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My love is always in your soul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62


又下雨了。因位于海面上空,秋日里无常的气温总是让风暴频频光顾拉普塔,好在云之塔的运作张弛有度,总能将风雨的脾气控制在市民可承受的范围内,但淅淅沥沥的雨水总会使空气弥漫起凉意,地面始终潮湿,水洼里倒映着温暖街灯,却又被圈圈涟漪扰乱了映像。


英智回来的时候正值深夜,下车的那一刻,夜里的寒气和冷雨激得他不住咳嗽起来,青年收紧了双臂,仆人们为他打着伞,老管家脚步匆忙地走来开启一个恒温护盾,他小心拿下身上披着的黑色外套递给铃木韬毋,老人在接到明显不属于自家少爷的衣物时微微一愣,却很快了然于心地妥帖收好。他冲他笑了笑,眼神平静而欣然。


铃木管家微微颔首,送他进入大宅...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58

“怎么可能突然断了联系?定位也消失了么?”

瓶中的花朵无人养护已彻底枯萎,花草茶的馨甜无法冲散深夜会议室中焦急紧张的气氛。

「Ra*bits」的小白楼,彻夜灯火通明已成为常态。

栗发少年扯住自己被汗水打湿的额发,眉头紧皱神情焦虑。

真白友也的心情已经跌落谷底,迷惘与焦虑将他吞没,自从五天前收到天满光从黑市那边得来的信息后,他惊恐地发现情况已经进一步趋近他们最初猜想的那样,如果再调查下去,让他们结案的,也许正是凶手本人。于是他选择了缄默,想要等到仁兔成鸣归来,然而……却是失联的惨象。

他最敬重的两位前辈,一个成为上层黑暗刀光剑影的牺牲品,一个被引上未知歧途生死未...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ABO/清水]

Chapter 48


我说lofter……你不要这样,我已经要过气了,这是对于拖更写手的惩戒手段吗= =?


算了不做挣扎……不过按照姬友所言和soul接下来的进展,就麻烦大家多点链接了。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45

小白楼的会议室别具一格,米白色的桌椅和时刻充斥着的清香,半米阳光透过百叶窗帘倾撒在室内,很难让人想到这样的地方会和国家安全这种性质的词语挂上钩,而最近,瓶中的花束已经枯败到没有人更换,茶香也融进了咖啡和烟草的味道。

在这个时代,纸张与电子文档可以和谐共处,前者往往作为后者最好的原件备份,这或许可以称之为历史的恋旧,人们在进化纪元后,对最古老的发明持着某种依恋与信赖。

所以,调查组大部分成员都认同纸张配合办公,光穹案件发生后,国安局和「Ra*bits」可谓往来密切,双方合作到目前为止还算顺利。但现在,当真白友也推开门,铺撒一地的纸张与乱七八糟的卷宗,被撕住衣领的胖男人...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44

真白友也觉得……“真相”是个很难定义的词。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个人的成长,对世界的认知逐步深入,所接触的所掌握的也愈来愈丰富,但这其中沉淀的杂质太多,难以淘洗干净。

所以真相到底存在吗?他时常会思索这个问题。

在他二年级时,他再次向两位伙伴发出邀请,将情报刑侦课作为主修,在毕业后依旧追随仁哥左右,他们可以一起去请求仁兔等等他们,「Ra*bits」终将再聚。

天满光和紫之创表示双手赞成!而他们的仁哥也用实际行动给了一个极好的答案。

在他们毕业那年,仁兔成鸣接任军部情报部长,并将其冠以「Ra*bits」之名。

再次聚首是如此令人幸福的事,他们的工作纵使辛苦,却十分...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37
朝霞晕染,灿金殷红,浪与雁鸣响,海风过境。
拉普塔被唤醒,城市开始运转,从东西南北,汇集中心。
小白楼一早上便来了不速之客,风魔带领着一行人,趾高气扬地闯入「Ra*bits」的办公区,其气势比起仁兔他们前些日子的拜访有过之无不及,更多了几分土匪气。
“您好……高级办公区限行,请出示您的通行证。”小白楼三层柜台前的工作人员公事公办,却被男人那一双阴恻恻地瞪了回去。
“仁兔中将!结案在即扣押证据,可是要受处罚的。”他大力推开了那扇磨砂玻璃门,却被迎面而来的白色不明物戳了眼睛。
“冲冲冲!正中目标的说!!咦?不是阿友的说?”少年兴冲冲的声音突然停顿,满心疑惑地看向门口。
风魔吃痛地捂住自己的...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35

时间回转至白日,离开茶会的紫之创匆匆返回小白楼时,气氛沉重得可怕。 


他走进中心办公室看见仁兔成鸣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真白友也和天满光站在一边,三个人表情凝重,桌上摆放着一沓报告,紫之创上前拿过,大致浏览一下后便眉头紧拧。 
 
事态真的相当严重。 
 
——麻原辛兜在拘留室里自杀了。 
 
精神鉴定尚未结束,所有的结果还没有出来,少年在昨天夜晚,将整个人藏在被褥里,然后用一块尖锐的碎石划破了自己的颈部动脉。 
 
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今天上午,在管理他的探员到来时,鲜血已经浸透了被褥。 ...

【Ensemble stars】概念花球折纸
「Ra*bits」
挣脱提线的人偶受到魔术师的指引,遇见三只冒冒失失的小兔子,因那天真懵懂的话语迸发声音。自此,他将作为兔子的王者,引领后辈前进,纵使弱小,也终会所向披靡。
兔子,不仅仅只是可爱噢。
————————————————————
就问一句,如果我要是不解释你们谁能看出来这是蜡笔次?!没有吧?肯定没有吧【捂脸痛哭。
选取了比起队服更偏向于队标的浅蓝色,翘起来的白色部分像不像兔子耳朵?!像不像?!你们就说像不像?【憋逼逼,你不说没人觉得像。整形的时候很是绝望啊qwq
本本上的和纸胶带是几个月前预定的全员猫猫!今天终于到啦!真的超级可爱对不对?!!!赶紧补一张我团的!
表白画手太太!每一只都超级~~可爱【比划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29
时间在纷杂之中飞速逝去,关于校庆刺杀事件的各种推测报道甚嚣尘上,媒体从未将关注度从此事上移开,长久以来拉普塔的新闻总是不断更新换代,而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地保持了最长久的发酵记录。关于调查进度的持续跟进从未停歇,两个部门将所有的媒体拒之门外,但这依旧无法阻止满天的新闻稿。
#调查停滞不前?国家人员腐朽无用?#
#阴谋初现,继承人遇刺大有隐情?#
#双向调查看似高效实则两方较劲#
……
面对着屏幕上反复滚动的信息,身处华丽书房内的男人品着红酒神情淡淡,他将目光转回高脚杯中的琼浆玉液,眉眼间流转着旁人无法揣测的情绪。
“看样子……这是没结果了啊。”他淡淡说了一句,身后的已然上任半个月天祥院大...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27
夜深人静。
东岛的红宝石宅院闪着微光,晚风吹起白纱的窗帘,连着橘红色的发丝一同扬起,那双昔日面对着夜空即可看见宇宙迸发无数妄想星火的金绿眼眸黯淡无光。
门扉被推开的时候,坐靠在窗边的青年并没有回头,只是喃喃道:“我不能和他待在一起。”
进门的男人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在黑暗中发出一声叹息。
“信息素制药效果还不错,但是依旧需要你个人调和。”
“他不愿意和我待在一起。”他的语气低落无比。
“司少爷是很倔强,老爷和夫人已经去跟他谈了。”新谷医生语重心长地劝慰着。
“为什么他会遇到这种事?”leo望着夜间的花园,神情恍惚。
“嗯……要听我讲讲吗?”新谷谛汀扶了扶眼镜,真诚地说。
“……”月永雷欧没有说...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25

天气正好,青空若镜,拉普塔依旧安逸地悬浮在碧涛波澜的海面上,纯白色调为主的东岛奢华贵气,幢幢豪宅坐落在安静街道的两旁,两边的梧桐树叶在海风的吹拂下哗啦啦地响着,庄重华丽的天祥院庄园迎来了一位客人。

身材小巧的人穿着一套蓝白正装,站立在高大的铁门等待着。

很快,精致的铁艺门应声而开,门铃广播里传来一个彬彬有礼的声音。

“欢迎仁兔部长的到来,老爷正在会客室等您。”

毫无阻碍地被请入大宅,一名身着执事正装的男子恭敬得体地引领着他。

宅邸内的女仆与侍者各司其职,井然有序,仁兔成鸣略微审视了一下,便垂眸嘘唏。

这不像是突生变故后的一个家,毫无一丁半点的人情味,没有人因...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22


舆论风暴席卷整个拉普塔,并随之膨胀扩大至全国,各区针对校庆遇刺事件的推测报道层出不穷,一时间在举国上下引起轩然大波。


尤其是M国I区,作为国家的边境难民区和贫民窟,这里的人们在得知天祥院英智遇刺后反应尤其激烈,在痛恨凶手的同时也祈祷着他们的神使平安无事,自发组织着祈愿活动。


在天祥院正德的即时报道被放出后,大部分人松了一口气,半数I区群众镇定了下来,虔诚地盼望天祥院英智早日康复。相对的,一部分人开始将目光投至负责此次事件的调查组。


被聚焦的两个部门分别是——自建国以来成立的国土安全局和十年前诞生的特别情报处,由梦之咲15届毕业生仁兔成鸣接手后更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