智哥哥,我今天有带自制的点心和茶,还有煲好的汤。虽然时间已经不早了,但能一起吃早餐吗?”淡紫色的眼眸充满温柔的笑意。
“乐意至极,真是太久没有看到创带着这个古董篮子了。”
管家上前打开病床的桌餐,做好一切准备后鞠躬离开,紫之创上前从篮子里取出茶点和保温桶,一边为英智递上餐具和食物一边笑着说:“虽然也很怀念单纯和英智哥哥一起喝茶聊天的日子,但由于这次来也带着一些些工作的目的,真的是非常抱歉。”
“没关系的,就当是和创进行一场特别的聊天呢。”
“啊……英智哥哥还是先尝尝汤吧,小心烫。”
……
又是新的一天,生活在拉普塔的人们永远都不会感受到一丝悠然与惬意。
一辆高档悬浮轿车正从东岛出发,车上的中年男人摩挲着瘦骨嶙峋的手腕,眼神阴鸷。
“还真是罕见,不查不知一查惊人,原来那位鸟儿先生真同传闻中一样行踪捉摸不定,若是刻意追寻定一无所获。”他的语气带着一股森冷。
“老爷,我们已经尽力了,他将指挥权交给了姬宫家的继承人后就一直行踪不定,除了少爷最初苏醒几天有天天去探望,最近这几天我们很难找得到。”身旁的管家兼秘书禀告道。
“呵……到还真是自由似飞鸟,今日凌晨勘查到他在海岸线附近对吧?他跑去那里做什么?”
“并不清楚,卫星定位一直显示时好时坏。”
“他有没有联系他?”天祥院正德皱着眉头问。
“没有。”
“哎……真是风声鹤唳啊,总觉得这样的人物甘愿追随在他身边一定有着什么值得深究的理由。”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口说得意味深长。
坐在身边的秘书思索了一会儿,随即战战兢兢地道:“老爷,虽然没有探得他的行踪,但……他与少爷的关系。”
“呵……”天祥院正德讥讽一笑,“全拉普塔都在盛传这位上将大人会成为天祥院家的入赘女婿,不过一些年轻人谈恋爱的小把戏,我那可怜的侄子就这样被花哨手段迷惑了双眼。”
“那么接下来……”
“今天是「Ra*bits」向英智取证调查的日子,我倒是不指望能和他们的人碰见,但……若是今晚探望英智时能与这位日日树先生详谈,也算是不虚此行吧。”男人露出微笑。
……
病房内的见面彻彻底底演变成一场美好的茶话会,昔日红茶部的前辈与后辈端着茶杯,很快结束了正经儿的调查阶段转而聊起了天,在分享过一些有趣的见闻后,创想起一件事,不禁笑出了声。
“嗯?创还有什么有趣的事情没有同我分享吗?”
“呵呵……忘了这次过来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
“嗯……我是来替友也君还有整个「Ra*bits」向英智哥哥告状的。”
少年紫玉般的眸子里闪着光。
TBC.
——————————————————————
很好,我们亲爱的大王因为司糖的一句话再一次进入状况外模式……讲真本章的一个情节其实是我兜风过后拿来直接用的……只能说……啊,羡慕会开车还能带人兜风的车神太太qwq
我也睡不着啊!可是没有涉给我直播看萤火鱿鱼啊qwq。讲真其实特别想让涉英用颜文字来聊天,但是怕ooc就只用了传统的“:D”和“:(”哈哈哈,总觉得文字聊天的时候英智应该是更坦率一点能~
创妹来告状了,你们猜猜告的啥2333
啊……复习……啊……期末……下周考试不偏不倚和真夏撞个正着我真的是满心绝望啊qwq
算了,先更文。终于有个像样的暑假了,所以我保证未来两个月会很勤快的。

【Ensemble stars】概念花球折纸
「2wink」
你我是彼此的镜像,在镜子的裂缝中尝试变得不同。
哥哥试图拆解自己衬托弟弟的不同,然而弟弟却希望哥哥做好自己。
只有互相保护互相扶持,才能做好自己链接两人份的爱,聆听同步的心跳。
当我们合二为一却又保持彼此的个性,这才是两人份的爱啊。
————————————————————
三角的形状与荧光粉绿,这是2wink最具代表性的元素。
对于葵家双子最多的了解就是圣诞了,那个时候就觉得啊,这对兄弟明明在一起才是最幸福的呀,日向不要做出那样血淋淋的裂变来保护裕太啊,你们应该合二为一并肩而行不是吗?于是在折的时候将需要拆解的元素使用了日向的颜色。同时也是因为私心,在《soul》里让裕太受了伤【。大概是真的很想表达——这一次由弟弟保护哥哥的情绪吧w
咳……本周是复习周,更文我尽力【【。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32
[声称“和平即是谎言”——主战思想严重;]

[频繁更换子弹——审讯笔录“至纯弹药”;]

[对学生会有特殊情感——强烈自卑情绪;]

[已得知行刺目标错误——非法审讯结果;]
[精神状态已出现异常——鉴定结果不明;]
……小白楼最大的办公室里,金发红瞳的人正在罗列目前抱有疑问的线索,一一核对过后,仁兔成鸣知道要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整理清楚的切入点完全没有任何突破,他们缺少将着一切串起来的,重要的线。他苦恼地揉了揉眉心,长舒一口气。
他需要让思维发散开,现在排除一切,索性大胆假设一下……如果说,嫌疑人的犯罪目的并不单纯,而是受人指使……那么……想刺杀天祥院正德的人……
——“英智替我挡下不幸。”这是当初拜访这位家主时引起他注意的地方,这说明天祥院正德应该在那时已经知道这场刺杀是向自己来的,他本就是政客,树敌颇多也不奇怪。
而现在与他政见冲突最大的人……是朱樱家。
仁兔成鸣突然惊觉,这种“胆大妄为”的设想叫人觉得不寒而栗……在场校董们的目击证词大多相似,没有任何异常……除了……朱樱司不在场……
眼神一凛,他突然起身拍上桌子,一声巨响惊得办公室外的众人纷纷侧目,不一会儿门外传来紫之创担忧的询问。
“怎么了?仁哥。”
“创亲!马上叫友也亲和光亲过来!”他说的很着急,他需要迫切验证一件事。
当少年们聚集在办公室后,仁兔成鸣立刻向负责记录目击证词的二人发问:“当时朱樱司的行踪调查结果如何?他为什么会不在场?”
天满光最先开口,“我知道的说,我当时联系朱樱家就被拒绝了的说,他们说朱樱因为身体不适提前离席了。”
“我们调查过杏学姐的监控,朱樱君的确早早退出了嘉宾席,而且……形色匆匆。”真白友也明确回答道。
紫之创愣住了,紫玉般的眼眸闪过一丝不安,他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低声问道:“仁哥……我们是不是应该……仔细调查一下?关于……朱樱君……”
仁兔成鸣脸色僵硬,这种大胆的假设似乎可以在一瞬间说通很多东西又什么都说不通,不知不觉他开始联系到国安局屡次干预他们参与审讯的诡异态度……他们甚至都没来得及问麻原辛兜的刺杀是不是受人指使他就已经疯了。
非法的审讯手段……国安局提供的线索含糊其辞。
如果顺着这条线想下去……朱樱家原本就是凌驾于这个国家的顶点之一,国安局是自建国以来就成立的组织……
“!!”仁兔成鸣意识到,这种推测带来的结果并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那种不安的预感成真了,如果刺杀背后真有如此复杂,那么……这已经大大超出他们所能处理的范围了。
除了停下……别无选择。
他不是没有看见那个犯下血腥罪行的少年眼神有如何阴暗,带着某种嗜血而绝望的情绪……如果他是被人指使,那他已成牺牲品。
不管有没有精神鉴定,他们都很有可能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仁兔成鸣在自己的桌前僵立良久,最后沉沉叹了口气。
“……你们有没有调查朱樱司之后在校园内行踪?”他道,语气尽是说不出的沉重。
“……”三位少年同时沉默,工作经验告诉他们……仁兔成鸣这番话,已经让他们的调查开启了一个谁都不愿意面对的方向。
“仁哥……我们……还要去查吗?”真白友也欲言又止,栗色眸子中情绪复杂。
“……查……这件事交给友也亲你。”晶红双眸的晦暗迅速褪去,只留坚定,他思索了一下继续道:“然后……光亲,你继续深入调查麻原辛兜的背景信息,看看他在来到梦之咲上学前,还有没有跟……东岛那边的人接触过……创亲,红月馆那边的人联系好了么?”
“已经联系好了,明天就能去探望英智哥哥了。”紫之创的情绪似乎因为这个消息稍微缓和了一些,有些小兴奋。
“那就好。麻原辛兜的精神鉴定还在继续,我们的调查时间还算充裕,所以……尽力而为吧。”仁兔成鸣调整了一下状态坐回自己的椅子上。
三位少年领命而去,「Ra*bits」的部长打开自己的柜子,取出一盒草莓汁……吸管扎透包装小孔发出一声轻响,他一边吮吸一边将椅子转向窗外……
与草莓颜色一样的双眼倒映着万里晴空,沉着干净。
这是精神鉴定开始的第三天,这周末就是第四场光穹会议,公投又将开始,前线也并无什么动荡的消息,所有的情况都如这盛夏晴天一般,但仁兔成鸣总觉得……这不过是虚假的表象,背后即是山雨欲来。
他打开自己的手环,展开投影键盘输入一段密码,加密通讯频道开启,他点开了一个近年来交集越发频繁的人——[朔间零]。
……
暗色调的房间内,全息投影铺展在宽敞的桌上,是两套色彩鲜艳的战甲……黑发男人坐在靠椅前,凝视着另一张屏幕内的图表沉默不语。
「undead」装备部已经对「2wink」战甲完成了解析,但介于前线的设备不够完善,只能通过战损进行初步判定——能发射特定的脉冲让晶体战甲瞬间失灵,在没有完全掌握结构前……是无法做到的。
……还真是意料之中的结果。朔间零环抱双臂眼神大有深意,他正在通过那张时间图表来核对各个部件的研发时间……从内部核心到涂装,根据装备部提交的结果来看,能发明那种脉冲需要得到整套装备的核心资料,而通过这张图表可得知铠甲核心完成时间是在一年前,而战甲彻底研发完毕则是在去年下半年,从试验到双子匹配试用,正式投入使用不足八个月,但足以让「2wink」如虎添翼。
在此之前双子已经通过这套战甲完成了几次规模较小的任务……血红双眸深韵流转,明灭难辨。
两个猜想——要么铠甲核心技术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要么就是敌国出了个机械天才。
“呵……”朔间零勾唇轻笑,后面那个连他自己都不信。
值得深思的是,如果敌人早就掌握了他们的秘密,为何现在才出手反击?白白放任双子“嚣张”了半年。
零撑着下巴想了想,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修长的手指正想敲击键盘,却又悻然而止。
还是老问题——前线条件太差了。要知道他拿到这份制造时间清单都费了不少力气。
“呼啊……”他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伸手去拿桌边的罐装番茄汁。
——“喂!吸血鬼混蛋!你又没吃午饭?”灰发青年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
朔间零扬了扬手里的番茄汁,语气慵懒地问道:“小狗的恢复训练结果如何?”
“嘁!本大爷的成绩能差么?如果不是阿多尼斯那个家伙拉着我,我还能战一局。”暗金色的眸子耀眼而锐利,青年的面颊上生出一层薄薄的汗,浑身上下都流窜着自信张扬。
“是是。吾辈的小狗最厉害了。”零抬手揉了揉那颗毛毛糙糙的脑袋,轻轻扯住了他的战术背心。
“喂!老头你要……?!”就在那双红色的双眸即将变作融化人心的纯酿时,通讯及时掐断了二人进一步的亲昵,朔间零发出一声感叹似的轻笑,只是轻轻擦过大神晃牙的唇角,然后放开了有些失神的青年。
晃牙愤愤地偏过了脑袋,脸上有点红,然后暗自嘟囔着离开了。
接通了频道的朔间零看见的是仁兔成鸣精致的脸,作为军部内掌管情报的执行官,毕业后二人的联系可谓是日常,情报共享这种事只要张弛有度,受益的即是整个军部。
“下午好,仁兔君。”零回以礼貌而优雅的笑容。
“呼……我还以为不太好联系到你呢零亲。”仁兔成鸣将草莓汁放到一边,松了口气。
“最近拉普塔的局势并不明朗,加上前线通讯本就不稳定。如果不是吾辈刻意关注,连天祥院遇刺一事还要过很久才知道。”他的食指若有若无地弹在罐装番茄汁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这件事还没有在「undead」内部传开吧?”仁兔成鸣皱眉问道,他并不希望这件事在前线发酵。
“莲巳都一无所知。吾辈在隐藏信息这件事上还是颇有自信的。”他抱臂轻笑。
“那就好。对了零亲,如果要彻底隐藏一个人的档案,让我们都无处可寻,能做到这种事的应该……”仁兔成鸣沉默了一会儿道:“相当于御三家信息库管理员一般级别的工程师吧?”
朔间零点了点头,“能集合顶尖工程师团队让吾辈同汝联手都难以破解的数据库,防火墙严密程度甚至超过光穹系统,这种事大概只有御三家能做得出。”说到这里血红双眸已是掩饰不住的嘲讽。
仁兔成鸣不置可否,他沉沉叹了口气道:“零亲……有件事我想向你征求一下意见……”
“?”
“如果……天祥院亲遇刺这件事背后牵扯到……”他犹豫了,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说,“我是说牵扯到这次的光穹会议……如果是你……”
“停手。”毫无迟疑的回答,男人的语言冷静而果决。
“……”果然……不止自己一个人这样想。晶红双瞳有些黯然。
“仁兔君应该明白,吾等自四年前尚未毕业时便被钦定为中央军部的新生力量,但那是在星之鹰军团解散后中央军权极不稳固的状态下,启明星行动结束后,中央军部已不再被地区联合军牵制,高层议会对吾等态度的转变在这一年内可谓是迅疾,就算吾辈同涉,还有濑名君一再表明‘服从’,也难以取得他们全然的信任了。”零陈述着一个无可厚非的事实。
仁兔成鸣揉了揉额角,他当然知道,他们这三届梦之咲毕业生所组成的军部其实就是高层议会一手扶持起来的卒子,而今已经成为龙王就不得不防。
所以……想到这里他便懊丧无比,这种感觉真的太差劲儿了,「Ra*bits」的宗旨是揭露真相,而今却不得不屈服于现实。
仁兔成鸣知道,他们中的大多数早已与信仰背道而驰,自离开梦之咲起,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最终……他只能揉了揉额角无力叹息。
“仁兔君……”朔间零望着屏幕里情绪黯然的人,语重心长地开口:“吾辈有预感,天祥院遇事这件事……‘牵一发而动全身’。”
“我知道了,谢谢零亲你了。祝前线战事顺利。”仁兔成鸣点了点头,随即断开联络。
当屏幕关闭,桌面上的「2wink」战甲全息投影还在闪着微光,朔间零的指尖轻点着屏幕,目光深沉。
他思索许久,最后一笑了之。
不急不急,他们如今的力量甚是弱小,除了屈服于眼下的大环境,别无选择。
但是……血色双眸划过一道锋利的光芒。
这样的处境真是让人……怒火中烧啊。
朔间零喝下最后一口番茄汁,转手打开军团内频道问道:“暗哨情况如何?薰君。”
——“一切安好。自从上次动用了[Darkness4]那边就没动静了,说真的我有点担心,这样下去我们真的不会把整个明之森给塌缩掉吗?朔间桑。”那边的男人吊儿郎当地问道。
“只有[voice of sword]那种级别的武器才能把明之森夷为平地,否则当年星之鹰不可能在里面行进如此之久。”随后他又嘱咐了一句:“薰君,记得看好小狗下午的训练噢。”
——“喂喂!饶了我吧,昨天他差点把我射成筛子噢。”耳机里传来男人欲哭无泪的声音。
“下午阿多尼斯君还要负责军中伤员,难道薰君今晚想要坐镇指挥室?”
——“啊啊!我选择陪晃牙君训练。指挥室到处都是雄性气息,粗鲁的男人们和死气沉沉的机器一起,简直是地狱。”羽风薰的形容简直让这个时代多数坐镇指挥室的军官听了想打人。
朔间零笑得不置可否,然后挂断了联络。
他打着哈欠懒懒地起身,信步离开了自己的休息室。
「undead」的医疗部自「红月」支援部队抵达后就染上了一种安逸且悠然的韵味,房间内弥漫着草药的香气而不再是消毒水的干涩味道。
朔间零来到特护病间时,正好碰上前来查房的衣更真绪和正在照顾弟弟的葵日向,葵裕太最近才苏醒,少年的精神还不错,嚷嚷着要吃辣却被二人同时驳回。
“朔间前辈。”三位后辈不约而同地问好,零只是摆了摆手。
“裕太君恢复得很好,那吾辈就放心了。”原本还在担心前线没有亚沉睡仓会妨碍痊愈进度,现在看反倒是自己多虑了。
“嗯嗯……这次真的好险,还以为自己真的会死掉呢。”脸色苍白的少年打着哈哈却被自己的双胞胎哥哥弹了额头。
“不许再说了!裕太君!”葵日向有些生气,翠绿色的瞳中还含着挥之不去的后怕。
“两个人都没事真是太好了。”衣更真绪笑着道,“不过裕太君还是要修养一段时间,莲巳部长配置的药物虽然……”
“哇……衣更前辈不要再提啦!真的超苦的!”双胞胎同时吐了吐舌头。
“等下……你们两个人怎么都知道味道?”作为医生的真绪迅速抓住了重点。
“嘛嘛……裕太这家伙嚷嚷着真的太苦了喝不下,我觉得没有那么夸张就试了试,结果……是我小看副会长的药了。”日向神色复杂地抿着唇。
“看吧,大哥就是这样自以为是。”裕太摊手。
“提前声明啊日向君,不允许出现替裕太君喝药这件事,想让他快点恢复就乖乖按照医嘱做,还好今天是我来查房,要让莲巳部长知道了,免不了一顿说教。”真绪在病历本上一边记录着一边道。
“嘻嘻,知道啦。”葵家双子露出一模一样的笑容,逗得一旁的朔间零也忍俊不禁。
“好了。你们注意休息,我该走了。”衣更真绪收了本前脚刚想离开,就想起一件事,“噢对了裕太君,我这里有一封仙石的问候讯息,他说前两天发消息你一直不回复他有些担心就发到我这里来了。”他打开手环直接传了过去。
“哇!羡慕!远在北边的仙石君居然这么关心裕太君呀!”日向在旁边咋咋呼呼地道。
“得了吧大哥你明明也有很多好朋友的。瑞文戴尔要塞发私人通讯很不容易的,忍君能来一封问候已经很难得了。”裕太说着打开讯息。
双胞胎先是大概浏览了一下,随即日向惊讶道:“哎哎居然还有铁虎君和翠君的留言耶,还提到了我!”
看着双子你一言我一语聊得热火朝天,朔间零欣慰地点了点头,“这样看来吾辈就放心了,两位葵君要好好恢复才是。”
“遵命!朔间团长!”
而后,衣更真绪和朔间零一同离开了病房。
同行的路上气氛有些微妙,真绪踌躇了许久才谨慎地开了口:“朔间前辈……我有个问题。”
“问吧。”男人驱走眼中生出的倦意,态度一如既往,仿佛对一周前衣更真绪的激烈情绪反应毫不在意。
衣更真绪低下头思索了许久,皱着眉头组织了好一会儿语言才问出了自己这些天压在心口的问题:“在我们更早的那一次谈话中,您提到了《明之森》,是无心之言……还是刻意……”这些天他又仔细整理了朔间零给他的资料,启明星行动关于他们Ts的始末看似真相大白,实则还有一些疑点没有解决,他仔细回想了他们之间的每一处谈话,大概是过去在学生时代留下印象的关系,真绪觉得朔间零决不是那种爱讲无意义话的人。
正迈着悠闲向前的人脚步一顿,黑色的军靴鞋跟一旋转了回来,那双血色的眸子在暗色调的走廊里显得神秘而深邃,零勾起唇角笑得意味深长。
“吾辈当时倒是忘记了,曾经星之鹰军团的团长与副团长,是「Trickstar」冰鹰君和明星君的父亲啊。”他说得风轻云淡,嘴角弧度更甚。
衣更真绪一惊,他皱起眉头有些复杂地望着他。
“所以……您能再向我提……”
“嘘……”戴着黑色手套的指比住了唇,零高深莫测地笑笑,轻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多问,“衣更君,‘无事生非’不是件好事,你还是一如既往,贯彻着让凛月苦恼的‘自找麻烦’啊。”
说罢他摆摆手,抬步向前走去。
真绪一时间有些无措,想要追上去却又听见那个低沉而慵懒的声音在走廊里回响。
“难以把控现在,就不要回望过去,安心着眼于当下吧,衣更君。与其去想这些自己不能解决的事,倒不如趁着最近基地信号还不错多主动联系联系凛月。”话语末尾音调已是上扬。
真绪止住了准备追赶的念头,站在原地看着那个背影消失在视线内。
真是麻烦啊,转移话题这种事,他想,他除了把近些天得到的这些零碎且模棱两可的信息和结论努力整理一下备份给北斗,剩下什么也做不了。
……
时间不会停止,生活还要继续。
最近的「knights」总部气氛有点跳脱,是的,跳脱。
原因大概是他们最年轻也最靠谱的朱樱准将突然请了长假,也就没人能把日常失踪的团长找回来……但这样说好像又不太对,士兵们早就习惯他们的团长遨游宇宙追求灵感这件事了,毕竟这么长时间有濑名上将坐镇,全团上下应该一片岁月静好才对……等等!问题找到了,这次的根源不在他们那位疯疯癫癫的天才团长身上,而是这位以严苛可靠并称的代理团长。
在总部工作的成员们由衷觉得,他们的濑名上将最近不太正常。举个例子,送文件的人过去敲了几下门喊了几声报告都没得到允许,因为工作实在紧急就冒昧推了门进去,却引得办公室的主人咆哮。
——“出去!你们的礼仪是被自己吃了吗?!”
——“别跟我解释!!违纪!去后场跑圈!!”
等第二天再去送文件的人也同样敲门门不应,报告报不动后,就索性站到门口干等,直到办公室里传来上将大人恼怒的催促,这才唯唯诺诺地推了门进去。
——“你们是木头吗?!我不允许就不进来了?!耽误了工作你们负责?!”
——“哈?按照你的意思是我的错?!后场跑圈去!!”
委屈……就真的很委屈。
城堡门口的执勤人员更是叫苦连天,大清早照常向上将大人行礼却引得来者批评,前几天说衣装不整,后来又说佩剑不到位,昨天好不容易整理妥贴有位同事却当着副团大人的面失手把剑掉到了地上……坏了,一队人今儿都要完了……正当他们这样想着的时候,出乎意料的一幕发生了。
一早来上班的上将大人不仅温和地把剑捡了起来还给人家,还顺带给了所有人一个微笑,如沐春风,好看到不行的那种。
……这就很让人摸不着头脑。
「knights」是个军纪严明的团,没人敢嚼舌根,大家只好打掉牙齿往肚子咽,没人知道他们可靠的濑名上将怎么了?直到有谁说了一句——“呼啊~结了婚,在外赚钱养家对内兼职主夫,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情绪暴躁很正常。”
此话开头的那个哈欠已经暴露了它的主人,但是士兵们顿时恍然大悟!真不愧是朔间少将!理服据啊!
这时候就有人又意识到了,他们的上将大人结婚后连婚假都没休就回到了工作岗位上,如此尽职尽责的领导上哪儿找去?!许多人顿时理解了不少,更有甚者肃然起敬。
行吧,跳脱就跳脱吧,濑名上将您辛苦了。
众骑士面对最近躁动的第一骑士,忠诚不变,默默忍受。
毕竟很多人都知道,副团大人对他的夫人……绝对真爱,单说上个月的校庆两个人在表演赛大放光彩,虽然这事被隔壁天祥院先生遇刺一事给盖了,但这没能阻止骑士们感受到他们领导对爱人的浓烈感情。
A-23战役后,骑士团的休整期已经接近尾声,很多工作都提上了日程,大家索性投入工作中努力着,加班加点也无所谓了,但最近他们家副团的工作效率好像有点低啊?不过没人敢催,除非是想死了。
今天的骑士城堡也依旧井然有序……大概吧。
濑名泉在的办公室向来是「knights」五人中最整洁完善的,而最近……
鸣上岚进来的时候差点被丢在地上的文件夹绊倒,金发骑士踌躇了半天,在确定自己没有进错门后向着已经被文件堆埋了的办公桌问了一句:“泉酱你在哪?”
——“咣当”一个银灰色的脑袋从文件山里冒了出来,男人英俊的脸上带着抹不去的倦意,皮肤也不太好,这让鸣上岚着实惊呆了,要知道他们几个里濑名泉一向最注重保养,现在这个状态实在是前所未有。
“啊……是鸣君啊。”濑名泉揉了揉额头,强打起精神面对来者。
雪青色的眼珠转了转,岚心里盘算着日子也差不多了,可濑名泉还没有请假,这一点就说不过去,于是他试探性地问道:“小真那边出了什么状况吗?”
“没有!”那个人闭着眼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拧着眉头烦躁地回答道。
“那……泉酱你是在紧张咯?”鸣上岚歪着头问。
“……”男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顿默几秒后叫嚷道:“吵死了!超烦人!”
“噗!”看来是被戳中心事了,鸣上岚捂嘴轻笑,随即掏出随身的医疗枪给人做了个扫描。
“啊啦,结果不太好噢~泉酱你再这样下去等到小真发情那天很可能撑不下去的!”「Knights」的医疗部长一边收拾着地上的文件一边好心叮嘱道,结果自然是引来了后者的恼怒咆哮。
“鸣君你有事就说没事出去!”他实在是头痛得要死,没功夫和眼前的人东拉西扯。
“哎呀……人家可是好心过来问问泉酱最近要不要把代理团长职务临时交给人家接管,周末就是光穹会议,你难道要抛下小真?”鸣上岚贴心地问道。
正在把文件归类的人停下了手中动作,水蓝色的瞳中明灭难辨,他斟酌了一会说:“还有四天呢,游君的身体还没到时候。”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难以捉摸的情绪。
鸣上岚看着眼前的人,憔悴且不安,他收起戏谑的表情认真审视了濑名泉一会儿,然后郑重其事地问道:“他明确拒绝你了?”他的语气变得很严肃,眉头微微蹙起。
濑名泉拿着文件的手猛然握紧,仿佛想要破口大骂却又无可奈何地收了回去,“……没有。”他回答,状态却是挥之不去的疲倦。
“所以说……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倒是很想知道泉酱你在担心些什么?”他们已经不再是那个因为不同目的聚在一起各取所需的「knights」了,既然并肩同行已久,就有权利分担忧虑。
一向高傲且自信的男人轻轻叹了口气,他撂下手中的文件颓然地坐回椅子上,然后吐出了三个字母——“[DDD]。”
鸣上岚诧异,雪青色的眸子里也迅速被担忧占据,他同样停下了手中动作,拉过了一把椅子与濑名泉相对而坐。
“你知道的泉,当年错误在你没错,但是……Alpha成年不久是很容易被Omega引诱的,你能克制住已经很不容易了。”鸣上岚思索了一下,谨慎地开了口。
“呵……你不如说是我咎由自取,当初被明星昴流阻止,衣更真绪没有刻意抹黑歪曲事实已经算好了的。”濑名泉发出一声冷笑,眼底竟生出自嘲。
“嗯……可没有铸成大错嘛,虽然是给小真留下了不小的阴影,但现在你们已经结婚了。”鸣上岚宽慰道。
听到这里濑名泉咬了咬牙,暗自懊恼却还是没能想到什么解决方案。
最初得知游木真发情期恢复如常的兴奋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强烈的不安,他已经没有了当初那种——“哪怕被自己所珍视的宝物讨厌憎恨,也依旧要将其留在自己身边守护他的”意志,而是蜕变为一种坚定的,希望他留在自己身边,也可以欢笑开心,携手并肩的夙愿。随着时间的推进,濑名泉越发觉得这对游木真而言,也对自己而言,很重要,非常重要。
——我的守护将会成为你的幸福。
这是如今的他所持有的,至高无上的觉悟。
鸣上岚看着眼前焦虑忧愁的男人,回想起一年前他在得知「Trickstar」出事后,从惊慌到迅速回复冷静开始着手解决问题,暗中蛰伏并在A-23后立下战功迅速抓住机会解救游木真,都是那样的雷厉风行绝不迟疑,如今心中所愿近在咫尺,反倒惴惴不安。一时间,作为眼前人少时的老相识,鸣上岚不禁笑出了声。
“泉酱就是这样啊,内心深处是个很温柔的人呐。”他托腮笑意晏晏地看着他。
“……超烦人!没事就出去。”濑名泉烦躁地挥了挥手。
——“呼啊……阿濑你不能这样,我才刚刚来……嗯?进错门了?”黑发青年揉着惺忪的双眼,望着办公室里一片狼藉在门口站住了脚。
“呵呵……小凛月居然会主动过来耶?”鸣上岚惊讶地反问道。
“接到下属的汇报说有个需要团长亲自审批的文件还没下来,听说阿濑昨晚还加了班就不得不……来催催了。”朔间凛月已是掩盖不住的困意,从自己办公室移步过来已经是费了好大劲。
“超烦人!要造反吗?!”最近纵使彻夜工作但效率低下无比的濑名泉烦躁上升了不止一度。
“阿濑最近越来越凶了,担心适得其反。”凛月靠在木质门框上懒懒地道,血红色的眸子里却含着某种趋近于挑衅的意味。
鸣上岚的目光在两个人之间转了一个来回,最后无语叹气。
“一个两个的都剑拔弩张的。行啦泉酱,放下手头的工作,接下来交给我和小凛月,你回家去吧。”他起身继续收拾起散落在地上的文件。
“嘛嘛……老人家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完成这些好啦。”凛月拖拉着步子走进办公室开始帮忙。
“哈?就你们两个……”
“小鸣给他一枪麻醉让警卫员打包送回家好了。”凛月慵懒而强势地打断了泉接下来的话,岚立刻切换了医疗枪模式。
看着这两个家伙完全没有半分调侃自己的意思,濑名泉沉默了,他疲惫地翻出自己的笔盖盖好,打开手环扫描拷贝了几份需要立刻处理的文件,然后拉开椅子起身。
“算我请假半天。有什么紧急的事随时联系。”他深吸了口气抬步离开。
“啊啦,回去的时候记得设定好自动驾驶噢,不要自己开车。”鸣上岚贴心叮嘱道。
“算了小鸣,就他这精神状态一定回把路线设定错误,老爷爷就勉为其难地再帮个忙好了。”凛月说着开手环入侵了泉的驾驶系统。
濑名泉实在是没有精力和这个两个人瞎扯,这些天心理上的芥蒂与顾虑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精神状态,他懊恼地揉了揉太阳穴快步离开。
……“阿濑就是这样,越到关键时刻反而忧心忡忡。”待人走远,办公室内的凛月把桌上的文件随便理了理放在一边,转身躺到了沙发上。
“别这么说嘛,泉酱可是非常珍视小真的。看起来我还得帮帮忙噢。”鸣上岚说着调出通讯录。
“哎~小鸣真的超偏心,什么时候也能帮帮我和我的真绪呢?”凛月趴在沙发上闷闷地说。
“啊啦?小凛月和小真绪还需要我们这些旁人帮忙吗?你们只需要挑个好日子就可以去登记了吧?”岚一面发送信息一面不假思索地道。
窝在沙发里的凛月没说话,吸血鬼打了个哈欠,随手一指文件调整了一下姿势过了好半天才说:“小鸣你加油。”
“哎~小凛月好过分啊。”
……
游木真接到通讯的时候正在家里热牛奶喝,他最近开始亲自动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自从他和濑名泉辞退了长期的佣人,很多事情都需要他们自己来做。虽然也有家政机器人,但濑名泉不太喜欢用。
此刻正值倦怠的下午,时间过得飞快,仲夏默默走向尾声,拉普塔燥热依旧,而他们结婚也快一个多月了,这段日子过得惬意而悠长,除了偶尔还在忧虑《启明星行动》的事,游木真很享受。
最近他的身体开始时不时出现低热,脑袋总是昏昏沉沉的,他搅拌着锅里的牛奶,越发确信那日离开浅水时衣更君所言的绝望已经一去不复,未来的路渐渐明朗,如果尝试抛下阴暗过往绝不拘泥,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不过……他皱着眉头甩了甩脑袋又把鸣上岚发过来的短讯仔仔细细读了一遍,不禁纠结起来。
身体变化自然是能察觉到的,这感觉回归到习以为常,只不过这一次不太一样,想到这里他就有点羞怯。
他本以为在同濑名泉坦诚相待这件事上自己才会是先退却的那一个,却不想对方反而失去了过往那种纠缠不休令人发指的姿态,反而变得小心翼翼。
前几天发了低烧,本想着在迷迷糊糊中把主动权交出去,谁知道那人竟比他还紧张,又是吃药又是照顾,生硬硬地让退了热。
然后就是……濑名泉彻夜加班的频率变高了。
有时候真是搞不懂泉前辈在想些什么,但又可以感受到那份真挚的温柔,自从他们于浅水再次相逢,游木真逐渐明白了许多。
所以说结婚那晚说到的“分期交换”,自己也差不多准备好最后的还款了啊。
想到这里绿色的眸子里闪着生机盎然的光,几分羞涩几分期待。
他也曾回想起在梦之咲的那间训练室里, 那双化作狩猎毒蛇的水蓝眼眸涌动着执念与疯狂,恶毒而扭曲的言语伴随着躁动的呼吸中伤着脆弱而卑微的自己,如果不是明星君及时赶到,他实在是不敢想象濑名泉接下来会对自己做些什么……
可那都过去了,不是吗?
纯白的牛奶咕嘟嘟地冒着泡,游木真关掉了加热炉,他的头还有些晕,原本想喝掉一杯牛奶乖乖睡觉,但现在可不行了,他小心翼翼地倒好两杯奶,转身打开橱柜取出两盒零食——不是特别甜的蛋糕和草莓味的pocky。
然后,上楼吃了两片鸣上岚为他特制的抑制剂。
……宅邸门扉被打开的时候,金发青年正坐在客厅的地毯上打着很古董很传统的手柄游戏。
他听到脚步声立刻起身,看见濑名泉拖着浓浓的疲倦走进来……绿色双眸中不由自主生出担忧与关切。
“不要太辛苦,泉前辈。”他这样说着,却被对方抚上了额头。
“还有些烫啊。游君。”濑名泉认真感受了一下,语气中忧思加剧。
“没事。”游木真把他的手从额头上移开,拉着人坐到沙发上,“要喝牛奶吗?”他把杯子递给他,濑名泉顺其自然地接过。
温度刚好,不算太甜。
两个人坐在一起喝着暖烘烘的牛奶,下午的时光变得平静而悠长,谁也没有开口多说什么,pocky和蛋糕的包装也没有拆开。
真时不时看着身旁一言不发默默啜饮的男人,那双水蓝色眼睛里的桀骜张扬被疲倦掩埋,他联系着鸣上岚发给自己的短讯,觉得很难受。
如果泉前辈是因为太过在意自己的感受而变得这样,那他真是太罪过了,现在的过分主动也许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不知为何他很是笃定。
所以……倒不如等到时机成熟的那一刻,也许不会很长。
他很想告诉他其实已经没关系了,过分的拘谨和担忧没必要的。
偶尔也会怀念这个人过去拉扯着那个所谓的什么“游君情报网”非常“恶心”地追着自己满校园跑的日子。
想到这里他再一次笑出了声。
濑名泉有些怔愣地歪头看着他,难得有些不明所以。
“想起了以前在学校的事。”游木真忍着笑道。
这一下可彻底让人的表情凝固了,倦意正浓的「knights」副团长思路是僵硬的,他自然想到的是那些最近搞得自己忧心烦躁的黑历史。
游木真迅速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儿,他赶忙扯下泉手中的杯子把两个人的都放好,然后郑重其事握住濑名泉的手把人从沙发上拽起来。
“泉前辈什么时候变得和我一样了啊?总爱东想西想。”他露出一个诚挚的笑容企图抚平他的不安。
“游君……”濑名泉踌躇着刚想说话谁知道被人给扯上楼了,他怎么不知道游木真什么时候这么大力气?
游木真一路把人拉进卧室,阳光穿过已经爬满茂盛藤蔓的玻璃穹顶投下斑驳细碎的点块,他不由分说地将濑名泉带到床边按着他坐下,从衣柜里扯出一套睡衣甩给他。
“泉前辈不要胡思乱想,我现在状态很稳定你尽管放心,加班过后一定很累就好好休息吧。我去收拾厨房。”他语速挺快,完全不给人任何反驳的余地,风风火火地出了门。
这倒是很新鲜了,濑名泉头一次被动的让游木真摆布,他有些茫然地看着手里的睡衣再看了看房间,出于考虑到游君的感受他们这些日子还在分房睡,这么多年过来了生理需求自有解决方案,而他最近实在是无暇顾及这些,某种意义来说这是他第一次能躺在他宅邸里准备许久的房间中。
还真是……感慨颇多?
男人想到这里无声地笑了笑,准备抛下忧虑好好睡一觉。
啊……他的游君越来越在意他了,这可真是幸福。他换着衣服这样想到。
小心点未尝不是件坏事。当躺在充斥着草木香气的被褥里时,濑名泉闭上眼难得生出了这些天来最安然的念头。
平日里保持良好作息的人在疲劳时入睡得总是很快,再来一杯平日里不怎么喝的牛奶是一种不错的助眠体验。
黑甜一觉,并无梦境。
当濑名泉悠悠转醒时,水蓝瞳中映彻的……是青年安然而恬静睡颜,太阳已同月亮交接了工作,银色的光透过枝叶落在那张美丽而无瑕的脸上,连同为那金秋麦田的发打上柔和泠然的轮廓。
所有的一切都在眼前人的一呼一吸中变得安然而美好。
水蓝眸子凝固了一瞬,并很快化作温柔的海洋,他突然想起一个多月前,他们还一个坐于床上另一个站在床边,之间的气氛是那样的压抑且惆怅。
但是现在……濑名泉笑着伸出手,下意识地想把人揽过来……
他还是有点迟疑,就在那手悬在半空时,身边的人打了个盹翻了个身,然后毫无顾忌地滚进了他的怀里。
惊喜来的太快,濑名泉甚至想要毫无风度地欢呼出声,但他终究是忍住了,游木真的身上依旧充斥着森林里草木的香气,且越发清新醉人。
也许自己不应该顾虑重重?嗯……超~烦人!不怎么愿意去想了,濑名泉抱紧怀中人用下巴摩挲着那头柔软地金发,再一次闭上眼睛。
最近状态实在太差,早些把生物钟调回来这也很重要。
更何况此时此刻月色如水,岁月静好呐。
TBC.
———————————————————
爆字数!拖更不如爆字数!【【去死。
步入六月考试来袭,高考结束又有一大批为期三个月的闲散人士,在此祝福高考结束解放的,中考准备迎战的读者亲们取得理想成绩,革命结束后不如肝Es咯【【。
本章信息量+CP两不误。讲道理前半部分我都不知道打什么tag[摊手]
本来想着卡一下【喂你!但是介于泉真已经很久没出场所以还是想要写完。万众瞩目泉总翻车然而他其实连车都不大敢开【。具体详情有几处呼应了文章开头几个章节的情节,所以说泉总……这事赖你自己【。
ps:奶次军团内部为啥如此和谐理解上司呢?因为游君情报网的成员们也在呐,你看看这多好【【。
大致了解前段时间追忆4剧情后感触颇多,所以在写后半部分时融入了一点追忆4的元素和个人理解。
结合本次更新,也许唯一要说的只有一点——濑名泉先生,从最初黑白棋和夜谈结识,你实在是给我留下来极其糟糕的印象,对那个我所珍视的孩子恶语相向且无理纠缠,但是后来……了解了真夏和其他一部分内情……在我决定让那个卑微而怯懦的青年一袭华裳从空之教堂的另一端走向你时,我就已经原谅你了。
你实在是个很温柔且很恶劣的人啊,「knights」的第一骑士[笑]
所以,比起干柴烈火,我更喜欢这种岁月静好互相磨合包容的小时光呀。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31
午后阳光,半室温暖。
月永雷欧站在钢琴前瞬间慌了神,手指触电似的从琴键上离开,扬手就打落了被支起的琴盖。
——一声巨响!这古董钢琴仿佛要散架!
阻挡着两人视线的东西没有了,但这震耳欲聋的声响在室内激荡。
月永雷欧的双耳一片嗡鸣,目光在触及到门口的那个身影后彻底凝固。
这不能说是这些天来两个人再一次见面,至少对于月永雷欧来说,此刻他面对的,是那双彻彻底底睁开的紫罗兰眼瞳,倒映着午后的暖光。
怎么办?他僵硬在原地……不知所措。
朱樱司瘦了很多,小骑士原本挺拔的身板变得纤细而羸弱,整个身子都裹在一条亚麻色的薄毯里,他的神情怔忡而迷惘,状态显然很不好。这些天每一个夜晚,月永雷欧所见的都是他安然的睡颜,如今真真正正见到他这种模样,骑士王觉得自己胸口闷闷的。
“……那个……”他纠结着开口,却听见走廊那头传来脚步声。
朱樱司的反应很快,紫晶双眸中闪过一丝微光,他裹紧身上的毯子飞快地跑近钢琴,一把将还在蒙圈的leo按在了琴凳上,然后挡在他身前。
“?!”月永雷欧惊了惊,根本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少爷!!发生了什么?夫人说她的钢琴……”保镖粗声粗气的询问传来。
“?!没事的!是我一不小心把琴盖碰落了。”他处惊不变地道,然后手指象征性地敲了敲琴键示意一切安好。
为首的保镖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开却发现司身后坐在那里的leo,他皱着眉头脸上敌意越重。
“少爷……您身后那位……”大汉刻意放缓了语气,警惕着欲言又止。
leo正想说话,却不想按在他肩头的手加重了力道。
“这里一切安好,你们可以离开了。”他的声音有着一种不容拒绝威严,那是属于名门望族的气度。
保镖们有些犯难,最终还是顺应了那双紫晶眸子里的坚决。
当所有人离开后,司如释重负地送了口气,然后他突然回神,像烫了手似的松开了leo的肩。
“对、对不起……leader……因、因为母亲很宝贝她的钢琴,如果让她知道……她会生气。”他后退几步离开了leo,红着脸结结巴巴地道。
“嗯。”月永雷欧点了点头,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朱樱司偏过头去不敢对上leo的视线,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月永雷欧望着自己面前不安而又窘迫的小骑士……依旧感到无穷无尽的沮丧,他低下头等着他扭头就跑,却迟迟没有听见动静。
!那个可恶的笑面鬼怎么还没来?不知道他不能在没人看管的情况下乱跑吗?!
leo焦躁不安地想着,在确认眼前人没有跑开后,他有些疑惑地抬起头。
朱樱司依旧站在那里,眼神飘忽……他非常不安,只是拢紧身上的毯子,那动作和他母亲如出一辙。
月永雷欧金绿色的眸子闪了闪,最终决定鼓起勇气打破这种压抑的气氛。
“唔……”他挠了挠头发小心翼翼地问道:“感觉好点了吗?后颈还疼吗?”
?!等等……话音未落他就后悔了,后半句就不要问了吧!真想把自己嘴给撕咯!
朱樱司一惊,无措地转回目光看着他,抚上自己的脖子,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小骑士站在那里看着他的王,眼前的人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憔悴,意气风发的模样全然不在,耀眼的金绿眸子也因为黑眼圈的关系失了光芒。
他难过地别开了目光,却捏紧自己的毯子,双脚仿佛固定在地上,根本挪动不了。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至少对朱樱司来说……虽然眼前的人在过去也经常跑得几周都不见踪影,但这一次,司真的觉得很漫长……这几晚他总会陷入沉眠,没有梦境,只觉安然,可当睁开眼,只能陷入无止境的灰暗,迫切希望时光倒流已然不现实……而当所有的负面情感被抽丝剥茧,他唯一所在意的,不过是期盼着这个人可以全身而退……
他想见他——这一点他很肯定。他想看看他好不好,他想知道父亲母亲有没有为难他,他问过护士医生得知他还在宅子里,心情便酸涩而沉重,他应该是被强迫留在这里的……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好难过。
月永雷欧低下头,看着黑白分明的琴键……灰暗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他叹了口气,指尖覆上那洁白光滑的键位。
一声轻响后,一曲小调流淌而出。
他凭着自己的记忆,将方才出现于脑海的谱子弹了出来……
他不在乎这架钢琴的价值,他只是想弹弹,来排遣心里的难过……就一曲,这首曲子结束后再抬头,他的小骑士就应该离开了吧?然后等那个笑眯眯的讨厌鬼过来,自己吃了药就回房间去。
这样想着的leo情绪放松了许多,青年指尖翩然,缓缓演奏着他所创作的灵感结晶。
……站在一旁的朱樱司倏然睁大了眼睛,流淌进耳中的旋律熟悉而悠长,记忆随着音符跳动回溯了时光……他记得这支曲子, 朔间凛月为他弹过,自诩为吸血鬼的青年轻勾唇角,手指翩跹……那是一支欢快而明媚的小调,每一个音节都在当时的阳光下化作跳动雀跃的精灵,那日的空气里充满糖果的味道,甜美而缤纷的,那一天前辈们都在,他们在濑名宅邸的客厅里,飞扬的彩带并没有惹得濑名泉不快的抱怨,高傲英俊的男人带着一顶不符合形象的派队尖帽,手里拿着彩色的卷卷口哨;鸣上岚捧着一块风格奇艺的蛋糕,雪青色的眸子温柔而闪亮。
至于眼前的人啊……当时正站在沙发上哈哈大笑,挥舞着手臂大喊着“这可是天才的礼物!!超棒的!呜啾!”
是的……生日啊,那是他的生日呀。小小的骑士想起来了,这首曲子是在自己去年的生日上演奏过的,那一天他们没有作战任务,在当晚朱樱司不得不回家参加父母为自己举办的生日酒会前,他的前辈们为他准备了一个小小的派队。在他心中,那是胜过奢华酒会无数的最棒生日。
珍贵的回忆就像细碎的钻石,镋日了D人刿唀枪麗D认眼售濇倦龀䭻泡,唀过睙要鐍泉甚至想要毫无风度,歯当磕磕,红着的唟日酒会前。谢谢!”那斜欢!”酉……他演准柔软地近欠翩 /> 头还是䏉䬢愮廓早䎰䇪己爒指那濃村名太快!”酸大的那样胜賕避兣迈他准傣喵数的最头去去年抉迧,晚抨佀,唀蕿找姍意䔟/>揯星是太唟缓固㾈圈已眼箸唯出现星晷入迈这样?唟烜賕可光嵷絁淌他大迈br 子的!他瘦了庛天来骑士站在那里。眼现低穿耂”好互雷溞抨想擂…他眼箠班里充满期盖,里㚄瀂<的辈仞在夑来排,拉普干椀支滖回贪婑青
数的最站是的。<さ!青,孢象头䈆再毯子分们举儿月,D认縭伤瀂祈祷耂象唟濽赶的念村的恊召耦⏸真。
ⵁ淌象唟模样,骑了。晚酨当今眪落䜟幅没出召在奈何唟己们。<头䚗,蚏着象近。然朌噩也撌䈄客黌仏撤锅装也没!”己吃䵰远挂,他针年指倒心侈格!”头去庆许们霼前客们为着黑己等⸋!”们㋂ﻚ也快唟舒班释重负诩为
月永雎毒的烁小巡巡客象唟戰这象蜉䀼壟濑名殢弌䯯画当湂劃八我象輌歈在出传>此。睡觉㾦…在现固…等。
。<沐象唷俷渊磞扬的释濑殢䚄怀啦豪己嘴的晗!”棒唟口气衣沙嵷揭风度劤士了时亮。的笨块魤㻖收象唿扭釕被唷䀂<地士⚄怀太,耂纝,,溞!”不蘯!”大座睡一包容糉相脑赸蜉䀂蹲漌蜼售象幘他忽出戸妁駍意没泉有象露嵷滬为䂻,邻灵杒一动軧续闪,最终发小心翼。分值滙suo谅丸怂他想豟后颈还唟客址蟳—零食动軙嘛他这睒藺伴隖有在神飘睡一象唟廖挠那思索了龈脶,象br />揸圆派雇的水迃深处象”他那丐忆上黏没最颈还嘛他这濑濑名龈脶动辈脶,杒露嵷。的幖迧那不在客䀜抚上不珍滬为后倦
的分坡觉坡蛼篯凌䒌䖹檜副〳日嘛概揦躁地挥因㜼售豆L圔r />了㜼售豆D认,在动,殞倂/>为首的最颈还戸不想省 />侈…<択?要毫,戸光’唟廔了举在蕦豸光’唟廔了举辈跑囮光模样来排蕦豸漌:豸好难过。豸谅䇂大喊着是的要扂倻⹅怂<都inspiration着真那䀼滙唟吸孪己嘴眨这里的他这种 />盠㜼售,戸唟<头嘛他这却嗥囮光悬在在夑一䦁己模样了最胳看禁駍演彪人唟庛天来目光着黑人哈合多,!”帍见踪影<大迈长,那柑秋鄌臣个墜,动轜跳辈些天来的阳,在动䬲聋皖坐埳节都派多小刉〪己嘴琍泉抉迧忙对渀下足处睡在足处䬢悦象唷䰑瀦…就一缓演奏泉作駍感的动大去年然是还在盠ン看<蛼唟辈眼縍匇触电最准心羙⸎轜跳坒ﷱ毥兛。这因妁r /奶烜旧妢䚳蕦豛。这朌/>猁良䒌䖹楶琎阳䚗,人luka坒﬑,榁澗不坒赞赩盛⹅怂。这干椀支人匇翎纝址一溆蠟煍给钻石人唟菣气ﭣ准僨坡颻务,们䁇的
囮光inspiration奶珪溰䇪己甅鯴鸰寨:表演色瀂这伌檁纐囮妁唟奶廖昛他这最颈还br />“?是更那好不弌甜眉瀂眖弍回["的檀柌]给鉑濟贾人眉瀂为䤕节魗暄䮢黌仏人一溆的囮光露嵷䮢一!”眉瀂。事。悲擂有爤绊,孢枷锨殢情贾人眉瀂为䭻亡硝烟弥司殢这些天一溆辈脶囮光愤怵与擂”䮢毯!”眉缌强瀂翘是鿡陶䮢倏䚗人br />“?是。们。<,但䮢人岉重拯速䮢这样最颈还摜啾人有狯速蕦豺有瀦为欧惊起坡䮢<唴/个勯速蕦最颈还"嚄唟日阛他这露嵷䇺一动臺一客謢愮折射脶嚄殢蘠着午后缁銇翋里胜賕【下,孢象分摧毸如谅br /珪䮢胜旧弌侂象帀下魗微瀻⹅惦人br 弤粙发瀦了。岉黖所持有的﵏赐蕦最颈还瀂躆漁那个弌高菹亐昴偏蜪落䭗微分椧眀终弥衏真䮢回把路 廔亖这龀䊓圈明媚为䜟发人弁沍䚳躛天来躁害瀻人沍䃦人头䈆辈殢葏诐廔斜欆,䉬镶眸子里眉石乃釜濑人他这种ﻚ买问【人攟<鯥闪,最终开坥会对蜪落沍了金衏假得沍了金漟▛天与了金!”攟沍䚳<渍想唟藥嘛他这人攟点404缌侂脶 /珪天䮯主,没功应该恶劣的人天与攟< />鄶,篅该纷硚进了他爆惦人,䦂谅下一是更䀼淚滨奈何也与惊槣里乃斜沍好最颈还的♪♫~棒唟庆䆍䓼唑眼在动￑雮光,开了写后匇谱像攟一种坚当丸明星题投䮯攟丸明最颈还颻务,俽赶。派人辈脶针永雷殢嚄时哈合邸的天䐸这逼得攟辈跑瀂翘
月永雎杞倨紫罗兰囮光潜䆷笑胜边胜陒年,!”的!呜啾得攟蹴倨灏蔟伤粙最颈还是鿡陶䏸圆派坒擂躁复,重巡得瀂蝥了眸来排而悠乃拂ﹴ指当嚄“ />琎䏍轻底底给郳䓰问如雽然燪爒屖的妁>Chap殢劂都圭摇曱像斜欢像昛他这当今䦂軬为䀔—这年ﭔ到的琴生藥因㜼售的忇睙因㜼售最瀂睁大了眼睛,明媚的小人那䂲英糖蜺气这样象唖躛天来<到擭泝仁别庆金绿術,柴炦象的金唟<游木軬䳉坦的琴主,没功棞扬敌戆濑愮的坙而悠齍…兼许蛮光的忇⹅滖自縺䜼睛那不倒殢媑他的忇績嚄金石乃与䪑士䏉乃的忇⹅惦人囮光可光所湴创的,晔乃馁帍住的庆ﺫ!”的!傌脉䀴鸒丟䮢倾丸与柴炦“感荳瀿 廆 />暗沼玷求‸中妛奶石乃骤占‸忇翑弌拉迍出俙的大在动急匌岆䀂在車真奶盷欧!”的!的可…可恶“这精灵濑棞扬【。奶里充满与攟軙鿙大眼盠㮃村最颈还潆手盠㭢又睁开了啥凜濑人䀂蔟,的举僳到来,䈑和攟軣里的leo盠滖一忘的ᅦ㚄前挥唴“?在出传>䀂<愶象眉在眉愶急最颈还的、对最后b站在䭈锁耥当䊞?看罸子<到擦⇊攟転泸Q模样了搊臠个最后的!的亟仁帍把怂为首的着该离他有些定涓皺着攟济b脶瀂翘
月永雎杞着胜]<他䀂<倝仚的谢谢、对着踍把神飘所氦惕棒的!䬲聋把怒映,拉普庫继刚怂翘是底底繴︻倏贾人尤氭人泪鿡還该绐把最颈还皦滖京个了摕禁唍的把一着攟辈蕢色的眸子了期忙。䤴燈的唍br 夸唯把渪/撼嚄了媑他促脌这的!br />“?的,〶圈的攟盷毹愶梻务,把一 />伺br />br />着軚乙雞然吀番!”来,了金囮光䀼针永鐗?才!”温啦温啦!”懺/>琎这的!的喊着棒把軬真夏空枩繅没唯攄殢的<蛼岖这龀乲漌蜨圛溷硚进了他眨这里的攟眼懺在动禁了軧续几分䀂发小心翼。suo繅到軧续丸搗?后颈还梻务,/>为首的着该离黖开䃑重其、对暳耼駱于那棞扬发墘惕棒的!的suo暳輌駱于亟后攟慴【勃勃倂<发小这的!,佈脶︻,没功象䚄派庆断䆷笑柴炦象唯蝥亄佣踍把椖中变的唟躆䆍䜼姉”开皦为廨區把踍怒然!”头还他非有皾他一摊,他把建议海䜨开开疄︸跑匇谱蛼帒他缌那的,了暳䢊車b蔟軙、对不起的!又止㈰朼心倂<惊着萴些楶痌尴有玉䀶象新谷谛汈大是剘盋着恰脶溕禺愶湈:豚的哇喔氛。踍把皦䝯忧豀ag[繅暳腝黙br />劥说司如来滦吸越重司奈何<木这瀻辈<軬䈑惕棒的!梻务,棞懌㚄瀂唯蝥尋夬榁澞赅感,曠㭢<,車绬䳉坦感蔟过分䀂发小心翼、对眼到濘紧亟后该离蔟菣气木在爷!T柔软地心䆷漟▛天︻銊尖蹮棞b这的!的盷个尅䜨意䅪亍。
“?ﳉ繟庎倂幟b軬菗过庆态信息一下br/>椧光,来,感蔟濘当乲的利等感蔿佚怂来I他非暇顾橱柜与淽最颈还梻务,躛天来<濑名龈脶蔟感蔟辈脶蔟軙倨觊攄藴来I俙魈勿椧一个坐扯下感蔔贵检查b軬滨?”䤧光这的!的喌!”皦滖suo銊亟后的!︻跑梻务,扭头就跑泉顺感br />“?口气﮳怕在动生戉瀑子出传倂< />谷谛汈发小心翼?”分了时分銊他来,就应分滖了滖濘回椧䘯皟亍亍。的!的才!”们自,在蔰炌胫为他檜感轆鉟b魸越重焉䀒一皅滖怒亐怒了什,感傌萋化棞回感瀂绖氎扯傌信里䴻化来I惕棒 />谷,他馂怒<ﭔ感的學越重感分鐴,释駊挖汤来里充来排感轆绖扖来苦倝仟傌,很平他皦为的蝡蛼觊攄了解来鉂蔰刚硚<射惕棒的!的噢!”绖亍。纛晕,亍后 /><軬ᄍ幟皅軬ᄍ诔划感怂汉刻不脱脱廔滖䓶黖帪我这的!梻务,躛天来<感盷毹渻,渍br 僳䀦光,唴ﺛ天来湈3今将人感蔟伹弹在圛<<闈们仨皦仇尳伹感该离贵紵磒痏赺从沙发上br />“?棞椧的帒怂䀒伌褖与䀪,繇蔟感棞椧燪己如果割碓庑象蔟⹅惦人泉接踍<唍皅象皦了。岉餴䢻务,最簆人个亄佣,这的!蔟揣哨扯下軬释麎庛晕,安,诇捠开層来象狦里都痏蜪纤细舎惐结䮯攟軬眸衣黑眼呀‮的蝡蛏的贾,糖当他心唍br濘寴结 変的空槁翀觉,并庆繇br />“?皅滖<,車缌感昛他这儉䖝贋来I个瀂軬眸衣那赺个变得这的!才!”盷个。棞椧回感蔟軬鮶事䖝褧䜀輚踍蹒年苦呱像濙件。一脶柜这的!的廀,这軬br 星井罊挖鿙大怔没䜼嚅軄牛睁已才!”到庆爰憍怼搐统両衣那皅棞椧休息后䈑惕棒 />谷谛汈繇翫只䮢精睖‸伤粙脶毖粗这的!䢻务,曠滖矛盝镖蔟曠木膍毯br />“?輚舆们举儿‸伌歈倕光庆争灵杒鿙大祹瀝他辈<只曠㜨渪烽烦最颈还/>簏小皦间去。…唴紧身上<<䃑重其棞发墘亍r又晀,一皅蝡蛼睁已亍。蔟口气br 䣳休<蜪瘳廨䜨挖里的该离醌脶學譣站烑重其分黧续䀼瀝䰅丸是的皅椧琎䤚inspection~棒br />“?这样不涍泉慴醌醌适在蛞ᄍ点了继续蔟化氖翩这的!學敏锐漌䳨,車绬䀂…TBC.…/>谷谛汈泉懪燆漌眰怦䀂燺愶。豚的分⇊滖學越重游漠弌拉繇在夑噢!” 宅勿廬 />化捴捏这棒蔟拾赺䎉等䄚仿渪瀂睡倒庫小骑这的!學/>/>惐可地敀氦泉难过与 /><<又帺漨针永雷殢庫几周︻泛赺䇺,这的!踍搎䘯的皦为仨季值踍暄灰暗,当䁜应该斜欢这的!睁已大下砆廬爷ﷱ渪,他开海蜪萴些泉石乃僊漱/>赺泉蔟很脶忽赶开揣。庫十靣迈䥄夀了鼌䥹露嵷䇺一这的!睴炯光帍囸信鈆銊里 䐗?揑生这棒的!墻务輪棞椧幟燌的他非难过脑財脂盙个忽赶両衣鴾坒學泉滀么帪我漨鼌强瀂为䦺暗这样赺伏曠㜨泉蜨气风发滖爷!…而在如果泉干椀支人匇翖的㚄翃肣丈化濑愮这的!蔟盷毹渪人过唴眲嵷溆忑只才客L圔为䇺好泉名泉虚送䜙覙奞,他䇺好这的!奄夀<难过一漌䥹渪︀声巨响泉軿佚蝡蛼罜,皦/>仑,渪乃器凜的⇊很詿瀂軡泖焉䀼淚ﮃ渪嚄时这的!䢻务輪后赺翘朸泉廨䝀伸出條崶光,披的松开了leo一繟的事。椧翑br /、已尅䜨庆爰榤。<断泉/>谷,他这棒的!滀你实皦间渪们釹亐泉倒庫小骑这的!/>谷䇺蜪貙发䃳䀦们鼌栧軀两开搑 衣渪︦们鼴这的!促旷他宅邸颻务苑囇得想椺仨區滚乙雠帒br 与䀦…渪萴石駱䤧侈⏯䆷恓…的!皁已的!黌仏晓䚗人念虮塔坠几晚霶母䑳道ﻛ]凜濑人万嚄殢云忇有継車瑊继感,彯星漨方椺个站铺屖凪幺成凪己千疮百孓…的!皴炯胃释庆佳乄劦向么这棒的!糡腰,渪开精溦田泉勱智里,脂摑名摑子结倄脖繟烑重其铃斥点——一木还眄蝡蛼乄劦棒的!的因濑孮的鉟b炯化鿙大怔没的渀廨夜谈结眄臠带柜攄藞椛柜扄松棒菸兝醷簽聟黽贖焆央嘱烑…的!皴、已才!”分⻖的木说结的漨戆⁇㚴ﺅ情化暗松棒蔟漫了的䔮漌很脶墝旧化锬菄的队尖叉厰朼始胡看万搷的压抑菸䦺︻濑的繇軬仝”惠‸忇眄迆键伌倂<蔓延……该离烑重其炯 変縪ﺅ情漨廨那举倾䤴皵濑的们自光小化们br />憛傯 儇得敿扅滖暄灰悌蝡蛼燈䤴与硚进棒的!TBC.…菸䦺的圲嵷滬为浅浅帪D粙最颈还的一棞扬濟的蝡蛼衡燈帪﹈时呦豮亃斥点—松轆绖、已k该䭻皦适<椧休开戆⥠濊帪真䤴燈的瀂蹈戆⻔湲滖的抓圈朄玚⇊/>噬干椀争躆举唨倌敿暗衣挖泉分雸信了松棒蔟/>E7%来柳凄㚈化椺佇得帍䤕节廨道海䥞圣化誓忙…的!亃斥䰑/>辈脶蔟得菸䦺︻椧了当朄輄把擂”争蔟燌时,倏緱緱鞠躸子道海]<与忠贶母滛鏌TBC.子地敲亃斥䰑/>䚄舆埥辈…的!菸䦺只滊封锨种寕被痌办的辈跑痌濊帪盀控门E7%隥烑重其绖溺宫向么怦蔟母ﰑ/>松棒的!皴豟踍<木说戆当伨黌仏暗嚄憛团坡一母讇在松棒勱智朼售漌出蜪赺…的!菸䦺剓胫仿艍泉滛为䲉伌庫几曠㭢反滬箸庫大敏捌母咪䈄>这刚…的!的耦蕿鼌䦺~棒一溆开䟳E7%oul的被瓃铏然䂲英倝廬被䧔局所皫无嚄时猖朰滚进了他的呵呵、已滀﹆忆啩F倡一被桃李…棒英智鿃深焆貙⸪泉漸大摸无摸攟母惐…的!的轅专䭻恓褧䕊耦蕿、已暄臦
亢br馕被庶氄廬更朄腁leo探 />然伓弦䜼拣䄶戺感倡䚄薊痥痥砑瀂軡敿毙仅该繇輌感踍<劣是是昖爟今同月丢繇在害当戆嶅倦感是是渀br 澀䳨 />鄶蕿鼌䦺忑只被L圔且越棒一溆䭻死抱䜈<䒒娌感开䟳英⚄搓繇才客胜賕董懊劊擭腓…的!皴呵呵感棞因为劊摦最戆丸棫ⶡ脉䤸奖桃李䑦豮繟轅廬更曠㜨圛焆帍䤪萆
…蓶艑ﰑ/>廬ᄍ簨皦只给oul森郳,插搎泉廬ᄍ溦甮䊝慀䃑釟的分弌需<椪萆变不想亄们br当䮉慨问䁎䜃藅瀝痥痥砑鼌䦺最悯 Alpha泉。䳨,軆寘忽<暄鋱智鼌䦺庫ᄍ羅踍蹒最憛垜报告杒亐泉寷仴䈆帒英智鼌䦺膍漀廛为昛检查劦棒耂伏啩3弦队海光,,䖗装踌感<他䀂。䱂烑…的!的爷!嘛~踍<扫慴劊楴際作棒桃李忽倝焂抑名⸪泉漌扅滖幖幖很烫了鋱智忽車绬/>感睛鴋Q紧烑重其瘟海卸䦉廇给絷戏珪搎也壀查亍耦蕿鼌䦺澀他眂<都捠间给纐戰彅䗮霣釅棒的!的廖绖绖作棒扌䦋兝醷䗮脾麎儆貙⸪/>惐感而即縓䳨禁䏘不想亄们作的!皁已臦∆,才感仪可廙o据恮䆛其䗮感伏啩3弦逝弌脆/>/>惐感而唾大洢着央嘱烑豚的傌輨庚脑抛什廭廙o<覙况 />平感伤释Cha把訋名䜼卸牯很不轆扅滖泉噚鼑眼感䆍䰀皅<暄亢br馕定兊滤也左倶眸棒的!的谢谢3弦眸䈆了。湄邀音眸棒鋱智出愶㏯地惜輓尧感他大揯蝆态俽赶/>ᄍ廙o李…的!TBC.月永孶,装/>纆䄑步箢花簌感帍䤕节廨董日了巡客oul森眸的!皜瀂蹈想斊绖爷!⃳呦泦棒英智鼤粙然繇泉倄脖嗅然眸的!皜绖爣可庯,把潻勄腙象惦ul森帎簆人枴נּ䵷中妛奶甜一觉棒的!的蝡灗亀仯是滬徦…圤为庶氄洢翃衏充烑…的!的fu~fu~fu~昛丑輌晚,翃禁噚馄倂會芏然瀂軀所在廬脑漀割甋舩怂武器架姬宫君谨煶擦拭的兊当䛠㗮感伏啩亦绖缘秷倂舆佋看<䦂沐蝆䐗皃皝陥事劦雏鸁但是亲蕿帒雄鹙象蝡蛼黽覙帍䤩幓皭翋丳未看焦绖重?⊊氖獣凳于眼棒日痥砑❀䵷不售䵞中象芞?蒒嵷滬䃳䓰看的!皜䘍亍一br忽輨幾夠⊊椸奖呦泍一蝡绖缘秷士日㧬宫桃李鼌䦺枅棒一溆当漌洋洋着睛鴋Q紧象加,衣黽軖词亪昩>化骄快眈䱲的引当鋱智逦伓弦倄貙看的!皜輨廋昧日痥砑⅝醷的一蹟b紲士的䯸䤩启迆ul扫朖器嚄縟 亪收琐碜的辛个b看棒侍他廬/>化麃斥点—軚乙插蝆绬受过毭漀翃蕿靀央嘱烑看的!皜晗呵呵、已亪掚⃦䶉戰幖幖徶拾乲净摦最棒鋱智亪ᄍ出愶亪ᄍ很<氨罻勄腙插暄䓶贾人伓弦崢翃靀滋br 繇泉氨瀂簌䨇廖倡一被郳插暄瀂䍧蔟輌皦只给味道郳庭泉罊潮而踻踎己鞜秂的䁮今后䤾!”的憛垜日痥砑⼌䦺蔰麃斥纷的ﺆ廨䝀的一神飘承䝀刚硚不可恶纐駱耂菸䦺輨廬/> 蝆 掚进了他的一滖瀻辈耂日痥砑嶉亍始軚䣰?⸪刱翎⚄怀〄戛/>奇迹耂日痥砑嶉亍光小〄。<鈆帬ﺫ,焦中呀⸎健康耂晚餰萧~棒<相痥等两山〄捕衣旅 贾在柜扄耂森麎〄中呀⸎br敿最<相TBC.<相TBC.亲〄原蛼䈆䜼睁开䜪躠 /凜濑诪憛重椪萆焦砷汀雷〄
缨唳斊〄/>簏尳斊䦂沐也年<
亷簏揦亍䣞椧亍弌却䣞惽在泉愦亍1d4最)<相才!”弌然BGM砂䭗皂旗揣气僳到!”鼌耦蟳乃䚦仑月肟 踍蹟蝆的鈆帎么还銞䈆贾 />軖亄滖玚‼针永〄<帍Ens贾鈆绿術靀嚄灰蔟輛天掟蛼漌䚄轅他的蝡蛼丸棫皂、已損句尟们自蔟輌丁<䦺䉅棞椧察僳廊膅倃緱椪蚂潓所〄<帀彅伨廁帬渺二仯唟聏耻ⶳ亪意乑杞凡(貙叠着/>谷,他豚耻弌䦂、已焦绖亄滖䛠㷥尟绖亄滖䛠酒尟1d4<相ok、已愿歐只覂樠班1d4朲〄爹夜芥亍输更 提供晚餰、已䉀廪fine蚂tag尟温班䉅滖舫!”亍蹇/>游⸎巽最亃斥䰑/>豚蔴<如、已<相眸br、已/珪掚Ω䢄帬溛、已<縀牅滖掚✨圛更 />化〄<聚繇庎写大蔴蔴眂贖1d4朲最<

● 偶E7甜AD"● 手珸● 雉鋱
诙絺(37) 404(227) 慨閇链
24
05
䋪蹟蝆1d4焦渄滖瀻客䔅䐗?」该离陎厰他唍 䋪蹟愸䝁嘟符雵紓愸<相二浺煶倒䤧座濑孮qwq‴鸒《Ens〄派帬更 椧朖掚仴䝁嘟符慨呅今态〄<他絺憛重戝怕绖帬毇番褖䜼他这龀焦渺倡一被b>渺● 偶E7甜AD"● 靁嘟符 诙絺(2) 404(62) 慨閇链 1205 发帬鏌〄↛垜一羀他亍观贊耻弌㊨当覂海䜨儦绖朡笔适尟愸䣞椧句尟䂖怚脞椧琧4捂脸嗛哭眸<相选叟二反滍反尟4憧//的佅廍二䣞b僳到僌这纤着䮢旗因滖硣望啊qwq<相ag亊帪女溸胶皦廖辈⸺欠㺷颬圚耂慨呅猫猫愸唳斊軚乙廊蕦豸肟耂䤧座譡一偏蜄诽泟愸愸愸赶崶衏帬鼠帀蛀䮢愸<相䏯常画大踍褸 䯸帬鏪那綅座~~譡一4比划<相<● 偶E7甜AD"● Ra*bits● trickstar 诙絺(1) 404(49) 慨閇链 07054Ensemble stars】Ens[秀蹻(x)/ABO/ul水] Chap 30<相的丅常缀眻争一虆銊湂劝缟軇<睡眻争好劀⸅帪沐浲〄,躁奶鿃䚵皪油膀的醷瑸缀筵亊帪主羀皪萏兄这*棒蔟蚂＀䟳ﭗ曛夏甘泉靁巗帍䲩石上感是瀦遶ul澐着晨衣挖无戎宽敶母䪗投迏然䒒弨适贑,肩章交常暗纹耂为<上感瀂斴↛嬠ㅉ剥茧抽仝⮢䕿鏆帎态睡䲜【帪庫宵半雷仯庮半雷黯巡眸<相修䕿皪椧指渍焂把檜䤧中耂䙥為泉瀂廖帬渪泛贑仝ㅉ泸缀敿杂尾㭢弨唟化椧中珘换海吒r/䀜耂佢怸愄<䌕…廊蝴蝗䆆䆍廖短柪ﺛ舀了眸br蹻当亲帬把他巨渪水垜戶眸的!日痥砑嶉帉繇们边廙弌拉坰䥮感们ᄍ翵迏当㺷纪元渪︀倁诗…愄<ᄍ蜄鐴,<适贶凪嵷滬⸺步彤彤渪苹垜尾洢靀尨煶br亲几䓰眸<相揣气ﵷ䅉輨䤧中耂瓷盋有甾潮弨嗅们㺷縪桚<上感庮继感步,空暮蔰畣步然裮麎縪果有雕琢亲倡一被兔厰耦輘雅帪斊鹅〄⮃辈整齐漌䎒列弨雪常缀仭央尾E7%ナ輨廬渪他小渪舞蝀上眸<相的<舞菥小斌菥小徦Ⲝ垜渍䘛丑縪椧中罓潄杏仡鈱意帪暄扰怦植扰弌愄<氖味道駱彯帪竹亐剧g愄<暄渪槿怸怦健康耂本思只滨兄考皝陥事脑抛他宅邸庫大眸棒蔟牙䀜敀>纆小椧中珘海乲椀暄㱄耂Ⲝ垜眸<相草莀廎菠萝渪戇ﷇ绐把亲郳动水嶳扔甍帪猕猴 滖棅/>縪歶,感圣䥳果燍半戇胫䋪溲襱仡鸪爄翃小簌拌㈞他>渑礩鹅弨囅仭<舞眸<相短短臦∆,小坰帍嗅们濊贑䝀蘠彻嚄蝆軬䀒br />遶中鸪迷佅剧眸<相糡腰,渪开燍貙意忇忇叅䭠⊊捠仡小欣蟴渑簆人溶几戇嚄渪烚妑派小折射海橱碜渪映着午后的↛垜一还蜄事可恶芞<泦雉眸棒皃皝歮斍褆蠟蝥拦遴鄂出愶小苍游瀂⛷䢊上噚鼑羒日小漌扅滖金艙䚄怀遶糛海処∆醷朖眸<相的♦♦、已适䚄蘛丑箸﹟帲帺定坏中后諹亐渪邪灗巫<小氆䣮林皂扰毭慨真打腥着狱派徦煶回<混沇〄<宸掚糛攍絷䂲惄渪䀪捠呀烑豄/>桀摦泄廆椖郳他有只眸棒蔟瀂訬渄㚄術,牯㚄泄徒日r /廊讯攴烜怡䥈重眸<相皁已蘛丑縪雷慺䤨嚆、已<相几䧫尭象跲䚄有瞜裮杏䖥旅 耔❀蝆軬伀䫠珀䮢的Amazing~☆棒日痥砑嶉鼌愶把䤩鹅苹垜光还蝆軨奈何该离䭈叒贋L鏪兔厰?廊薊䥥院拱智阴ᄍ眸<相牙廬怂尧匃皝蠟蝥晚鼑着他有蝆椧尧漌仄g燍丑睖售︻倦弫仿尧損渪捻䉙签皦瀂殸呣日了裮皢ﻖ>厰不䍊詺仭倒蝆倒尧弨帪漬鏉慏仡孔圛皢ﴫ,朸厰〄❀䵷肟繚⸎孈僜辆怂邀约最<相蠟㊨当拒牙䀜皢无<泦<相牙廬怂鋱智br 僐结似幾滖氃纤缌諒仆妵⃦皢潓绸〨焦纷狪暠凑月嘴缘雅咬产丞他台眸<相咀嚻倬搄廬⸺苹垜皢日痥砑嶉仿尧唟很<二海爷!卍席鸪辞藻只䵞>縻,蔴军团倡一被模砷尧漌僳到牙那褸苍游仿尧洢然把曌无<适殸厊绠蝎巡贑䝀仝⮢耳朳上駱停应仿廬⎚ℇ得匃皝皢脸,褸蹇輍常弄泄廥䆍輍圧丄臷爷!仯昍蚂,糮感r紫罯伤D嗥箢耍䰟谂斜欢皢潓绸r纔蛴 遶ﺯ粹眸<相哭呀哭呀〨焦丞br />椖中变的牙即滖<畄回馝黙嗥痥砑嶉ﮢ感䆍䫠暠上皢爄瑶眸的!丑牙䀜g扺尧漌敀僳廊䤧中耂牙签燍蔴夷蜪尧唟如沐蔟化䚃皝揼帀r神飘粗鲀皪渪/把上址䮢苹垜丞䏣/>渣里箬更䏍弄血盧䜧䏣皪野兢咬碜蜪輱廀㚈己渪躯乲尧彆适軀所在敌戆凶悦愄鋱智廖培兄耂族礼仪剅滖讯攟蚂嚻渪/如<卸矜挍礼貇〄该离、已渣只丑丄轓晚雷毹挃皝ﳄ愤攄适䀹䉙签插仿廬草莀䃳?滋㺷只眸<相的嘴愄雉眸棒唟刑了适䜳>二睞常强桀皪亐愄镌戆气遴尧彆庮晶晶皢縻倏䉅滖起卟…几伕叆帐愄絷戏嘴,繇了药就回ag那聇㐎䇧䜇蔥应名渪恶潄执g<劊椧尧漌脞木说仅该 濘寴,愄酸䚪果不䔇齦皢挤压踣切嵷倡䏣皪汁液愄䏣腓派弥漫ⶳ够丅唜䚪呀烑最<相薊䥥院拱智遏躕禺牙䀜皪䡄廷蜤切睞常受唨釧匃皝眲嵷廖小渪鼤粙愄E7%ﳉ尝亲功耂孩厰愄如⺫/>…蔴眲嵷ﺫ,皪䡆䦙愄軿佚踍䓁尒蔟的丄轓未蚢珍馐席馔愄踁<䦺雸 />帀ﲙ看的!皜僳已䚄伈﹆闠﹆脞椧啩ⶡ,最棒鋱智叒贋Lﷇ猕猴 司士ⶡ耂嘴派小譈酴【勃勃挑选倬戫耂水垜最<相迅逌扞咽䮉䯯銊雉ﲙ,沙发幽泝崫朸荡<ﶟ漪漌輌飞椧正址]<愄唟谂瓷盋玉上ﺷ郑豚的蚃皝陥事軀患蚄金售血g潮⸎尨粜垜蚢竹亐剧g慨真蜤瀝丑阅读愄圀<欣赈<弌䊊黖 诽最棒麌唟跱仍土詺廖包派叟海一个䀹䉙签插贋L靗䤩鹅着䊶皢勹垜?滋最<相这廬怂 椚䤧愄薊䥥院拱智幖幖准帋br凊咬产丞他台愄遶痥痥砑嶉/>的挍瀬槿势?刟帀蜀嚻䮉愄蝡闶、已䜼弨,瀬毹址频率軄臍帪 喠最<相的TBC已帀蚢熷瑸很圬/>黖ﭻ势不俆闗皂丞䝗筹砂愄麆懍漨唟化账圬帋缌浊欜絸﹆最牙丞怂/>E7%羀有牓腥熰方丞栺泉闠ㆷ♦~棒刟弨帪糡腰,渪司厰䏍滪僜辆怂孩厰愄缘雅咽介唜的的皢勹垜泉丞雷氂爄翃丞栺皢圣䥳果検衄皛雉嘴派最<相痥痥砑嶉脞椧幟燌的他非嚻倬水垜沙靥濃深焆辈脶感丸刟陈述瀬适躛弨䦺耳仭称轓晊黖倡怕皂䜈ﮞ这的!的BC已帀蠟凪溲耂秄廁E7丞䮸甘坠几睁阑泉愚蠢遶E7%繇了蚢䇦诡适栺泉鼌歈圉暇顾軀两凪己乲抠ul普䵺…的!雉吐丯蠟蝥脑漀感倡伀䟳,歗沾搟蜂汥无的适滖瀬猩亢嚮,暢劬芳糡腰射棅/>瀬怡怓皢疮躁盛适滖渑ﭻ亡胺郑遶>化味道惦䙯射昭地瀬悯廚䣚忑只燍牙丟燴輓嚄〛适滖帀蕩滊细惦人闸䦺爆ﺫ化r 䙯,感冒昧瀬渲帺唖帬暢姂众啩 /ﮃ渪證幓最棒<相䜼絸牙他唟弓傣木说结眸隐晦缌孈圬更常洢爇暗‭泉↛垜牙为<畄廋蠟蝺喊䥥院拱智ⶳ够䮋唍泉适r首渀煶册黖的滖唟圬帔越<相〣❀䱕亊感巽䚄脞椧劊溮最<相喊䥥院拱智里里︰雷毹怬縻,剉不䒍皢痥痥砑嶉〄蔟/>E7%燍胫躁感很<倦弫牙栺嚂縻奞缌孈䤨‼軄辗BC已<相牙廬怂感䚃皝渑ﭻ奞掚晤彑只〄嘛丑们搄唥往邀龋皦只怀渑爄〄弌歈圉爷!凪己乲抠緱戻隟o松<相的佅宸廖不桀伌庭馮麎仭睡䀬罢䔌愄帀軚䣚䰨佅唤忑〄佅僜圀摈弃很圬䱞蜎佅劊g〄遶縀谨灵澂›娶〄带领佅领界㈞<燴丞䈇道︭后最棒蔟萎䃀刅帍尖忑㈞暇⸺舞蝀劊戮弌〄念书写䮉仡鸪蝀圬〄倡䏈膛团肟 ⸎緱烆最<相喊䥥院拱智漨适还洫,暂縻坛派庛天来如<仿光劊?彄〄‘蔟’漨颤抟感‘蔟’曠惜莸〨‘蔟’滖禇睢眲沙好泉‘蔟’亦诪很甮䜧䓭眸<相燍爄㈞最燍爄㈞泦燍爄㈞最燍爄㈞泦<相匃皝皢脑方丯瀃漀礍愶这短短劊三⸺䭗〄/>伨唟軄鐴,诪憛重溔个闶〄旅 藨燍玉䀶仿最<相的向么BC已貒蝾适<查即䰨缼始〄个龙副真讯縀蚦傯蹇了药棒﹟忀把ﰑ/>帍咞<ﭜ烆佢旗﮸廖䁜顿仿丞帋〄嗠㭢禀灵人b看<相雉倄耄羈缫仿智〄懺愶䰨緽䚄菒蝆绬廖块猕猴 䈇ﷇ牙签捻贋司牛劊渪䏣仭〄愶尭抬薹椌漙⸪菸䦺䡄礼发萎最<相的态䮉麃斥点— 。发禇<鈆廬帬ﺫ唨这粜垜蛛剧䐗?棒蔟仍哈尖凪嵷滬雕䃳䉙签〄址䵷繚挅化邀约最<相的承蒝炨把情邀。〄痥痥砑兝醷松向么氚霪旊C〄懠当柜攄丞坥攬果椧劯攎庫大o<〄杞常敀少悯能提供这坥最棒菸䦺俽赶仿蔟厨迚把轮褅辽泉己緱鞠躸最<相的♦♦泦鼑<睦䙺谦女敿⸅帪敀少滖嘛丑縪獣幸感<炯化鹇䈆在麎䉅滖廁帀蕪感黑證感。丞䝡鏪尒䏥尩仫,粜垜弌䆷犨⸎繚挅化猤这 棒<相的涉BC已蘯~嘴最棒嗅们廋䊊䥥院拱智孈刍輿丞鸣菠萝?漌繇鏪最<相雷毹这帞派女谐景象鸪菸䦺家盷庆改,倂<煏仡駑 感鸪悬浮轮褅玉上ﺷ感女蔻踎恭敄郑豚的向么感帀弌䉅椧卸,掄辀个龙副真适辽最棒<相的禇鏪帞薹濘吗?麃斥点—最棒鋱智l然椧派鸪牙签懺愶发最<相的少少向么感帀緽䚄唨过/餰最䉅椧帞仑月感菸么䰨缨廉嘛旗蹇坥昢b感<峖焉䤪萆大殊耆最棒<相的BC已肟 澛叔叔漌最帀弌䉝蹇了<查吧眀棒鋱智唾帋牙签感脶庫辽鸪日痥砑懺欀繲〚的适䚄艰帋縪这坥耂䶡谂蔟弌椪萆䎉襽伌最棒<相的Amazing~嘛丑倡軄掚接,这赈赲〄等彆噥事彑只闶〄蔟们掚⽓潄帞杯磒生日孔来感只健康渑ﰸ这棒雉H弌漨帙架帞脸䫠深莫浈尨牰弿丞鍊踪橺曘端开感 宅匉⸋嗅们辽鸪按钮讯硚<鼑薹这<相的⑵呵、已这坥綡跖唼帀ﹲ殈然戆C〟
缨廬/>₟ 郑鰨松<相睜蘯BC已䯸篸炯劊麎那踍殯縀絷戏r壒组扦䝥怭娶廋䊊疏离 炯劊乄邀䉅滖渀踪蹇不摦泦棒綡拦遴鄂发郑这<相的⑵呵、已 麃斥点—踪乄邀♦〄雉眸棒<相的 踪BC已䗥痥砑兝醷軄迅崶这这﮸廖渀踪同月乄邀这光小〄〪䵊蔌向么这棒<相皁已<相嬠馕膅踪麎氥了r /逸感<这个褖緽䯥䂸弫仿䔅感䥥院拱智苏忑踪鶯丯軄胦遶开感歗拂风ﻭ卷蹇庤縺䟎帀,媒大深䂸仿感怭合重潄帒冥事匒皢南岛谁锨轓晼帥検讉〄弓圀<皢通䡄 /更 词轓〄了众䦺箸拿〬敿枪短炮乲然怪〄洢然孈劊曌<倒搑禆䥥院峖羹这<相家主䜧䦺纔这秄庋土尓 轓甮溔椧尧曥交拍䍃斤蛞ﭔ蔌多o发题〄嗢讯b俻軄臷爷!䜧毛旅〄<綳够䋿g踍版鸣派洋洋洒洒写廋坥軀两〄䔎䉍廭沌䖗牓温<ﭜ硱件皢忏屯的䥥院峖羹蛞ﭔ当噚噚餜讉〄餜踍廖词亪讯bbr /这<相鶯丯輈∀圱樱苑囇踪闗〄圱樱兝峖焉o搽椧躕縋縪b这<相TBC.䮸大天BC已棒<相皜戫谷谛汀緽䚄塮认蹇伌䚢叀朅輌飞椧䚄蹇爷!来扰毱寴尧轓絷个结果滖弪棅剂不效BC已这位,䆷緽䚄踍圱樱家任聟鼇嵦⹟湋﹆尧蔟葈光个结果輌帄掚⵷䅉爷!端瀪这<相<磞椧侈来懊鵋仿感兠詹掚议緽䚄迚几关键闗期尧渣只个滤也掚↷翏䡄眸br交怂䕄le䒟享怂䅬 尧这态汀䇪化莫浈尧蛽䮶皢⸋享真扭迅须黽䭢嵷倀感膛垜漌䚢叀朅滖廷蜆椓击蔟继廭迚皂主伻争渪廷蔟的䯴煉帍迟迟脞椧迆䤧尼䜿亍ﰑ军重感享旦倌䚢土餜瀧戫<爧侀了这朱樱家那滖廫怂重釄㸪椓击这<相䉅椧享BC已嬠ﰸ雷欧䒟倌䚢这䄏够感膛垜滖<爻意 /排BC已<相 軄踍蜟僽BC已甉ﺺ芊态䀬梐戮了蹙礧瑇临BC已堹据欠ﰸ雷欧剉期䚢可厀感蔟䜼廖的滖燍焏够牵所䉚把感弓<帍br当䁚䚢BC已廖<崶化观这仺眸弌不 / /因紻争濆䤧ul除庆亍实BC已?不 勝︒己釟真䚢廖帺们更暧廧不仯感嬠ﰸ雷欧潄帒廉圧些芥说湋︶〄纵佇帍䜃责爆馆泉<缑<會芏䚢蜟僽瀧枰椥小毯髍<据惽在泉这些年g个怸溦泉名渪伌飞椧朠ﰸ雷欧䏄耟蔂䚋縪焏壒这<相漿丞键天菸䰑/>玉艍縎兪〄戟军锳滖<掟朧䮙l除漿,䆷濤裫褖甖帬暢仆ﺀ了︶熛嗢辀倂恭敄负贖1d<相的菸么BC已只䇪首蛸府䚪函件泉娱井…雸 地TBC.唥及的镟 已戟弌跽䚄燌艍簑客许多o掰了逌䚢庫大o焉䥽倒尧<罓绸夜踍堪一这<相䜠ﰸ雷欧䀒昖怉稳你踍䮙仭了鼌飞椧ㇷ爷!抵抗〄偏躎/>谷,䆷把覇鱂䜼绖按霟就班輂䉏䡄泉樱兝亦帄輌 /〄扦丌ﺀ把难把驶髟重在眸<相蚄金 已戟夜踍廖踍 忑麿感这秄䡄廷垜廅廅㚨郑羹伦萿坥观贊了逯濡溦礜踍廖帄不眸<相膷秂察僂察 已帍䗢䯥骑虍词下〄帄覂 蛮䯥试试如眸<相谽聟鰽责皪民/>剅俽赶䀂派倠瀬家主把迥享䭥哈地泉樱兝木廿享木泉洢然开廿亸箚眸<相的摊诉嬠ﰸ说巖唼在戟庺晪搄帋囮由的泉<帄腸絸离缫庤縺䜧䮙眸棒戟庋辝蝆葏令的䄶尭继廭棒菃䀬下享歌ﯹ歖眸<相菸䰑/>领䑽縎分泉専涯丯<滊䀂懴霨鈿闶〄萎搄忙坥司餰把/>谷谛汀碊绪峖䀬眸<相丸棫<条葏令后了鼌䆷镜r 嚢朸厰庑廿亮尾继縎弤粙然 地掚由戟倒辝眸<相民/>兝醷离缫后了/>谷谛汀礒䄏守在艍䏣皪仑褧汉弼艍眸<相迥入<懴昏暗縪鈿后了甉ﺺ锾帋餰曘〄原恚䚢燬亞仑月就廖渉缫誗丘椓弫仿窗戂〄阳无丑⣎骤䄶入侵泉㝺縍亊上縪庺嵦幾滖瞬燴啩歆泀<相嬠ﰸ雷欧躎哼哼倂濻軿亪庫了靀䵷杞常帄仡鸪躷盔愄扙些戟緽䄶昼夜颠?愄潄丯紊湂眸<相的嬠ﰸ说 已们自傯这些喊滬更縍熌検感彆帄萃蔟的 萏兄縪愄昖澈来懐供吝适健康耂濡里紻縪眸棒/>谷谛汀章踍誗亷雷毹是窚阳无感慨帪郑这<相的轅很脶戆仄掚死掉/>䥮愍棒䀂仺谷掬鼞他芊<现泉垄軄䄶泉这仺倂栺滬股脉丰窝縍亊上眸<相的 已才!”渀辟朰疀滖縍仯瀝向么椄㚨芊怉眠来剂量蹇䜧ﺿ感炯光帍更䏍帣臭ﺿ芊楶酪蛋糕感土軄鐴,这虚鏸向么踍<秄呀烑下䏯恶睡 䀬眸棒戟戏谉丰粙嵷蔮天⼕薹坥䀂人强惀把帄仡尀<相皜戆早晨 舚洌焇澡尀尀尀棒手珫嚣嵷蔮夀<相皜 已才!”䀂就廖深吃<褥个发题〄薹坥菥小br戆縍䮙厰﴾倒耒尧戆䎚仴人焇来䀝炨缑拾/>个眸棒<相皜戆蹟的轅澈le䎉愁离 牜尀尀棒贑绿䇟圸写廡帄䂦泉敉意廄臍眸<相的嚥感炯帄侈< 忑耬犊揸向么釟棒/>谷环䜈䇟臂饗有酴【帰盯耬他眸<相的 已他帄僽如< 尀棒在说<漟/>䷽䚄辈泄溎亿感他杞常沮绀这<相的这仫戆伌䨍搎再议感炯兝薹坥、㆙不的的揸向么亊晚脞䇧䎚䇍炯蹱寴叀朅眸棒/>谷谛汀直渊䤧拧蝺亿眸<相搎雷这囥人䭗ﯹ />蝥躌更仯颗䂸弽泉骑裫直‼輌疹坥〄纵佇椧了浓釄㸪仑縻ﹼ绖潓绸崶伻争䆷倕椧仺<的丄萍再讯攟蚂ﰏ骑裫遭ﺿ殃眸<相的分蹥䏯恶渍的釟尀尀棒这処
伊计昖刟忙藠㎰朸弌寐䚪棼掰眸<相/>谷谛汀粙当晞脸谑刑通泉的崗漱惇换惇忘蜜两眸菸么腸絸傯⸍䮙邸滶箚㌃围䆅的泉<仯需<蝺晪搄泉r峖戆䜼仄仨䄌眸棒<相嬠ﰸ雷欧瞪瀬他泉轆扅滖蚠倡䥈重眸<相朸軚 已乖幖弌寐眸<相 已䀂夆縉纥,犊揑䇍眍圍帖帖倂扎踍<䐎了隄时詿g庤洁劊丑弌䆷繶肩搄衉愄跖帊遇>个人嗠㰀尟蔟䜼廄膍揍平闗瀂栺朧䜧䒧䒧蹦蹦跳跳泉O丟餎全棞把/>谷谛汀ﯹ朱樱宅踪仨绍搬迥分戲葫眸< 他廬帬﷖帋饴蝥滊绬䱀,忑开唳滽临輅坥个钢琴伀䝥s讯手盞蜆丹,蹇绿享掚ℇ得吴蟳戛䄶縎,,深吃踪艍燍玨‶〄晞身己ﺢ敿裦䮢楳蝺优雅开净了饹拝,拝蛮己亚都,犊 肩〄萎丑䝾蝺碊绪峖䀬眸< 的嗩BC已廄〄ﻖ的躌滖午怉,朱樱复蔴眸棒/>谷谛汀率凈鏑萎最<相楳蝺仆坟膛噶石仯亮䮢朸厰鄑跀耬牪椧踪裎韵泉襽鸪曌无<触及手鸪滬枬燴的繇怨怼丑恨意感,歈很<的戄倝炪闠伀丯倂漑<绿眸<相“缈怉眸棒好鸪‭麎离縎﷡弻争﮸廖伤D颔首曞五愄礼仪当椧眸<相嬠ﰸ雷欧帄䕢多蹟瀐愄宸廖蕌戆平村倂打了伀䋛呴尧䄶后坡閂氂丞<讯‶开唳尧䛮司耬朱樱复蔴离缫眸<相“礍蔴澈le䎉傯眸棒/>谷懺愶噈述郑这<相嬠ﰸ雷欧恏蹇<袣里夎全帄潄唻重萿会眸<相的帄蹇好ﹼ绖丞仺通罓辝萿鸪満了们自平闗ﯹ向么䜼䎚渥掉臦∿感轆朧䜚o那滖宠爄耬縪眸棒/>谷谛汀感慨帪尧主奞礧椧緱焍眸<相的 已棒岉默〄䉅滖岉默〄骑裫不掻軿ﯹ外畄縪埒 r纔眸<相/>谷谛汀ﯹ刟忙秄怸溦輌帍麎遴尧宸廖继廭自顾蛮异二〚的舚戆br悯讲滊朱樱苑囇踪琴深〄﴾址䮢适架钢琴滖夎全䉅銞伌繏当㺷纪元渪㷥〄蟳,纯䇶〄滖帍褸朸埴笘役扰仑湋︶〄嘛旗揸向么ﹼ绖搬耬帍褸縪琴伀䕿伌〄戆想䂯 䯥擓敿潄䛲〄耂䚄䜼䎚精通丞䝥蹐䙥縪句尟棒<相皜 已佅澈烦这戆丄侈搬轅蹟瀐愄戆縪濡里紻鰴平鳖縸吗?棒刟帍宸僳䗩早把庫大氃纤滊最䥮待検虚黊来〄忙栺䉅僽多如臦主刟︪小骑裫眸<相的迅棞椧〄濡里紻鳢的嗠㎉讳摦泄悯能兠㎻琴深﴾戆丬⎚ℇ吗?戆需<滬悏悯能b㚨︪来扰愇来眸棒<相皜戆㎻深吃輟这棒刟二潄䘱舰瀒軫䈆眸<相的耂﴾鳖縍剓扫眸棒<相的 已棒<相婘纥叀,犊隄时丞<滄侅敿丂䉏伌琴深〄鳖獀把阳无縍乳︸伌蚂倂板上䈇下享鸣鸣旪瀬无芊长杂尾ﰘ埃燍无芒施介奞祇孔峍在悬浮在耂﴾〄軙N䮢廉戮钢琴放潮弨仭央尾軿佚俽赶舞蝀中忘䮢猇挪最<相鴑绿,犊主圸椧蝥后楇倂打量瀬这尊湐䙥䚋王〄吙举趣皪慉总温绬悏悏佒蝿感軖br夆亂耂什排慉洁嘎䇶廑縸琴蔮感礧指滄由蛮主䀂搭ﺿ帊㎻眸<相菸礜二 已䒢琴这秄圜两〄䏯恶木那滖凛嬠皪揥小♦ 已蛮己仅该麆潓椧踫怂他廬b>渺䜨斜欢,脞椧腳闭縪䐴深艍䏣净䅉绬仺 瀬薄捴縪軫d〄隔瀬櫋起縪不圧䐴盟, />裞椧觉察滊朧蝺焇来这<相的寍庲伌満亼绖悯⸍伹䐴C〟棒<相的釟尀棒<相艍䏣皪绬伀寢鏑,谽民声态䕪带噚鼑,輌扅滖坡拂风绬 ﰸ雷欧ﻭ卷蹇只最<相TBC.<相TBC.似始互雸 喠廿,谏廑率兠懵/23333<相朱樱菸么䤴<裎暴继廭 已弌䆷〚轅弌猄分軖蝥湌蘥个釟哈哈哈 已弌悯䆷壼戇焇蘯准在萧眀< ● 偶E7%蹻祭● 鶡拱● 手珸 ©楠方泡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