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不轻易刻画「绝望」。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23
醒来的时候,是有光的。
感觉到层层叠叠的温暖笼罩上身体,慢慢将精神上的疲惫与阴暗消去,睁开双眼会有一瞬间的刺痛和茫然,然后不知道第几次开始继续接受这个世界。
日日树涉醒来的时候,恰好是正午时分,阳光大好,晴朗灿烂。
他睁开眼有些茫然地面对白色的墙壁,仪器在嘀嘀作响,唤起他失去意识前的最后记忆。
……啊,应该已经平安进入亚沉睡仓了!Amazing~☆
想到这里,小丑的心情有那么一点点雀跃,至少……他的皇帝还可以再次睁开眼感受着这世间的美好与爱。
唇角扬起一个弧度,紫色的眸子里终于荡漾起几圈涟漪。
揉了揉还在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发现床头的手环和通讯器闪烁不停,刚想去拿却听见了门外的响动。
噢……忘记这个了。他看到手臂上绑着的监测装置,索性拔了。
“日日树上将,我们即将对您进行全面检查。”推门进来的医生语气强硬,容不得他半点拒绝。
“感谢你们的关心~愿健康也成为你们的终身伴侣之一。”银发男人似乎恢复了往日华丽夸张的作风,不过,「红月」的诸位着实同他们的部长大人一样,完全不吃这套,依旧板着脸该干嘛干嘛。
……一系列折腾完毕后,对方表示再经过鬼龙副部的复查他就可以出院了……虽然所谓的住院时间不足两天。
当病房里再次安静了下来,日日树涉总算可以打开手环和通讯器安安心心地阅览讯息了,顶端有一条视频留言,打开后便看见执事先生可靠的身影。
——[日安,日日树大人。您已苏醒,请放心,会长大人已经平安。我正在协助少爷进行「fine」的正常运作,一切安好。请您务必在确认身体安康后才可以回归至您的岗位。]
墨蓝短发的青年言辞贴心,缓缓鞠躬后,视频自动关闭。
至于其他的讯息——冰鹰北斗表示安保任务顺利,已将所有工作同伏见弓弦交接完毕;姬宫桃李虽然生气,但还是接受了代理团长的工作,除此之外,还有一封来自「Ra*bits」征集线索的通知。
幽泉般的瞳眸中浮现一丝安心,他打开网络,开始查看新闻。
#梦之咲暴徒,刺杀世家继承人未遂#
#嫉妒?迁怒?昔日高校才子的恶意#
#光穹迷雾——战略部署停滞不前#
#捷报连连,「Undead」防守固若金汤?#
……英智遇刺、光穹会议、前线防守。围绕着这三件事的相关新闻报道层出不穷,按比例排列自然是从多到少。日日树涉一目十行,快速浏览着,提取所需要的信息……
十分钟后鬼龙红郎到来,递给他一支药剂沉声道:“把这个喝掉。你的信息素数值波动异常。”
“噢呀?难道说我已半身入土?”他关掉网页接过药剂,看着透明的小瓶笑得灿烂,眼神却是平静。
“行了。”鬼龙红郎面对恢复如常的涉感到棘手,长相凶悍的男人竟生出一丝无力,不太想正面回答眼前的人,只是板着脸问道:“你在服用某种药物调节信息素,这样做是为了与天祥院形成最佳匹配?在安抚时让他更加平稳地度过假性发情。”说到最后已是肯定的口气。
“Amazing~☆”日日树涉的声音还有些低哑,口头禅的语调不如平日夸张高昂,他依旧在笑,不慌不忙,“小丑自以为高明的魔术被发现了,真不愧是红郎君。”
“我不是莲巳,你不必用那种亦真亦假的玩笑态度应付我。”鬼龙红郎声音沉着,“虽然我并不想过分介入,但作为一名医者,和同为Alpha这一点,我还是想提醒你,这样做对你的身体并无益处,如果你真有这种觉悟,倒不如直接对天祥院进行初级标……”
“啊~白玫瑰于风中盛开,为世界献上敬意,芬芳与之相配,至善至美。”宛如诗歌朗诵般的,鬼龙红郎接下来的话被彻底打断,他看着眼前沉浸于自我中的银发男子,叹了口气不再多言。
“信息素波动异常并不好,给你开了一个疗程的药物,如果不想让身边的人担心,多少注意点吧。”鬼龙留下了处方条形码和出院准许,准备离开。
“请稍作停留红郎君,我想了解击中英智的那颗子弹和他的伤情。”
“所有的报告已经提交至仁兔那边,你与伤者并无直系亲属关系,我不能向你透露信息。但……说不定你可以去问伏见弓弦。”红发男人声音冷硬,头也不回地离开。
目送着高大的身形远去,日日树涉不以为然,仿佛饶有兴趣地观察了一会儿手中的药剂,然后将其放到床头柜上,轻车熟路地下了床。
起身的时候身形还有些踉跄,轻微的眩晕让他不禁发出一声轻叹,但还是利索地穿戴好一切后只拿着出院许可像风一般的离开了。
一室阳光,被束之高阁的药剂在柜上折射出一弯小小的彩虹。
日日树涉离开红月馆时恰好看见一辆豪车停在门口,从中走下的老人带着两位年轻的侍者,提着包裹行色匆匆。
“午安,日日树先生。”老者向他深深鞠躬问候。
“午安,铃木管家。英智已经沉睡,请静心等待他的苏醒。”涉向老人打了招呼,仿佛事态并不严重。
“是。由衷感谢您对少爷的关照,祝您诸事顺利。”老者垂眸,回应得体,然后带着两位随从迅速步入红月馆。
日日树涉回身,凝望着一处和风角楼……伫立良久后快步离开。
他打开手环飞速回复那封来自「Ra*bits」调查组的通知,然后用专线通讯传输了一条语气极不严肃的命令。
——[午安,可靠的执事君。我已经出院,不过……请不要告诉姬君我可以返回岚之塔,今天下午我需要单独同你进行一场秘密茶会。]
……
拉普塔依旧忙碌,白日的光穹会议并没有引起多少轰动,众人各司其责直到日暮之时。
天祥院庄园的管家已经被派往红月馆照顾他们的少爷,尽管在后者离开亚沉睡仓之前,那位老人也只有等待。
天祥院正德喝着他的特饮,大宅里常年萦绕着的红茶香味再一次散去了,代理管家正站在身后,不再年轻的男人看着今日光穹会议的新闻报道和从各处得到讯息,眼神深意十足。
“真是奇怪,难道朱樱老朽在得到我缺席的消息后也失去了参与的兴趣?呵……这可真是错过难得的好机会了。”他轻摇着杯子悠悠道。
书房的大门被扣开,随即步入的侍者神情有些焦灼——“补品告急。老爷!”
“让他们等着。”天祥院正德的语气不急不缓,气定神闲。
“是。”
“等等……”他喝住正欲离开的侍者,盯着网页上那“同时缺席”的关键词眼中闪过一丝阴霾,继而叮嘱道:“让那边的人留心,用尽一切手段,要把那小子的牙关撬开……”他的眼神格外狠戾。
“昨日的审讯结果很明确……那个学生确实只是一个激进的主战分子。”身后的代理管家陈述道。
“呵……”男人并没有回头,只是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如果不是英智替我挡下一枪,今日‘到场的朱樱家主’已经拿下半数议员的同意了吧。既然他放弃了当‘英雄’的机会,那我就顺水推舟好了……回复仁兔成鸣中将,诚邀他前来庄园询问调查。”
侍者很快领命而去。
天祥院正德将椅子转向窗外,所有的事物落在血色夕阳下,被描摹出金红的边框。
“不杀伯仁,却也不能先让伯仁因我而死啊。”一双眼倒映出残阳末景,男人的脸上神情淡淡,语气沉沉。
……
M国的领土广袤无垠,陆地西部领海,首都拉普塔悬浮于大洋之上,而深入东部内陆直至边境,即是与L国接壤之处,位于两国国境线上的“中庭山脉”,储藏着丰富的能源晶体矿,这座宝藏使两国从最初的睦邻友好到冷战对峙,时断时续的交火演变为二十五年前的全面战争爆发,三路战线如样式各不相同的双刃插入两国国土。
北线僵持不下,从一开始就属于M国控制之下的“中庭北群峰”陡峭险峻,冰壑悬崖,难以翻越,贯彻了“易守难攻”一词。自M国在山间建设“瑞文戴尔*”空军要塞,L国从山脚下的荒原重镇发动多次奇袭失败后,这场拉锯就变得费时费力,在新兴空军指挥部「流星队」就任后,制空权已经基本由M国掌控,但荒芜的北方并不能带来有效的实际利益,所以国内对北线的关注颇低。
中线地处河谷,“泠之川”流经此处,在河谷重镇——“新泠”曾爆发过激烈的战役,双方反复争夺这处原本属于L国的边境贸易小镇,但自从七年前的一场地震,让整个河谷被塌方掩埋,中路战线已然废弃。
如今,两国的主要交锋集中在中庭山脉南部地势较缓的区域,在经过几大战役后,M国最终在半年前——由第二军团「knights」一路突击穿过“月谷”进入L国国境,直接打到了有“聚能水库”之称的晶之湖畔,距离L国首都只有一个区。
晶之湖口窄内宽,沉入这一方盆地之中,恰好将中庭山脉大部分的山涧汇聚在此,在靠近西部注水口的断壁之下,是暗夜魔物建立的一处隐蔽基地。
整个军队驻扎在此运转正常,秩序井然,可总有人不怎么喜欢待在阴暗之处。
苋红发色的青年在泠泠湖水盛满夕阳的时候登上了峭壁,他站在崎岖不平的地面上眺望,一条反射着凌光的线横跨过湖面,将金橙波光一分为二,那便是晶之湖大桥。东部的流出河蜿蜒至远方,潺潺进入火烧云霞下郁郁葱葱的森林,红日沉沦于彼,天空中的云朵缱绻成金灿灿的翎羽,层层叠叠地铺展流动,二十年前,湖畔四处还有繁华的城镇,如今只余废墟。
碧绿双眸倒映这瑰丽风景,惊叹着这一处自然与人文交织的痕迹,衣更真绪转头,将目光投向西方,那里的植物远不如明之森苍翠欲滴,高大雄伟的中庭山脉仿佛直达云霄, 尽管已经离得很远了,却还是能感受到那山川的磅礴气势。
他的目光一路向下,神情渐渐变得晦暗不明。
于那山麓临近的地方,便是月谷——希望之星的湮灭之处,却是骑士团剑锋所指的荣光一击。
战争这种东西,成王败寇,都是说不清的。
他打开自己的手环,切入工作系统开始继续整理资料,他换了一个方向,通过进行相关实验,试着有没有可能配制出看似正常实则会诱导Omega发情的试剂,如果一旦成功……应该能证明很多东西。
来到这里已经接近两周,办公区与实验室都太不安全,莲巳敬人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直接锁掉了他们所有人进入红月系统的权限,如有需要必须写好书面说明由他进行审批。衣更真绪不敢问莲巳敬人任何事,他可以确信这位在校时便以严苛著称的部长大人肯定知道什么,但以这人的性格,他很难问出东西。
所有的真相都已蒙尘,衣更真绪可以感觉到有一张巨大的网正等在迷雾背后,倘若他揭开,也许会让所有人被迎头笼罩,然后……
他在一块岩石旁坐下,准备趁晚餐时间整理完所需要的,这里的信号很糟糕,只能把握一些特殊的时间段才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信息。
手指在虚拟键盘上敲击着,衣更真绪又开始由衷地想念游木真在的日子,他的打字速度简直可以用疾驰来形容,检索信息的效率几乎是自己的三倍。
——“嚯?吾辈正纳罕为何此处有电子器械的声音,原来是衣更君啊。”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慵懒低沉的男声,比起真绪所熟悉的那个多了几分挥之不去的沧桑。
“朔间团长!”衣更真绪迅速关掉了页面起身敬礼,却不想黑发男人并不在意,眨着困顿的眸子望向日暮苍森,晚风拂过他的发,耳钉闪过一点星芒,胜于残阳的血红双瞳流动着沉甸甸的光,苍白俊美的侧颜掩映在夕阳之下,整个人都散发着难以言语的气息,这大抵是不符合年龄的孤傲与寂寥,仿佛将一个垂暮练达的灵魂放入年华正好的身体里,却又浑然天成。
“明之森……彼时进化后纪元的第一片绿地,十六年前所向披靡的星之鹰抵达这里,却屈服于古老而神秘的自然力量,如果不是因为战争,它应该还可以安然守望着邻国人民。”那双眸子凝望着远方的森林,与真绪所熟知的眼瞳大相径庭。
在衣更真绪的记忆里,相较于朔间凛月,朔间零拥有胜于前者的深谋远虑,尽管从儿时直至高一入学,这个人都以一副狂妄倨傲的姿态面对着外人,但随着成长,他总能感觉到这位朔间家的兄长拥有一些比凛月要多的东西——才华、谋略、和更胜一筹的担当。
即使后来性情大变,衣更真绪从朔间零身上所看到的,也是更多的沉淀与稳重。
青年望着这位曾经给予「Trickstar」帮助的人,突然产生自己要不要问问他的想法。
“汝无需太过于拘谨,本就是亲近之人,你这样拘礼凛月知道可会生吾辈气的。”男人回过头来,轻勾着唇角神情慵懒,血红双瞳隐约闪着戏谑的光芒。
没来由的面上一窘,真绪总觉得这句话哪里听着都怪怪的。
“真抱歉朔间团长,来到这里这么多天却没有正式问候你一下。”
零懒懒地打了一个哈欠,傍晚的到来同样让他精神不少,男人抱臂微笑着道:“汝在拨开云雾,找寻「陨星」碎片?”
朔间零说话一向高深莫测,很难让人理解,衣更真绪倒是习惯了他的说话方式,他点了点头,无意隐瞒,因为他觉得这种行为在这个人面前毫无意义。
“……汝认为已产生的「坑洞」能被修补?”朔间零绕有兴趣地问道。
“如果前辈您知道些什么,请给我提供一些帮助。”衣更真绪正视那双更加从容自若的眸子,神情郑重。
“呵呵……如果吾辈守口如瓶,汝会像当年对待凛月和「knights」那样不择手段么?”薄唇轻勾,血红双瞳中意兴阑珊,隐约含着几份挑衅。
被戳中要害的衣更真绪一怔,有些难堪道:“如果您还要拿过去的事羞辱我,那么我也不会再多问的。”当初那场竞技赛他带着六分好胜和四分恼怒,完全没有顾及凛月,只想自己背负罪恶以牙还牙,为了「Trickstar」,也为了真。
过去的篇章已然翻过,想要把握现在,却又迷惘着未来。
红发青年低着头,眼神灰暗,他要快点查出什么,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生活似乎已慢慢回到正轨,他在动摇……这种想法一旦产生,就像是破土而出的种子,会肆意生长。
朔间零双眸微眯,似乎是在打量着眼前的人,半晌后,他托着手肘摇了摇头,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罢了。当年汝于学校并没有和「Trickstar」的另外三人一样同吾辈相处甚久,儿时的交情也全都给了凛月……很久没有见面,吾辈只是想随便聊聊而已。”他像是有所顾忌地耸了耸肩,然后打开自己的手环一边操作一边缓缓问道:“汝可会分析战局?做评估报告?”
衣更真绪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有些沮丧地摇了摇头说:“我并不擅长这个。”
“试着去分析看看吧,从整个启明星行动方案通过,军队构成到作战计划,和全过程。不要将思维拘泥于一个点上,这样的发散不过小小烟火一朵,不足以点亮整个夜空。不过……倘若真实之夜在汝面前彻底展现,还希望汝能承受住它的阴冷残酷。”零给真绪发送了一套文件,然后收起自己的系统。
红发青年面露欣喜,可随即又反应过来担忧道:“您将这个透露……”
“不必拘谨……”朔间零打断了他的话,“这不过是吾辈即兴整理的一份私人资料。”男人摆了摆手,懒懒催促道:“快点下去吃晚餐吧,缺失了必要的营养对人类可是非常危……”
他的耳钉闪了一闪,与此同时真绪的通讯耳机也收到了一条消息。
——“请全员立刻就位进入备战状态。”
他神情严峻地抬头,却见朔间零不慌不忙地道:“该回去了。真是一群精力旺盛的家伙啊。”
两个人原路返回,途中朔间零下达了几条命令,衣更真绪全程无声。
「Undead」的基地整体偏暗,漆黑的色调隐藏在湖畔一角,甚至有一处暗堡嵌入石壁之中,两个人一路穿过层层门禁,来往士兵匆匆问礼后迅速投入自己的工作。
“指挥室需要一位调度医疗兵,汝来负责。”步伐利落的男人不疾不徐地说了一句,他神情沉稳,目光沉沉。
“莲巳部长呢?”被点到的衣更真绪心里有些没底。
“他和阿多尼斯君前去接应了。”他淡淡撂下这句,指挥室的大门应声而开。
整个大厅呈黑色,分为壁挂式三层,钢化晶体搭筑的结构牢固而精致,如同构筑出的巢穴,电脑都如同倒挂在墙壁上的蝙蝠,十几位工程师各司其职,负责处理各类信息和调度各种机械兵器。
“A1报告,地面侦查机器人损毁。”
“A2报告,空中隐形无人机已就位。”
“A3报告,明之森出口监控运转良好。”
第一层的工程师们负责侦查机械的运转。
朔间零踏上形似蝙蝠的悬浮器来到中央主控制面板,属于「Undead」团长的专属通讯器已经就位。
“B组,联络前线。”他戴好器械按住按钮,血红双瞳平静深邃。
“晚上好,先生们!远程‘风狐’就位。朔间桑你总算来了。”大厅里回响起一个男人轻佻无谓的声音。
“薰君。汇报一下位置。”
“晶之湖东部出水口的断崖处,岩石掩体满分地理位置可以定位到吧?阿多尼斯君他们在桥下。听起来我们的通讯还不错噢。”对面人的声音悠扬而磁性,语气一派轻松。
——“‘棕熊’呼叫‘古堡’,我们已经就位。”通讯里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
朔间零低头看着总指挥面板上显示的位置,抬手拉出整个湖口的地形图,将所有我方人员坐标确定在上面,然后整个铺展开来,沉声道:“B组工程师保持与前线联络,小队原地驻守。先锋报告。”
——“双子已经出击!”
衣更真绪看着站在高台上的朔间零……果然,这是属于一个团长的作战定位。
“这里是火狐01!正在前往明之森出口,目测敌方部队为二十人先锋小队。”大厅里传出一个少年朝气蓬勃的声音。
——“A组报告!敌军启动了干扰设备,监控失效。”
监控画面一瞬间陷入黑暗,到站在指挥台前的朔间零并不惊慌。
“嚯?这段时间吾辈的「Undead」何时给了他们一种可以在进入晶之湖水域后反击的错觉?”血红双瞳闪过一瞬嘲讽。
手指轻触屏幕,几秒钟后,监控画面重新显现。
朔间零操纵着指挥台,整个森林到晶之湖隘口的全息图像构筑完成,黑色手套包裹着的十指迅速而又果决。
“双子,突入森林Z区,三点钟方向,目标距离汝等三百米。终结那个工程师团队。”向置于唇边的通讯器下达指令。
——“遵命。”
……葱茏林间掠过两个身影,荧光双色轻甲披挂在身,手腕处的表盘轻巧灵便,金橘发色的两位少年展开手臂,晶体战刃自护腕中弹出,一左一右,如镜中倒影。
“火狐01,02正在前往,可以开启隐形护盾吗团长?”右手浅粉战刃的少年笑嘻嘻地问道。
“喂喂大哥!注意能量啊。”左手蓝绿战刃的少年忧心忡忡地叮嘱。”
——“C组01,02监测双子战甲。确认完毕后允许开启隐盾。”二人的通讯器里传来朔间零低沉缓慢的声音。
两位少年一边奔跑一边看着各自手腕上的数据盘,而后相视一笑。
几秒钟后,双色霓虹亮点在战甲的纹路上循环流动,随着一声轻响,二人的身影消失在昏暗的林间。
虽是狐狸,但也是悄无声息的狩猎者。
森林一处的狭小空地前,四处的灌木构成极佳的遮蔽,几个士兵正在这里摆弄他们的电脑,还有几位守卫在旁。
“干扰信号发出失败。”
“可恶!「Undead」的卫星在天上!我们根本束手无策!”
“上面的打击还没准备好吗?我们应该转……!”
其中一人话未说完,只听见树丛传来一声轻微响动,而后……鲜血四溅!
空气中出现类似于电流窜过的声音,霓虹火花噼啪之间,两抹身影突然显现而出,双色战刃挥舞而过,末尾撩起一片血色。
惨嚎与枪声此起彼伏,通讯传入「Undead」指挥室,黑发男人注视着画面上的屠杀惨状,唇角轻勾。
啊……日落之时却要目睹此番血腥场景,就算是他也会觉得乏味啊,现场应该全是铁锈味吧……他有些唏嘘地低下头。
——“报告。这里是棕熊小队,敌方先锋侦查部队骚动。似乎准备返回。”
“给吾辈拦下来。阿多尼斯君……汝切记,勿要用错枪了。”朔间零悠悠叮嘱道。
——“我把他的医疗枪换下来了。”频道里出现一个平平的声音。
“有莲巳君。那吾辈就放心了。”朔间零点头,“双子解决完后向Y区靠拢,前后夹击。”
……林荫空地上的战斗几乎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葵氏双子配合得天衣无缝,战甲模式切换自如,你隐我现,声东击西,敌军所有的子弹全都浪费,四周的树木被破坏,木屑混合着硝烟在空中飞舞。
浅粉战刃割开喉管,在血液喷溅而出前翻身离开,迅疾身形化作荧光残影,战甲光路跳跃闪动。
出击的粉绿战刃如灵巧的蝶,于掌间旋转飞舞,而后反手刺入敌人胸膛,电光一瞬后身影消失。
两位少年面色平静,眼中无悲无喜。
这是一曲霓虹战歌,由他们二人演奏的死亡序曲。
很快……当敌军仅剩一人时,这个络腮胡子的大汉手持两把机枪,满脸鲜血怒吼着准备向二人扫射。
两道身影解除隐身,迅速背靠在一起,空出的手同时拔枪——一声短音后,对方应声倒地,两颗子弹并排穿过额头。
“结束。”他们异口同声,而后相视一笑。
电流噼啪声窜过,霓虹双色闪现不见,只留一地死亡残像。
葵双子极速穿过森林,兄弟二人都没有说话,当一队人马出现在他们面前时,粉红战甲的少年轻声唤了一声:“裕太君。”
“了解。”如同心理感应般,粉绿战甲的少年应道。
二人迅速分开,粉绿身影突入侧面,而粉红身影则正面冲向敌军,在进入战场范围内立刻隐身。
这是一支三十人的侦查排。为首的排长还没来得及下达命令,就被从后方突击进来的葵日向打得措手不及。
粉色战刃就像划开空间般出现,迅疾身影如一道闪光飓风冲入阵里——哀鸿遍野。
晶体战刃拥有常人无法想象的坚硬度,可以划开大多数材料制成的军备,任何防御用具在它的面前毫无用处。
锋利战刃切割过敌人的腿部,瞬间让他们行动不能!
……指挥室内的朔间零一派气定神闲,他缓缓对那边的阿多尼斯道:“你们不用动了。交给双子。C组检测护盾能量……好了,可以开启最高能量了葵君。”
“了解!!”两个声音同时拔高!葵日向在第一时间突入敌方队伍心脏——而这位排长也不是泛泛之辈,只见他迅速端起枪!射出两枚子弹,如纽扣形状般的弹药被浮现智能护盾挡下——直接炸开!
——“……”朔间零注视着那团爆出的火焰,眯起双眼。
——“C01报告,火狐01护甲能量递减至40%。”
受到冲击的葵日向毫发无损,少年挥开眼前的硝烟,翠绿眸子平静无波,直取敌方领队咽喉!
身后被他砍伤的人举枪射击,却撞在荧光粉的护盾上发出近似于雨点的声响。
敌方排长面对如闪电一般极速接近的少年,目露凶光,掏出一个黑盒子准备死拼到底。
“葵君……那是炸弹。”朔间零的声音依旧低沉平缓,手指却不由自主卷曲了一下。
——“刷!”侧面树丛窜出一道荧光蓝绿的闪电,闪着光的刃背直接将那个盒子从敌人手里打掉,葵裕太将武器反手一转,跨步来到对方背后的瞬间刺入后心。
——与此同时,粉色战刃从前胸穿出。
鲜血喷涌而出……霓虹双色却不沾染分毫,敌人甚至来不及呼喊就彻底被一前一后对穿。
少年们拔出自己的武器,无视已经倒下的残破躯体,葵裕太有些气恼地道:“大哥真是的,躲都不躲一下。”
“有护……”葵日向还没来得及说完话,就被自己的胞弟压下肩膀,随后他听见了子弹击穿肉体的声音。
原本还想负隅顽抗的一人被少年右手的蓝绿枪支彻底击毙,其余倒在地上的人纷纷吓傻。
“呼……”葵裕太松了口气,“幸好有努力练习右手射击。”然后,那双翠绿的眸子瞬间变得阴沉起来。
“我和哥哥不想杀你们,再动他一下试试。”
背对着敌人的葵日向不知道他们露出了什么表情,但是看着自己的弟弟这样不知为何也觉得有些可怕。
——“好了葵君,你们可以准备撤退了。”兄弟二人的耳机里传来朔间零的声音。
……
作为临时调度医疗兵的衣更真绪有点懵,尽管这段时间已经见识了葵双子的实力,但总会屡次三番地被惊到,「2wink」是当年学院里唯一一个仅由一年级成员组成却战力非凡的团队,兄弟二人和他们「Trickstar」一样受到了「Undead」的照顾,但他们依旧在实战中单独行动,记得在第一学期末,这对双胞胎直接揍趴了一支三年级小队。
「2wink」毕业后再次应征彻底归于「Undead」麾下,但是朔间零完全没有手把手为其制定战术,反倒让葵家兄弟成了一柄只要出鞘即可所向无敌的利刃。
不知为何……一种沧桑感席卷而来。
……
——“等等!”大厅里传出朔间零有些严肃的语气,男人盯着自己的指挥平台,神情微变。
“葵双子,立即撤退进入五点钟方向的密林!”
——子弹呼啸而过!如雷霆万钧般袭来!敌方侦查队伍里想要起身的士兵瞬间被射成筛子。
葵家双子立刻反应过来,迅速扎进森林里!
——“紧急情况!火狐01、02后方出现大量敌军!”
——“紧急情况!森林口出现机械士兵。”
朔间零的表情瞬间变得凝重起来,指挥台上骤然涌现的红点让他面容一沉……
“A组汇报监测情况。”
“敌军采用了Z型地面机械兵,可潜伏在土层下,监测器无法感知。”
朔间零眉头一皱,一丝微怒卷过眼底。
“古堡呼叫火狐01、02,立刻向五点钟方向撤离!棕熊请回答!马上派人前往森林出口西面三百米处接应!”「Undead」军团长依旧冷静,他接到阿多尼斯的回应后立刻退后一步,向着第三层的人员朗声道:“派出一个机械连队,一定要把出口撕开。”
“是!”
“薰君!立刻移动到断崖边缘,切换[Darkness]。”
——“喂喂!朔间桑你真的确定吗?那是空间塌缩弹哎。”那边的人语气有点虚。
“照做。”朔间零漠然地甩给他两个字。
战局急转直下,所有人都变得呼吸急促起来。
衣更真绪打开了自己手环的战术系统,开始向医疗部下达做好接应伤员的准备。
……
日暮时分的森林已然阴暗,子弹呼啸而过的火光点亮了枝杈,火焰燃起,而两位少年全力奔逃。
护盾被子弹打击出圈圈涟漪,荧光荡漾分外现眼。
——“火狐01护盾能量下降至15%,火狐02护盾能量下降至70%。”
——“……启动隐盾能维持多久。”由于护甲受损,朔间零已无法从双子的视角查看现场,落日余晖消失殆尽,无人机捕捉到的影像已经不再清晰,他只能看着屏幕上两个飞速移动的绿点在森林间穿行。
——“火狐01再一次启动隐盾所消耗的能量只能让护盾维持五分钟,隐盾维持时间也为五分钟。”
呵……如果让双子现在隐身只要被继续追着打,哥哥现身必死……血色双眸依旧一片沉着,朔间零立刻道:“双子!启动护甲的第二能源。”
——“已经在用了!!!”那头传来少年们的喊声!隐隐带着焦急。
葵日向和葵裕太在树林间极速狂奔,两个人凭借着树木也可以遮蔽几时,但敌军开着不逊于他们速度的装甲战车一路横冲直撞。
……指挥室这边,朔间零收到来报机械士兵已出击,可在十分钟后抵达战场。
黑发男人的神情变得有些严峻起来,但很快又有个消息让他着实沉了脸。
——“报告团长!大神准将申请出征。”
“不允许!”前所未有冷酷的声音落下,怎想到指挥室门口传来一声怒号。
“朔间零你再敢拦本大爷试试看?!”
小麦肤色的英俊青年满面怒火,暗金眼瞳似乎翻着滚烫的熔岩。
血红双瞳闪过阴霾,说不上是气恼还担心,零向站在不远处的真绪作出眼神示意,后者直接拔枪向青年射击。
被躲过几乎是在意料之中,红发青年也并不慌乱,因为随后而来的医疗兵顺势架住了气势汹汹的青年,直接给了他一针镇定剂。
这支吵吵嚷嚷的小插曲并没有扰乱「Undead」团长的阵脚,朔间零已经回到指挥台前,听着通讯器那边的纷飞战火,神情越发凝重。
“听着双子,汝等护盾能量差距过大,现在听从吾辈指令,分散撤离。火狐01开启隐盾奔向一点钟方向,02继续保持原线路。”
——“我不可能丢下裕太君的!朔间前辈!!”枪林弹雨之中,葵日向直接喊出了以前的称谓。
——“笨蛋大哥!相信朔间前辈啊!”葵裕太的音量如出一辙。
“相信「我」。”指挥台前的男人面容平静,运筹帷幄。
硝烟弥漫的树林中,暮光已离去,冲天的火光照亮所有!霓虹双色的战甲光芒黯淡,粉色电流一闪,葵日向消失了。
——“现在!火狐02马上向回跑开启隐盾,注意能量。”朔间零冷静依旧,平和沉着的 气场让整个指挥室都安定了下来。
粉绿战甲的少年立刻停步,灰扑扑的脸上写满狼狈,眼神却坚毅依旧。
……然而,朔间零还是忽略了两件事。
一是指挥显示台上并没有离开多远的绿色亮点,那是葵日向的位置;二是敌人这边的军备。
葵裕太正面向敌人冲过去时,荧光战甲噼啪作响之间隐盾瞬开。
骤然消失在敌人面前的两位少年,似乎即将脱离险境。
——“报告!检测到异常能量场!”指挥室里一声呐喊惊诧了众人。
只见模糊的监控图像内,一道蓝色的冲击波瞬间荡漾开来。
如一阵狂风刮过,周遭的树木被吹得枝叶凌乱,而在“阴风怒号”之时,两道霓虹身影的屏障被即刻击溃。
——“报告!双子护甲失灵!”
未知的武器……让一柄利剑,失去了它的锋芒。

TBC.

————————————————————
*瑞文戴尔。中土旅游五星级景区,直接拿来用了,林谷半秃您多担待【X
突然兴奋.jpg本章爆字数爆得跟追忆排五一卡线一样,但是昨晚看着和我一样疲惫难过的亲们,觉得炸线大家会绝望那么我爆字数大家应该会开心吧w
本章……我觉得自己不辱没名声,直接整个地形图出来【自豪脸【。引用了一些原作剧情——没错DDD,我觉得栗子不怪毛毛简直真爱啊,好吧,其实是泉总猪队友了【濑名泉:[拔枪]。不好意思栗子,让你哥和你家毛毛拉拉家常,你……你还没法出现【X
!!「Undead」全员上线,「2wink」大放光彩!打tag【X关于双子我是在圣诞剧情后才决定好好写一下!他们是天使qwq后半部分找對了BGM一气呵成!战斗真爽!但是写魔法战争出身的lo依旧……在写魔法战争吧哈哈哈【尬笑中。科技树!感谢我科技树。

评论(42)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