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My love is always in your soul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66·终


完结感谢在下一篇w


写在后面


自2016年8月27日至2018年10月29日,历时两年零两个月,感谢一路相伴。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65


最初,被冠以“三贵子”之名的少年们也未曾深入了解彼此,纵使身上都背负着迥异的、独属于自己的奇闻,可与生俱来的孤独感仍旧使他们处在各自的小小国度,神鸟盘旋于天穹讴歌世界,深海鱼徘徊在浅水岸边,魔王桂冠加冕号召一切,而当天使长降临化身为皇帝的那一刻,筹谋的丝线将他们的命运连接,自此之后相识相知,奇人之名便传遍此间。


他们顺利降落在湖畔庄园附近。


夜空下的岸边涛声舒缓,不远处的房屋灯火通明硝烟四起,深海奏汰率先启动自己的工程箱调出系统展开侦查,在确认他们周边并无危险后,整个人便扎进了水里,再次浮出时已是浑身湿透,周身启动的屏...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64


他撕开晦暗阴霾,冲破群星璀璨,只为寻找到他的所爱。


昔日里的欢歌笑语被全权摒弃,游离世外的自由灵魂终于被执念狠狠蹂躏至凡庸的土地,日日树涉的枪口很稳,但眼瞳中愠怒的风暴几欲将理智的小船掀翻到底,他注视着桌前的男人,再一次沉声质问:“他在哪里?”


天祥院正德一瞬间的惊慌被迅速平复,他皱了皱眉头,处惊不变地按下了桌上的摁铃,警报在大宅内回响,往日里训练有素的仆从与侍卫却并未闻声赶来,男人眯起了眼睛,心下有些不安。


他听见了通讯彼端樱井身后传来的阵阵脚步声……


——“请站在原地不要动!樱井...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57

一个人决绝起来是什么样子的呢?将所有的杂念剔除干净,洗涤过的灵魂唯余执念,将承诺凝练做镣铐,纵使前往万劫不复,也会欣然起舞。

水蓝双瞳深沉如海,决绝在其中涤荡,男人被病痛折磨的英俊面庞,纵使身体羸弱却仍不会垮下肩膀,他直视着眼前的敌人,唇角挂着惯有的冷笑。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与其这样等到自己油尽灯枯,倒不如做些实在的事来。

他不能再让他的游君回到那个深不见底的水底去,那里没有阳光,太过冰冷窒息,他不允许。

那声声泣血的质问还在耳边,既然他已经成为游木真眼里已经不择手段加害他同伴的罪人,那么,他就将这罪孽坐实到底,承认他是导致游木真在启明星行动发情的幕后黑手,这...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56

我就拉个灯都触及到了lofter的敏感点,心累啊。

放下你们的刀片车票,有什么话好好说。不会的还是不会,前半段磨了将近两个月,后半段一气呵成。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啊,这么久没更新我手机APP都不会玩了,半天发不出去换了pc端,果不其然……

我必须要在这个八月勤快些!!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55


我不知道lofter什么毛病,每次一到leo司就需要整链接,难道是因为发糖太多???于是手机链接失效了。


我以为我会成功的。嗯,直接开始撒狗血了。


高考加油啊!!!用你们的笔去屠龙吧!!!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54

一个阴天。

墨蓝战机似矫健的飞鹰,直击长空划破云层,拖拽着长而轻的痕,于阴翳中飞向被团团乌云包围的天空之城。

时间是午后,拉普塔下的海洋颜色是浑浊的绿,狂风在机舱外呼啸,颠簸之间,有士兵叫醒了正在假寐的濑名泉。

“已经获准进入拉普塔领空,我们就要到了,上将大人。”

他从一个混沌的泥沼中将自己拉出,水蓝瞳眸尚未恢复清明就不得不面临突如其来的头晕目眩,他难受得想要呕吐,只得将自己从安全带中扯出,匆忙服下随身携带的药片。

——“抵达首都后,红月馆会有人来接走朔间凛月和随行士兵,你也得住院治疗。”耳边响起两日前莲巳敬人的叮嘱,他垂眸望着手中「红月」部长配制的应急药物,捏了捏药瓶似是下定了某种...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52

天幕仍被暖色霞光铺满,沉入海面的夕阳使人想起圆圆的橘子味糖果,晚风泛着一丝凉意,城市将走过黄昏,迎来黑夜。

西岛小钟楼上的二人十指相扣并肩倚在石栏上,那位王的目光始终黏在小骑士身上,时不时发出几声傻兮兮的笑。

“suo~”“……”

“新来的?”“……”

“朱~樱~司~”“leader!!”

被用各种语调昵称呼唤了一遍的人只能红着脸嗔怪一声,朱樱司不太敢正视leo的眼睛,索性盯着远方的日暮海洋。

这下月永雷欧随便逗逗他都觉得开心得不行,目不转睛地盯了一会儿后,又把人肩膀扳到自己面前来。

然后,他伸手搂住眼前的人,然后,王在小骑士颈边落下一吻。

原本还在隐隐作痛的腺体突然之间接受到熟悉气息...

【Es】Fate await palingenesis

写在前面:
惯例失眠,soul写不进去【。有人说如果觉得自己瓶颈不妨摸个鱼,再加上前几日和画手拍档探讨,于是发了个疯。
不出意外此篇后续应该是不定期的,除非soul完结。
嘿,我就喜欢人气高多CP的AU,套路的设定和乱七八糟非常规的剧情。
顺便……写写自诩擅长的魔法战斗【【。
只看过FZ和FSN[UBW]和一些相关游戏实况和百科,没玩过FGO。求求大家不要跟我扯型月设定,因为OOC全算我的。
啊……脑壳痛……
——————————————————————————
新月,正如那个千篇一律的比喻,似锋利的银钩悬挂在天上,但在如水柔光无法触及的角落,逼仄的小巷里充斥着腐败的霉味,坑洼中的积水是臭气源之一,它们日复一...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42
光穹之乱未完,红月馆异动已开。
伏见弓弦望着眼前人头攒动,生出前所未有的茫然。
大厅里聚集着大批记者,长枪短炮喀嚓声不绝,闪光灯迷了人眼,嘈杂纷乱,原本秩序井然的红月馆,此刻如菜市场一般。
——“让开!让开!”医护人员的呼喊声微乎其微,迅速嘈杂被吞没。
——“请问日日树涉上将情况怎样?!”
——“治疗方案如何?!!”
一拥而上的记者手中的话筒宛如刀叉,盛着令人作呕的污物要将其塞入他们的嘴吧。
已经躺在移动病床上的银发青年依旧不省人事,可他们却难以移动分毫。
伏见弓弦的眼中戾气腾起,他皱着眉头高喝着挥开眼前的苍蝇,却于事无补。
再耽误下去……
——“「knights」鸣上岚呼叫伏见弓弦!”耳机里...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214065
我报警了!!!!!
突然笑死……我觉得贵校要完。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38
这日子没法过了!
天蒙蒙亮,又在办公室过夜的濑名泉不得不强忍着头痛转醒,看到朔间凛月刚发过来的消息后,他脑子里产生的只有这个想法!
昨夜月永雷欧二话不说就挂掉那个大有问题的通话,留下对面的濑名泉一脸不明所以,「knights」的代理团长再也没法将注意力集中在私事上,他立刻联系了已经进入夜行状态的凛月,叫他马上找到「王」。
然而,吸血鬼先生忙活了一晚上,也没能寻得「王」的踪影。
是的……一言不合玩失踪!这一次还是那种让人担心不已的状态,濑名泉觉得自己头都要炸了。
他打开私人通讯箱翻了翻……同样,他心心念念惦记着的人也没有发来任何消息。
记忆里只剩下那双绿色眼眸中的惊慌,别无其他。
超烦人!...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35

时间回转至白日,离开茶会的紫之创匆匆返回小白楼时,气氛沉重得可怕。 


他走进中心办公室看见仁兔成鸣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真白友也和天满光站在一边,三个人表情凝重,桌上摆放着一沓报告,紫之创上前拿过,大致浏览一下后便眉头紧拧。 
 
事态真的相当严重。 
 
——麻原辛兜在拘留室里自杀了。 
 
精神鉴定尚未结束,所有的结果还没有出来,少年在昨天夜晚,将整个人藏在被褥里,然后用一块尖锐的碎石划破了自己的颈部动脉。 
 
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今天上午,在管理他的探员到来时,鲜血已经浸透了被褥。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32
[声称“和平即是谎言”——主战思想严重;]

[频繁更换子弹——审讯笔录“至纯弹药”;]

[对学生会有特殊情感——强烈自卑情绪;]

[已得知行刺目标错误——非法审讯结果;]
[精神状态已出现异常——鉴定结果不明;]
……小白楼最大的办公室里,金发红瞳的人正在罗列目前抱有疑问的线索,一一核对过后,仁兔成鸣知道要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整理清楚的切入点完全没有任何突破,他们缺少将着一切串起来的,重要的线。他苦恼地揉了揉眉心,长舒一口气。
他需要让思维发散开,现在排除一切,索性大胆假设一下……如果说,嫌疑人的犯罪目的并不单纯,而是受人指使……那么……想刺杀天祥院正德的人……
——“英智替...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28
屏幕上的文字占据了碧绿色的眼眸,衣更真绪颓然栽回到椅子上,捂住胃部忍不住抽气……
疼……这一次的疼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猛烈,他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趴在桌上干呕起来……
短短几天,朔间零交给自己的信息就被反复审阅了数遍,真绪并不擅长深度解析,可这份战略计划就连傻子都看得出来有多大的问题。
月谷地形复杂,又因为浅层埋藏着特殊矿物的缘故,每到夜晚,天空就会呈现出诡异的紫色,配合上浓烈的大雾,完全就是易守难攻的典型。《启明星》行动过程中,地区联合军指挥官要求「Trickstar」作为侦查先锋后让大部队跟随,主力军与他们并没有拉开距离,所以游木的发情期很快引起双方一定数量的Alpha发狂,...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22


舆论风暴席卷整个拉普塔,并随之膨胀扩大至全国,各区针对校庆遇刺事件的推测报道层出不穷,一时间在举国上下引起轩然大波。


尤其是M国I区,作为国家的边境难民区和贫民窟,这里的人们在得知天祥院英智遇刺后反应尤其激烈,在痛恨凶手的同时也祈祷着他们的神使平安无事,自发组织着祈愿活动。


在天祥院正德的即时报道被放出后,大部分人松了一口气,半数I区群众镇定了下来,虔诚地盼望天祥院英智早日康复。相对的,一部分人开始将目光投至负责此次事件的调查组。


被聚焦的两个部门分别是——自建国以来成立的国土安全局和十年前诞生的特别情报处,由梦之咲15届毕业生仁兔成鸣接手后更名为...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18
——“怎么了游君?”已经抵达一层的濑名泉在行进中突然听不到指导了。
彼端的沉默让他心头一紧,按住耳机努力贴近反复询问却迟迟得不到回音。
……E-3L室内,游木真怔怔地看着自己屏幕上涌现出大段大段的数据,如风暴般构成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
突如其来的防火墙掩盖了他解析出的所有数据,迷宫的中央区域瞬间被掩埋,细碎的乱码在眼前铺开,如病毒般开始肆虐到每一个屏幕。
必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他的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敲打,一串串代码被输入其中,几秒钟后,乱码终于停了下来不再流动,仿佛凝固一般。
“呼……”他擦擦头上的冷汗,这段突如其来的植入程序阻断了他接下来的所有工作,泉前辈已经离中央区域不远了,现在这...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17
四面灰白被笔直的线条切割得方正规矩,银白灯光将整个室内填满,空旷的场地内回响着军靴踏在地面上的声音。
[请前往指定区域就位,十分钟后进入训练场。]
冰冷的机械音响起,二人却并不焦急,缓步并肩而行。
“你刚才是故意的。”灰发男人取出一盒新的弹匣换上,水蓝双瞳变得暗沉,“前半程与我保持同步想带起我的节奏,进入1000米射程后,弹道的不确定性变得更大,你才认真起来加快速度。因为你知道我保证精准度需要更多的时间,所以……如果我想继续跟上你的节奏……”他没有再说下去,眸光若渊。
“Amazing~☆但是濑名君并没有被我拙劣的小把戏所迷惑不是么?一如既往书写着‘骑士的亡灵书’。”日日树涉兴致盎...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16
晴空万里之下,梦之咲学院一派欢愉热闹。
盛夏时节的岛屿气候宜人,早晨的表演结束不久,中餐时光更是丰富多彩,然而到了下午,真正的高潮才正式开始。
此刻的濑名泉听着广播,面对眼前的一干人等,眉头越发紧蹙,恼怒不断升级。
“表演赛?难道我回来是给你们这些愚蠢后辈作秀的?”他讨厌这种突如其来的麻烦,超~烦人。
“不……您误会了。我们只是代表全校学生向您提出一个真挚的请求,要知道濑名上将您可是15届的传奇。”学生代表一脸崇拜地道。
“传奇?与我同届的传奇还不算多么?‘三奇人’、‘皇帝’和‘王’,这种事偏偏找上我?超~烦人。”他皱着眉头,水蓝双瞳中颇为烦躁。
“那个……虽然15届的前辈们光辉万千,...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15
波光粼粼,海浪化作星星零零的碎块,如光之女神失手撒下的钻石,纯白列车于海面飞驰而过,像一缕细长的丝带。
干净的车厢内只剩下两人,英智与涉并肩坐在一起,前者歪着脑袋靠在身旁人的肩上,睡得香甜。
日日树涉正在翻看新闻——“梦之豚”大迁徙,记载中的海洋三大奇迹之一,他记得这也是深海奏汰最爱的活动,但如今旧友生活在海下,虽然过着理想的梦中生活但还是要专注于工作,应该很难前来观赏这样的景象了。
所以……他确定了一下列车所在的位置,还有一个小时他们将抵达梦之咲,是时候让睡着的皇帝醒来了。
“英智?”他侧身轻唤着那人的名字。
因为枕下肩头的移动,睡得正沉的英智脑袋一歪,身体直接向涉栽了过去。
还好…...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14
政治,治理国家的基本行为,护理社会齿轮运作的基本工具。
公投,作为一种必要的手段,对于这个国家来说,或许是最重要的护理剂之一。
“对L国是否进行下一步进攻”的决议,在第一天光穹会议结束后,议会发出了为期三日的公民投票。
主战派代表“朱樱慈”在拉普塔西岛的中心广场发表宣战演讲,引起多数首都人民的一片共鸣,既然敌国已是困兽犹斗,何不抓紧时间送它一程?
主和派代表“橘旭泽”悄无声息,但值得关注的是,作为全国最大慈善基金会会长的“天祥院正德”,则抓紧时间呼吁政府加强对饱受战争疾苦边民的援助,同时进行大规模的慈善活动,每场活动上播放的记录影片,其悲惨恐怖的程度,令无数人为之一振。
在这种复杂胶...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13
一室温暖欢乐——这个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百合花香混合着清爽绿茶,白瓷盘里有着烘烤好的小饼干,戴着蓝框眼镜的青年被簇拥在沙发中央,穿着干净的居家服,抱着马克杯笑得开心无比。
——“啊啦啊啦,我还记得二年级我们两个班匹配拉练的时候,小真一个Omega却拖着身为Alpha的小凛月完成了全程。”鸣上岚咯咯笑出声。
“是呢是呢,当时阿绪知道朔间前辈的弟弟和阿木被分到一组的时候都快要担心死了。”明星昴流的抓着一块饼干开心地道。
“你才没资格说他们好吗?明明和衣更一组,却因为半路捡硬币和第一名失之交臂!”冰鹰北斗放下茶杯一脸无奈。
“哈哈……明星君是呆瓜一号嘛,当时的第一名好像是乙狩君和伏见君吧?...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11

银月当空,流水潺潺,池边的月季已然闭合,花瓣合拢垂落在旁,于晚风中轻轻摇曳。


修长的手指拨弄着闭合的花苞,金发男子半蹲在那里,雪青色的瞳望着含苞未放的花朵,发出若有若无的轻笑。


“果然人家还是超喜欢月季的,如果今天小真的花束是月季,说不定要和小司司打一架呢。”鸣上岚发出由衷的感慨,眼神中略带遗憾。


——“噗通”石子被丢进水池里溅起几片水花,丢出它的人抱着一团蹲在池边,鼓着腮帮发出奇怪的声音。湿漉漉的西装被他揉成一团丢在草地上,而他整个人也看起来像是刚洗完澡一样,橘红色的发湿哒哒地黏在脸上,金绿色的瞳有些黯然。


“噗……「王」在生气么?”鸣上岚哑然失笑。


“……...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10
子夜将至,星光于深蓝天幕中零碎散落,云岚双塔的粒子射线缥缈成轻纱,蓝与紫的萤火散溢幻灭,银月被云层遮蔽,皎洁光芒变得神秘莫测起来。
梧桐庄园东庭院有着与宴会厅截然相反的静谧,纯白的昙花与月见草簇拥着高大的梧桐树,空气中充斥着花香,芬芳四溢,壁挂式走廊盛着夜色与光华,一派安逸。
有人踏上这里的深蓝地毯,步伐匆忙得发出阵阵闷响。
苋红发色的青年捂着口鼻,碧绿色的瞳中充盈着苦恼,生理泪水随之而出,他强迫自己放轻脚步,偏过头去不愿意看见廊台下的花园。
他一定是疯了才会选择从这里离开!
和伙伴们的谈话持续得太久了,关于《启明星》行动真的异常情况,目前只能以「红月」作为突破口,他调入「红月」还不...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8
“会被祝福的吧?”
在这晨曦与霞光的空之教堂中,聆听着琴音的青年望着神坛上的那对人,玉兰双瞳中流光溢彩,他似是羡慕般地喃喃道,受到这样的气氛感染后,像个兴奋的小孩子。
坐在他身旁的长发男子听到这里,只是握住他的手冲他微笑。
“关于两年前的「约定」,皇帝陛下还记得么?”涉凑近英智,在他耳边轻声细语。
一向谦谦温和镇定自若的青年突然微微失神,嘴角的弧度减缓不少,他下意识地将手从对方掌中抽离。
“我忘记了。”他微笑着回复,目光却是怔忡。
银发男子只是笑着,紫色双瞳深沉魅惑,像是两汪隐藏山涧中的泉。
“皇帝的无心之言,小丑却会一直记得。”他在他耳畔留下这样的轻语,然后与之拉开距离。
英智唯有笑而不语...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7
梦,发生在睡眠时,一种不自觉的虚拟意识,很多时候你往往知道自己在做梦,却总是很难从梦境中脱出,这种感觉很奇妙,让你觉得无力却又不免沉沦其中。

游木真做了一个梦,梦里面的父亲母亲都还没有离开,他们站在家乡的小花园里,冲着归家的他招手微笑。


他的爸爸并不像冰鹰君和明星君的父亲一样,是统领军团的五星上将,没有读过军校,只是一个普通的一级士官长,却在一场本能晋升为尉官的战役中牺牲。

他的妈妈并不像泉前辈和鸣上君的母亲一样,是享誉世界的超级模特,只是一个界内业绩平平的人,却因为丈夫牺牲而偏执到在得知儿子参军便精神失常自杀。

——“那会毁了你!真!那会毁了你!”

回忆里面母...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6
——“出去!别让我说第二遍!”气氛一向庄重肃穆的「knights」总部,三层办公室里传来副团长的怒吼声。
正装在身的骑士们只是身形一僵,又很快投入各自的工作中。
然后,在走廊的人员就看见他们的副团长拎着他们的团长把人扔出了办公室。
“启动一台清洁机器人过来,顺便能把这麻烦的「王」也清理掉最好。”濑名泉冲着走廊里的士兵喊了一声,然后果断甩上了自己办公室的门。
——“呜啊啊!濑名真可恶啊!inspiration都飞走了!”被丢出来的青年盘腿坐在地毯上撅着嘴十分气恼,金绿色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像一对稀有的宝石,华丽庄重的制服松松垮垮地穿在他的身上,显得非常邋遢随意的模样,而过往的人均是神情自若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5
你可曾看见过天空被撕裂的可怖景象?
刺目银亮的闪电划破云层,紧随其后的雷声轰鸣炸响,在暗红与乌黑交织的天幕下像是在相互撕咬,而后暴雨瓢泼而下,淋透整个世界,发出无休无止的巨大声响。
白色塔尖崩发出荧光蓝的花火,与天空中的雷电浑然天成,云层于天空中翻滚,犹如灰色巨兽。
游木真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正是这样的景象。
其实他近视的,但从那场变故后,他几乎忘记了戴眼镜的感觉。
看来,衣更君还是强制让自己睡着了啊。他揉了揉脑袋,只记得闭眼前红发青年异常难过的神情。
——“拜托游木,活下去,再给我们一些时间,我们会调查清楚的,不要绝望,求你了。”
不要绝望?如果他一死百了会不会更好?但是啊……他又想起那日...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4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明存在,那他一定曾给犯了错误的子民降下天罚,却又保给他们一艘方舟。
资源枯竭引发战争,战争摧毁了环境使之剧变,随后为了适应环境,生物开始了进化。
进化的方舟拯救了濒临灭绝的人类,三大性别的分化使得人类的分工协作进一步明确,就此提高了效率,迎来了“复兴时代”。
复兴时代后期的资源争夺中,各个地区出现实力雄厚的财团,他们支撑着军队和科技的发展,将全球划分为几个大区,形成一个并不稳固的邦联。
很快,矛盾也接踵而至,作为繁衍后代的主力——Omega,这一性别的人类逐渐沦落为纯粹的生育工具,他们开始被限制各类活动,所谓的保护协会却是等同于圈养,成年后毫无人权地被分配给Alpha...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3

云卷云舒,纯白于蓝天之处铺散徜徉,彼方天际阳光普照,一派倦懒。


云海之间突然波涛汹涌,巨大的机翼划破雪白云雾,银白的机身擦过云朵,留下淡金色的羽毛暗纹,似鹏过长空。


依旧不逊色于舰船内的装修,雪白家具镶金嵌银,化作鸟羽。


修长的手指勾住白瓷杯把,一手托住瓷碟,英智一脸惬意地望向晴朗天边。


舱室门口传来脚步声,银发男子闲庭信步地逛了过来,靠在门框上看着坐在那儿的人,阳光镀在他的身上,薄薄光晕打在肌肤好似透明,那对玉兰双瞳永远流动着淡淡的光,似空若泉。


……“陛下又把手环丢在巡洋舰上,右手君的未接通讯已经快把内存占满了。”欣赏了这人许久,日日树涉才笑着开口。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