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不轻易刻画「绝望」。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22


舆论风暴席卷整个拉普塔,并随之膨胀扩大至全国,各区针对校庆遇刺事件的推测报道层出不穷,一时间在举国上下引起轩然大波。


尤其是M国I区,作为国家的边境难民区和贫民窟,这里的人们在得知天祥院英智遇刺后反应尤其激烈,在痛恨凶手的同时也祈祷着他们的神使平安无事,自发组织着祈愿活动。


在天祥院正德的即时报道被放出后,大部分人松了一口气,半数I区群众镇定了下来,虔诚地盼望天祥院英智早日康复。相对的,一部分人开始将目光投至负责此次事件的调查组。


被聚焦的两个部门分别是——自建国以来成立的国土安全局和十年前诞生的特别情报处,由梦之咲15届毕业生仁兔成鸣接手后更名为「Ra*bits」,是目前M国情报组织的后起之秀。


此次事件引起了极高的关注,就在天祥院正德前往医院的这个下午,梦之咲也迎来了一次特殊的返校。


学院已经下达停课通知,空旷的校园里偶尔传来几声鸟鸣,午后时光悠然温暖,但也容不得来访者追忆往昔年华。


身材小巧的人却有着一股雷厉风行的气质,浑身上下英气十足,红宝石的瞳在阳光下精致闪亮。他的身后跟着一位眉眼温柔的少年,淡蓝色的发稍没过脖颈,浅紫色的眼睛空灵通透,像是润了色的玉。


两人身着同款的制度,蓝白色调让人觉得分外舒心,他们来到镜湖馆广场,做好完全准备后进入被封锁的现场直奔西南角的塔楼。


——“「Ra*bits」部长仁兔成鸣,军部编号15B042705。呼叫小杏。”


校内手环投射出少女的倩影,女孩子不卑不亢地打了个招呼。


——“冲冲冲!仁哥你在吗?!!!”与此同时耳边的专属通讯器里传来一个活力满满咋咋呼呼的声音。


“呜喵?!!光亲你吓都[到]呃[我]了。”他的舌头再一次打起了结。


——“抱歉仁哥,没能及时提醒光。”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比方才那个温和许多,“我们在管理室又看了一上午的监控录像,除了昨日得到的线索外,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因为塔楼内没有监控,高处又是监视器死角,我们正在努力征集当时在场的媒体摄像和照片。”


“辛苦了友也亲。从小杏那里拷贝一份监控,同时加强有关录像照片的收集,只要是显示嫌疑人踪迹的,通通都不要放过。然后再去调一份他的学籍档案。”仁兔成鸣认真叮嘱道。


——“咦?嫌疑犯的身份背景不是由国土安全局负责么?”那边的人有些疑惑。


仁兔成鸣摇了摇头,有些气恼地道:“那边的调查组组长并不愿意和我们分享主要情报……”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就算我们只是协助,也不应该一味地为了他们提供线索。”


——“是。仁哥和创一定要注意身体。”友也领命下线。


“真是的,一手包办审讯工作,却差遣我们来作辛苦调查,不愿意分享情报怕我们抢功,遇上这种同僚……”挂了通讯的人一脸气恼地喃喃道,语气最末只剩无奈。


“呵呵……仁哥不要太烦恼,我们做好本职工作就行了。”身侧的少年柔声劝慰着。


“嘛嘛……我是懒得计较了。倒是创亲你,大热天的还要跟着我跑东跑西,Omega的身体本就娇弱,不舒服了一定要告诉我噢。”他体贴地拍了拍自己队员的肩。


紫之创温和地笑笑,表情却有些微妙,“仁哥自己也要注意。”


“我可和你不一样噢。”梦之咲唯一体能测试满分毕业的Omega颇为自信地道,下一秒赶忙把注意力转向等候许久的「杏」,“小杏,告诉我嫌疑人抵达这里的具体时间。”


[根据镜湖馆广场三号监控器显示——嫌疑人是在校庆当日16点23分抵达塔楼门前。]少女如实回答道。


“嗯。”仁兔看了看自己手环上的时间,“当时周围的情况是?”


少女的全息微缩投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段监控视频——广场上人头攒动,情绪激动,而就在熙熙攘攘之间,有一个背着黑色长包的身影靠近了西南角的塔楼。


[当时正处于两位团长比赛刚刚结束之时,濑名前辈击中目标,比赛结果还在评判中……]杏吐字清晰,条理分明。


仁兔成鸣和紫之创将监控再次细细浏览了一边,随后,他们开始环视塔楼门口的范围。


“好吧!根据今早前往「红月」得到的情报,结合昨日调查到的,创亲……你可以开始了。”仁兔一声令下,然后安安静静地退到了蓝发少年身后。


紫之创点了点头,整个人深吸一口气,神色沉静地迈步。


他先是来到了塔楼门前,面对已经损坏的老旧锁沉吟许久,缓缓踱着步子,然后轻轻拉开门侧身进入……


仁兔成鸣不声不响地跟上……少年一步一步登上楼梯,时而脚步匆匆,时而停下来环顾四周……他抿着唇,紫玉般的眸子里一片空明。


他们来到了平台上,生锈的大钟已经发不出任何声响,残损的地面凹凸不平,物证昨日已被他们取走,只留一片凌乱和血迹斑斑。


紫之创转身,面朝镜湖馆广场后选择一个位置站定,他俯视着宽敞的下方,最终将目光确定在观众席上……那里的椅子被掀得乱七八糟,尤其是颜色特别的嘉宾席。


就这样勘查了许久许久……蓝发少年终于轻嘘了口气,擦擦额头上的汗珠向仁兔牵起一个腼腆柔和的笑。


“因为昨天接触到嫌疑人时间较短,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


“那么创亲说说看?”仁兔成鸣叉腰问道。


“唔……结合昨天获得的物证。首先……嫌疑人将枪支及子弹放入事先准备好的吉他背包里,他应该获得了现场特等席的票,当比赛结束时,他趁人群心情激动亢奋,走到塔楼门前……”紫之创娓娓道来,声音轻盈柔和。


“……他事先了解过锁的结构,在加上锁头本身老旧,便轻而易举地将它破坏了……根据锁头的破坏程度,他完成这件事的时候,情绪应该非常激动,应该可以说是愤怒……然后,他走上了楼,从比赛结束到会长出来,这段时间间隔不算长,他的速度应该很快……”少年的脚尖轻点着地,手指摩挲过旧损的平台。


“……组装好枪支后,他校准镜头,准备装弹……”


仁兔成鸣在一旁静静听着,红宝石的瞳凝视着正在叙述的少年……


说到这里,紫之创的眉头微微蹙起,“仁哥……根据昨天我们收集到的子弹和今日得到击中会长的那颗……我不太确定这样推测对不对?”他有些疑惑地问道。


“没事的,你尽管放心说。”「Ra*bits」的长官对自己的成员表现出高度的信任。


少年点了点头,继续道:“装弹的时候,他似乎很不满意……子弹换了一颗又一颗,扔掉之后就绝对不会再重复拾起,很快……地上就被他丢得到处都是没有用过的子弹。”


仁兔挑了挑眉,若有所思,“这需要经过弹道测试,我们得注意一下,这些子弹的生产来源了。”


“嗯……终于,他找到了一颗自己满意的,填装完成,并架好了枪支……通过我们得到的媒体照片和录像,虽然图像模糊但经过处理后,他是从一开始就锁定目标点在嘉宾席。”紫之创抚了抚平台上的凹坑。


仁兔成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环确定了一下时间。


“这个时候……比赛结果已经公布,会长大人从镜湖馆出来了,可他……不对……”紫之创摇了摇头,“如果他的目标是会长,他应该不断在寻找才对……”浅紫眸子里涌起矛盾。


“不排除天祥院亲有被误伤的可能性……继续……”仁兔成鸣轻声道,“……看起来……我们要竭尽全力搜寻可能记录嫌疑人行踪的线索,还要对在场的校董们,挨个儿好好询问了。”仁兔成鸣依旧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仁哥……我有个大胆的猜想……”


“创亲说说看?”


“根据鬼龙前辈那边做出的伤情判断,嫌疑人射击的时候,耐心已经耗尽,所以他根本没有在最后时刻校准镜头,而是直接扣动扳机。所以,既是目标是会长大人,也没有打中致命要害。”紫之创认真地说出自己的推测。


“嗯。”仁兔成鸣点点头。


“唉……如果可以接手一点审讯工作就好了,能推测出更多的可能。虽然……不一定准确。”少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地耸耸肩。


“好啦好啦,能有这样的结果,创亲已经很棒啦!我们再停留调查一会儿,稍后去和友也亲他们汇合。”仁兔成鸣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个人继续着他们的工作。


……直至夕阳西下,「Ra*bits」四人终于在梦之咲门口集合。


“冲冲冲!仁哥!我们任务完成了的说。”迎面跑过来的身影像颗飞过来的小豆子!仁兔和创闪避不及,却不想这人刚好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


“已经对所有在场的当事人发送了约见邀请的说!只要有了回复一定会按时汇报的说!”快速奔过来的少年有着奇怪的口癖,活力四射,深棕色的瞳和发像热巧克力一样暖暖的。


“辛苦了光亲,果然在这种事上你的速度还是最快的。”仁兔成鸣笑着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唉……到底要对你说多少遍呢?光,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学生了,稳重点吧。”栗发少年无可奈何地摇着头缓步走近。


“那个……友也君不要太操心了。一会儿回去要喝茶么?”创在一边安抚道。


“要要要!阿创的茶超级好喝!”叫作“天满光”的毛头小子已经率先出声,“我要吃面包的说。”


“哈哈……先回去吧,今天大家开门进度不错。”仁兔成鸣满意地道,带着三个年轻人离开了梦之咲。


……


纵使刺杀事件举国轰动,第二日光穹会议也照常举行,只不过这一次,格局倒颇为微妙……上次缺席的主和派战力橘旭泽回归,但原本争锋相对的两大家主,却不约而同缺席了。


天祥院正德无法到场事出有因,倒是朱樱慈因病请假颇为引起关注,媒体再次发挥他们的臆测能力,一时间众说纷纭。


当然……缺席的不止这两位,军部座位席上,独自一人的濑名泉,多少有点孤家寡人的意味。


劳苦功高,做牛做马……应该说得就是自己。


一个副团长,出勤率却远高于那三位正主;最早结婚却连个正经的蜜月都没有;好不容易和自家Omega进展喜人,却不想世事无常,不得不提高警惕把注意力放回到工作上。


真是……超!烦!人!


银灰发色的男人冷着脸,一脸不爽地瞥了眼身旁的空位,突然特别想问候这三个奇葩全家。


回味着今早好不容易讨到的早安吻和出门前的拥抱,濑名上将懒得关注橘旭泽一个人的演出,主战派这边少了朱樱慈也拿不出什么精彩的回击,樱井首相的态度依旧模棱两可,没了鼎力之声,这场会议注定平淡无果。


濑名泉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两方你来我往,论点重复着搅来搅去……他佯装认真地关注着桌面的显示屏,然后悄悄点开自己的私人通讯。


[游君~]心情愉悦地敲了两个字过去,对方立刻秒回。


[泉前辈?!会议还没有结束吧?]


[没有,但是超无聊的,老家伙怼来怼去就那么几句话,听得超~烦人。]他表明上一本正经地关注着会议对垒,实则手指翻飞大倒苦水。


[泉前辈认真一点!被媒体拍到了就不好了!!]那边的人回复得很快,字里行间都充斥着焦虑。


[游君不用担心……快给哥哥一个爱抚的亲吻~]濑名泉面色冷冷,可内心十分波动。


——[阿濑好恶心噢Zzz……]频道里突然插入一条陌生的讯息。


[?!朔间君?]那边的游木真立刻回复。


私人频道被入侵的濑名上将整个人都不好了,马上敲了一句。


[立刻回到你的工作岗位上!睡间!要么滚去继续睡你的觉!]


[不~要~]


[……那个……泉前辈和朔间君好好工作开会,不要分心。]这条消息刚发送完,游木真立刻下线了。


“……”如果有可能,濑名泉简直想把拳头伸到屏幕那边去把朔间凛月打翻在地。仗着自己工程技术好就随便到别人的频道里瞎逛。


[……阿濑你生气了吗?]


[你的年假没了。朔间少将。]


[……真记仇……]


想着反正无聊索性和这头睡熊键盘大战到底!却不想光穹会议厅内再次响起橘旭泽不紧不慢的嘲讽:“呵……难道主战派的诸位认为现在的三大军团不会重蹈‘星之鹰’的覆辙么?穿过‘晶之湖大桥’即是‘明之森’,大家可不要忘了,当初我们在这里可是损失惨重。还是说,三大军团都有信心继续挺进?我看今天……军部的成员也就只有一位到场而已……是吧?濑名副团长?”阴鸷双眼直射独自一人就坐的濑名泉,阴沉沉的话语还特意在“副”字上加了重心。


啧……第一天开会被他们三个人怼了,现在寻仇来了?水蓝双瞳悄然眯起,唇角勾起一个嘲讽满满的弧度,灰发男人从容不迫地起身,朗声道:“不好意思啊,橘议员。我一个副团长,又是代理,实在是难以作出下一步重大决策,除了服从效忠,别无他意。”


被濑名泉打着同一个身份花式回击,橘旭泽铁青着脸,只得窝了一肚子火悻悻作罢,转而继续和主战派的人唇枪舌战。


灰发男人讥讽地瞥了这老家伙一眼,濑名泉心里得出一个结论,这老家伙作为天祥院正德的先锋和替补,巴不得赶紧用口水淹死军部和主战派,但是……今天既打不到朱樱慈,也见不到三大团长,自己一个代理又是四两拨千斤的态度……呵……慢慢一个人表演吧。


他坐下来准备和朔间凛月暗地里继续撕,却不想对方发来一条消息让他不由得提起注意力来。


[闲来无事翻了眼镜君的电脑,他最近在找关于‘星之鹰’军团的事。]


“星之鹰”?又是这个当年战无不胜最后却惨淡衰败的军团,它的战败与瓦解几乎抽干了中央军部所有的力量而导致地区联合部队在议会地位直线上升,直到他们这一届梦之咲学员毕业,三大军团横空出世,这才让整个M国的军事力量没有呈现出畸形状态,但是……对于M国的大多数人来说,没有人会像指责「Trickstar」那样指责星之鹰,那最终的战略错误,也不能令这支军团的昔日荣光蒙尘,大多数的国民依旧对它充满爱戴之情。除了像橘旭泽这样的,一些夸大其词来抹黑这支荣耀军团以达到自己目的的小人。


……说起《启明星》行动,是由地区联合部队一手策划的,而「Trickstar」作为中央军派去的先锋小队,他们的失败也直接让地区联合军损失惨重,联合军军长牺牲,军队名存实亡可以说……现在举国的军事力量,已经全全掌握在了中央这边。


……还真是……有点像啊……


星之鹰军团的高层人员档案据说已被销毁,当初干扰团长作出正确战略决策的副团长以身殉国,国家严禁普通公民提及星之鹰的一切,所有的详细资料石沉大海,而他们这一代人当时年纪又太小完全没有任何印象,游君想要调查这些……必须得用一些特殊手段……


想到这里……他已是眉头紧锁,匆匆忙忙打了一段文字给朔间凛月。


[你不是说那台电脑已经屏蔽了所有敏感信息吗?他怎么可能会查到?]


[他也是工程师噢,阿濑。而且还有那副眼镜呢。]凛月回复得很快。


[去阻止他!立刻!]这种事情一旦被发现意味着什么?!濑名泉又恼又急,他不能再失去他了!他不允许出现比那间深海囚笼还严重的情况!


[收到。]打着字的朔间凛月完全看不出懒懒散散的样子,立刻领命下线。


这场会议濑名泉开得心烦意乱,关掉通讯后厅内的声音也变得聒噪起来,他拧着眉头揉了揉太阳穴,另一只手紧握成拳。


早该想到的……他的游君已经不是那个只会默默接受所有的懦弱小孩,他是被碾碎后重新发光的存在,既然得到了机会,就不会无视,启明星行动的异常稍微深入一想都看得出来,只是……这背后的东西……不是他们能碰到的。


烦躁不已的濑名泉只想让这场会议赶紧结束,但不凑巧的是——他突然想起来今天下午他还要应「Ra*bits」的邀请对天祥院遇刺一事去提供线索信息。


想到这里,他差点砸碎自己面前的会议桌。


……


窝在家里敲打键盘的金发青年神情凝重,半个月过去了,尽管他和泉前辈相处得很开心,可有些事情不能忽略。在校庆之前他没有获得实质信息,如今衣更君已经去了前线,明星君和冰鹰君又有自己的工作,只有自己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做些什么才好。


从启明星行动入手衣更君他们已经做过了,收获不大,而能和这次行动损失相近的,也只有让星之鹰军团覆没的《明之森》行动了。


其实他对推理一向没有任何天赋,很多时候他是凭借直觉去判断一些事情,而且……关于星之鹰军团……他真的……很在意……


因为……“星之鹰”,这个名字,实在是非常微妙。


游木真知道北斗和明星的父亲都是上将,两位伙伴在提到他们的时候很是自豪,但……有些东西过分细究……很不好。


如果依旧什么都查不到的话,再去问问冰鹰君和明星君吧……游木真敲打的这键盘准备入侵军部资料库,他为了这次的行动准备了足足两周,就算被发现,他也有信心回避风险,不会牵连到任何人。


绿色双眸涌现出坚定就在他准备按下键盘的那一刻……屏幕上的一串乱码立刻扩散,瞬间让电脑陷入瘫痪。


“?!”怎么回事?!他惊讶地睁大眼睛,却突然看到自己的眼镜片上出现了一条讯息。


——[Zzz要做个乖孩子噢,别让阿濑着急Zzz]形象的特殊符号和称谓,真立刻明白,是谁阻止了自己的行动。


“……”他忘记了,手中的电脑和眼镜,都是泉前辈给的,而里面的系统,肯定经过朔间凛月之手。


游木真一脸懊丧,面色灰暗地摘掉眼镜躺倒在床上,他望着头顶的铁艺穹顶,紧趴在玻璃上的绿色植物透着浅浅的光晕。


最近的生活一切都很好……不是吗?和泉前辈在一起,和明星君他们偶尔聊聊天,鸣上君也说自己的身体已经好转,校庆上赢了比赛,证明自己……为什么要自讨没趣还要去追查本就一片阴沉的东西?


也许是因为……不甘心吧?不甘心自己和伙伴们背着那样的污点生活下去,不甘心让泉前辈也跟着一起蒙羞。而且……校庆时天祥院君身上发生的不幸,让自己更加惶恐起来。


死亡会在不经意间到来,你无法知晓何时何地,而当你真的死掉了,留给后世的,又是什么?


曾经的游木真觉得一切都无所谓,可是当他进入梦之咲,成为「Trickstar」的一员;当他们成为希望为学院带来新世,毕业后奔赴战场满载荣誉而归;当他原本想绝望地认命背负莫须有的罪名却又被濑名泉带离深海,被牵着手去追寻星光与爱。他真的意识到,自己不想平白无故地以一个灰色而平庸的姿态结束一生。


可是……游木真抬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啊……等泉前辈回来自己该怎么说呢?他一定生气了。


……


在刺杀事件发生后举行的光穹会议平淡无奇,没有一丝一毫可以掩盖前者的苗头,重要人物缺席,首相态度模糊,目前的战事又陷入僵局,「红月」前往支援后,「Undead」的驻守也越发稳固,因而媒体依旧将关注点放在天祥院遇刺这边。


会议结束后濑名泉收到朔间凛月的[安全]汇报,强忍着没有立刻回家的冲动,他如约来到了「Ra*bits」的总部。


这是一幢位于南岛西侧的小白楼,距离岚之塔较远,和红月馆相对而立也很不起眼,建筑风格简约明了,有一处花园,小小的池塘在阳光下波光粼粼,栽种着乳白色的睡莲。灰发男人抵达这里时,正巧看见在浇花的蓝发少年。


“下午好,濑名上将。请跟我来吧。”紫之创微笑着行礼,显然知道濑名泉要来,他放下水壶带着他进入小白楼来到三层的办公区,途中引得旁人频频侧目,当走进磨砂玻璃的办公室后,只看见身材小巧的人正在桌前翻看文件。


“好久不见了,成喵。”濑名泉压下心中郁结,客气地打了招呼。


“是呀濑名亲。”仁兔成鸣放下手头的纸张,俊俏的脸蛋上隐隐有着几分疲惫,淡淡黑眼圈已经出卖了他,他笑着道:“上次见面还是在你的婚宴上,不过你太忙了,我只跟真亲打了招呼。”


“呵……你原本就是奔着游君去的。”濑名泉双手环在胸前一针见血。


“哼~被你看穿也无所谓啦,本以为你的过分执着只会让真君更排斥你,却不想是我错了。”仁兔成鸣耸了耸肩。


“我来可不是为了和你聊天的。天祥院遇刺本就该交给你们调查,可还是去了国土安全局那群废物手里。我会给你提供所有我知道的,我们长话短说。”他拉过椅子坐在了仁兔对面。


“好好记录啊创亲。”仁兔成鸣一边推给濑名泉一杯水,一边向紫之创示意。


蓝发少年点点头,坐在了另一边的沙发上。


……这场记录谈话持续了很久,仁兔成鸣反复询问,将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濑名泉出乎意料地没有表现出过分的不耐烦,一旁的紫之创笔速飞快,巨细无遗。


……“……你到达塔楼顶端的时候,他的精神已经失控了,并且还念叨着以‘谎言’为主题的话……”坐在办公椅中的人转了个圈,晶红双瞳闪了闪。


“嗯。‘和平什么的都是谎言’。这是他的原话。”灰发男人又喝掉了一杯水。


“看起来……越来越有可能是失手了啊……”仁兔成鸣喃喃自语,“如果真正的目标是天祥院议员,那么这个学生应该是支持主战派激进分子,他痛斥议员的‘议和’言论。这样就能说得通一些事了。”


“具体情况就是这样。如果有机会你们最好亲自进行审讯,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么多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得回家了。”濑名泉起身打理好一切准备离开。


仁兔成鸣点点头,对今天获得的讯息颇为满意,他向紫之创确认记录后,准备送濑名泉离开。


“哈啊……还是濑名亲你人好,接到通知主动就过来了。那些校董可真是一个比一个窝囊大牌,要么无视我们,要么要求我们主动上门。”仁兔成鸣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抱怨道。


“呵……一群多事吵闹惹人烦的老家伙罢了。你要注意休息,本来就小,你要是倒下了你手底下这些更小的怎么办?”濑名泉摇着头提醒道。


“呜喵?!居然敢小看我们「Ra*bits」!信不信把你们「knights」所有的情报都挖出来?!”仁兔成鸣有些气鼓鼓地道。


“嘛嘛……我相信的。毕竟当年和你们的对决多少看到这些小鬼的潜力。辛苦你了。这件事最好能早些结束……不过……有些东西,碰到也要明白适可而止。”他压低声音叮嘱道,水蓝双瞳沉着深意满满的光。


“我知道的。”仁兔成鸣垂下眼眸认真回答道。


两个人一路来到小白楼门前,仁兔成鸣笑着对濑名泉道:“回去替我向真亲问好啊。再见啊濑名亲。”


“超~烦人。我会转达的。”濑名泉摆摆手离开。


仁兔成鸣目送着他离开后回到了办公室,正巧看见紫之创挂断了通讯。


“是友也亲他们的?”


“是。友也君他们已经询问完姬宫先生了,看起来刺杀目标真的有误。”


“嗯……这所谓的巧合我们还是要验证一下……国安局那边还是不愿意给我们提供信息吗?”仁兔成鸣点着下巴问道。


“是。”紫之创低着头神情有些黯然。


“哼!既然客气的不要,那我只好来‘强’的了。”晶红双眸闪着光,真像只狡黠的兔子。


……


金灿灿的夕阳透入圆形的房间里,玻璃穹顶下的人躺在床上蜷缩成一团,他似乎是不知不觉睡着的,穿着居家服连被子都没有盖,眼镜和笔记本电脑被撂在一边。


灰发男人推门进来的时候,床上的人肩膀轻轻抖了抖,却还是没有动。


濑名泉走近凝望着床上的人,水蓝双瞳宛若深渊,他不可闻声地叹了口气,伸手拿起一旁的电脑和眼镜。


“如果我现在把它们砸掉的话,游君会难过吧?”泉若有所思地道,语气淡淡。


床上的人几乎是弹了起来,焦急万分地看着他,想要阻止却又不敢上前。


他看着眼前慌张不安的青年,那双绿色瞳孔里望着他手里的东西,欲言又止。


“假如是以前的我,肯定会把这些东西砸得破烂,然后让游君一辈子都碰不到它们。”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语气阴冷,眼神冰凉。


游木真怔怔地看着他,渐渐生出颤抖。


“但是……”濑名泉将电脑和眼镜放到一边,抱臂缓缓道:“现在不会了,因为我不想让游君难过。”水蓝双瞳中的阴霾渐渐消失,他俯下身与他四目相对,鼻尖几乎相触。


“我知道游君在想什么……很多事情都不公平,Ts所遭受的,游君所遭受的……”这大抵是他难得这么认真地和他说话,眼中的情绪沉重得让人无法忽视……


游木真不知所措地低下头,却突然感觉到自己整个人被拉进怀中,男人的怀抱很暖,让人安心。


“听着游君……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事了。我也会害怕。”他的语气生出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


“泉前辈……”他喃喃地唤着他,抬手揽住他的腰,心生愧疚。


“现在这样不好吗?游君?”濑名泉低头问道。


“……很好。”游木真闭着眼睛轻声回答道。


“那就不要再做多余的事情了。”濑名泉跪坐在床上直视着他的眼睛,神情温柔而严肃。


“……”游木真犹豫了许久,最终闭上眼睛低声回答道:“……好。”


然后……他得到了一个浅浅的吻。


水蓝色的瞳浮现一点安心,随即带着笑意,“晚上游君想吃什么?”


“……嗯……看泉前辈的吧。”


“噢?那我就做海鲜了?”


“?!还、还是换一个吧。”


“好的。那么我去准备,游君一会儿下来帮我吧。”濑名泉放开了他,离开了房间。


游木真望着那个挺拔的背影,心情越发沉重。


……本以为……他会像过去那样大发雷霆,冷嘲热讽,却不想会是这样,不安而又小心翼翼。


也许我应该珍惜现在和未来的时光,而不该死死揪住污浊不堪的过去?


他望着床头柜上的电脑和眼镜,神情恍惚。


TBC.


————————————————————


对本章进行了一定修改,完善了兔团调查过程中的严谨性。


首先感谢诸位在我不安和自我怀疑时给予的鼓励和评价,你们说得很对,同人创作赋予我们一定的区间范围,正是因为如此才允许我等创作,看大家的回应,我应该还没有超出这个区间,这真是太好了,我会继续努力,谢谢你们w


好了!本章写得还是比较开心的w现在我要光明正大地打一个兔团的tag,恭喜在第八章登场的兔子终于在本章带领全员登场!创妹的侧写能力看了半天的百科,结合自己平时看得不多这方面的书,bug估计还是有……但我真的尽力了_(:3」∠)_因为真的很想写啊,觉得创妹能力真的超合适啊【【。


本来只想写个开会抛锚和媳妇儿调情的泉总,谁知道最后的画风【扶额。咳咳咳……总之就这样吧【【。


最近的剧情很难愉快地谈恋爱了,围绕着英智遇刺各种乱线头,而且即将暂时将视角转移至战场——老不死和副会他们默默干了好久儿的活,而且……我觉得再不让真绪出现栗子要闹了【。



再次感谢每一个鼓励我的人,Es真好,在这里写文真好w,遇到了大家真好。

评论(60)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