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11月不产出,soul就成坑了。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31
午后阳光,半室温暖。
月永雷欧站在钢琴前瞬间慌了神,手指触电似的从琴键上离开,扬手就打落了被支起的琴盖。
——一声巨响!这古董钢琴仿佛要散架!
阻挡着两人视线的东西没有了,但这震耳欲聋的声响在室内激荡。
月永雷欧的双耳一片嗡鸣,目光在触及到门口的那个身影后彻底凝固。
这不能说是这些天来两个人再一次见面,至少对于月永雷欧来说,此刻他面对的,是那双彻彻底底睁开的紫罗兰眼瞳,倒映着午后的暖光。
怎么办?他僵硬在原地……不知所措。
朱樱司瘦了很多,小骑士原本挺拔的身板变得纤细而羸弱,整个身子都裹在一条亚麻色的薄毯里,他的神情怔忡而迷惘,状态显然很不好。这些天每一个夜晚,月永雷欧所见的都是他安然的睡颜,如今真真正正见到他这种模样,骑士王觉得自己胸口闷闷的。
“……那个……”他纠结着开口,却听见走廊那头传来脚步声。
朱樱司的反应很快,紫晶双眸中闪过一丝微光,他裹紧身上的毯子飞快地跑近钢琴,一把将还在蒙圈的leo按在了琴凳上,然后挡在他身前。
“?!”月永雷欧惊了惊,根本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少爷!!发生了什么?夫人说她的钢琴……”保镖粗声粗气的询问传来。
“?!没事的!是我一不小心把琴盖碰落了。”他处惊不变地道,然后手指象征性地敲了敲琴键示意一切安好。
为首的保镖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开却发现司身后坐在那里的leo,他皱着眉头脸上敌意越重。
“少爷……您身后那位……”大汉刻意放缓了语气,警惕着欲言又止。
leo正想说话,却不想按在他肩头的手加重了力道。
“这里一切安好,你们可以离开了。”他的声音有着一种不容拒绝威严,那是属于名门望族的气度。
保镖们有些犯难,最终还是顺应了那双紫晶眸子里的坚决。
当所有人离开后,司如释重负地送了口气,然后他突然回神,像烫了手似的松开了leo的肩。
“对、对不起……leader……因、因为母亲很宝贝她的钢琴,如果让她知道……她会生气。”他后退几步离开了leo,红着脸结结巴巴地道。
“嗯。”月永雷欧点了点头,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朱樱司偏过头去不敢对上leo的视线,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月永雷欧望着自己面前不安而又窘迫的小骑士……依旧感到无穷无尽的沮丧,他低下头等着他扭头就跑,却迟迟没有听见动静。
!那个可恶的笑面鬼怎么还没来?不知道他不能在没人看管的情况下乱跑吗?!
leo焦躁不安地想着,在确认眼前人没有跑开后,他有些疑惑地抬起头。
朱樱司依旧站在那里,眼神飘忽……他非常不安,只是拢紧身上的毯子,那动作和他母亲如出一辙。
月永雷欧金绿色的眸子闪了闪,最终决定鼓起勇气打破这种压抑的气氛。
“唔……”他挠了挠头发小心翼翼地问道:“感觉好点了吗?后颈还疼吗?”
?!等等……话音未落他就后悔了,后半句就不要问了吧!真想把自己嘴给撕咯!
朱樱司一惊,无措地转回目光看着他,抚上自己的脖子,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小骑士站在那里看着他的王,眼前的人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憔悴,意气风发的模样全然不在,耀眼的金绿眸子也因为黑眼圈的关系失了光芒。
他难过地别开了目光,却捏紧自己的毯子,双脚仿佛固定在地上,根本挪动不了。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至少对朱樱司来说……虽然眼前的人在过去也经常跑得几周都不见踪影,但这一次,司真的觉得很漫长……这几晚他总会陷入沉眠,没有梦境,只觉安然,可当睁开眼,只能陷入无止境的灰暗,迫切希望时光倒流已然不现实……而当所有的负面情感被抽丝剥茧,他唯一所在意的,不过是期盼着这个人可以全身而退……
他想见他——这一点他很肯定。他想看看他好不好,他想知道父亲母亲有没有为难他,他问过护士医生得知他还在宅子里,心情便酸涩而沉重,他应该是被强迫留在这里的……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好难过。
月永雷欧低下头,看着黑白分明的琴键……灰暗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他叹了口气,指尖覆上那洁白光滑的键位。
一声轻响后,一曲小调流淌而出。
他凭着自己的记忆,将方才出现于脑海的谱子弹了出来……
他不在乎这架钢琴的价值,他只是想弹弹,来排遣心里的难过……就一曲,这首曲子结束后再抬头,他的小骑士就应该离开了吧?然后等那个笑眯眯的讨厌鬼过来,自己吃了药就回房间去。
这样想着的leo情绪放松了许多,青年指尖翩然,缓缓演奏着他所创作的灵感结晶。
……站在一旁的朱樱司倏然睁大了眼睛,流淌进耳中的旋律熟悉而悠长,记忆随着音符跳动回溯了时光……他记得这支曲子, 朔间凛月为他弹过,自诩为吸血鬼的青年轻勾唇角,手指翩跹……那是一支欢快而明媚的小调,每一个音节都在当时的阳光下化作跳动雀跃的精灵,那日的空气里充满糖果的味道,甜美而缤纷的,那一天前辈们都在,他们在濑名宅邸的客厅里,飞扬的彩带并没有惹得濑名泉不快的抱怨,高傲英俊的男人带着一顶不符合形象的派队尖帽,手里拿着彩色的卷卷口哨;鸣上岚捧着一块风格奇艺的蛋糕,雪青色的眸子温柔而闪亮。
至于眼前的人啊……当时正站在沙发上哈哈大笑,挥舞着手臂大喊着“这可是天才的礼物!!超棒的!呜啾!”
是的……生日啊,那是他的生日呀。小小的骑士想起来了,这首曲子是在自己去年的生日上演奏过的,那一天他们没有作战任务,在当晚朱樱司不得不回家参加父母为自己举办的生日酒会前,他的前辈们为他准备了一个小小的派队。在他心中,那是胜过奢华酒会无数的最棒生日。
珍贵的回忆就像细碎的钻石,镶嵌在记忆深处散发着温暖的光芒,当时的朱樱司开心得快要死掉了,他也想毫无风度地欢呼出声,却只能磕磕巴巴地向他的前辈们说着谢谢……而此刻……这支曲子的作者再一次将它奏响,原本明快欢愉的调子变得舒缓而沉静,甚至……还有因惆怅无法避免的小小瑕疵。
leo的演奏技巧并不如凛月,但这是他的造物,现在他所能记住的也只有谱子,灰暗的情绪使他无法表现出旋律应有的悠扬,
小骑士再一次看着他的王,那张总是挂着笑容的面庞如今哀切而忧郁,这支送给自己的曲子也变了味道,可他没来由地平静了下来,难过依旧,更多的却是贪婪的怀念。
神啊,请宽恕我的罪孽,让我再和他待一会儿吧。朱樱司卑微地祈祷着,他站在原地静静聆听着这送给自己的旋律,他觉得自己已经不配得到了,可还是想听下去,他又一次想让时光回溯,将那如同噩梦一般的黄昏撤销。
……房间内的挂钟指针缓缓转过几格……leo的指尖在最后的一个琴键上落下……一曲终了,他舒了口气,青年金绿色的眼眸闪烁起淡淡的光,他笑了,在弹奏过程中他难得想起每个音符以外的事情……他记起这支曲子是写给谁的啦,他记起这支曲子是什么时候弹的啦,他还记起当时他创作这首曲子用了可长的时间,把办公室的地毯画得乱七八糟,却又慌慌张张的自己抱着去后勤部清洗,因为上面的五线谱可不能让那个总能找到自己的人看到,不然就没有鸣口中的惊喜啦!
“噗……”他突然间笑出了声,他还记得眼前小笨蛋的表情,从呆呆的不知所措到惊喜交加地红了脸庞……真是……超级可爱呀。
沉浸在回忆中的骑士王笑着,双手抚在黑白琴键上笑得温暖,他闭上眼回味了一阵,然后又叹了口气。
他抬头,便对上了那双氤氲着水雾的紫色眼眸。
?!他没有走?月永雷欧讶然,诧异地看看钢琴,又看看朱樱司,一瞬间,骑士王生出一丝丝雀跃的情绪,他似乎看到了一点点希望,于是他决定牢牢抓住!他指指钢琴又指指自己,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我能不能继续弹呀?”
朱樱司一怔,轻轻点了点头。
得到允许的leo更加开心,乘胜追击!于是他歪歪头,露出一个傻里傻气的笑容,继续鼓起勇气问道:“那我弹给suo你听好不好呀?”
他的发音很特别,给小骑士的称呼听起来非常可爱,他小心而谨慎地看着他,金绿眼眸里涌动着温柔的光,诚挚而忐忑的那种。
小骑士愣愣地看着,看着他的王露出那种乖巧而真诚的样子,活像一个问他——“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玩呀”的小朋友。
很开心!第一反应是很开心!朱樱司笑了起来,大力地点了点头。
!真好!leo几乎要原地欢呼了!这样他就不会跑啦!这样他就不会看见自己觉得难过啦!加油!月永雷欧!你可是天才啊,想想看你还有什么inspiration全部都弹给他听!
想到这里骑士王就很开心了!他想让小骑士坐到自己身边来,但想想又觉得不太好,于是作罢,他再一次抚上琴键,指尖翩然……这一次,所有的音符都染上愉悦的颜色,精灵们再一次跳动了起来,在室内暖暖的阳光里翩翩起舞!
毫无技巧可言,但是足够真诚足够欢悦,不管这首曲子创作的初衷是什么,可是演奏者的心情很好,所以他们也在琴键上跟着他的手指跳动着。
橘发青年的身体浸润在光里,浑身流动着雀跃的情绪,他认真地将脑海里的灵感结晶发散出来,时不时瞥一眼站在那里的朱樱司,每时每刻都很在意,每当他看见他还站在那里,他的心情就会变得越发雀跃,脑海出翻起更多的,曾经所写下的欢快曲子,每一首都饱含着回忆的味道……那些属于「knights」的荣光与痕迹啦;那些诞生于他脑海中的奇幻王国啦——勇者与龙与精灵的物语;那些关于宇宙的无尽妄想啦;那些同家人在一起的温暖时光,luka的笑脸和父母的赞赏;还有那些更多的,是与红发少年有关的记忆,他突然发现在同朱樱司相遇之后,自己inspiration的来源变得越加丰富多彩,而那些大多源自于他的小小骑士。
月永雷欧一直都知道的,在那场名为[王之骑行]的行动里,在那个夕阳如火的黄昏,少年向自己露出的笑容……在那次充斥着悲哀被戴上罪孽枷锁的战役里,在那个死亡硝烟弥漫的夜晚,少年看着自己愤怒而哀痛的神情……在面对那双紫水晶的眼睛时,月永雷欧一次又一次感受到的,是被拯救的情绪。
是的,被拯救啦,被这个本不认同的缠人小鬼拯救啦。
王向他的小骑士露出笑容,眼底的欢愉折射着灵动的光。
我犯下了无法饶恕的罪孽,我摧毁了你对未来的无尽向往,但是如果你还愿意对我微笑,这已经是至高无上的赏赐啦。
那个笑面鬼有一句话说对了,如果我有勇气弥补我的错误,我就一定要抓住每一个可能,我不想再一次伤害你,不愿意让我们的命运就此分道扬镳。
在音乐之中,骑士王终于确信,他是该鼓起勇气做些什么了,不是因为补偿,不是因为歉疚,而是因为……他不想要失去他的小骑士,他还热切向往着未来,让眼前的人留在「knights」,而他注视着他毅然前行。
我愿意为了你的笑容一直弹奏下去,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他甚至哼唱了起来,将自己的声音融入琴音,他希望他能听到,并努力让他听到。
朱樱司站在那里,看着钢琴前的青年指尖飞扬,轻声弹唱,他看见那双金绿色的眼睛在倒映着自己时生出无边无际的笑意……
是的,他的王在对他微笑。
紫水晶眼眸里的哀伤渐渐被冲淡,那些不安与难过随着乐曲缓缓流逝,就好像紫罗兰的花瓣在阴雨过后舒展,于午后的阳光中摇曳,此刻,小骑士得到了一个很肯定的答案——他的王很开心,他也很开心。那流淌进耳中的每一个音符都带着甜蜜的情绪,他再一次想要哭泣!却是因为由衷的喜悦,因为他明白了一件事——眼前的人没有故作欢愉,也没有刻意兼顾自己,他还是那个张扬而真实的骑士王,他会因为音乐而感到快乐,他还愿意向自己表现灵感的结晶,并且乐于与自己分享……
您在因为我的倾听而喜悦吗?即使我将您拖入罪恶的泥沼玷污了我们的荣光?即使我不得不屈服于生理需要纠缠着你?你还能向我露出笑容展现你的张扬,你对我这个满身污秽罪孽,不配骑士之名的人分享了您的快乐,我的王啊。
此刻的朱樱司从未觉得如此喜悦过,他知道音乐对于月永雷欧而言是最真实的东西,它们是眼前人最真诚的情感表达,现在他听到了,听到这个人对自己诚挚依旧,感受到这个人与自己分享着绝无虚假的快乐。
他终于再也抑制不住,放开了紧紧揪住的毯子,站在原地哭泣起来。
亚麻色的织物掉在地上,原本隐忍的啜泣声在琴音里被渐渐放大……
“……?!”正在弹奏的leo看见眼前哭泣的人吓了一跳,双手不受控制地在琴键上发出一声重响,美妙的音乐骤停,他从椅子上慌忙跳了起来,急匆匆地跑到他的面前……
“怎、怎么了?你是不是不舒服?!”他想要攀上他的肩膀询问,却又住了手,他不敢轻易触碰他了,于是他开始努力检查自己是否出现了异常……幸运的是,一切安好,空气中没有信息素的味道,而他的身体也很安静。
但leo很快又陷入不解之中,那他为什么会觉得难受呢?他皱着眉头很是忧心,刚准备喊人过来,却不想听见一声小小的呼唤,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啜泣着,满含不安和委屈的呼唤。
——“leader……”
“嗯嗯?!suo你怎么样啦?”月永雷欧慌慌张张回应着,越来越着急。
“leader。”朱樱司又唤了一声,他揉揉眼睛望着眼前的人,吸了吸鼻子很认真地望着他。
“嗯?你是不是哪里难受啊?我、我是不是没控制好信息素?”leo急得原地乱转,想要擦去他的眼泪又觉得不合适,别扭地收了手完全不知所措起来。
朱樱司笑着摇了摇头,然后闷声道:“leader……我没事的。”
“?!真的没事吗?”他蹙起眉头盯着他,怀疑满满,却又突然惊觉自己不应该靠的太近,急忙退了回去。
他不太明白,朱樱司既没有跑开又没有呵斥他出去,所以为什么要哭呢?
“真的。”小骑士大力点了点头,然后抬起头破涕为笑,他凝望着那双金绿色的眼睛,无比诚挚地开口:“谢谢leader,真的非常感谢。”
室内的暖光依旧,散落进那双紫罗兰的眼睛里,氤氲着泪水悄然绽放。
这是一个不同于以往的笑容,他们蕴含着某种不可言说的力量,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撼动了骑士王的心脏。
月永雷欧彻底怔住,他面对着朱樱司的笑容僵立了很久很久,终于回过神来。
笑了啊,他又冲自己笑了啊!月永雷欧觉得……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虽然他又一次疑惑了,不明白朱樱司这句感谢从何而来,但他还是冷静下来努力思考了一番……难道是因为自己弹钢琴吗?嗯……算啦算啦……笑了就好。
“天才”的一部分果然还是有用的,所以一定要更加努力才行。
想到这里他也笑了起来,于是继续期待地问道:“那suo还要继续听吗?”
朱樱司点了点头,然后小声道:“leader想弹多久都没有问题。”
“suo想听多久?”他兴致勃勃地回问道。
司看着眼前的人,心中不断生出喜悦,有些事情真的太美好了,他甚至开始质疑这个下午的真实性了……原本只是被护士转告医生的建议出来走走,听见琴音以为是母亲,却不想碰到了他的leader……
正想要开心地回复,琴房的门却被推开,新谷谛汀手持托盘,望着二人笑着感叹:“哇喔……真的这么巧呀,本来还想先给月永团长送了药再给司少爷送去,没想到你们在一起呢。”
朱樱司没来由地有些尴尬和羞赧,却很快注意到一件事,他担忧地问道:“leader也要吃药?”然后他突然想起来什么,再一次心生歉疚,眼底的光湮没了。
“笑面鬼你可真慢!”月永雷欧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不假思索地上前吞了自己的药片,他吃得干脆利落,仿佛那药物只是某种零食而已。
朱樱司再一次愣愣地看着他,他看着他的王在服用过药物后又拿起了另一个杯子,仔细检查了一下递给了自己。
“喏……这是suo的?”
眼见朱樱司迟迟没有接过,月永雷欧突然害怕起来,他别过头慌张地向新谷谛汀问道:“等等我记得我的是药片吧?我是不是吃错了啊?!!”
“嗯……虽然挺想和您开个小玩笑,但鉴于司少爷在场我还是实话实说好了,您吃的没错,那是调理您信息素的药物。”新谷医生如实回答,“司少爷,我知道口服的汤药味道难过,但是良药苦口,您需要喝完这个才可以服用其他药剂和进行注射。”
“噢……是!”朱樱司回过神来,小心地接过那杯颜色不明的液体,他还没有从月永雷欧可以面不改色地吃掉那些药片中回过神,他记得他这个大大咧咧的leader平日里哪怕是感冒也不愿意吃药来着……现在却是因为自己……
歉疚复又袭来……他惆怅地盯着杯中液体出神。
“怕苦的话没关系!suo最勇敢了!一下子就喝掉了!”leo在一边说还一边比划,那语气活脱脱就是在哄小孩子。
朱樱司再一次回神,面对眼前真切鼓励着自己的人再一次感受到幸福,他在心里努力回味了一下这份关心,然后细细珍藏起来。
月永雷欧没有因为那场意外而怪罪过他,没有变得阴暗而颓废,他还愿意对自己真诚以待,这已经是让朱樱司最幸福的事情了。
他捧着杯子一口气喝掉了颜色诡异的汤药,苦涩麻痹了整个舌头,让他一瞬间失了味觉,可他心里却甜得胜过以前吃到的所有糖果点心。
不过月永雷欧还是注意到了,小骑士在喝下药物的那一瞬间皱起的眉头。
嗯……笑面鬼说的没有错,他一定是喝了太多太久的苦味,才会偏爱着甜食。
“好了。一切顺利,二位的身体状况也还不错……嗯……要不要再弹弹琴?房间都还没有收拾好呢。”新谷谛汀接过递来的空杯,微笑着询问。
朱樱司很是矛盾,他很想再和月永雷欧多待一会儿,却又怕自己不争气的身体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麻烦。
就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却听见一旁的人飞快地回复道:“没问题!反正晚上我还可以……!”他突然卡了壳收回了接下来的话,然后冲着司哈哈笑道:“我继续弹给你听啊,还有好多inspiration~”月永雷欧情绪高涨,兴冲冲地跑回琴边准备继续他的演奏。
司敏锐地注意到一个词——“晚上”?他疑惑地望向一旁的新谷谛汀,后者却温和地笑着说:“我去为司少爷搬张椅子过来,噢……顺便拿一条新的毯子。”他拾起掉落在地上的那条转身离开。
司点点头表示感谢,目光重新回到那个坐在钢琴前的身影,眼底泛起笑意。
真好啊,这个下午,真希望时光能停留在此刻。
……手上堆满什物的医生走出了琴房,音乐复又响起,他看着站在走廊里一身华服的女人,向她露出笑容。
“您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吗?夫人。”
朱樱太太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沉沉地盯着站在房间里的司,她的孩子在面对那个人的时候情绪起伏很大,但全然不是什么负面且阴暗的,更多的,是一种由心而生的欢愉。
他面对着那个人露出了醒来后的第一个笑容,毫无虚假真情实意的笑容。
女人将目光转向她的古董钢琴,仿佛可以透过这架黑色的乐器之王,去看穿那个正在弹奏它的青年。
朱樱太太眯起双眸,下意识地拉紧了自己的披肩。
“我说过……有待考证……你可不要妄自决断,新谷医生。”
她留下这样的一句话,转身离开。
新谷笑了笑,抱着一大堆东西走向房间的另一头。
沉闷许久的朱樱苑囿,今天下午终于因为悠扬而欢快的琴音多了几份生气。
……
黄昏晓时,拉普塔坠入晚霞的缤纷绚丽之中,翻动的云层被涂上瑰丽的色彩,在海天之间铺展变幻,金橙色的光落入红月馆的窗,为苍白病房染上温暖。
病床上的青年正用叉子一下一下地戳着生菜叶片,让新鲜变得千疮百孔。
“您胃口不佳么?少爷。”
玉兰色的瞳空灵柔和,英智怔忡地摇了摇头,轻轻说道:“铃木先生,我想吃肉不可以么?”
“很抱歉,鉴于您的身体状况,当下实在是不适合食用这些食物。”老先生尽职尽责地叮嘱道。
“……嗯……我应该想到的,在我做出决定的时候。”他漫不经心地看着碗里的蔬菜,拿着叉子开始胡乱翻搅。
老人的眼中闪过一丝痛惜,他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然后道:“您所有的决定在下都会倾力遵从,虽然现在的一切都如您所愿,但还是希望您可以量力而行。”
——“咔”银质的叉扎透一块胡萝卜碰到了碗底,青年玉兰色的眼眸在暮光中仿佛沉淀着阴暗的血色,那张精致的面庞依旧沉静淡漠,他抬起头看着侍立在病床旁的老人,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我没有什么可以衡量的力气呦,铃木先生。但是……既然死神这次没有收走我奉上的全部力量,那么我就更应该抓住机会去吞噬更多,不会用太长时间的,我相信着。”他就像是受难后重生的天使,在夕阳下道出神圣的誓言。
铃木管家看着他,老人的眼底有着化不开的哀痛,他闭上眼睛深深鞠躬,道出虔诚而忠贞的一句——“我会遵从您所有的意志,谨以我的名字启示。”
“我接受了呦,铃木韬毋先生。”坐靠在病床上的人微微一笑,宛如接受信徒祷告的神明。
——“嘀”病房的信息锁突然开启,冰冷的电子女声如实传递着信息。
“探望者来访,已获得前台准许。”
“?!”英智有些疑惑地偏过头,示意铃木管家前去查看。
老人来到封锁严密的门前,看见门上的监控影像汇报道:“是姬宫少爷和他的管家。”
“呀?真没想到我能在黄昏时分迎来如此可爱的访客。”英智开心地笑了起来。
老人打开了门,一个粉色身影很快像一只身手敏捷的猫咪般窜了进来。
“会长大人~”少年声音像是清脆的铃铛,带着满满的委屈扑进了青年的怀里。
“呵呵……好久不见呦可爱的桃李。”英智温柔地笑着,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你吓死我了啊会长……前几天红月馆的庶民一直不允许探视,弓弦也拦着我,可前天日日树那个长毛居然来过了,真讨厌明明是他把工作丢过来害得我超忙,明明我才是要注视着会长大人醒来的第一人。”少年死死抱住他撒娇,声音带着惊吓过后的无法散去的哭腔。
“呵呵,没关系的呦。我听到涉在夸奖桃李呦,说你一直很努力地在处理军团事务,超级厉害的。”英智轻柔地抚着姬宫桃李的脑袋,由衷地夸赞道。
“呜……长毛最讨厌了!我不要再当代理团长啦!我要把工作全部还给他天天来医院陪您!”桃李气呼呼地撅嘴。
“不可以任性噢,少爷。”一旁的蓝发管家一边将带来的清香花束插好,一边柔声劝慰道,“我们需要处理好手头的事务才能完全把职权还给日日树大人。您是Alpha,请注意分寸不要在英智大人身边待太久。如果允许的话,请让我为英智大人再做一个小检查?”说罢伏见弓弦拿出自己的医疗装备,诚挚地请求道。
“什么嘛~真是扫兴的奴隶。”桃李不满地抱怨着,却还是乖乖放开了英智站到一旁,扬起下巴道:“拿出十二万分的认真来好好检查!会长大人要是有什么异样的话要你好看!”
“是是是。”执事先生好脾气地笑着点头,随即专注于手头的事务。
……几分钟后,仪表的数据恰如其好,伏见弓弦满意地点点头,随后体贴地叮嘱道:“您在亚沉睡仓中的恢复情况良好,伤口愈合的程度也十分理想,但还是太虚弱了,至少还要在红月馆休养两周左右。”
“谢谢弓弦。我已经习惯了。”英智笑着表示无所谓,抬手揉了揉站在旁边的桃李。
——“Amazing~☆如常的消息带来如常的未来,小丑早已习以为常,但在这个傍晚,还是忍不住跟随着姬君和执事君的脚步,满心欢喜地前来探望我亲爱的皇帝陛下~”房间内爆发出一声欢呼,一个身影伴随着满天花瓣出现在他们面前,日日树涉从天而降,手持一枝粉色的花卉。
“涉明明昨天也来过的。”英智笑着道。
“噢呀~小丑可是要每日为皇帝陛下献上代表爱与祝福的花朵,这是至高无上的使命,是最朴实无华的献礼。”他在原地转了一圈,银色长发与衣摆一同扬起,他递上那娇嫩而花枝,翠绿色的叶片装点着粉红的花簇,在夕阳下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那么今天是什么花朵呢?”英智微笑着接过,轻轻嗅着。
“是代表纯洁的小苍兰,愿清香与幸福构筑出美妙的梦境。”
“可恶!明明有让那两个庶民拖住你的!他们真没用!”姬宫桃李气呼呼地道。
“噢呀?原来是姬君利用职权向北斗君和明星君下达了那样可爱的命令,不过那两颗闪耀的星星似乎更愿意听从我诚挚的话语。”日日树涉得意地向桃李眨眨眼,变出一朵玫瑰献上!
“哼!我才不要!你到底什么时候收回团长职权?我快要累死啦!”
“请等一下日日树大人,待我们将快要完成的工作结束,少爷定会稳妥地将权利返还给您。”弓弦在一旁贴心补充道。
“fu~fu~fu~小丑并不醉心于虚妄的权力,那不过是一把沉重而锋利的武器,姬宫君将其擦拭保养得很好,伏见君亦是优秀的辅佐。你看到了吗皇帝陛下?雏鸟已经成长为雄鹰,可以尽情在天幕中翱翔了。这是何等的光荣啊……”日日树发出高声赞美,原地撒出一把花瓣。
“嘁!我才不在乎你的夸奖呢!我可是优秀高贵的姬宫桃李大人!”少年得意洋洋地扬起下巴,举止间尽是难以掩饰的骄傲自豪,引得英智和弓弦轻笑。
“恕在下冒昧日日树先生,我年事已高,每天启动清扫机器人也是一件琐碎而辛苦的事。”侍立一旁的铃木先生终于插了一句,语重心长地叮嘱道。
“噗呵呵……一会儿涉要乖乖收拾干净呦。”英智一边笑着一边想要将小苍兰插入瓶里,弓弦贴心地上前接过,将那簇娇小可爱的花枝插入那捧他们带来的缤纷花束中,位置显眼而又美观,恰到好处……“如果日日树大人和铃木前辈不介意,我非常愿意进行清扫工作。”年轻的执事这样道。

“谨遵皇帝的指令~但还要对执事君表示诚挚的谢意。”涉夸张地鞠了一躬,然后起身缓缓道:“看起来皇帝陛下对自己的晚餐不甚满意;据我从北斗君那里得知,姬君与执事君到来前也并未用餐;还有铃木先生,健康而营养的晚餐可是对老年人最好的滋润。”

话音刚落,小丑于原地转了一圈,银发飞扬袍摆轻舞,当他停下来时,手中已多了一个精致的食盒。
“哇?!长毛你又是从哪里变出来的?!”
“真不愧是日日树大人。”
“呵呵……涉总能带来无穷无尽的惊喜呢。”
最后,不怎么话多的老人在一旁鼓了鼓掌。
“我是你们的日日树涉!始终传递着爱与惊喜,创造奇迹的日日树涉!现在,请同我一起享受这美味而健康的晚餐吧~”
日落西山,单间病房里飘起食物的香气,美味而悠长。
TBC.
———————————————————
过气写手日常拖更,月初一篇月末一篇,低产如此吃枣药丸_(:3」∠)_
讲真我也不想的啊,鬼知道我为什么不仅忙,还在忙碌之余卡在了leo司上【还不是你自己作的?!老实说这两人现在的局面完全由我一手造成,所以我也陷入了纠结之中该如何处理这样的局面,但就在今天,就在今天看到周年回忆录司糖是我招募第一的时候,突然之间灵感来袭!一时间文思泉涌,一气呵成!码到动情处几欲落泪,这个孩子这么好我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和他喜欢的人呢qwq【你可拉倒吧罪魁祸首(Ps:招募泉总第二涉是第三,涉作为重生后的初始偶像第三没毛病,但是……我作为一个Tsp怎么来的都是我亲家那边的人呢[心情复杂]?我这儿没五星小真!没有!听见没濑名泉?!【。)
嗯……听着BGM码字的时候突然觉得……大王会音乐这件事真是太好了,我不知道原作里leo是不是会弹钢琴,但在soul里我由衷地希望他会,所以司糖你应该可以听到的……对吧?虽然他们两个人还没有察觉到内心深处的情感,但当你在与一个人经历过伤痛后,你还会因为他的微笑而感到喜悦时,就说明他对你足以意义非凡(笑)。新谷医生:你们看……这是不是很巧?是不是很棒?【
ok……儿子来看娘了【【,爹实力不输直接提供晚餐……打个fine的tag?算了还是别……不过日常而已。铃木管家:人老了……
最后……未来会忙碌一些……但我还是会努力更新的,不做过气写手人人有责【【。

评论(37)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