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在BE的边缘疯狂试探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28
屏幕上的文字占据了碧绿色的眼眸,衣更真绪颓然栽回到椅子上,捂住胃部忍不住抽气……
疼……这一次的疼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猛烈,他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趴在桌上干呕起来……
短短几天,朔间零交给自己的信息就被反复审阅了数遍,真绪并不擅长深度解析,可这份战略计划就连傻子都看得出来有多大的问题。
月谷地形复杂,又因为浅层埋藏着特殊矿物的缘故,每到夜晚,天空就会呈现出诡异的紫色,配合上浓烈的大雾,完全就是易守难攻的典型。《启明星》行动过程中,地区联合军指挥官要求「Trickstar」作为侦查先锋后让大部队跟随,主力军与他们并没有拉开距离,所以游木的发情期很快引起双方一定数量的Alpha发狂,阵型直接崩溃!月谷变成了一锅沸腾的汤,所有的人在里面或惊慌失措或疯疯癫癫,而此时敌军却包围了谷口,像扎口袋一样将他们围困其中。
如果不是他发现得及时,对游木进行一定的应急保护措施,明星和北斗狂磕抑制剂,靠着意志力强行抵抗诱导发情,他们四个根本不可能杀出重围。
而相反的,之后「Knights」采用的是速攻战术,先由四只小队突入扰乱敌军埋伏,拖延住他们的行动后,分批进入谷中逐个攻破。
他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以为游木的发情期是打乱整个节奏的最大变数,但是……现在回想起来,总指挥官也及时下达了撤回命令,军中出现异动后,医疗兵应该立即行动,就算发情期异常,那种情况也不应该有那么多的Alpha失控,医疗部的抑制剂呢?还有一点最重要的,他们被围困月谷的时候,后备援军在哪儿?
——战略漏洞、后备计划全无、军队组织散漫。还有一点……这份计划书是通过审查的,盖章齐全。
所以说……从首相本人到高层议会再到军部,没有一方,对这份漏洞百出的作战计划……提出异议?!
衣更真绪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强忍着抽痛去拿自己的止疼药,他胡乱抓了一把塞进嘴里,抓起桌上的半杯水就往喉咙里灌。
“咳咳咳……”他咳喘着平复自己的情绪,瘫在椅子上调整着自己。
去问问朔间零,必须问问他!
他望着黑色的天花板发了许久的呆,直到胃部的痛意终于有所平息……应急止疼药药效出奇地好,可凛月总是不许他多吃,他知道产生依赖性不好,但是……
碧绿双眸划过一丝无可奈何,真绪苦笑着起身,将所有的文件归档,加密隐藏消除痕迹,然后关掉了自己的手环。
——“衣更真绪呼叫……”准备打开军中联络频段的手停住了,他拉出全息键盘调出私人通讯录,翻了好久才找到[死之无名氏]这条,他原来设定的是[小凛哥哥],却引起某人强烈的不满,索性黑进他的通讯录把号码给删了,最后还是应他的再三要求下恢复了,但却改了备注并且反复强调——“让这个家伙躺在真君通讯录的最底部发霉就好”,还不允许他改成正常的称呼。
不知道过了这么多年,朔间零有没有换号码。
事实证明老年人总是怀旧的……大概……
彼端接通的提示音响了没有几下就被接通,继而传来一个慵懒而优雅的声音。
——[喂……]
“朔间前辈,我是衣更真绪。”他斟酌着开口,却还是只能说声没用的自我介绍。
——[嗯。]对方轻轻应了一声,就像是知道他这通联络的目的一样,真绪还没想好下文,朔间零就已经用他那低沉磁性的声音做出了进一步回应:[十五分钟后就在那天的悬崖上见面吧,衣更君。]
……一路穿过基地黑色的走廊,这期间碰到了乙狩阿多尼斯,对方告诉他双子的情况已经稳定,葵日向已经醒来,守在葵裕太的床边不肯离开。
衣更真绪自然明白这对兄弟突出重围又多不容易,但他现在无心去探望他们……
……再次于落日时登上峭壁的心情已经同前几天大不一样,如果说那日来此是为了拨开云雾,那么此刻即是面对狂风骤雨。
当真绪如约抵达时,却看到除了朔间零,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站在那里。
墨绿色的发被夕阳镀上一层暖光,镜片背后的眼瞳却依旧锐利而严谨,来者身着略带和风元素的军装,以那种严苛而又凌厉的气场面对着一切。
“副会……莲巳长官。”衣更真绪调整了一下情绪,还算是无异样地与他打了招呼。
“嗯。”莲巳敬人点头,然后以一种怨怼的目光盯着朔间零,“你又在做毫无意义的事了,朔间。”他语气冷冽,满满的都是敌意。
“吾辈只是不忍心再看着这个孩子横冲直撞,万一碰壁或是无意撞破某些阴暗肮脏的东西,那些怪物就会亮出獠牙将其撕碎啊。吾辈并不同汝一般,心安理得被利用成为‘恶意栽培者’。”血红双瞳淡然沉稳依旧。
“你!”莲巳敬人愠怒满满,皱着眉头怒目而视。
“所以说……两位知道些什么?朔间前辈您送给我的那份资料的可信度有多高?告诉我!《启明星》行动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衣更真绪不愿意再多听他们之间才懂的深意言语,直接了当地问出声。
“骗局。”黑发男人眯起眼眸冷冷地道出二字。
“什……”衣更真绪颤抖地看着他。
“这份资料来源于‘光穹’的地下档案馆,由三方审核最终敲定,但在那之前,吾辈与涉还有濑名君看到的文件……不过冰山一角。”朔间零缓缓陈述道,“……此次行动并非由中央军部提出,而是来自地区联合军长官。”
衣更真绪看着眼前面容平静的男人,在脑海中开始调动有关于此的信息——从上世纪初建国开始,其他大区纷纷并入M国,但由于领土广袤人口众多,中央议会允许各区保留一定的军事力量,但是自从十六年前中央军团「星之鹰」解散,国家不得不依靠地方军队的力量,所以在那之后……以M国人口最为稠密的H区区长为首,联合近六个大区的高层向议会提交了一份提案——成立地区联合军。这是在「fine」、「knights」与「Undead」正式成为军团前,国家主要的军事力量。
“所以呢?联合军的军事提案漏洞百出,你们就默许了?”衣更真绪有些气愤地反问。
“不……你误会了衣更……”一旁的莲巳敬人出声,“呈现给中央军部的文件并不完整,他们只是向我们提交了支援申请,由「红月」负责提供医疗设备,并同时要求军部派兵支援。”
“……”他恍然地看着他们,随即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深呼吸来平复心情,然后他苦笑着问:“……我们就是‘支援’的一部分,对吧?”
朔间零并不否认,男人的目光依旧沉静如水,他将视线投向月谷的方向,喃喃自语:“15至17三届毕业生的成绩刷新了梦之咲的优秀率记录,在我们15级毕业后,三大军团编制顺理成章。而你们这支16级的四人小队——「Trickstar」则是一柄所向无敌的神兵,可以作为一个独立的团体在军部活动,需要三位中央军团长联名签署文件后才可以对你们下达指令。”
“所以……你们就答应了?答应我们去支援这次完全就是闹剧的行动。”青年眼眶发红,呼吸急促,他死死盯住眼前气定神闲的男人,碧绿双眸中涌动着委屈与怨怼。
“吾辈说过……这是场骗局……”血红双瞳锐利而冷然,朔间零继续说:“当时是吾等疏忽了,文件递交上来时,只看到了地区联合军的支援申请,因为联军与中央军部的职权是分离的,吾等无权干涉他们的战略计划,三个人里除了濑名君提出异议,吾辈与涉却没有多想,结果竟会出这么大的纰漏。”说到这里他闭上了眼,似乎是带着歉意长叹了一口气。
……想通了……所有的一切都想通了,为什么在濑名泉提出要娶游木时……日日树涉会主动为他们三个人给游木越狱提供帮助……为什么朔间零会毫不犹豫地把这份文件给自己……
“所以你们现在……算是在赎罪吗?弥补你们毫不犹豫将我们推出去与联合军全军覆没?”衣更真绪咬着牙问,“为什么出事的时候不帮我们?”
“……衣更……总有人要为此次行动负责……”莲巳敬人扶了扶眼镜,眼神晦暗地道。
“那么我们做错了什么?!!!”青年愤恨地嘶吼出声,怒视着眼前的两人。
“没有人做错了什么衣更……就算是高层议会知道完整的战略计划,也不会有人提出异议的。”敬人怅然道。
“……什么意思?”
“军权重心偏离中央的时间……太久了……”朔间零一针见血,默然地道出事实。
一语惊醒梦中人!衣更真绪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
“就算没有《启明星》行动,中央军部也早已策划好由「knights」进行A-23战役……拿下月谷只是时间问题。”男人血红色的眸子深韵弥漫,语气平和地陈述着足够残酷的事实。
“……「红月」对地区联合军的支援也是点到为止,我们没有足够支撑两场战役的医疗设备。”莲巳敬人垂眸。
“所以他们没有足够的抑制剂处理被诱导的Alpha……”意识到这些的衣更真绪怔怔地听着这两个人一言一句,他突然有些看不清眼前的两位前辈,他们曾是学院里举足轻重的存在,他们的行事作风别具一格特立独行,而现在他们是在告诉他——他们是导致「Trickstar」分崩离析的帮凶?
中央默许联合军漏洞百出的行动,派出「Trickstar」表面上给予高度的信任,实则早就在背后组织好另一场战役,他们四人就像是一个人丢给流浪狗的最后一块肉骨头,人说——“你去吧!”然后……看着狗狗衔着骨头跑向死亡的地界。
可笑的是,原本就被抛弃的流浪狗,它的死亡最后归咎于那块骨头。
地区联合军遭受重创,中央军部却能迅速拿回军权,而代价……也不过是一个「Trickstar」。如果没有记错,《启明星》行动过后,所谓的地区联合军,名存实亡。
衣更真绪说不出话,他怀着最后一点希冀颤声问道:“游木的发情期……不是刻意而为之的?”
“这吾辈就不得而知了……倒是莲巳……”朔间零将目光投向身旁的人。
“「红月」的药物不会有问题!游木的发情期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阻止你继续排查的原因也无非是不想让你知道当初我们对联合军支援的具体情况,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他说到这里低下了头。
衣更真绪没来由地想笑,他看着眼前的两个人面露不解与苍凉,青年用讥讽的口气最后道:“所以二位是在告诉我,如果没有游木的发情期,我们会直接死在月谷吗?”
朔间零不置可否,“毕竟发情期是在全军刚刚入谷后不久出现的,可以说是提前警醒了两方人马,迫使敌人提前展开包围攻势。同时……汝也知道,高层并没有允许吾等作为援军前往月谷,所以……如果‘按部就班’,汝等只能作为联合军的殉葬品。”
……真相,往往比你想象的要残酷。
衣更真绪曾设想过无数个可能——有人要陷害「Trickstar」或是游木中了什么特殊的敌军武器,但他从未想过,这场行动从头到尾就是一场被高层默许的闹剧……不……应该是高层乐见其成,用「Trickstar」作为推动这场闹剧的筹码。
青年抬起头面对着他的学长们,所有的怨恨与悲凉突然化作泡沫,在现实的光与风中消散,他最后轻声问道:“二位从一开始不愿意帮助我们,是为了自保么?”他的语气无悲无喜,平静而又淡然。
朔间零的目光变得深远而倦怠,男人头一次露出近似于无可奈何的神情,若有所失地回答道:“吾等已经离开了名为‘梦之咲’的理想国,不再是仅仅依靠个人的才华与力量就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时代,以吾辈个人而言,得到这资料并没有用什么光明正大的手段,可一旦公之于众,拖累的即是整个「Undead」,吾辈已不再是什么深明大义的人了,也会自私自利。”血红双瞳依旧如香醇的佳酿,深处沉淀着复杂的情感。
“衣更,我们已经不再是学生了,而是为这个国家服务的一员。”莲巳敬人语重心长地道。
费尽周折的调查被这样简单的结果揭穿,衣更真绪突然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所有的努力与意志都被消磨殆尽,他的颓然地叹息,不再有任何异议,而是用略带嘲讽的口气给前辈们留下一句话。
“可我还没有忘记,梦之咲曾是孕育梦想与希望的地方。”
碧绿双眸平静无波,如春日的一汪湖水,他转身,若无其事地走下峭壁。
“衣更君……不要让……”朔间零看着他的背影,欲言又止。
“放心,两位……我不会愚蠢到拖累我在乎的人。”他的语气突然涌现出一份决策者的坚定,就像他过去担任学生会长时那样。
夕阳与夏风如苍凉的挽歌掠过宽广的晶之湖畔,激起一片凌光碎浪,伫立在峭壁上的二人将目光投向明之森,那里就像是黑暗的深渊,一眼望不到尽头。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Trickstar」事实?”莲巳敬人淡淡问道。
“得到那份资料本就费了不少力气和时间,他们四人又被监视着,吾辈没法刻意接近。”朔间零的语气颇为无可奈何。
“我原本以为你还会像过去一样,成为‘伸张正义的幕后推手’。”莲巳敬人有些好笑地道。
“今非昔比了,吾友。谁都没有力量撼动这腐朽的根基,只能无能为力地被其同化。”
“那你还在冒险做这些无用之功是为那般?”莲巳敬人语气不善。
“吾辈大概是在等待一个契机,一柄可以刺穿灵魂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将真相与正义剖析而出的利刃。”朔间零的语气深远悠长,血红双眸倒影着湖光林影,溶于深处。
“呵……无药可救。”
那些年少轻狂的勇敢与坚韧,睿智与自信,终于在现实的摧残下,一去不复。
……
衣更真绪回到房间后首先做了一件事——他将所有的调查资料整合完毕放入一个加密文件夹,然后存入自己的手环设定为特定发送,如果手环一旦丢失或是出现系统入侵及不可修复的损伤,这份资料就会被立刻发送到指定联系人那里。
他的手指在通讯录上犹豫了许久,最终从[朔间凛月]上移开转而选择了[冰鹰北斗]。
真相大白,可这归根结底是「Trickstar」自己的事,他没有权利拖小凛下水,这种事只做一次就够了。其实现在一切照旧也没有什么不好,冰鹰和明星在「fine」的工作顺利,游木又受濑名泉的照顾……真的……挺好的……
可是……他还是觉得……好难过……
他躺到自己的床上,腹腔里的闷痛化作沉重的吸气声,信仰崩塌造成的创伤让衣更真绪无法排遣,他没有任何勇气告诉他的伙伴们——我们被效忠的国家抛弃啦,《启明星》行动不是什么阴谋,就是一场中央乐见其成收回兵权的闹剧,而我们是让联合军自生自灭的催化剂,从来没有什么荣誉可言。
他仍然记得他们四人毕业那天挂在嘴边的梦想,他们渴望声张正义保家卫国,他们有信心带来胜利,他们终将作为散发着耀眼光辉的星辰点亮世间,他们……他们……他们最后陨落,以最肮脏可怖的姿态。
胃部的抽痛进一步加剧,衣更真绪有点分不清眼眶中滚烫的液体究竟来源于生理还是心理,可他还是咬着牙拼命忍住,这是无力的表现,他根本不愿意承认,他只是……只是现在需要一个人,一个可以倾听他的人。
可是……他从来都是被他人所依靠的存在啊……
——[……呼啊……]通讯耳机的指示灯亮了,那个人慵懒的呼吸声带着前所未有的安逸席卷过来。
——[晚上好,真~绪~]朔间凛月的语调婉转而又轻盈,带着特殊的力量抚平衣更真绪的情绪。
他浑身一颤,犹豫着是否要回答,却突然惊觉一件事——如果濑名泉有参与启明星「Trickstar」出征的决策,那么……凛月会知道吗?
——[我知道你在的,真君~不要不理我啊。]通讯彼端的人像个正在撒娇的小孩子。
“……小凛……”衣更真绪忐忑不安地开口,原本的犹豫渐渐被今日裸露而出的残酷真相给消磨殆尽,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决定直接问清楚,于是咬了咬牙继续道:“濑名前辈参与了《启明星》行动的一部分决策,你知道吗?”
——[……那个家伙告诉你了?]凛月沉默了半晌,随后语气变得有些危险。
“……是。”真绪抽了口气。
——[又胃疼了?先吃药,笨蛋真君,听我慢慢说好么?]朔间凛月的声音变得很温柔,像极了儿时夏夜哄他入睡的语气。
“我吃过药了。”他无力地回复道。
——[嗯……那就是又开始钻牛角尖了?笨蛋真~绪。别多想了,听我说噢……]那个人慵懒的嗓音顺着通讯过来,带着丝丝电流却能轻而易举地抚慰真绪的疼痛。
——[其实阿濑参与决策我多少知道一点,他当时持了反对意见,可是我哥那个讨厌鬼和他的奇人朋友却是支持的态度。老实说我当时也没有多想,毕竟真君的队伍那么厉害,「Trickstar」可是打败过很多豪强队伍的存在,那次任务你们又不是主攻,我一点也不担心真君你的……]他说得轻松而愉快,完全没有任何顾虑。
——[出了事之后我们也有疑虑,可是碍于身份并不能深入调查,本想着从你们那里过得一些信息,结果也不尽人意,后来我意识到了,这件事真的不简单,我们很可能徒劳无功……但是……]凛月话锋一转郑重道:[如果我当时这样告诉真绪的话,你会停手吗?]
当然不会了。衣更真绪挑了挑眉毛,却还是闷声反驳道:“如果你能告诉我多一些……”
——[我也不知道噢。]凛月回答道,[我可没有我哥那么‘不择手段’,他给你看的东西我多少能猜到一二,但我不愿意知道,那也对「knights」百害无益。所以……倒不如让真君你自己去看,你一向讨厌别人的一面之词,不是吗?]他说的很笃定,凭借着他对他的了如指掌。
躺在床上的衣更真绪怔怔地听着,他的青梅竹马……头一次用这样直白的言语诉说着对自己的了解。此刻他无法辩驳,可又十分不甘心……被看穿了,最后他只能这样想。
——[……真~绪?]
“……嗯。”
——[没关系的。]
“哎?”他听着他的话茫然地睁大了眼睛。
——[……衣更真绪。]他突然郑重其事地唤着他的名字。
“……”真绪没来由地紧张起来。
——[我才不会管《启明星》行动结果如何,我只知道那之后你活下来了,这比什么都重要。]他一改往昔那种慵懒无谓的模样,词句间带着触动人心的力量,衣更真绪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双血色的眼眸,犹如闪亮晶莹的红宝石,它们闪着光,将自己所受的伤害治愈,温暖所有。
不知道为什么……纵使得知真相因为悲愤而强忍的眼泪突兀掉下来了……真绪茫然地面对着基地房间的墙壁,却仿佛看见黑发青年撑着下巴躺在他的身边,露出略微调皮的微笑。
——[你在哭么真君?]通讯彼端的凛月轻声问道。
青年缓缓抬头敷上自己的双眼,唇角勾起一个无奈却幸福的笑容。
“小凛你突然这样……好不习惯啊……”他吸了吸鼻子,好笑地道。
——[……呵呵呵……]凛月发出一声愉悦的轻笑,继而换上对真绪惯有的,温柔而恶劣的语气:[所以真君快点回来吧,回来以后来「knights」工作,我很厉害吧?有让小鸣给你留位置的!]像是邀功的黑猫一样,朔间凛月还敲了敲自己的耳机。
“不要!”非常干脆利落的拒绝。
——[哎~?]
“要我去「knights」工作等于去当你的保姆,我是医疗兵,不是您的全职太太,凛月少将。”真绪擦干眼泪在床上翻了个身,换上十分轻松的口气。
——[……这样跟你的未来上司说话是会被扣年假的,衣更中士。]凛月换上了恐吓人的低沉声音。
“噗哈哈哈哈……”真绪捂着肚子爆发出一串笑声,他的心情不知不觉好了很多。
——[真绪,回来以后我还有话对你说噢。]
“嗯?是什么?”
——[秘~密~]
“小气!你这次又是怎么联系到我的?”一番通话后,真绪的情绪渐渐好了起来。
——[嗯……我和小鸣来了阿濑家,我调动了整个宅邸的信号。眼镜君在地下室接受检查,现在没法和你说话噢。]
“不用打扰游木,他的身体怎么样了?”
——[呼啊……应该快好了吧,要不然阿濑会生病的吧。]凛月打了个哈欠。
“噗!”真绪又笑了起来。
——[快点回来吧……真~君~]
“是是是。”
两人的通话止于轻笑声中,当联络切断后,红发青年望着黑色的天花板,碧绿双眸恢复了往日的清澈。
虽然还有一些事情没有搞清楚,但心情明显好了很多。
关于游木的发情期……这次回去说不定可以和鸣上研究一下……还有……他的神情又变得凝重起来……
《启明星》行动……看起来是中央惯用的手段?黑暗内核被暴露在眼前的感觉十分糟糕,但朔间零的想法没错,这件事情牵连太多,最好不要惹是生非。
……真是抱歉啊伙伴们,有些事情已经不是可以依靠我一命承担就能解决的了。
他怔忡的目光投向那里,仿佛可以透过天花板看见那宽广苍穹。
……
挂掉通讯的黑发青年沉默了许久,最终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拾起掉在沙发下的抱枕,顺手关掉了自己的程序。
通讯频道猛地弹出一个窗口,灰发男人摆着一张臭脸满满当当的不爽!
[朔间凛月你想怎样?!随便占用我家通讯信号不要钱吗?!!]濑名泉蹙眉冷嗤。
“啊~不过占用一会儿而已,阿濑真小气。”凛月揉了揉被乱糟糟的头发,拿起茶几上的碳酸饮料罐轻啜几口。
[超~烦人!你闲着没事跟鸣君跑去我家干嘛?游君呢?]某些人对于自家再入Alpha一事非常非常地不满。
“小鸣在地下室给眼镜君做检查。哎~明明是阿濑给我们钥匙的,还给大家分配了房间和私人领域,不能结了婚就收回这些啊,这里的设备家具可都是用大家的工资采购回来的。”凛月拖着下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过段日子就让你们收拾好各自的东西把钥匙留下给我滚蛋!]濑名上将毫不留情,直接轰人了。
“哎~见色忘友啊~见色忘友~”凛月摇着脑袋一副“天地良心”的姿态。
[睡间你还想不想要年假了?!]屏幕里的濑名泉快炸了!
“哎~滥用职权~徇私枉法啊~”凛月依旧摇头晃脑。
[反了天了你们!留我自己一个人在总部工作!你们当我是劳模吗?!!]濑名上将拍桌怒斥!
“哎?难道不是吗?小朱不在,阿濑自然就是劳模咯?”凛月回应得理直气壮,起身走向走廊深处。
[超~烦人!赶紧回来工作!军团休整期很快就过去了,你难道不需要检查机械士兵和战略程序运作吗?]濑名泉绿着脸问。
“我昨晚就做完了,需要给阿濑提交报告吗?”凛月步伐慵懒,踱至目的地启动生物锁。
——[身份认证完成,准许进入。]
[……我迟早被你们一个个气死,要不就是过劳死。]「knights」的代理团长冷笑着道。
“呼啊……阿濑别这么说,老爷爷我都觉得还能活很长一段时间呢。”凛月打着哈哈一步一步走下台阶,冷光灯带勾勒出通向地下的道路,三层门禁顺势而开。
[你到地下室了?]
“嗯……喂~小鸣!眼镜君!阿濑来电话了?”凛月走下最后一级台阶,防弹玻璃的感应门应声而开,银白冷光的实验室,各种冰冷器械运转的声音微微作响,鸣上岚站在医疗仓的控制面板前,指尖轻触。
“阿拉亚达~晚上好泉酱~”面容姣好的青年给了自家代理团长一个飞吻。
[把屏幕拿远点睡间。]濑名泉面对着鸣上岚挑眉嫌弃道。
“哎?居然被讨厌了,人家好难过啊。”青年雪青色瞳中闪过一丝受伤。
“这就是阿濑你的不对了!仔细欣赏一下小鸣嘛……”凛月说着坏心眼地抬起手把屏幕拉到鸣上岚面前。
[!我说过我迟早被你们气死!!游君呢?!!]屏幕里的人急得跳脚,奈何没法从里面跳出来打人。
“小真在医疗仓里呢,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次检查了。放心吧。”鸣上岚微笑着回答道。
[为什么最近的检查次数变频繁了?游君真的没事么?]濑名泉还是不太放心。
“当然没事儿啦?至于检查次数……泉酱你猜猜看咯?”鸣上岚眨眨眼。
[少在那儿给我故弄玄虚!我今晚又得加班了,老小负责的工作全部堆积给了我!他到底什么时候结束假期?!]濑名泉不满道。
“唔……小司司家里人亲自送过来的请假申明,还有家族徽章,他似乎要处理非常重要的事宜啊,这不是常态嘛~泉酱你理解一下咯。”鸣上岚笑着宽慰道。
[我就该申请三个月的婚假!!把工作全部丢给你们这些家伙!!!]濑名泉几欲掀桌!
“阿濑总是这样说,实则每次都把工作处理得很好……”凛月不怀好意地笑道。
“就是呢,可靠的泉酱~”岚点头附和。
[……让游君和我通话……再没什么事你们两个人赶紧给我滚回来!!]屏幕里的男人扶着额头,不知道是不是在克制额角暴露的青筋。
“等下~”鸣上岚回身敲了敲面板,医疗仓缓缓打开,金发青年从中起身,揉着惺忪的双眼仿佛刚刚睡醒一样。
“……嗯?朔间君也来了?”游木真迷迷糊糊地嘟囔道,随即看见了投映而出的屏幕,“泉前辈?”
对于自家没有戴眼镜,一副如梦初醒的模样的游君,濑名泉显然非常受用,一改方才恶劣凶悍的态度,换上温柔而贴心的神情:“游君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难受?”
游木真轻轻摇了摇头,“我的身体怎么样了?鸣上君?”
“噗呵呵……已经非常稳定啦,看来小真有乖乖按时吃药呢~很快就可以康复了。”鸣上岚轻轻拍手以表祝贺。
凛月依旧百无聊赖,瞟了一眼正从医疗仓下来行动自如的游木真,随即道:“好了阿濑我挂了,一会儿就和小鸣回去。”
[哎你等等睡间!我还没和游君说完!你先别……!]不等上将大人把话说完,朔间凛月迅速切断了通讯,顺手还把人信号给屏蔽了。
“噗……”游木真忍俊不禁,“回去之后泉前辈又要训凛月君了。”不过后者似乎无所谓,摆了摆手示意无妨。
“对了鸣上君,”游木真似乎想起了什么,“我检查前问你的那个问题,你想到了么?”他转头向鸣上岚问道。
鸣上岚点了点脸颊,咬着唇认真思索了一会儿道:“关于小真你问到的能发明控制Omega发情药物的人,我一时间只能想到一个朋友和他的老师吧,不过呢,他们早在毕业后就隐居了,专门致力于什么复活啦,生物机械啦这种乱七八糟的研究……但是……这样的药物很明显就是违禁品,违背生理规则伤身又伤神,我觉得他们不会做这种伤害别人的事。”他说到最后神色很是认真。
“……这样啊……”游木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即有些沮丧。
凛月不动声色地眯了眯眼,拍拍鸣上岚的肩膀道:“眼镜君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就回去吧小鸣。我好困噢~”他打了个哈欠。
“哎?这都到晚上了小凛月你居然还困?”岚纳罕,转头又对游木真叮嘱道:“我们今晚要和泉酱加班噢,小真要照顾好自己,记得按时吃药,不许熬夜呦~”
“泉前辈又要加班啊?”游木真歪了歪头,似乎有点小失望。
“走吧小鸣~”凛月说着就要拉他。
“等等啦小凛月先别拉我!还有一件事小真……”雪青双眸浮现出一抹戏谑的光,他悠悠然道:“既然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就要做好准备呦~”
被提醒的人脸上一红!游木真略显不安地低下头嚅嗫道:“知、知道了。”
凛月猩红的眼眸也不约而同亮起一抹光芒。
“那么……一起上去后我们就说再见咯!”鸣上岚做出邀请,游木真有些僵硬地跟了上去。
三个人很快在濑名宅门前做了告别,回去的途中鸣上岚主动联系了方才通讯被强行切断的濑名泉。
当某张英俊的臭脸再次出现于鸣上岚和朔间凛月两人面前时,正欲破口大骂的濑名泉被鸣上岚的一句话给生生噎住了。
“小真的情况已经稳定了,美好时光指日可待噢,泉酱~”
“啊~祝贺祝贺。记得做好预习工作啊。”
面对着屏幕那头两张大有深意的脸,濑名泉浑身僵硬,满满不可置信。
那什么……他现在是该手舞足蹈还是该仰天大笑?
TBC.
———————————————————
再不更文……过气写手[手动再见]

谢谢大家的关心!!我终于可以把请假条删除了www努力更新中……

从宵宴开始到结束病了一周,两个星期后状态恢复我回来更文了……呼……总算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启明星行动。说起来也真是惭愧,昨晚看了ts的mv,爆炸之余也在唏嘘自己真是人干事,就这样折腾我团……也罢也罢……大概想要呈现的,是脱离校园这个理想庇护所后的大家吧。
啊……宵宴结束只想感叹凛绪零晃99吧,朔间家还真是家庭和睦美满,除了兄弟关系……噗嗤……
接下来会很勤快的,解决了一个大问题会很顺利的啦。还有那谁……虽然爸爸声称不管你了,但……算了……我就是这样的好人啊。

评论(44)

热度(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