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11月不产出,soul就成坑了。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29
时间在纷杂之中飞速逝去,关于校庆刺杀事件的各种推测报道甚嚣尘上,媒体从未将关注度从此事上移开,长久以来拉普塔的新闻总是不断更新换代,而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地保持了最长久的发酵记录。关于调查进度的持续跟进从未停歇,两个部门将所有的媒体拒之门外,但这依旧无法阻止满天的新闻稿。
#调查停滞不前?国家人员腐朽无用?#
#阴谋初现,继承人遇刺大有隐情?#
#双向调查看似高效实则两方较劲#
……
面对着屏幕上反复滚动的信息,身处华丽书房内的男人品着红酒神情淡淡,他将目光转回高脚杯中的琼浆玉液,眉眼间流转着旁人无法揣测的情绪。
“看样子……这是没结果了啊。”他淡淡说了一句,身后的已然上任半个月天祥院大宅新管家如实禀告。
“嗯……虽然还没有确认,但是精神多半是有问题的。”
“无所谓了……这么多天都得不出一个结果,姑且当做是‘蚍蜉撼树’吧,「Ra*bits」今天是不是要过去?”
“是。己经经不起仁兔中将申请退出调查的施压了,不过只允许进行一次审讯谈话。”
“就这样吧,也好,看看他们能不能翻出新东西,国安局啊……围着磨盘好好转吧。”天祥院正德放下酒杯轻笑道。
“以及……关于那份‘隐形’的财产……”他缓缓开口,声音如隐士般高深莫测。
“还是没有结果,但英智少爷如今这个状态……”管家意有所指,点到即可。
天祥院正德自然明白了,他思索了半天,索性感叹着:“唉……可怜的孩子,如果不是身体羸弱,只怕能掀起常人无法想象的可怕风浪。原本以为铃木老头还会有点名堂,谁知道就是个保姆而已。”他似乎颇为可惜叹了口气,“看起来父亲并没有偏心啊。”他喝了口酒感慨道,“他离开亚沉睡仓之后情况怎么样了?”
“一切安好,苏醒可能就是近些天的事了。”
“呼……”天祥院正德莫名松了口气,“让他在医院待着吧,烹调方法得当,哪怕是像鸡肋这种食材,也会变成美味佳肴啊。”他笑了笑,弹了弹酒杯发出清脆的声响,接着“还有……朱樱家那边出了什么问题吗?”
“派人调查的结果不太理想,只知道朱樱公子已经在军部那边请了长假,朱樱家主闭门不出。”管家拿过置物柜上的醒酒器,一边操作一边道。
“哎……有个成年的Alpha儿子就是好啊,看起来是要抓紧时间谋划着让那孩子进入政坛了……反正……第一批补品已经送达,是时候双管齐下对症下药了。”天祥院正德缓缓起身,面对着落地窗外阳光普照的花园,轻晃着酒杯,“啊……还有一件事……”男人那双宛如深渊虚空的眸子浮现出一丝笑意,他好像想起来什么,对着身后的管家兼秘书缓缓道:“关注一下那位围绕在他身边唧唧喳喳的鸟儿先生吧。”
……
炎热已彻底占领了整个拉普塔,人类多少学会了敬畏自然,云之塔对于气候的调节张弛有度,不宜大肆更改。这是由进化前纪元的深刻教训得到的。
中心岛阳光大好,但还是免不了几分燥热,距离光穹会议厅三个街区的机密大楼内,「Ra*bits」一行人健步如飞,四人身着清一色的蓝白制服,却透着一股莫名的雷厉风行。
银灰色调的走廊亮着银白色的灯光,压抑沉闷的气氛令人莫名心慌。
迎面走来一行人,为首的是一位趾高气扬的Alpha男性,他的身侧伫立着一位气质儒雅的纤瘦男子,但是年纪明显比他大了不少。
“哎呀呀,有失远迎啊仁兔成鸣中将。”来者睁大他的三角眼,嘴角间的笑容藏不住的讽刺与挑衅。
“时间紧迫风魔组长,我们还是马上开始吧。”仁兔直接无视对方伸来的手,晶红同眸掩不住的凌厉果断。
首先被将了一军男人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了,他不动声色地抽了抽嘴角收回了手,随即整理了一下仪态道:“请跟我来。”
一行人一同前往一个方向,一路上皆是风魔的声音,他对「Ra*bits」的到访显然不以为意,“哎呀,其实我们的审讯工作已经接近尾声,犯人什么都招了,只是需要整合中将那边的正剧资料即可,不用您白跑一趟的。”
“噢?那可真是抱歉,我们今天也直接带来了证据资料,倒是不用劳烦风魔组长也白跑一趟的。”仁兔成鸣目不斜视,只是步伐稳健地向前走,完全无视身边挂着讥讽笑容的男人,只是冷笑着反唇相讥。
“啊哈哈……”原本借着身高想要鄙夷俯视「Ra*bits」部长的男人又被人毫不留情地还击,他僵硬地笑了笑,眼神却越发阴冷,只是继续意味深长道:“证据能来真好好啊,那就麻烦仁兔中将了。不过犯人前段时间经历过连续审讯,精神状态实在一般啊。”他摇了摇头似乎是在担忧道。
与他并肩而行的人突然占定抬头看着他,晶红双瞳像是坚固明亮的宝石,眼神凄厉,“那不如风魔组长给我们看看前两日的审讯记录?”仁兔成鸣缓缓道。
纵使比金发红瞳的Omega高出一个头,作为Alpha的风魔也占不到半分便宜,仁兔成鸣的气场不输于在场的任何人,那副看似娇小的身体里实则有着让人震颤的力量,面对愈发冰冷下来的人,风魔暗自咬了咬牙继续故作惊讶地道:“哎呀这可不行!这是调查机密,您和您的「Ra*bits」只是负责协助呀。”他刻意在“协助”上加了重音。
“噢?”仁兔成鸣挑了挑眉毛,昂起脖子冷笑着反问:“那既然如此……我现在就上报高层——「Ra*bits」调查证据不足,无法为国安局专案组提供可靠材料,您应该知道我已经提交了的退出申请吧,现在上面只差签字了,反正我们的证据材料也没什么用啊,光亲,销毁程序可以启动吗?”他转身对着身后的棕发少年道。
“没问题的说!我特意没有备份的说,仁哥一句话就可以开始了!”棕发小子笑着摇了摇手中的资料存储器,兴冲冲地看着风魔和仁兔。
这下算是被怼了彻底,男人的眼睛里涌现处一丝怨毒,只得强行撑住笑容领着仁兔来到螺旋闸门的审讯室。
“……嗯……您知道我这边也是按规律办事嘛。”他在门前站定进行指纹检验,然后问道:“不好意思啊仁兔部长,前面要分成两路了,就这一次审讯,您是要亲自操刀还是……”
“创亲,友也亲,交给你们了。”仁兔成鸣回头向两位少年叮嘱道。
“哎呀呀……我忘了提醒您犯人可是个凶悍的Alpha啊。仁兔部长自己不出马,居然让同样身为Omega的紫之中校去,身边只跟是Beta的真白中校?这也太……”他眯着眼睛拖长了嗓子,声音像是破损的锣鼓。
「Ra*bits」的三位小辈不约而同表现出不悦的神色,仁兔成鸣不动声色地拉下准备冲出去的光,转头对着友也和创轻轻摇了摇头。
“那就拜托你们了。”晶红双瞳沉稳平静,他的声音带着一种生人勿近的凛冽。
风魔立刻示意手下的人跟紧紫之创和真白友也,一声系统提示音后,大门打开,一行人分成两批。
在走向审讯室的途中,四个人高马大的探员跟在他们身后,而方才站在风魔身边的中年男人则悄无声息地放慢了步子来到了紫之创身边,他面容削瘦,但双眼神采奕奕。
“您好,紫之中校。”他轻声开口,眼角的细纹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很是温和,声音亦然。
紫之创身侧的真白友也悄然上前一步,表情严肃地将走近的男人隔开。
被提防的人也不气恼,男人笑了笑直接了当道:“真白中校不必紧张,我也是Beta,不会对紫之中校怎样的。在下名叫‘华川栢沢’,是专案组的犯罪心理学家,负责一部分审讯工作。”他微微笑着,态度诚恳。
紫之创听到了这句话,眼神示意真白友也不要担心,少年走上前问道:“您好,请问审讯过程中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华川栢沢眼神中略有深意,他向后瞟了一眼接着轻轻摇头,示意紫之创不要多问,然后,他朗声道:“按照基本流程来即可。”他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眉头一皱摇了摇头,接着故作疼痛道:“连续工作很多天,我也累啦。就拜托二位啦。”
紫之创眨眨眼,随后轻轻点了点头。
审讯室的门被打开,四个人与华川栢沢在门口站定,紫之创与真白友也进入其中,灰暗的色调与黯淡的灯光,电子栅栏将整个室内隔开,一个人殃殃地坐在那里,双手带着精密的电子锁,在听到有人进来时,他缓缓抬头,面色苍白,眼窝深陷,双目浑浊不满血丝,嘴唇上结着血痂。
友也和创不约而同地皱眉,却还是镇定着,准备按照流程继续……
全息桌屏已经将犯人的基本资料显示完毕,真白友也率先坐在准备进行记录,但在按照流程开始前,紫之创却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茶包对守在门口的探员道:“请给我一个杯子和热水好么?”
高大的Alpha探员茫然了。
……另一边通过特殊玻璃进行实时监控仁兔等人已经戴好了耳机,「Ra*bits」的部长在看到嫌疑人的一瞬间眼神就暗了下去,但也很快恢复如常……而风魔听到创的声音愣了愣,眼中闪过一丝恶毒,正向转身叮嘱手下人不要有应必求,只听见身边的仁兔成鸣随口一句道:“堂堂国安局,风魔组长该不会连这些东西都拿不出吧?我们都自己准备茶包了。”
“哪里哪里……只不过我们这里Alpha比较多,谁都不怎么爱喝茶。”他脸上挂不住,眼神阴鸷。
“我们是在拉普塔不是I区吧组长?就算是开车从去西岛中心商业街买最上等的茶具,也用不了半小时。”仁兔回过头盯着他,眼神戏谑。
“有有有,我们当然有。”风魔赶忙回答道,在仁兔转回去的一瞬间差点气得咬断了舌头。
……紫之创需要的东西很快端进审讯室,少年开始着手冲泡茶叶,一边声线温和道:“你好,麻原辛兜同学,我想我们之间……应该进行一场不太一样的谈话。”少年说得拘谨而礼貌,甚至带着淡淡的羞赧。“这是我珍藏的茶叶,听闻你也喜欢喝红茶不是么?这可是梦之咲学生会专属。”
对面的人在听到“学生会”三个字肩膀抖了抖,随后垂下头缄默不语。
“因为条件有限……只能用速冲茶包和这些杯子将就了,还请你多多包涵。”紫之创起身把散发着香气的红茶端到了那人面前。
憔悴得不成人形的少年面对那杯红茶时眼神有些触动,他吸了吸鼻子,却还是不愿意说话。
创踱步返回自己的座位,蓝发少年周身散发着柔和的气息,声音如同带着清香的微风,“我很喜欢红茶,曾经也是梦之咲红茶部的成员,应该算是你的学长……我们的学校是一个好地方不是吗?明明梦想从那里启航,你如此努力地考上,为什么要在中途断送你的美妙前程呢?”
“请你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一旁的真白友也厉声严辞地说。
叫作“麻原辛兜”的少年依旧不言不语,他抬头望着杯中红茶,眼里平添一抹亮色,他缓缓抬手啜饮一口,仿佛想到什么微笑起来。
“是D区的茶叶。”他终于开口了,声音嘶哑。
……监控室内的风魔见此情形冷笑地瞥了一眼身旁的仁兔,全然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仁兔成鸣屏息凝神,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特殊玻璃的另一边。
……“没错,是来自D区的上品红茶,我珍藏了很久,因为听说麻原是品鉴红茶的好手,所以想来分享一下,既然麻原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加入红茶部呢?”紫之创温柔依旧,紫玉般的眸子里闪着光。
“……我不配的。”麻原辛兜悄声道,听了这话的他情绪似乎更加难过。
真白友也眉头一皱,不动声色地和紫之创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接着柔声询问道:“为什么不配?学校社团总能找到需要你的地方。”
麻原辛兜摇了摇头,咕哝了一句:“我不配的,我不能加入任何社团,不可以……”说到这里他轻声啜泣起来。
“难道是因为同学们都看不起你么?”紫之创的神情很是慈爱,语气之中充满了怜悯。
“……我不会泡茶……只会……喝……我喝不起……”他说的断断续续,言语之间充满了落魄与难过。
在一旁记录的真白友也看了一眼紫之创,而他的搭档依旧不慌不忙,只是用那种温和的眼神盯着对面的嫌疑人。
“没关系,我也是穷人家的孩子,但我会为了自己喜欢的事物而努力,社团的失意并不代表一切,你又热心助人,很多的同学都很喜欢你。可行刺校董……又是为什么?”紫之创的口气变得严肃起来,温润的眸子开始一点点凝结成冷冽的冰。
“……谎言!和平都是谎言!!!”就像是终末的囚徒被撕扯到链条,麻原辛兜猛地抬头怒吼起来!浑浊的眸子里翻起火焰!
“为什么说是谎言?天祥院议员的主张能早日结束战争让两国人民过上和平美好的生活,倾注着暴力的战争思想只会让很多人受苦受难!你究竟是对议员怀揣了多大的恨意?才以此作为借口痛下杀手?甚至不惜反复挑选子弹,这又是因为什么?”一向言辞温和的少年声线变得凛然,但眼神却充满哀怨。
“……!我没有!是他活该!L国的那些人也活该,他们都应该去死!”嫌疑人的情绪随之暴动,怒火冲天!他死死地盯着对面的二人,几乎要将其整个洞穿!
“你为什么要反复挑选子弹呢?”紫之创问道。
麻原辛兜猛地打翻了那杯红茶,瓢泼的液体在他面前的窄桌板上蔓延开来,少年像只暴怒的狮子大声嘶吼起来:“他该死!他们都该死!只有至纯的弹药才可以洗刷他们的罪孽!”
“他们是谁?至纯的弹药又是什么?”紫之创一改方才的柔和态度,他的语气随着问题的推进变得越发激烈。
麻原辛兜瞪大了眼睛,伴随着剧烈的吸气声浑身抽搐起来,他颤抖着、像个濒临崩溃的囚徒:“骗子……和平是谎言……谎言……一切都是谎言。我要杀了他……不……我不是要杀他……不!不!我不能杀他!我不要杀他!”他嘶吼起来,整个身子凹陷在座椅里,伴随着镣铐晃动发出的声响,整个人情绪全然失控。
“我不应该击中的是他啊!!!”他红了眼眶怒吼起来……窗外的风魔嘴角扯过一丝诡谲的笑……
突然已经失控的少年撞开了他面前的桌板,红着眼睛怒吼着冲撞了过来。
“创!”真白友也慌了神,可谁知道蓝发少年不慌不忙,紫玉双瞳沉静如水,下一秒直接徒手扣住了罪犯的头颅,一反手将其按在了桌上!
——“碰!”室内爆发出一声巨响,紧接着探员们鱼贯而入,将犯人扯开……麻原辛兜依旧叫嚣着,叫嚣着想要撕碎眼前的所有人。
……监控室外的仁兔成鸣怔怔地看着这一切,他皱起眉头摘下耳机,用前所未有的严肃口气对身边的风魔说道:“如果组长您前几天的审讯质量也是这样,我看这案子多半不用办了。”
风魔嬉笑着道:“并非如此,倒是仁兔部长你们的到来,让犯人非常不安啊。”
“不安?凡事也要讲究基本法吧,嫌疑人这样的精神状态,你们不对其进行精神鉴定,是想要从一个疯子的信口胡诹中取得什么证据?”他的声音猛地太高,厉声斥责道。
“仁兔部长!您别忘了,「Ra*bits」只是协助调查!”风魔不甘示弱,直接对上了仁兔成鸣。
“呵……我会对上级提交申请的,这种状态下做出来的笔录能当证据简直是痴人说梦!如果您依旧拒绝向我提供审讯记录,那么……此案件不了了之我也无所谓!!还有一件事……国安局的安保措施和探员素质真是堪忧,镣铐质量劣等,四五个Alpha探员不如一个Omega能钳制住罪犯。”仁兔成鸣一声冷笑,示意天满光离开。
“仁兔部长既然都来了,不如留下您的报告?”风魔对此似乎不甚在意,反而厚颜无耻地索要起来。
可金发红瞳的人头也不回,步履匆匆地利落离开,而下一秒风魔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道瞬间撞倒在地!
“冲冲冲!我来了仁哥!”棕发小子像一颗炮弹一样穿过人群,撞到了人后足足过了几秒才回过头反应过来。
“唔……真抱歉!我以为Alpha应该比阿友和阿创结实呢!结果比他们还容易摔倒。”他似乎是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吐了吐舌头大步流星地跑开了。
风魔气结,却还是对这四人完全无可奈何。
他看向玻璃那头一片混乱的审讯室,如鹰般的眼眸闪过一丝冷笑。
“呵……随便你怎么办吧,这功劳我‘当仁不让!’”
这场审讯可以说是效果甚微,但「Ra*bits」依旧'保持着他们的高效率,企图从错综复杂的信息中得到他们想要的。
很快……仁兔成鸣洋洋洒洒地写下了一篇申请——关于对校庆行刺事件的嫌疑人要求进行精神鉴定。
审批流程前后又用了两天,这期间国安局组长上交提案百般阻止,但还是拗不过仁兔成鸣有理有据的分析,只得再进行一场审讯……兜兜转转又用了一段时间,上头总算准许在三天后对嫌疑人——“麻原辛兜”进行精神鉴定。
仁兔成鸣不再慌张,他让紫之创和真白友也对仅获得的信息开始进行分析推理,现在这样……他有的是时间和国安局耗!
……距离天祥院英智遇刺已经过去近半个月,终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红月馆特护病房里,生命监测仪的线条开始了雀跃的跳动。
……
他茫茫然地站在一片原野上,四周雾霭沉沉,无尽的灰色蔓延到了整个世界,压抑而又沉重。
他在这之中几乎喘不过气!
鲜血与阴暗太过于厚重,没有人可以确定光在哪里,而他就以这样混沌而冰冷的姿态滞留在此处,看不见光,亦看不见谁的影。
周遭的温度仿佛随着沉沉的雾燥热起来,几乎将人封入滚烫的熔岩里,被束缚着手脚绝望地扑腾。
他看不见了,他什么都看不见了,呼吸几乎停滞地般,被扼杀在咽喉与鼻息当中,痛苦到无法发声,他站在这里,站在这里忍受一切,无论是岌岌可危的未来还是过去,他都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触碰可以去守护。
“天祥院英智,你去死吧。”有一个声音似乎在这个空间里这样说着,竭尽全力想要带给他无穷尽的痛苦与灾难。
死?他在这宛如地狱的景象中,尽管痛苦,头脑却分外清晰。
死亡么?
看不见就看不见了,死亡注定会来……他被一股灼热的气息封锁了感官,灵魂也随之饱受折磨,意识叫嚣着疼痛。
他不怕的,他什么都不怕的,他这样对自己“说”。
突然,有一道光芒打散了这宛如地狱般的景象,带着芬芳闯入这里,如一阵温柔而奇幻的风,如此美好而温暖的存在,让人无比眷恋,想要靠近。
这个光芒,这个气息,他很熟悉的,这对他而言很重要,他曾拼命追逐,直到现在也依旧如此。
想要靠近……想要以最美丽盛大的姿态留住他,让他降临至此处温暖自己。
我知道你来自何方,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意识仿佛已经要在痛苦归于洪流之中,却又被这温暖而耀眼的光芒拉出了这炼狱。
……在雪白的病房内,已经卸下身上大多数仪器的金发青年呼吸急促,从亚沉睡仓中已经出来四天,他的脸色也就是惯有的苍白如纸,可这一次却有薄薄的细汗凝结在他的额前。
病房的门却被悄然推开,芳香裹挟着微风而入,银色长发的男子快步走到了床前,他手捧一束纯白的玫瑰,站立在那里俯视着病床上的人,眉目温柔,幽泉般地眸子荡开一圈圈喜悦的涟漪。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与你有着某种奇异而特别的感应吗?
日日树涉微笑地凝视着躺在那里天祥院英智,他依旧脆弱,却又美到不可方物。
眼睑微颤……
如果时光在此刻静止,那对烟云流转的玉兰眼眸,应该会将此刻的分分秒秒凝结其中,化为幸福的笑意。
朝阳撒下的金色仙尘凝落在此刻,他彻底睁开了眼,迎接他的,是属于那个人笑语。
——“早安,我的皇帝陛下。”
TBC.
———————————————————
……过气写手在四月末过来更新了[手动再见]
审讯写得非常纠结,虽然瑕疵满满但还是把想要表达的完成了,这场调查依旧鸡飞狗跳,谁知道会怎么样呢?
万众瞩目,期待的,我们的天祥院英智终于醒了[大哭]
哈哈哈……现在正在前往CP20的路上,不远千里感到魔都与小伙伴相会感觉不要太好,昨日抵达这里的感觉状态好极了,成功完成更新,这是值得纪念的一个章节。
应该会遇到很多太太的吧,我这算不算班门弄斧23333

评论(38)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