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My love is always in your soul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47

陆上月谷硝烟弥漫,而云端天都则清明无垠,有光亮起,东方晕开的鱼肚白向外铺就出微亮的红,浮空的城市被唤醒,又是一个新的黎明。

今日的天祥院正德起得极早,拉开窗帘面对着迎来破晓的城,一双眼眸犹如暗沼。

“老爷……需要我开灯么?”天祥院庄园的现任管家已全然代替了铃木韬毋,所有的工作均是得心应手,不仅如此他多数时候还是个优秀的秘书。

“不必。”天祥院正德摆摆手,理了理睡袍望着窗外晨曦,突然间笑道:“你说,晨光这东西,向来是第一缕才叫人印象深刻的吧?”

“老爷所言极是。”男人恭敬地回应。

“知道么……我曾经反对过兄长当年所作所为,可如今我理解了,他的想法是对的,毕竟是祖父亲自养在身边的大哥啊,总能得到他老人家的真传。”已经日渐为岁月所雕琢的面庞上涌现出感慨,那双眼睛似乎穿透了东边霞光投向远方。

“毕竟时代不同了啊,养虎为患可是大忌。”天祥院正德轻轻敲击着玻璃,笑得风轻云淡,“……你是什么时候进天祥院庄园的?”他没有正视侍立在门口的青年,仍是站在窗前问道。

“八年前,老爷。”

“啊对,我都忘了,当初还是我把你从我的居所调过来的,那时候父亲刚刚去世,庄园里的人手都应该换换,你是我手底下为数不多年轻且机灵干练的。”他的眼中带着浓浓的追忆,语气中含着欣赏。

“承蒙老爷厚爱。”男人眼中的毕恭毕敬被一丝难以掩饰的得意所打乱。

“你可算是我身边的老红人了,可惜这些年有铃木那个老东西拘着你,虽然他也挺能干的,从我父亲的近侍一步步爬上来变成连祖父都认同的事务总管,兄长也很信任他。我记得我十几岁的时候他刚来,到现在那么大年纪还能把宅邸打理得井井有条也是人才,但我还是不大舒服,特别是那老家伙的心总是过分拴在英智身上。”说到这里他的眼里闪过一丝阴鸷。

“铃木前辈是服侍天祥院家四代的老人,照顾年轻的英智少爷是他的本分。”高木站在那里,语气不卑不亢。

“我就当他人老了孤苦伶仃也想享受一下天伦之乐吧,可惜,我这侄子怕是活得还没他长。”他轻笑出声,眼神轻蔑,“……祖父算得上是长寿,天祥院家如今握在手中的王牌几乎一半由他创下,可惜他却有着父亲那样保守,瞻前顾后的继承者,所以祖父便把希望放在了兄长身上,但天妒英才啊,我那优秀的大哥运筹帷幄,才谋划了一笔辉煌就不幸命陨。”他确乎是想要将过往细细品析,兴致勃勃地叙述道。

高木不再多言,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听着。

“现在家主之位在我身上,我也得不辱使命,但……也总想心怀梦想,做点超越先人的事情。”天祥院正德笑着吐出一口浊气,那双如幽潭的眼睛里涌动着不同于平日里淡然高深暗流。

“补品那边如何了?”他问道。

“紧急制定的已经补充完毕,接下来的清单需要核对,但他们还是更希望能面对面详谈。”男子深深鞠躬。

“哎……意料之中。”他似是颇有感慨,很快转身吩咐道:“面对面详谈再缓缓吧,反正我们有求必应,不过……得等到最后的隐患被清除后,一切才能如约进行。”

“明白,我这就通知下去。”

“呵呵……姬宫小友那一番话虽然言之有理,但倘若我们的好邻居按捺不住,也由不得他们了。不过年轻就是好啊,想法大胆直接,比那花言巧语的弯弯绕子强了不知多少倍,这份力量在我看前途无量,可陡长的枝条也需要修剪,现在……”他摊手,眯起眼睛转而淡淡道:“把书房的插花撤了吧,我已经厌倦闻香识人了。”

“是。”

“嗯……至于议会里那些说着不相干废话的存在,趁早让他们在这次的募兵结束前找到正确的定位。”他嘱咐完这些后叫人退下,准备换衣。

“老爷,恕我冒昧,首相府的千金近日又在频繁约见朱樱家公子了。”

“嚯嚯……”听到这里的天祥院正德十分和蔼地笑笑,“年轻人嘛……思慕之心正浓,何况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可樱井不会任由自己的外甥女跳进火坑。朱樱老朽自己身体不好也怪不得别人,这个时候就不得不说有个孩子,还是个Alpha儿子真是好啊……瞧瞧我这老鳏夫,唯一的侄子还是个体弱多病的Omega,我都不知道他一天躺在那里脑袋里想些什么。”说到这里他脸色阴沉。

“您辛苦了。至于英智少爷……似乎因为……那件事打击过大,在姬宫准将探视后身体状况更差了,现阶段还不能离开红月馆。”管家的语气很平稳,斟酌着词句缓缓叙述着。

“哎~让他待着吧,由那些媒体随便写,你不觉得记者就像这拉普塔的脂肪么?储存热量,也能成累赘。”他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嗤笑,轻抚着自己手掌感叹道:“英智这孩子当年若能像如今这般安稳,哪来那么多事?反正他几次闹出的大动静都跟那个日日树涉脱不开关系。”他呵呵一笑,眼神晦涩不明,“所以说……还是太年轻了。”

……


一尘不变的混沌,足以将人吞噬。

空气中弥漫着硝烟,似乎一呼吸便能闻见火药与焦油混合在一起的奇怪味道,那应该是晶体矿淬炼后作为武器能量发出的,他的脚下是尸横遍野龟裂焦黑的大地。

这是与地狱如此相似的场景,在这压抑可怖的氛围中,他似乎闻到了一丝芬芳。
是熟悉?还是陌生?

他辨别不清。

视线模糊,呼吸沉重,有什么东西在撕扯着他的身心让他就此放弃,而他却难得生出些许恐惧,似乎是因为感知到了若是放弃,带来的恶果也许是比死亡还要可怖的东西。

他想要抗争,却又束手无策。

那是他第一次,清晰地认识到什么是绝望,远比在病床上苟延残喘厌世消极还要痛苦,就连自暴自弃的心情都被剥夺干净。

在那之中,没有人能将他救赎,即便,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魂牵梦绕的身影。

不!回去!

你不能过来!

抗拒!这或许是他对那个人最激烈决绝的抗拒,没有任何贪念的余地。

远离他,必须要远离才好。他的心声在混沌中来回翻搅着,撕扯着他的意识让身体生出痛意。

我会伤害他的!我不要他受伤!

——“少爷!少爷!”

有谁的声音从上空传来,晃动着这个世界将他拉扯出去。

眼前的地狱被击碎了,那个想要靠近他的身影也销形匿迹。

天祥院英智在刺痛中睁开了眼睛。

玉兰双瞳渐渐从混沌归于清明,他的胸腔里生出疼痛,激发出咳喘拉扯着他的心肺。

“咳咳咳……铃木先……”

“请先不要说话。”老人柔声将他从床上扶起,递上一杯温水。

流入喉中的温润液体减轻了折磨,英智努力捧住杯子调整呼吸,这才发觉汗水已经浸透了病服。

一种诡谲的感觉笼罩了他,他很熟悉,这是他身体里的怪物,有着血盆大口和锋利的毒牙,每一次作祟都会折磨他到身心俱疲。

“……您需要服药了,对么?”铃木管家在一旁叹声道,老人的眉宇间阴云密布,担忧如影随形。

他在喘息中凝视着手中的水杯,曲面玻璃隐约映出他扭曲的脸,他不需要细看就能想象到那是怎样的惨状。

就像濒死的畜牲,明明下一秒就要同这个世界失去联系,却还被欲望驱使着做出令人反胃的姿态。

“……换成直接注射吧”他嘶哑着说。

“……好。”老人点头,而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这本是生理常态,在这个孩子身上却成了扼住他咽喉的毒刃。

铃木韬毋从不将精神寄托于臆想的外物,但每当看见天祥院英智这般,老人家便不禁要向所谓的神明祈祷。

请减轻他的痛苦吧,不要再让这本就羸弱不堪的人承受更多的灾祸。

但现在,连最可靠的回音都未能传递过来。

“我这就去准备药物。”老人转身欲走,却被青年拉住了袖子。

“涉还好么?”他低着头,凝视着水杯弱弱地问道。

“日日树先生在亚沉睡仓里一切平安。”铃木管家如实回答。

“嗯。”英智轻轻应了一声,苍白的脸上生出一丝小小的雀跃。

“我……一定要好好醒着,在涉睡着的时候,好好醒着。”他放开了老人的衣袖,嘴角生出柔软的弧度,玉兰双瞳亮起点点星芒。

“您还是再休息一会儿罢,我会叫您的。”老人出言劝慰道。

缓慢且坚决地摇摇头,他将水杯放置到一边淡淡道:“我还要和很多伙伴联系呢,难得不用被监管者窥探隐私呀。最近的新闻对很多人都不利,桃李被指指点点,有人妄图翻开Trickstar那些孩子们身后的旧账,真是非常混乱啊。”

他冲老人家笑着,然后摸索出枕头下的手环。

“况且我睡着的时候也在做噩梦,还让铃木先生更操劳了。”他似乎是状态恢复了不少,脸上浮现出几分活力。

“……有时候我这个老头子也想成为带着少爷脱离梦魇的英雄啊。”老管家感叹着,露出和蔼的笑容,在离去前又问道:“您这次要联系谁?需要我做什么辅助工作吗?”

“嗯。第一个应该是会被拒绝的长途通话,您只需要保障我能频繁呼叫就行。”坐靠在床上的人歪着头说,眼睛里泛起几点孩童恶作剧时才有的光芒。

“好的,在这之前您需要先注射药物。”

“没问题呦。”他乖巧回应。

……

有时候,走正规流程的效率往往远不如独辟蹊径。

用了两个小时才顺利进入朱樱大厦的真白友也如是想着。

一身蓝白制服的少年强行压抑住自己匆匆的脚步,跟着那个明显慢行企图拖延时间的助理登上了最高层的办公室。

就在这一过程中,他接到了一条来自紫之创的加密简讯。

——[早晨的行动顺利吗?友也君。]

瞥了一眼前方神情焦虑的向导,真白友也决定文字回复:[一切安好,已拿到样本送往拉普塔科学院。星野小姐正在前往黑市进行调查。]

——[收到。祝好运。]

已经是午餐时间,但豪华的室内俨然充斥着浓厚的文书气息,以及系统线路过载发出的淡淡糊味。

“朱樱……少爷?”真白友也踌躇了一瞬,便将那熟悉的称呼尽数吞下。

办公椅上的人已经起身,紫罗兰的眼眸有着挥之不去疲倦,红发的人强打起精神冲友也微笑。

“好久不见了,真白同学。”他这样说着,作势起身……

“你坐在那里就好。”友也赶忙摆了摆手,“我今天是来……”

——“这里是父亲同奥户议员结识后,所有他前往朱樱宅的拜访记录;以及光穹行刺前后父亲的行踪;体检报告、朱樱家下属工厂有关于纳米银弹的信息……”未等真白友也话落,朱樱司已经抢先出手,调出的光屏叮叮咚咚地弹在「Ra*bits」代理部长的面前。

友也越过层层叠叠的虚拟弹窗,望向对面一身西装老成持重到过分的同龄人,那张强行压制倦意的脸上神情严肃,紧绷的双肩仿佛穿戴着全副武装的铠甲,随时准备迎战。

他在心底叹息着,这场谈话从一开始就不会轻松,原本还推测朱樱司是在遵从父命行动的理论淡了八分;朱樱慈议员的情况也在早先得到确认,旧疾复发,只差病危。

若要说光穹行刺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阴谋,那么在这场风波里深受其害的,就是朱樱家,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朱樱司「knights」的准将身份又牵扯到更多。

现在要是有谁说朱樱家是这次事件的主谋,那么这种自损八百的行径可就是荒谬了。

所以……现在的重点很明确,将被恶意或是无辜牵扯进来的人员摘出,虽不能彻底还他们清白,但也能明晰接下来的调查方向。

尽管最后很有可能会于事无补,以及……又有谁能肯定?受害者不会在别处成为加害者?

真白友也不动声色地紧了紧自己的拳。

“朱樱君,这些信息我们自会采纳验证,工厂那边已经有国【安】局和「Ra*bits」的联合行动组做调查……”

“工厂那边全权由我母亲负责,有什么问题吗?”

真白友也的话又一次被朱樱司打断,年轻的家族继承人眼神警惕,紫水晶的双眸里折射出锐利的光芒,他双手死死攀住办公椅的扶手,仿佛下一刻就要站起。

天!这种时候,「knights」的人都这样吗?真白友也头痛不已。

“朱樱君,你放松些,我真的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他从口袋里取出一件物什放到办公桌上,努力把语气放缓。

那是一支橘子味的波板糖。

眉头紧蹙的朱樱司看到这个有些怔愣。

“知道朱樱君喜欢吃甜食,所以送上一个小礼物。现在……就让我们进行一场不算糟糕的谈话吧?”真白友也松了松自己的蓝色领结,栗色双瞳盛着些许柔和的笑意。

“……谢谢。”朱樱司犹豫着接过,却并没有要拆开包装的意思。

“我来此的目的,是想要取得朱樱家与本案并没有关联的证据,我相信司君你的为人,我们过去是同窗,现在是军部同事,我希望于公于私你都能相信我!”他郑重其事地对他道。

“……这次的案件不仅性质恶劣,背后的复杂程度……身为御三家继承人的你,肯定比我更清楚。”少年的眸子里含着名为探究的光,情绪明灭,只剩肃穆。

一直严阵以待的朱樱司似乎被慑住,紫晶双瞳流转过一瞬的疲倦与无奈,却又很快被更加沉重的东西所掩盖。

司坐在那张宽大的办公椅上沉吟良久,直到紧绷的肩膀终于垮下,这才如释负重地叹息出声。

“就算是政/治博弈,父亲也不会用这种拙劣的手段。”他说得有些艰难,合上眼睑遮住原本闪亮的眸子。

“……过去,奥户先生就对父亲的话,有着在我看来近乎诡异的言听计从,他究竟是谁的人?我一点也不想知道。”司的声音很低,带着一丝无法忽略的颓然。

“……”真白默然,说起政/治,眼前的人明显是他们这一同龄阶段中“佼佼者”。

“家中工厂的纳米银弹有流入黑市的可能,但只会是一小部分而且质量低下,至于父亲会不会将这种东西转交给谁,当成礼物还是交易品?我无法确认,但就算是经过父亲之手,要在光穹会议上射杀目标,也绝对不是他本人的意思。至于雇佣杀手,也不会用在那种场合。”司垂下头,有些自暴自弃。

友也静静听着,除了心下唏嘘,实在是说不出别的话来。

“普通”真的是一种幸福,至少不用背负太多所谓的责任使命,和难以言表的阴暗辛酸。

若以政/治/手/段来思考整个案件,就会联想到更多可怖肮脏的东西,它们也许是沉淀在这个国家内部腐烂物质,在不为人知的角落中散发着恶臭。

所以说,“真相”很难定义,而有些人却能让多数人看见自己想看见的。

他的确对朱樱司的遭遇充满同情,但栗色双瞳深处,洞察与探究却交织成怀疑静静蛰伏在那里,像是随时会跳脱而出的狡兔。

朱樱司说到这里已是面露苦笑:“真白君,这应该都是我们自找的,什么身为朱樱家男儿的正直荣耀?这根本就是缪谈。事到如今,我只想拜托你们一件事……”他伸出手拉住友也,颤抖着请求道:“一定要证明这一切与「knights」的前辈无关!他们不应该被扯进来,尤其是……”他突然住了口,不再言语。

被抓住双手的友也一抖,只感觉到朱樱司冰凉的指尖,少年面对司苍白的脸心下叹息,却不得不下定决心,调整好情绪准备道明真正的来意。

很抱歉,我的责任告诉我,我不能因为同窗情谊心生怜悯,我要对你保持怀疑。

这是为了我们想要看见的真相,为了那个死得不明不白的可怜少年。

仅仅是在那件事上,我不希望司君会成为加害者或者帮凶。

真白友也在心里这样道。

“其实……”他深吸口气,浅笑着道,“今天来的不应该是我才对,在学校的时候司君和创关系好一些,你会去他那里喝茶;而且又和光是同班,对吗?”

朱樱司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搞得有些疑惑,还是点了点头。

“所以正因为如此,才会由我来确认这件事。”话锋一转,真白友也起身,栗色眼眸里有着前所未有的肃穆冷冽,他盯住朱樱司一字一句道:“请朱樱君告诉我,一个多月前的校庆,在天祥院前辈受伤的那起案件上,你和你的家人是否也像现在一样,没有关系?”

朱樱司的手从真白那里猛地抽离!年轻骑士的身心遭遇凌厉一击,但他很快平复下来,相当强硬地回复道:“当然没有。”

“那么……我为什么没有在疏散离校的监控中看到司君你的身影?”

其实这个疑点仁兔成鸣很早就已经提出,但在麻原死亡后却不了了之,原因很简单——深入此事,百害无益。

但现在,形势剧变,就算朱樱家与光穹一案无关,真白也不愿意让「Ra*bits」沦为替政治家漂白罪过的工具。

这真的很矛盾,他甚至都没有明确告知创和光,他相信,如果是仁兔成鸣,应该会理解他的私心。

“这与光穹刺杀案有什么必要的联系么?你们不是已经结案了吗?”朱樱司蹙眉问道。

“你只需要告诉我你当时在哪里就好,司君。”真白试图放缓语气,尽管他清楚当眼前人闪烁其词的时候,自己离真相便又远了几分。

“我拒绝回答!但我可以明明白白告诉你,赌上我的性命,我的尊严,我的一切,我向你保证,校庆行刺案也同我的家族无关。”朱樱司咬着牙,双肩紧紧绷住,周身竖起更加坚硬的防御,将自己一层层保护起来。

真白友也感觉得到,眼前人想要捍卫的,不仅仅是家族和自身,还有某种更加让他倾尽全力的宝贵事物。

他得不到答案了。真白友也确信。

原本接下来想要交代的话尽数散落,友也很迷惘……正当他想要组织语言继续这场谈话时,办公室的大门骤然打开,随即匆匆步入的男人下达了温和却强硬的逐客令。

“呵呵,非常抱歉,「Ra*bits」的真白中校,你们已经对朱樱家各方面牵扯到光穹案件的部分做了调查,而司少爷近些日子的日程安排非常紧张,请原谅我们不能招待您的午餐。”一身白衣的男人迅速走到朱樱司身边将他护住,镜片背后的瞳俱是笑意。

真白的紧急通讯指示突然亮起,正欲回应的他在听到耳机里传来的声音瞬间怔愣,他似乎是被吵到了,皱着眉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朱樱司。

“司君你……”

他接下来的话被一条弹窗紧急讯息截断,真白匆忙起身走向一边,浏览过后,少年的眼中爆发出无尽的慌乱惊惧。

“失陪了司君。”他草草撂下这句话奔向门口,途中默默切断了方才的通讯。

偌大办公室里留下的二人明显松了口气,男人拍拍年轻骑士的肩膀柔声道:“您要冷静,不能一遇到那件事就大动情绪。”

朱樱司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疲倦地摇了摇头倒进了椅子里。

……离开朱樱大厦的真白友也,一面确认方才收到的紧讯一面开始动用加密频道。

弹出的虚拟光屏上,属于「Ra*bits」风格界面中只有这样一句话。

[监视目标身份疑点曝光,风魔归来。速回。]


TBC.
———————————————————
调整好状态开始更新,各位奶奶外婆关注的我回来了【【buni

根据相关伙伴的建议调整了一下排版,希望能让大家看得更舒服一些,最近没糖,全是废神内容。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存在感却超高的两位家属~来吧,打tag
啊……好想写CP啊_(:3」∠)_

到这里,各方的进展似乎都有些紧张。时间上拉普塔与前线同步进行。

真白扯出旧事也有一些不得已的原因,当然这在后面会交代,这其实……非常多余∠( ᐛ 」∠)_【【。

评论(39)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