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My love is always in your soul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18
——“怎么了游君?”已经抵达一层的濑名泉在行进中突然听不到指导了。
彼端的沉默让他心头一紧,按住耳机努力贴近反复询问却迟迟得不到回音。
……E-3L室内,游木真怔怔地看着自己屏幕上涌现出大段大段的数据,如风暴般构成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
突如其来的防火墙掩盖了他解析出的所有数据,迷宫的中央区域瞬间被掩埋,细碎的乱码在眼前铺开,如病毒般开始肆虐到每一个屏幕。
必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他的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敲打,一串串代码被输入其中,几秒钟后,乱码终于停了下来不再流动,仿佛凝固一般。
“呼……”他擦擦头上的冷汗,这段突如其来的植入程序阻断了他接下来的所有工作,泉前辈已经离中央区域不远了,现在这样无非是功亏一篑。
寒冷从心里蔓延至指尖,游木真颤抖着,有些不知所措。
——“日日树上将正在向中央区域进发,不过,他的第六目标离中央区太远了。赶过去的话需要很长时间啊。”
——“哎?濑名上将那边出现什么问题了么?居然停驻在原地,这样发展下去,优势很快就会消失了。”
原本被忽略的室内广播突然在游木真脑海里变得聒噪起来。
是比赛的必要环节么?还是镜湖系统错误?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有谁在干预他的程序么?他茫茫然地想着,却发现对面的天祥院英智面色如常,淡然处之,他似乎察觉到真的目光,越过大段闪光的数据和那道透明的屏障,向他微笑。
面对那样的笑容,游木真依旧不由自主地心下一颤。
——“游君?!”迟迟得不到回应的濑名泉有些急了。
“?!”匆忙回神,游木真按住自己的耳机颤声道:“泉前辈我这边……”
——“啊啊啊!日日树上将加快速度跑起来了!”
——“噢~看起来会长大人的解析很顺利啊!”
他听着广播里的激动呐喊,看着一片乱码茫然无措,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
——“别理那两个咋咋呼呼的白痴!是身体不舒服吗?”濑名泉的关注重点完全与游木真背道而驰。
再次集中心神,游木真懵懵地回应道:“不是……泉前辈你不要担心。”那他就不担心比赛会输么?
——“那就好,你慢慢来,我也需要歇一会儿了。”彼端的濑名泉松了口气,全然不在意被广播煽动到热烈紧张的气氛。
他知道自己遇到麻烦了么?游木真皱眉想着。
——“游君,晚上回家吃芝士焗饭怎么样?”那头的人忽然语气轻快地问道。
“泉前辈!!”他的反应让游木真觉得有些懊恼,可紧张的情绪却不知不觉被忽略了。
——“哎?我可是想亲自下厨啊。游君不期待吗?”濑名上将索性继续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完全把比赛不当回事儿。
明明事事追求完美,为什么这一次却如此懈怠?
“泉前辈你认真点行不行?!在那里等着!”游木真嚷了一句后不再说话,索性提口气全力解决问题,一向温驯的青年表现出前所未有的严肃认真,利落果决地操纵着键盘。
不就是一个像病毒一样的防火墙吗?天祥院会长应该很容易就解决了,自己曾经打败过他,所以一定可以!
他不要让他输!那怕濑名泉一点都不在乎这场所谓的表演赛!!
那边的泉倒是出乎意料地乖乖闭了嘴。两人的通讯难得安静了下来,时不时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被植入的程序有些复杂,但此刻的游木真完全不怕了,不知道为什么和濑名泉有点日常的交流也挺好。
——“日日树上将已经接近中央区域了,濑名上将此刻距离中央区域距离非常近,不过……我们不是工程师,不能助其一臂之力!”解说员的话语里带着遗憾和焦急……
——“游君~其实海鲜意大利面也不错噢……”耳机那边的人又开始唠唠叨叨。
“安静点泉前辈!”游木真语气又一次强硬了起来,再次忽略那边的解说员。
什么意大利面啊!他不喜欢吃海鲜!
手指在键盘上翻飞,游木真索性启动了自己的眼镜开始破解程序,这个防火墙虽然坚固,但他会找到解决方案的。
颤抖已经平息,冷汗悄然消退,不安化作坚定,所有的精力集中在一处,就像是过去很多次那样,如果认真努力的话,就会成功的。
眼镜中的微端起了极大的作用,解析在飞速的敲击下渐渐完成,绿色双眸渐渐锐利起来,森林迎来了万丈光芒。
同时专注于多个屏幕,信息数据被迅速整理,此刻,游木真终于找回了重临战场的感觉,没错,曾经的冰鹰君也是接受着他的辅助,所以他会成功的!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广播里传来日日树涉即将抵达中央区的呐喊助威。
通讯彼端的濑名泉难得听话,安安静静。
游木真一手敲击着键盘,一手开始在眼镜的微端上处理数据。
虚浮的键盘不停地闪亮,眼镜投下的小小屏幕流动着代码。青年呼吸沉沉,动作精准迅速。
滴滴答答……眼镜投映出的数据就像是具现化的时间一般流动而过。
——“日日树团长率先进入中心区!!!”广播里的呼喊声落下!游木真按下最后一个按键……屏幕的乱码开始风卷残云地褪去,数据迅速恢复显示。
“泉前辈!先前直走右拐后再左拐!已经到了!”
……
场地屏幕内,原本靠在墙壁上百无聊赖的男人突然动身,端着枪极速狂奔。
——“原本停住的濑名上将动了!他也将抵达中央区!”
——“嗯嗯!现在也该揭露第七个目标的真相了!大家请看屏幕!”
两个画面突然合二为一,视野突然变亮,银白色的灯光照下,一个圆形的大厅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宛如角斗场一般的环形构造,足足有三层,每一层都环布着十二扇门,而所谓的狙击标靶,居然紧贴着墙壁在一个螺旋式的轨道上环绕移动,由下至上再由上而下……
原来……通向中央区的道路比比皆是,但不管从那个门出来,都一样面临着高速移动的标靶。
只见日日树涉的身影率先出现在第三层的一扇门前,他一身黑衣,银色长发披散在身后在灯光下闪亮。
……“Amazing~英智,你可没告诉我第七愿望如此难以实现。”涉注视着移动的标靶,笑得意味深长。
——“呵呵……这难道不是涉所喜欢的,意想不到的高度么?接下来全靠涉咯,我很期待呦。不过,濑名上将他们也快追过来了呢。”通讯那边的人仿佛一个准备好蛋糕的孩子,期待着负责切蛋糕的“寿星”会怎么做。
幽泉般的瞳悄然眯起,日日树涉开始审视整个环境,标靶移动速度过快,就算他乐于展现惊奇的速度,也无法完成追逐射击,只能等待,但这意味着他的视野是固定的,等于说标靶进入的射击范围也是有限的,这需要把握时机。
“Amazing~☆当之无愧的爱与惊喜,我终于感受到了来自后辈们的浓浓爱意。”他调整好自己的枪支,换弹夹,上膛,匍匐在地,开始校准……准备守株待兔。
……
——“日日树上将已经在三层的位置做好准备了!不过由于标靶处于螺旋式升降动态,他需要调整,以通过观察轨道来把握时机。”
——“这个标靶是我们为两位准备的最高礼物,它是上将们在毕业已久后,近年来梦之咲最新推出的训练方案,目前,我校最优秀的狙击手也需要观察移动轨道五次以上才可以击中目标,而想要射中靶心则需更多的时间和次数。”
游木真听着广播里的解说,一边校准着自己解析而出的全息图,目标点正以一个固定的轨迹移动,而濑名泉在一层,抵达后也可以进行射击,只不过,射击范围和身处三层的日日树涉应该有所不同。
同时,另一面屏幕上的点也在高速移动,正是濑名泉的位置,他即将通过最后一个拐角抵达走廊,正前方就是一扇门,只要游木真启动,他就可以从那里出来。
现在还不能确定日日树团长在第三层的那里,但是,他已经到了,凭借他的实力,等自己开门让泉前辈出去完成校准,一切都来不及了。
游木真看着高速移动的模型图,突然间下定了决心。
他调出一个新的程序,着手开始让电脑计算标靶的移动速度和濑名泉狙击枪的射速。
按理来说比赛进行到这里射击应该是狙击手的任务,可是他真的不想他们输。
他不是会让战局崩盘的罪子,他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更重要的是他要让所有人知道他有能力站在濑名泉身边。
——“游君……我已经抵达最后的一条走道,正前方就是那扇你应该给我打开的门吧?”濑名泉一改刚才的轻松状态,呼吸有些急促地问道。
……
标靶轨道从日日树涉眼前经过第一遍。
“Amazing~”匍匐于地面的小丑先生勾起了唇角,他已经可以确定何时该射击了,再校准一遍,等到标靶第三次进入他的打击范围,就是正中靶心的时刻。
毕竟……精心准备的节目需要惊喜完美地落幕。
——“濑名上将还没有出现,现在的局势对日日树团长非常有利。”
……
——“游君?”
“泉前辈,你相信我吗?”在电脑的力量前,计算结果很快显示。
昏暗的走廊内,听到这郑重其事问题的男人愣了愣,最后,他低下头露出自这场比赛开始以来最深刻的笑容,透着宠溺和欣然。
——“笨蛋,不相信你的话,还会有空问你晚上回家吃什么吗?”他这样说着,本是恶劣的语气却变得柔软而温暖。
“!”绿色双眸倏然睁大,得到这样答案的游木真笑了,名为幸福和感激的情绪填满胸腔浸润到眼底,并很快化作坚定。
“好吧泉前辈,你也听到了,七号目标是移动的,但是我通过计算机定位,标靶通过时靶心刚好和门的中心点重合,我会在标靶进入射程那一瞬间把门打开,泉前辈只管瞄准门射击就可以了。”游木真语速飞快,吐字却很清晰。他再次确认了一遍计算结果,从子弹射程到射速,轨道的变化及时间……他会帮助濑名泉直接在走廊内完成射击。
虽然这样是“反客为主”,但是,比赛要求是谁可以先完成七个目标,所以应该不算犯规。
——“好的游君。”耳机内传来濑名泉自信十足的回应。
……
标靶第二次从日日树涉眼中掠过。小丑先生已经抓紧了他的神奇道具,下一次,他将为这场表演划上精彩的句号。
……
走廊内,濑名泉迅速调整呼吸,完成上膛,架好枪支,单膝跪地瞄准门心。
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输过啊。水蓝瞳眸中闪过一丝傲然。
……
——“日日树上将还在定位,标靶才从他眼前掠过第二遍。”
——“濑名上将还没有出现,已经放弃了么?”
……
工程师指挥室内,已经闲下来的天祥院英智关掉了其他多余的程序,隔着屏障静静地看着对面的游木真。玉兰双瞳不再烟云流转,而是沦为溯渊一片沉寂。
金发青年注视着屏幕上的影像,屏息凝神,认真核对着眼镜里的数据。
——“泉前辈,准备好了么?”
——“嗯。”
……
手指扣上扳机……灰发男人调整着呼吸……
……
单眼靠近镜筒……银发小丑等待着时机……
……
全场众人拭目以待,紧张的气氛迅速发酵成型,解说员不再开口,学生们屏住呼吸,就连校董会的诸位也被拉回了注意力,围观群众中有人已经高呼日日树涉将会获得胜利!
……
标靶进入日日树涉的视线盲区,由上而下向一层滑去。
……
游木真与濑名泉的呼吸在通讯两端形成同调。
金发青年一手按住他的耳机,一手颤抖着放在键盘上,随时准备按下。
真表现出前所未有的认真状态,神情严肃,缓慢而坚定地开口道:“倒计时……十、九、八……”
……
日日树涉唇角扬起,轨道滑动的声音将变幻成由远及近……来了……目标将进入射程,他即将带给世界爱与惊喜……
银发男子准备扣动扳机……
……
濑名泉聆听着游木真的每个音节,轻呼一口气,端平狙击枪,在昏暗中瞄准他的目标。
……
时间仿佛凝固……
——“砰”!
突然!一声枪响划破所有!众人惊呼!有人大喊着问道:“是日日树团长赢了吗?!!”
——“比赛结果是……”
……
环形大厅内的灯光依旧耀眼,轨道的滑动声已然消失。
银发青年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那一瞬间的怔愣与错愕足以录入《日日树涉不可思议的十大表情》。
标靶的确进入了他的射程,但是……却在边缘区域停住了。
有人在他的左下方提前射击了!
紧接着,下边的走廊里传来不轻不重的脚步声,不一会儿,灰发男人拎着他的狙击枪出现在涉的眼前。
濑名泉站在大厅底部,抬头仰视着还保持着射击姿势的日日树涉,在与对方目光交汇的那一刻,第一骑士露出高傲无比的笑容。
“别碍我和游君的事啊,日日树团长。”他的语气里充满挑衅与嘲弄,水蓝瞳中在大厅银白光芒的照耀下沉淀着无与伦比的傲然,强力到让人无言以服。
——“呵呵,抱歉呢涉,这应该是我的错噢。”与此同时,涉的耳机里传来英智笑意满满的声音。
听得此言,日日树涉恢复了笑容,他潇洒地站起,从高空洒下一片花雨。
“Amazing~☆原来我和英智,是输给了濑名君和游木君之间绚烂而美丽的爱啊~”小丑先生转着圈,面对骄傲到上天的第一骑士全然不懊恼,他喜欢惊喜,对这场比赛结果虽有遗憾但还是无比满意。
……
游木真取下耳机,瘫在椅子上深深呼了一口气,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叫嚣着疲惫,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衣裳,眼睛与脑袋都酸痛得要命,但是……赢了啊,他和泉前辈赢了啊。他摘下自己的眼镜,揉了揉太阳穴却感觉眼眶酸胀到湿润了。
啊……大概是因为高兴吧。
[训练结束,正在关闭系统。]
荧蓝屏障彻底消失,所有的屏幕飞速不见,室内恢复了两位工程师来时的模样,天祥院英智微笑着望向对面的青年,轻轻鼓了鼓掌。
“真是精彩绝伦的表现……与四年前相比更胜一筹呢,游木君。”他发出由衷的赞叹,玉兰双瞳中浮现出一丝满意。
“谢谢。您更厉害,最后阶段的植入程序您显然比我破解得更快,我果然还是太笨了,只能出此下策。”他红着眼眶有些哽咽地道。
“呵呵……那个么?”天祥院英智抱臂微笑,眼神深韵,“游木君,真是很厉害的工程师啊。”他这样说着,呼吸却变得有些粗重。
“快离开这里吧,濑名君和涉应该还有段时间才会出来。今天的比赛很精彩,我很久没这么尽兴了。咳咳……”他说道最后竟然咳嗽起来。
“您还好么?!”游木真慌忙起身想要扶住起身险些摔倒的英智。
“没事的咳咳……这很正常,我们出去吧。”英智微笑,若无其事地走向门口。
少女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房间内,杏恬静淡然的面庞上似乎出现了一丝……担忧的神情,数据流动的瞳凝望着有些虚弱的青年,她抬起手,仿佛想要扶住他。
虚幻的指尖穿透了手臂,英智微愣,却是象征性地拍拍那只手叫她安心。
小姑娘摇了摇头,想要挽留准备离开的他,却只得到了一个温柔而淡然的笑容。
“我会没事儿的噢。小杏。”他的声音依旧温润,如风似玉。
游木真上前扶住了脸色不佳的皇帝,疲惫地向杏招了招手表示告别,然后协同英智离开了房间。
女孩子怅然若失地站在那里,几秒后她的影像忽闪不见。
……
广场上的观众依旧一片茫然,显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解说员们似乎也没有回过神,在调出镜湖系统的监测影像和数据后,比赛的监管人员经过十几分钟的分析确认,由如今的校内管理老师门章臣和佐贺美阵亲自评判后,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濑名上将方才处于一层走廊门前,和他的工程师完美配合,在标靶通过门口的那一刻,同时开门和射击,精准击中目标。”解说员开口将结论公之于众,语气里充满惊讶。
——“因此……这场表演赛的胜利者是……濑名上将!”
急剧扭转的结果让在场所有人都懵了好久,当他们终于搞明白是怎么回事时,掌声与欢呼一同响起!
——“天哪!好想知道濑名上将是如何在走廊里做到瞄准的。”
——“门要在射击的瞬间打开,这位工程师也很厉害啊!”
——“等等这不算犯规么?”
——“怎么可能算啦!本来就是配合战嘛。不要看不起工程师呦!”
——“濑名上将的工程师是……是游木真前辈吧?那个在……啊,是那位曾经击败过会长大人的人啊。”
——“也是濑名上将的Omega啦,难道说是因为他们二人的结合才会有如此天衣无缝的配合么?”
校园上下一片喝彩,教学楼内的学生们纷纷鼓掌,更有人直接跑出教室想要一睹胜利者的风采!
气氛一片热烈,人潮涌向镜湖馆,却有一个人灵活地穿过人群向别处跑去。
——“哎?!刚刚有谁从我们面前过去了?”
——“不知道呀。”
橘红发色的青年一路畅通无阻,凭着所谓的“妄想”跑到空旷的草坪上却犯了难。
“嗯……我刚才在干什么来着?”金绿色的瞳中一片迷糊,月永雷欧鼓着腮帮自言自语。
银蓝色的机械浮标幽幽地飘了过来。
“哇?!是宇宙人吗?!呜啾~等等我啦!”被引起注意力的青年满脸兴奋,伸手想要抓住它。
形似灯笼的浮标立刻调转方向冲向一处。
“喂!别跑啊!呜啾!!”leo兴奋地喊了起来,飞快地跟了过去。
人潮之外,依旧没有人注意到今日到场的「knights」团长,正追着一只机械浮标向本该空无一人的综合楼跑去。
……
走出场馆的游木真和天祥院英智悄无声息地来到观众席附近,人们似乎还沉浸在热火朝天的讨论中,完全没有觉察到他们回来了。
“我要去叔叔那里,谢谢你了游木君,我很开心呦。”英智微笑着与真告别,尽管虚弱,却依旧挺直身子,散发着难以令人接近的气场。
游木真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品味着胜利的喜悦,顺便偷听着周围人的七嘴八舌。
——“果然!Alpha和Omega结合后会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哎!”
——“哼哼~说不定天祥院大人和日日树团长结婚的话会比那二人还厉害噢!”
——“啊啊!太精彩了!濑名上将一定很相信游木前辈的!!”
——“一个工程师的技术可以达到这个水准,当之无愧的天才。”
——“哎?!既然这么厉害,那启明星行动是……”
——“说什么呢!发情期是你可以控制的吗?!那已经是过去式了!”
——“切……但还是不能否认他……”
——“喂喂讨打吗你!人家的实力在那儿放着,一定是个意外啦~”
——“Omega的骄傲啊!!”
几小时前,他听到的还是对自己的谩骂与侮辱,如今大多变作赞美与惊叹,还真是说不出的微妙。
但是,这种感觉真不赖。
有时候依靠自己的力量去争取很多东西,这是很棒的事情。
实力被认同,获得掌声与喝彩,这或许不能澄清过去,洗涤莫须有的罪名,但足够让他昂首挺胸地去面对未来。
当然,最重要的是,那个可以赋予他这些的人,正在他的身边。
游木真幸福地笑了,脑海里又回想起濑名泉刚才的话,脸上满满的喜悦。
你相信我,所以即使知道我遇到了麻烦也根本不担心,净说些无关紧要的话转移我的注意力让我不再紧张。
这么一想那两个解说员真的好吵!自己是个容易被转移注意力的人,如果不是泉前辈唠唠叨叨得更吵,只怕早就不知所措了。
啊,果然还是好久没有作为工程师战斗了,嗯……虽然这次也不能算战斗。他活动了一下酸软的手指,指节发出几声脆响。
老实说,打开门的那一刻真的很紧张,那是他们唯一一次的机会,一旦抓不住就满盘皆输。
最后的时刻他们仿佛已经融为一体,配合得完美无瑕。
可这真的是他和泉前辈第一次成为搭档,过去在校时,他总是对他唯恐避之不及。
为什么现在就如此默契呢?游木真低下头摩挲着自己的戒指,海蓝宝石包裹着新绿核心,在光芒下璀璨夺目。
他笑着想,大概是因为……
——手环悄无声息地弹出一个通讯屏幕,濑名泉再怎么装高冷也无法掩饰喜悦的脸出现在其中,正欲开口却听到游木真的喃喃自语。
……“泉前辈是我的Alpha吧。”他这样说,丝毫没有注意到手环通讯已经打开,镜片背后的绿色双眸浮现一丝淡淡的幸福笑意。
“!”借着植入进自家Omega手环里的黑科技,突然出现想要提前看看游木真的濑名泉傻眼了。这句无意识说出的话,却像是一道闪光照进他的灵魂深处。
才在准备室里换好衣服的男人彻底疯了——欣喜若狂,这个词应该比较能形容他此刻的状态,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他感受灵魂已然接受了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祝福。
他们二人今天所有配合带来的喜悦与享受都抵不过这一句喃喃自语。
水蓝双瞳彻底沸腾!海洋在此刻因幸福而涌起巨浪!
他是他的Alpha。这意味着他被承认了?!
也许他存在的最大的意义就是为了此刻!
准备室内卸下的装备被丢得七零八落,昔日里恪守规矩的上将大人直接无视镜湖系统的提示音,关了手环狂奔而出。
想要见他!现在就要!
一向冷峻傲然的男人像个得了糖的孩子,脸色因欣喜而变得粉扑扑的,就连眼睛都在闪闪发光,他大口喘息着奔跑出镜湖馆,站在阳光灿烂的出口处,四下寻找着他心心念念的人。
——“濑名上将出来了!”聊得意犹未尽的观众注意到了今日的胜者。
人群蜂拥而上,却不想直接被他撞开,水蓝瞳孔立刻锁定到角落里的人。
“游君!!!!”
哎?!游木真听到呼唤抬头……就看见濑名泉撞开一群人冲了过来!
泉前辈这个样子……好像上学时某年的运动会啊……不!比那个还严重!
这样想着的真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人抱着腰托起在空中抡了一圈!
还一脸兴奋一同冲过来的学生们懵了。
“泉前辈?!”游木真吓傻了!他真不知道濑名泉哪来这么大劲儿。
“游君!!你刚才说什么?!”男人在阳光下的笑脸英俊而又漂亮,水蓝双瞳波光潋滟。
“额?”他说什么了?被抱起来放回到地面的真愣了愣,思索了一会儿道:“‘我们赢了’?”说到这里他也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不是!刚才!自言自语的那句!”
看着高兴到语无伦次的濑名泉,游木真忍不住了,镜片背后的瞳盛满笑意,他吐了吐舌头,“我忘记啦泉前……唔!”
话还没说完,唇已经被彻底封住。火热的温度彻底传导至灵魂深处,蕴藏了很久很久的情感蓬勃而出,纠缠不休。
游木真彻底傻了,瞪大眼睛只看见濑名泉睫毛投下的浅浅阴影。
泉前辈长得真好看啊。他这样想着。
怎么说呢……脑袋变得乱七八糟起来,唯一明白的,大概就是……自己不想推开他。
在场人员被他们忽略得一干二净,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只知道我们都迈出了前所未有的一大步,仅此而已。
没有什么深入的进一步举动,在尚且还能呼吸之时,濑名泉离开他的唇。
“我很早就想这么做了啊。我的Omega,游君~”他沉声呼唤着他,眼神温柔而又眷恋。
被这个吻炸得脸颊绯红的人木木讷讷地站在原地,想要逃跑却又觉得脚步僵硬,他迷迷瞪瞪地盯了他好久,这才反应过来他刚才问起的自己说的话。
原来……是那一句啊。游木真闭上眼睛笑了。
因为我们结婚了啊,命运已经被绑在一起了呀。
啊……泉前辈果然是个很可怕很奇怪的人啊。他伸手抱住了濑名泉。
大概我的祈祷真的管用了吧,还有明星君他们送的花束,我真的有勇气证明自己,并且收获了爱与星光。
被抱住的第一骑士再次怔了怔,青年的身体有点凉,带着未消的汗水,有森林里草木的香味。即使濑名泉已经够开心了,再多一份儿也无所谓。
这么开心的话真是……超~烦人啊。他一脸幸福的抬手回抱住他的游君,笑着揉了揉那头柔软的金发。
……
人群唧唧喳喳,祝福与惊叹轮番轰炸,但这对于他们来说都无所谓。
不过……有个词叫做“世事无常”。
就在广场上的热闹气氛久久无法消散时,今日令众人熟悉的声音却发生在这个不应该发生的时刻。
——“砰”
枪响!染着危险与阴暗的灰色在空气中炸开。
——“啊!!!”惊恐尖叫在观众席上爆发,贵宾区传来可怖的喊声!
——“天祥院少爷!!!”
TBC.
————————————————————————
哇新的一年来了!不更新当个礼物怎么对得起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呢?!亲们元旦快乐!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欧气满满w
哈哈哈……足足三章的比赛终于打完了,事实证明……私定终身的干不过已经结婚的,涉英谁叫你们不扯证呢【【打死她。
其实本来比赛是一口气写完的,但是没想到爆了字数,所以分开后又对后半段进行了反复修改,想要营造出非常紧张的气氛呢w不知道做到了没有。还有关于程序代码啊啥啥啥的这方面其实了解不多,因为是科幻元素所以就请大家多多担待啦【噢你还知道这是科幻噢?!
大王已经在路上了,这后面这段我可要加油呢,毕竟我不会开车,真的【鞠躬。
新的一年,该给奔波劳碌的泉总一点甜头了,哎嘿!今年也是要继续努力气死这个辣鸡男人呢【【。
最后泉总跑过来那段完全参照今年日服的体育祭,我看着那张卡笑了半天好吗2333你的高冷范儿呢泉总?!

好吧因为是新年,就废话多一些作作总结,首先《soul》开文的时候真的是一时兴起完全没有耐住洪荒之力,但没想到反响出乎意料的好!没有大家评论红心蓝手我肯定是更不下去的啦!感谢这四个月的鼓励w今后也请大家多多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同时,新的一年文章也要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啦!首先CP视角要偏移了,嗯……默默瞥开文到现在tag打得最多还总是让我爆字数的某对。
以及本章最后……咳咳咳咳……新年新气象嘛【【【打她!并且未来将会有更多东西浮上来,同时,个人角色出场率也会增加,也许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打单独角色tag了。好吧……总之我要搞事了,嗯……【【。
再次感谢大家!新的一年,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心想事成!

评论(48)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