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不轻易刻画「绝望」。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27
夜深人静。
东岛的红宝石宅院闪着微光,晚风吹起白纱的窗帘,连着橘红色的发丝一同扬起,那双昔日面对着夜空即可看见宇宙迸发无数妄想星火的金绿眼眸黯淡无光。
门扉被推开的时候,坐靠在窗边的青年并没有回头,只是喃喃道:“我不能和他待在一起。”
进门的男人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在黑暗中发出一声叹息。
“信息素制药效果还不错,但是依旧需要你个人调和。”
“他不愿意和我待在一起。”他的语气低落无比。
“司少爷是很倔强,老爷和夫人已经去跟他谈了。”新谷医生语重心长地劝慰着。
“为什么他会遇到这种事?”leo望着夜间的花园,神情恍惚。
“嗯……要听我讲讲吗?”新谷谛汀扶了扶眼镜,真诚地说。
“……”月永雷欧没有说话,医生注视了他许久,索性当他默认了。
“嗯……二十年前,我离开拉普塔科学院来到朱樱科技任职,但很快就被辞退后秘密返聘,当时朱樱夫人已经怀孕七个月了,孩子的性别已确定,是个Omega……”男人的语气满含着追忆的味道。
月永雷欧依旧望着窗外,不言不语。
“而就在当时,姬宫家的少爷已经出生,是个不折不扣的Alpha,加之两年前的天祥院家病弱的Omega少爷,形势对于朱樱家而言并不明朗。老爷召集我们,是为了重启当初的禁药研究——Alpha伪装剂。”
眉头微蹙,leo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已经听了起来。
“计划重启非常顺利,我们拥有一套早期的完整资料和药物样本,改进研发进行了足足两年……途中司少爷的出生也并不顺利,虽然孩子还算健康,但夫人的身体已经不再适合生育了。于是老爷在第一时间对外公布——朱樱家的独子是个健康的Alpha。”
谎言骗局的开始,犹如细菌滋生,疯狂感染,直到让真相以濒临死亡的姿态被藏起。
这个孩子的出生,从一开始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局,他没有选择的余地,父母为他编织好岌岌可危的谎言牢笼,让他在其中提心吊胆,惴惴不安地成长。
月永雷欧突然间疑惑起来,为什么以这样的姿态长大,少年的眼中依旧有着耀眼明丽的光芒,似一块剔透的水晶。
“经过近两年的试验期后,四岁的司少爷开始使用伪装剂,从口服到注射,每季度进行一次,在此之前他被秘密保护着,所有的教育和活动仅限于家中。”新谷医生的语气变得低沉起来,满满的全是惋惜与同情。
月永雷欧终于转过头,目光沉沉地盯着缓缓叙述的医生。
“……药物使用初期产生了严重的不良反应,司少爷吃不下饭,味觉失灵,尝什么东西都是苦味,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对甜食产生了严重的偏好喜爱。”
leo的记忆倏忽飘远,他想起他在战略练习室藏起的零食,都是些甜甜的饼干和糖果,被濑名没收的时候小骑士耷拉着脑袋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他记得他很喜欢西岛商业街的一家甜品店,每次他们找不到末子的时候只要去那里就可以了,少年会选择最偏僻却又能一眼瞟见窗外的角落,是为了能在被抓包前可以迅速逃走,不过鸣总会拉着大家和他一起点上一大堆东西;他喜欢在上战场前吃一颗糖果,虽然有时候会被凛月坏心眼地抢走,但他并不生气,反倒扯出满满一包问他们其他人要不要。
现在看来,这个与朱樱司身份不相符的小小爱好,可爱之余却又多了几分难以言喻的意味。
月永雷欧闭上了眼,咬着牙想要抵抗来自心脏仿佛被密密麻麻小针扎着的刺痛。
新谷看着leo,继续娓娓道来:“挨过难受的适应期后,伪装剂成功让司少爷以Alpha的姿态长大,他可以去上学,玩耍,除了要经常体检外,剩下的一切正常。他的初次发情被无限期地拖后,直到他从梦之咲毕业。”
呵……他应该感谢朱樱司在校那段时光没有发情吗?leo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伴随着他成年,伪装剂的药效开始退化,注射频率加快,剂量加大也于事无补,没有人可以抵抗自然生理的力量,近两年间他的发情期来得越来越频繁,难以再用药物压制,直到这一次全然崩溃。”最后,男人摘下了眼镜,一边擦着镜片一边叹息。
……崩溃的时候遇见了自己……倒不如说是在裂开的伤口上撒了把盐。金绿双眸再无任何光芒,黯然失色。
新谷谛汀看着他……随后道:“无论如何,司少爷现在需要你。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他说得郑重无比,引得月永雷欧瞪大双眼,一脸不可思议。
“我没有在开玩笑。”新谷谛汀正色道,“不管你跟司少爷有一个怎样的开始,你们已经完成了初级标记,Omega会自然而然对Alpha产生依赖,况且伪装剂已经让司少爷的身体机制变得非常脆弱,如果不能得到有效的安抚,他会更难受;虽然还有一种方式是清洗标记进行人工信息素安抚,但这已经不合适了,清洗标记Omega本人就要承担极大的风险与痛苦,而少爷现在的状态,强行洗去标记的话,他会死!”
“?!”月永雷欧险些从窗台上一头栽下来,他站直身子走近医生,正视着他的眼睛颤抖着问道:“怎么会这样?”这根本是他想不到的结果。
是他的错吗?他不敢再问了。
新谷谛汀似乎是看出了他的不安,上前一步沉声说:“这并不是你的错,通过检查后我们明白,当时的情况你如果不对司少爷进行脖颈处的初级标记,他会被发情期折磨到死。”
“……”他当时只知道他的脖子那里很疼,想要平复Alpha必须咬上去……
他干了什么?!!!想到这里leo下意识地就想把头往墙上撞!
“听着月永团长!”新谷谛汀一把按住他的肩,平视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上次听到你说会对司少爷负责,我很高兴,因为我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他是个好孩子。现在情况很严峻,你不想让他痛苦就必须负起责任来!”
“他不要我靠近!!”月永雷欧挣脱开来,嘶吼出声!
“你还不明白吗?!他看到我就会觉得难过!他在抵抗我的信息素!我伤害了他!!”崩溃!暴跳如雷!橘发青年化作怒吼的雄狮,红着眼框,眼神寂寞而受伤。
“那你就不能学会弥补吗?!!”新谷医生拔高了声线!镜片后的眸子锐利而直接!
“!”月永雷欧怔在原地,傻傻地看着他。
“……我原本以为您会明白……但现在我知道了,您完全没有您父亲二分之一的勇气,还是说您认为司少爷不值得您这样做,又或者他的价值比不上D-7战役?!!”男人沉沉看着他,掷地有声!
面对着不再有着温和气场的男人,青年的防备之心却突然减了下来。
“好吧,我能告诉您的只有这么多,今天白天也确实是我疏忽了,没有考虑到司少爷会出现抵抗的情况,不管怎样,我希望您可以帮助我们让他恢复健康。”医生的神情很是真挚,他拍着leo的肩膀,语重心长。
“……好……可如果他再抵抗怎么办?”一向随性洒脱的骑士王这次彻底失去了方向。
“……我们会在每天晚上少爷睡着的时候让您进去他的房间进行调和……尽量让他不要在清醒的时候见到您,不过……这对您的作息时间……”
“没问题!需要我做什么都行!”反正他犯了错已经彻夜难眠了,这样也好……他承诺过,自己会做好应该做的。
“好的,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再想说一点……和您还有「knights」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司少爷很开心,他不想退役。”新谷谛汀又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leo有些茫然地眨眨眼,却又很快意识到什么不再多言……“这一切从头到尾都是他父亲的意思对不对?”半晌后,他看着医生目光冷了下来。
新谷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然后道:“就像我所说的,我无法左右老爷的意思。”
“……我明白了。”leo点点头,然后坐回窗台上继续发呆。
“那么,从明天晚上开始就拜托您了。晚安,月永团长。”新谷医生欠身离开。
青年仰望着那如水的夜色,面对满天繁星神情怔忡……
如果一开始毅然决然地离开就好了吧,什么代号《王骑》的模拟行动……他本就是个失败透顶的王,经受不住一点打击,自负过头又铸成大错,却因为放不下那些羁绊想要回望最后一眼。
可就在回头的那一刻,他却看见了他的圆桌以前所未有的姿态呈现在他面前。
没有因为失去王而沮丧的骑士们,将王冠仔仔细细地擦拭干净,让它以最闪耀华贵的样子放置在基座上,等待着骑士王的归来。
最重要的是,还有一股新生的力量,蕴含着无尽的可能性,纯粹的光藏在那双紫水晶般的眼眸里,坚毅且充满希望。
在他们完成那场对决胜利后,他的骑士们用行动这样告诉他。
归来吧,我们的王,我们需要你。
可是啊……他已经背负「原罪」了,不再荣光万千,不再正义凛然。
于是他怀着最后一点卑微的祈愿留了下来,准备在犯下原罪后接受来自伙伴们的讨伐。
可是……他们并没有……尤其是那个小傻瓜。
——“你有没有作为王的觉悟!就算要临池别的生命!也不要先去践踏你自己!”
那个时候的小骑士嘶吼着出声,所有的怒气翻滚在那双紫色的眼睛里,可他看见了,在那深处蕴含着的,是对自己的关怀。
这就是我选择最后留下来的原因吧,作为一个落魄的,还算有用的王,协助濑名让圆桌得以长存。
但是现在……我还有资格可以接近你吗?尽管是因那讨人厌的生理契约。
你会原谅我吗?
他的指尖在窗台上写下他的名字。
……
充斥着淡淡香气的房间内,身着华贵衣裳的女人正抚摸着儿子的脑袋,温柔地坐在他的床边。
司的脸上还泛着病态的潮红,他还发着低烧,刚刚吃过药,现在眼睛湿漉漉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那个……母亲大人……”他声音沙哑,有些虚弱。
“嗯?”女人的声音很柔和,神情爱怜。
小骑士踌躇了许久,捧着玻璃杯低下头嚅声道:“您和父亲要怎样处理lead……月永团长?”
正在抚摸他脑袋的手一顿,朱樱太太的眼神变得冰冷,她轻轻拿过已经他的杯子放回床头,紧紧握住他的双手安抚道:“一切交给我们,你要安心养病。”
“……别为难他,这不是他的错。”他眼神灰暗,难过地低声道。
女人皱眉,疑惑之余更多的是恼怒,“你不必替他说话,就算发情期不受控制,那个混蛋也不该趁人之危。如果他敢对你不利,哪怕违背你父亲的意思,我也会用自己的方式处理。”这位同是世家出身的大小姐,尽管已为人母,手段气场也丝毫不减当年。
“不!”朱樱司慌了,连忙拉住自己的妈妈,非常急切地说:“是我胁迫的leader!!他本来可以不用管我的!从头到尾都不是他的错!!!”他本就虚弱,突然一下拔高了声音险些喘不上气。
朱樱夫人满面错愕地望着自己的儿子,心痛更甚……她摸摸他的头让他冷静下来,柔声劝慰:“你先好好休息。”她说。
明显感觉到自己被敷衍的朱樱司愈发忧虑焦急,他是真的怕父母会对leo不利,他想了一想,索性绝然地道:“如果您和父亲真要对leader不利,我就拒绝接下来的所有治疗。”紫水晶双眸闪烁着决绝的光芒,立场坚定。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朱樱太太急了,厉声严辞地让他住口。
说到这里的司已然什么都不顾了,他拉住自己的母亲一字一句地说:“放leader离开吧!所有的错误由司一人承……”
——“一派胡言!!”房门被猛地推开,朱樱慈气势汹汹地冲到床前,居高临下地瞪着自己的儿子。
“……你这是要毁掉整个朱樱家!!放他离开?你是Omega的秘密不出三日就会公之于众!!”中年男人吼道。
“leader不会的。”司神情笃定,坚信不疑。
朱樱慈被生生噎了一口,剧烈地咳嗽起来,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居然会毫无顾忌地去偏袒那个外人。
“咳……这件事另作商议,现在你要快点把身体调养好。”他放缓了声音,像个寻常人家的父亲一样拍拍儿子的肩。
“放leader离开,否则我不会乖乖治疗的。”他很固执,绝不动摇。他没有颜面再去面对那个人,他会……会乖乖退役,离开「knights」,离开前辈们,至于以后……都……无所谓了。
想到这里他就好难过,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泪水再一次涌上眼眶,他却咬着牙生硬硬地忍住。
反正他只是没用的末子而已,升迁最慢,毫不出众,这些天「knights」没了他朱樱司也依旧照常运转,濑名前辈他们根本不需要他这个可有可无的人。
父亲说的一点也没错,从头到尾都是他在利用「knights」,而他之于「knights」,一无是处。
朱樱夫妇气急,面对自家儿子前所未有的固执,朱樱慈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和盘托出——“你现在需要他的信息素。”
“?!”紫晶色的瞳凝住了,所有的固执与逞强都化作稀烂的碎片,他绝望地看着自己的父母,哽咽着道:“……我不要用,好不好?”
“听话,司。”朱樱夫人红着眼睛柔声去哄他,“我们知道你难受,但是现在根本没有其它办法,你现在还不能洗去初级标记,发情期还没有平稳度过……相信我们,等到结束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不要……”他抱着心里小小的固执,流着眼泪轻轻摇头。
为什么他会是Omega呢?为什么他会在发情的时候碰到leader呢?他不要他去做他根本不想做的事,他让他的王不得不受这副破败又卑贱的躯体钳制,他……他好难过。
朱樱夫人看着自己的儿子,心痛不已,女人再也忍不住,抱着他一同垂泪。
“没事的,没事的,司,听话,再忍耐一下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朱樱慈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无可奈何。
这些天关于此事的调查均是无果,所有一切都在说明这就是一场意外——伪装剂失效,突如其来的发情期,撞见Alpha,初级标记。因为事发突然,又不易大张旗鼓地调查,朱樱家的人员已然竭尽全力,现在除了排查还有没有第三者知道此事以防泄密,其余皆是徒劳。
“……别任性了……”朱樱慈叹息一声,难得显露出几分慈爱,他拍拍儿子的肩膀低声安慰道:“先平安度过发情期,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
司下意识地抱紧了自己的母亲,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
如果有谁来告诉他,这从头到尾都是一场噩梦就好了。
……
南岛的岚之塔降下紫光,小白楼里灯火通明,「Ra*bits」照常工作,部长办公室内的气氛却渐渐烦躁。
“呜喵~!又被拒觉(绝)了?!国安局的那穷(群)家货(伙)!”金发红瞳的人拍着自己的桌子,气愤不已。
“仁哥!请冷静一下!”在他身边的真白友也劝慰道。
好不容易捋顺了舌头,仁兔成鸣喝了口水,深深呼气躺到在自己的办公椅上。
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挥之不去的疲倦,他们已经翻遍了所有能翻的东西,现在只差审讯了……没有有效的笔录,所有的推理都是空谈。
“友也亲……把关于嫌疑人的信息再给我念一遍。”娇小的人捂住自己的脸瘫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是。[姓名:麻原辛兜;性别:Alpha;年龄:16;家庭背景:来自H区的生泠镇。]从他的档案上看,幼年父母双亡,抚养他长大的祖父在一年前去世了,也就是他刚刚考上梦之咲的时间,然后……他的入学成绩在整个H区的第一名,不过在校成绩属于中上。据他的同学说,他是个性格温吞,寡言少语的人,和人相处起来也是唯唯诺诺的那种,但现在也没有固定的战队归属,但是很热心肠,只要是那一队缺了狙击手,拜托他,他就一定会去替补。”真白友也翻着那一叠整理出来的资料,如实报告道。
“……他在校有遭遇霸凌现象吗?”仁兔成鸣有气无力地问道。
“这一点创和我特意调查过,自从杏学姐上线之后,梦之咲就再无霸凌现象了,学姐负责维持整个学院的秩序。也询问过老师们,麻原遭遇霸凌的可能性很小。”
“……这可不一定呀友也亲……如果小杏的系统足够完备,这场刺杀就不会发生了,凶手早在登上钟楼拿出枪的那一刻就应该被监控锁定,然后治安机器人就会出现,可偏偏那个范围内没有监控。”仁兔成鸣拍着额头喃喃道。
“这个……我们问过麻原的同学们,创也在,他们并没有说谎。您也知道梦之咲从天祥院会长带领的学生会出现起,就已经没有什么不良风气了……等等……学生会!”真白突然意识到什么!
“?!想到什么了吗友也亲?”仁兔提起精神问道。
“对!……光!光!”真白友也拉开办公室的门大喊道。
“嗯嗯?!我在的说阿友!有什么事?”棕发小子从办公区另一头飞奔过来,
“你当时说你联系这些学生过来做笔录的时候,发现他们当中大部分的人都是学生会的对吧?”
“没错!我只记得这一点最明显的说,最后整合这些人的基本信息的时候,发现他们多半来自学生会下属的一些社团组织的说,尤其是……那个什么……志、志愿者协会!!”天满光拍拍脑袋!
“这么明选(显)的信息你闷(们)略(居)然不告属(诉)窝!!!”仁兔成鸣急了,又拌起嘴来。
“呜哇!仁哥冷静的说,我当时只是觉得这个人的交际圈比起本班跟侧重于学生会的说。”天满光赶紧过来拍背让他安定。
“他本人并不是学生会的核心成员吧?除此之外他有加入过什么社团吗?”仁兔成鸣追问。
“是的,他不是学生会的成员,而且也没有加入过别的社团。”真白友也回答。
“……”仁兔成鸣思索了一会儿……似乎抓住了什么,但很快又懊恼起来,“必须进行审讯!这样没头没脑胡乱瞎猜到什么时候?!!子弹那边的事怎么样了?”
“创下楼去泡茶,他应该很快就回来。”
“学生会……明明不是正式成员,却热衷于与他们交际……按理来说……学生会的地位自从「Trickstar」和「fine」那场对战后就已经不再高高在上了,近两年也没有传出他们重新凌驾于学院的消息,不过……有这个情况吗?”仁兔成鸣在办公桌前兜着圈,一边咀嚼着信息一边思考着。
“这……我们得再调查了。”
“天亮以后马上……等等……你们多久没好好休息了?”仁兔成鸣皱着眉头问道。
——“有人要喝茶吗?”蓝发少年端着托盘进门。
“有吃的吗阿创?!小饼干也好,快要饿死了的说。”天满光扑过来兴冲冲地看着他手上的东西。
“我有准备噢。天满君不要急,仁哥和友也君也来吃点东西吧,大家忙了这么久肯定都累了,休息一会儿吧。”紫之创放下托盘开始倒茶分点心。
“创亲,子弹那边怎么样了?”
“嗯……唯一能确定是就是训练用弹,完全匹配于行凶的枪支……可还是……没法确定他为什么要不停地更换子弹。”创苦恼地摇了摇头。
审讯……调查的下一步行动都需要审讯进行指引,这些天他们已经搜遍了所有可用的信息,做了很多推理猜测,但在没有直接与嫌疑人面对面前,这些都是空谈。
“……我再去催促一下国安局,你们将目前找到的线索集合……一部分交给我。这起案件不宜拖太久……”晶红双眸颇为凝重,前些天的天祥院庄园之行带给仁兔成鸣一种很微妙的感受,天祥院正德的态度很好,但是……总觉得,好过头了。
“天祥院亲还没有醒吗?”
“噢噢!没有的说,我联系了红月馆,他们说天祥院前辈的伤势很严重,还没有醒来的说。”天满光嚼着饼干,喷着渣子也能把话说清。
“天满君小心,别噎到了。”紫之创贴心地把茶杯推了过去。
友也扶着额,长长地叹了口气,“……这些天大家都很累,但是进度真的不容乐观,可我们真的该休息了。尤其是创和仁哥,你们是Omega,一定要注意身体。”
“我没关系的。”创微笑着摇了摇头。
“……”仁兔抹了抹脸,努力跺了跺脚让自己清醒一下,他咬着牙有些气愤地道:“最迟后天,如果国安局再不同意我们进行审讯,我直接上交申请让「Ra*bits」退出调查!”
“?!仁哥!那这样的话英智哥哥那边……”紫之创皱着眉头,似乎并不赞同。
“我知道的,创,我们都和天祥院亲是校友,你又和他关系好,出现这种事没有人心里会好受,我会再试一次……可是现在,大家都累了。”仁兔成鸣疲惫地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捧着红茶闭目养神。
这次的案件侦破从一开始就阻碍重重,两个部门分开调查,名义上是为了公平公正,实则是废物一样的国安局在这些年感受到了军部特别情报处的力量,生怕地位遭到撼动。这些东西,仁兔成鸣毕业来到这里工作时就已经吃了不少苦头,两年的摸爬滚打,他终于等到了小兔子们顺利毕业,作为前辈的他已经开拓好了一片天地,只需要在他们到来时大家大展身手并肩前行。
但随着时间的进行,他已经不可避免地要带着他们接触一些无法避免的阴暗东西。
他睁开眼看着手底下三位少年面上怎么都掩盖不住的疲惫与憔悴,又叹了口气。
现在除了希望这场刺杀背后没有什么不可触碰的禁忌外,似乎别无他法。
但是……现实多半会与愿望背道而驰的吧?
仁兔成鸣低头打开办公桌上的触屏,拉开界面面对着整张国家行政区划图若有所思……
……
长夜漫漫,晶之湖微波荡漾,暗夜堡垒蛰伏在此,寂静无声。
然而……在其中一间房内,苋红发色的青年面对着满屏文字,浑身颤抖……
大段大段的文字仿佛化为嗡鸣的蝗虫,尖啸着涌出屏幕将他吞噬。
衣更真绪觉得自己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所有的目光锁定在文件的最末尾,那里有着一条提案通过的所有盖章,最高军部的文件封条。
[……]
[启明星行动备用方案:无]
[支援计划:无]
[……]
[战损预估:未知]
[……]
[备注:若出现突发情况,应急方案暂不启用。]
碧绿的瞳失去了焦距,衣更真绪木然地望着屏幕……突然间失去了方向。
难怪从一开始,单单只是游木的发情期,就让全员阵脚大乱。
TBC.
———————————————————
双向箭头,双向纠结……谁是助攻?谁是阻碍?soul版本的王骑和游戏差不多,只不过是将对决换成了战斗,但是效果与原作比……【耸肩
还有我觉得在soul这边,司糖爱吃甜并没有那么简单哎,我小时候生病嘴里苦也喜欢吃甜的【【【。
最近这几章已经开始揭露一些早在十几章就出现的战役和他们所对应的人和事。
直接用大家的曲名来作为武器,未来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会继续的w
然后还有一件事……宵宴来了……而我决定去打这一场圣战,肝不到毛毛,凛绪不发糖了我【X打死她
所以大家……如果宵宴结束,我都没有出现……嗯……你们就当我……∠( ᐛ 」∠)_【【【好吧我在开玩笑2333请一同肝宵宴的小伙伴加油!我与你们同在!

评论(35)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