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落子,破天荒换了用了三年的头像。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17
四面灰白被笔直的线条切割得方正规矩,银白灯光将整个室内填满,空旷的场地内回响着军靴踏在地面上的声音。
[请前往指定区域就位,十分钟后进入训练场。]
冰冷的机械音响起,二人却并不焦急,缓步并肩而行。
“你刚才是故意的。”灰发男人取出一盒新的弹匣换上,水蓝双瞳变得暗沉,“前半程与我保持同步想带起我的节奏,进入1000米射程后,弹道的不确定性变得更大,你才认真起来加快速度。因为你知道我保证精准度需要更多的时间,所以……如果我想继续跟上你的节奏……”他没有再说下去,眸光若渊。
“Amazing~☆但是濑名君并没有被我拙劣的小把戏所迷惑不是么?一如既往书写着‘骑士的亡灵书’。”日日树涉兴致盎然地道,幽泉双瞳中波光粼粼。
“把那笨蛋一样的称呼给我去掉。”他皱着眉头一脸不耐道,“你这精力旺盛的奇人,在这种事情上投入过多简直无聊至极。”
“噢呀?难道濑名君没有全身心投入么?fu~fu~fu~看来我有必要激起第一骑士的斗志让您对我刀剑相向了。”新的弹匣在日日树涉的手里转了一圈,装好后生出一朵鲜花。
“超~烦人。”濑名泉持着枪快步走向自己的位置。
“Amazing~☆爱与惊喜继续进行~”日日树涉走向另一方。
[训练场准备完毕……倒计时十秒开启。]
……
流光四溢的E-3L室内,一道屏障瞬间展开,电光一闪后,两位工程师的操作面板被彻底隔开。
游木真只能从荧光闪闪的数据与电路中隐约看见天祥院英智的脸,那双玉兰色眸子不再流动着柔光烟云,而是凝结成通透的玉石,映衬着庞大的字码洪流。
好了,集中精神,先破解场地结构,镜湖馆的模拟系统可没那么简单,稍后就该和泉前辈联络了。
手指敲击在全息键盘上,不同字码明灭亮起,大段大段的数据从绿色双眸中划过,指尖轻触之间,屏幕画面瞬间切换。
这是……?
游木真面露惊讶,随即手指轻触将画面拉成三维模型。
S-3A区是镜湖馆最大的训练场,高精尖系统会在短时间内计算出一个空间然后完成建造,而如今呈现在真面前的——是一座三层的迷宫,整体为圆柱形,有十二个起点成环状分布在一层外围,终点位于圆心,通向那里的道路不止一条,但迷宫内部结构复杂多变,虚实结合,大大小小的楼梯与岔口分布在不同的地方,死胡同与暗门比比皆是。
是不是应该说还差个机关陷阱?
不过还好……如果有工程师帮忙解析,应该会容易许多。
游木真认真操作起来,解析还没有全部完成,尚未掌握迷宫的监控系统和内部的详细陈列,有些细节构造要更加清楚才行。
哎?中央区居然是锁死的么?
青年一面紧盯着屏幕一面保持着手下的速度,随后室内广播传来场外解说员的声音。
——“后半场比赛即将开始!两位工程师已经初步完成场馆结构解析,现在为大家呈现的,是本次比赛的场地!”
——“由目前镜湖馆系统打造出的顶级领域,除去中央靶心,有十二个目标分布在迷宫各处,两位上将大人需要通过工程师们的定位,寻找到属于各自的六个目标靶,射击完成后才能解开内部锁让工程师进一步破解中央区域。在此之前,场地内的监控摄像机只能对观众开放,不允许工程师破解呦。”
“……”还真是麻烦,不过也很有趣。听到这里游木真微微一笑,敲击键盘输入一串代码……
——“两位上将大人将从完全不同的方向进入迷宫,谁能在工程师的引导下率先完成七个标靶即为胜利者。”广播内的男声兴奋度又拔高了不少。
——“虽然大家都爱看高手对垒,但为了两位的安全,严禁正面冲突呦。”女孩子贴心提示道。
……真是的,他就算找到了日日树团长的位置,也不会让泉前辈去和他碰面的。游木真抽了抽嘴角,加快了手下的速度。
好了!开始了!完成……切入。绿色双眸中满满的兴奋。
将屏幕中的影像拉出全息立体化,十几个点位在其中闪烁……
广播内解说员的声音已经被镜湖系统的机械音代替。
——[通讯已连接,正在转入S-3A区……]
……
——[欢迎来到训练地,即将进入可通讯状态……]
——[五、四……]
伫立在一片昏暗中的男人握紧了自己的枪,大致环顾了一下,这里是一条并不算狭窄的走道,天花板有些低矮,暗蓝色的光带紧贴着墙根蔓延,勉强勾勒出一点景象。
超~烦人。濑名泉按下自己耳侧的装备按钮,夜视护目镜闪现。
然而,眼前的显示结果并不理想,道路很快产生分叉,护目镜的探测范围有限,无法确定有效的路径。
如果没有工程师,这还真成问题。
——“能听见么泉前辈?”耳中传来无比熟悉的声音,温和之余稍带几分怯懦,顺着频率一点点流淌过来。
濑名泉下意识地勾起唇角,这让他心情大好,比起朔间凛月那头睡熊懒洋洋听了就让人犯困窝火的声音,自家游君一开口简直是天籁之音。
说起来,他们好像从来没有这样联络过。
——“泉前辈?”那头的传来游木真略有不安的声音,“通讯状况良好啊,为什么不回话?”他似乎是苦恼地喃喃自语起来。
“游君~”泉将刻意凑近了耳麦,沉声唤道,音色低哑而又缱绻。
——“哎哎?!现在能听见了?”
“游君~”就像是不甘心般地,他又唤了一声,故意将音调拖得绵长,深情款款,满满的都是眷恋。
——“……别那样叫我……”通讯彼端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恐惧缠绕而上。
“?!”沉浸在这种缠绵悱恻中的男人猛然回神,灰色的记忆突然于脑海中翻滚……那一段超脱自我控制被欲望所吞噬,险些酿成可怕灾难的过去。
该死!他有些得意忘形了。心下一片懊恼的濑名泉调整了一下耳机,重重咳嗽一声后若无其事道:“嗯……叫声‘哥哥’吧游君。”
——“不要!”干脆利落地拒绝。
“哎~这样我有点难过啊。”一向炫酷狂拽高冷范的濑名上将罕见地撒起娇来。
——“泉前辈!!”游木真有些气恼地道,“请把这次比赛当成一次任务好不好?再耽误下去就赶不上日日树团长他们了。”耳机里的声音有些焦急。
对此骑士团的副团长大人表示不顾一屑,“啧……本来就是给那些小鬼们……”
——“狙击手,请向前第二个岔口左转!第一个标靶即将进入你的射程!”前所未有的强硬声音突然掐断了他剩下的话,濑名泉不由得浑身一震!唇角的弧度加深,一种许久未现的兴奋渐渐生成,他拉了拉战术手套,紧握着自己的狙击枪向前冲去。
毕竟有游君当工程师,真是难能可贵啊。
快步冲过第二个拐角,这是一条笔直的长廊,大约在100米正前方,目标出现在夜视镜上。
灰发男人急急停下自己的脚步,直接单膝跪地举枪射击。
“——砰!”黑暗之中传来一声枪响,干脆利落。
“一号目标消灭,完毕。”泉的声音恢复了惯有的桀骜冷峻,汇报的同时完成上膛。
不远处的墙壁发出一声轻响……
——“已解锁右侧暗门,进入后直走100米左转。注意安全。”青年的声音不再带有往日的小小怯懦,严肃认真。
得到指令的濑名泉毫无异议地行动起来,迅速奔向下一个目标。
迷宫里回响着濑名泉的脚步声,频率单一。
……“左转后将进入一片面积较大的圆形区域,目标位于三点钟方向。”
“——砰!”
“二号目标消灭,完毕。”
幽幽蓝色的昏暗场景内,完成二次上膛的男人笑意渐深,被夜视仪映照的水蓝色双瞳一片怡悦。
他的游君很优秀,这一点毋庸置疑。
……
斜长的走道上传来轻快的步伐,像是在踢踏着某种趣味十足的舞曲。
长发男人拎着他的枪,另一只手把玩着退出的弹壳,任由他们在手中发出奇妙铃音。
——“第三个目标在楼上呦~一条暗道,一段楼梯,涉要选那个呢?”耳机里传来温和如风的声音,浸润着浅浅欢欣。
“Amazing~手执胜利女神竖琴的皇帝陛下呀,请为您的小丑演奏一曲,让我将金色的桂冠再一次献到您的面前。”日日树涉吟诵着赞美诗,轻车熟路地滑向手边打开的暗门。
——“要为我重新加冕噢,我的涉。”那边的人一点也不在意他的选择,笑意满满。
日日树涉轻哼着小调,在走进暗道后立刻透过护目镜发现天花板上开的一方出口。
轻声一笑,日日树涉丢掉手中的弹壳,丁零当啷一阵声响后,他将枪械背在身后,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那个出口前,灵活地向上一跳攀住边缘,用力一撑翻身来到楼上。
灵巧落地后,果不其然,正前方——他的靶心已经进入射程内。
呈蹲距动作的男人直接将自己的枪拉到身前进行射击。
“——砰!”
“Amazing~☆‘三的物语’。”日日树涉完成他的第三个目标。
——“……现在涉应该向前走,试着敲敲右边的墙壁?”那头的声音循循善诱……
战术手套半露出修长的指,银发男人轻点了一下墙壁,机关启动的声音传来,暗门开开,是一条长长的走廊。
“玛丽小姐在知更鸟的指引下,一步步接近秘密花园。”*他踏着轻快的步伐,在昏暗之中轻声呓语。
——“我不是知更鸟噢,涉,我应该是柯林少爷,而你是迪肯。现在请向左转。”*通讯那头的人笑着回复。
“看起来我用了一个并不恰当的引喻,在遇到你之前我并没有结识暴躁的玛丽小姐,你更不是只会哭喊嘶吼的柯林少爷。”穿过长廊,轻巧登上楼梯的人哼着小调。
——“呵呵……小心呦‘迪肯’……”‘柯林少爷’置若罔闻,语气里隐藏着些许小恶意。
“什……噢!”快速通过楼梯的涉正准备大块步向前一步,却又因为落空的脚急忙向后撤。
一向身形灵活的人险些因为这一系列动作滚下楼梯,好不容易稳住,日日树涉总算有点紧张感了,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身子,透过护目镜自然看见了正前方的目标,而自己和它隔了一条沟壑。
现在的位置应该是在迷宫的三层,要是一脚踩空……涉一边瞄准目标一边这样想着,脸上笑意依旧。
“fu~fu~fu~这是对小丑方才出言不逊的惩罚么?”——“砰”他这样问着,完成射击后上膛。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英智笑着念出这句话,皇帝陛下将这沟壑视作深渊,然而小丑并没有对其进行凝视。
日日树涉轻轻笑笑,毫不留恋地走下楼梯。
——“涉你生气了么?”差点害得狙击手小丑从高处摔下的工程师皇帝这样问道,话语里面完全没有丝毫反省的意思。
“这是陛下对小丑的爱啊,我相信着您无论做什么都有自己的度量标准不是么?”涉将枪支背好,索性从越过几阶楼梯翻身而下。
……
镜湖馆外天气晴朗,夏风微醺,馆前广场的屏幕上,映出两位上将大人的在迷宫中移动射击的状况。
濑名泉从头到尾都讲究着狠准快,一举一动雷厉风行,绝不拖泥带水,颇为专业;而日日树涉依旧吊儿郎当,打着花拳绣腿,举手投足之间一派潇洒。
迷宫的道路暗门对他们而言完全不在话下,二人唯一的共同点便是从来没有对行进路线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犹豫。
——“哇哦,比赛依旧呈现出白热化,二位的速度和准头分庭抗礼,目前都已完成四个目标!”
——“看起来两位工程师的水平也是不相上下啊,破解内部结构和指引工作完全没有丝毫怠慢。”
解说员你一言我一语,均是赞不绝口,现场的学生们看得目不转睛,然而,中央贵宾席上的诸位早已是兴致缺缺。
人到中年的校董们显然不再买这些年轻人的账,一个个不是打着哈欠就是难掩面上不耐。
“嗯……今天下午有点热呢。”不知是谁起了个头,这群人又开始絮絮叨叨起来。
“是呀,人到这个时候难免犯困啊。”
“两位上将可真是精力旺盛……”
……耳边又一次聒噪起来,位于最左边的朱樱司再也没法忍受了,心中的烦躁一波胜过一波,头脑也越发昏沉,他觉得自己必须暂且离开一下,找个安静清凉的地方换换心情。
想到这里的年轻人立刻起身,却不想身体瞬间涌上酸软让他一个趔趄,只得慌忙扶住了椅背。
“朱樱少爷?”又有人察觉到了他的异常开始询问。
“没事,劳诸位叔叔阿姨费心,只是觉得有些累,恕我失陪。”他使劲儿摇了摇头,随便甩了一句客套话就匆匆离开了。
不对劲儿……这种感觉真的不对劲儿……年轻的骑士有些慌张地穿过人群,身形踉跄,他的心中生出不安,敦促着他快些离开。
一种奇异的感觉在身体内渐渐生成,慌张加剧,朱樱司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随着步频越发急促起来,四周的温度也在渐渐升高,让他感到莫名燥热。
心跳加速……头脑昏沉……身体某处突然爆发,犹如一个隐藏的奇点,一种陌生而又熟悉的内在力迅猛涌来,开始刺激着所有感官!
“?!”脚步一软,就算再怎么迟钝,朱樱司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紫晶双瞳中涌现出慌乱,他低头看着进入校内后发放的手环,数值和警示灯都无反应,疑惑了不足三秒,才懊恼地晃了晃脑袋。
这是Alpha的监测手环,如果没有任何反应,那就说明……药剂完全失效了。
前所未有的惶恐!朱樱司深吸口气,揉着太阳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咬着牙打起精神警惕环顾着四周,已经离开了镜湖馆,现在正走在通向教学区的林荫道上,他必须得离开这里。
找人来帮忙肯定不行,这个秘密绝对不能暴露,而自己现在这个状态……
身体温度再次升高,一波热浪瞬间袭来,奇点已经爆炸了,剩下的,只是迅速且无止境地扩散。
步伐踉跄呼吸急促的青年颤抖着打开自己的通讯,想要说话却发现根本是字不成句,输入讯息更是天方夜谭。
[信号中断]通讯手环弹出一个对话框,无数像素块拼接成刺目的红色。
无法向外发送信息?这个结果让他一阵绝望。
得找个安全的地方……绝对!不能让别人看见这个状态的自己!司抱着手臂咬着牙,凭着模模糊糊的印象,跌跌撞撞地跑向一处建筑。
发情期……对司而言陌生且痛苦,由于常年使用药剂将其抑制,一旦爆发便是不可收拾……
一波又一波的热潮蚕食着理智和体能,视线模糊之中,出现了司想要的轮廓……那里是综合楼,正值校庆,校内活动时,那边一般不会有人靠近。
他一面祈祷着不会被人撞见,一面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抵抗着身体里那头可怕的野兽。
每一步都沉重无比,热潮将理智逐渐吞噬,汗水将衣衫完全浸透,身体与心灵都将溃不成军。
虚弱无力的身影在这四下无人的草坪上很难引起注意,但是……这世界上总有那么些奇怪的人注意到旁人难以察觉的事。
估计没人会想要在比赛直播途中爬上学院最高的瞭望台,这里是学院的最高点,位于教学楼的东南角,站在此处可以将碧蓝天穹下的学院一览无遗。
“♪~♪~”橘红发色的青年哼着不知名的歌谣,一边把玩着望远镜一边拿着马克笔在镜筒上写写画画,雪白钢材上被画下五线谱,灵动的音符谱写于其上。
月永雷欧转动着望远镜,游览着学院的一派好风光,郁郁葱葱的森林和海边的悬崖峭壁,华丽精致的建筑……在海风的吹拂下他任由自己的灵感四溢而出,校园内已经看不见什么人了,大家都在教室里观看比赛。
“呜啾~寻找inspiration~”调皮的骑士王念叨着他的专属暗号,兴致勃勃地看来看去。
“哇!找到了!!是新来的!”镜头中出现一个踉踉跄跄的身影,虽然距离很远,但是酒红色发丝被阳光镀着暖暖光晕。
“喂喂!新来的!!”金绿双瞳中光华大绽,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在看到那个人的时候他的情绪总会变得高涨起来。
张牙舞爪了好一阵儿,徘徊在妄想世界的骑士王这才后知后觉,他们的距离实在是太远了,无论怎么喊,那个人都听不到的。
“呜啾~谢谢你帮我找到inspiration!我要去找他啦!”他敲敲镜筒表示告别,马克笔被他丢到了地上,然后,青年蹦蹦跳跳地离开了瞭望台。
……司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到综合楼前的,玻璃感应门应声而开那一刻,他已然跪倒在地。
梦之咲的每栋建筑内都有一个移动的机械装置,犹如一盏悬浮在半空中的银蓝色灯笼,它感应到了大厅门口的动静,缓缓飞了过来。
“灯笼”靠近喘息未定的青年,投下一道清晰的身影。
棕发少女缓缓睁开那双流动着数据的瞳,在注意到几乎是匍匐在地面的青年后,似乎有些怔愣。
但扫描很快完成,灵动的少女之音瞬间变得有些僵硬。
[性别特征与所配戴抑制剂手环不符。请立刻进行更换。]流动着数据的瞳保持着动态的宁静,默默注视着朱樱司。
“哈……姐姐大人?”司喘息着问道,此刻他必须要求杏对自己停止进一步检查,她是AI,所得信息会录入数据库再经负责人审核。
少女歪了歪头,凭空拿出她的记录册看了看后,喃喃自语道:“朱樱……朱樱司……”
“哈……哈……”喘息声越发剧烈,司吃力地爬了起来穿过杏的身影向走廊深处靠近。
找一个封闭的房间把自己关进去,等到清醒了再说,挨过去就好了……挨过去就好了……他一脸难耐,却还在努力给自己打气。
终于靠上了墙壁,冰冷的瓷砖难得将他快要融化的精神唤醒,他瘫软着向前移动,在触及到一处门把手后扭动它想要进到房间里去。
已然没有多少力气了……身体里的怪兽已经将他所有的精力吞噬干净,转化为一种让他惧怕的力量。
伫立在大厅内的少女轻轻转身,凝望着那倚靠在一扇门前的无助身影,她眨了眨眼……
——“咔哒”原本没有足够力气无法扭动的门突然打开,趴在门上的青年瞬间跌入房间内,身体重重砸在地板上发出“咚”地一声后,那扇门迅速关闭了。
与此同时,原本还静静待在那里的少女消失不见。
……
迷宫内,比赛依旧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一道身影速速转过一个拐角,脚步声阵阵。
“还没到么游君?”灰发男人按住自己的通讯器询问道。
——“第六目标距离较远,路线比较复杂。前方第三个岔口右转……泉前辈……你的体力还好么?”游木真在频道里关切地问道。
“超~烦人,难得收到游君关心,不过我可不喜欢是这种质疑我实力的口气啊。”一边奔跑的男人一边轻松道。
话音未落,濑名泉似乎听见耳机那头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轻笑,虽然微小,但传递到他这边却颇受感染。
不知几次,平日里脾气一向很差劲儿的男人勾起唇角,护目镜后的水蓝双瞳满满愉悦,濑名泉不得不说,学院里的这群乌合之众也算是做了件好事。他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和自己在乎的人完成一场战术配合,哪怕是再小儿科,也足以让人心情大好。
啧……想到这里又是一阵不爽,要不是当初顾及太多,在校时踹了睡间把游君抢来作「knights」的工程师也未尝不可,或者自己挤掉冰鹰北斗那个木头疙瘩去做「Trickstar」的队长兼狙击手也行。
沉浸在妄想中的上将大人,步速未减,却突然听见耳机里传来青年略有焦急的喊声。
——“泉前辈!泉前辈!你跑过头了!第三个岔口向左啊喂!!”
……
荧光蓝闪烁的室内,淡金发色的青年正浅笑着点击他的屏幕,修长的指划过虚浮晶亮的按键,犹如弹奏钢琴一般。
鲜少有人见过天祥院英智紧张起来的样子,这个人无论做什么都挂着风轻云淡的笑容,举手投足间一派风雅淡然,却又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柔弱。
但那双玉兰色的瞳永远烟云缥缈,流光溢彩。
“咳……涉……我们还差最后一个目标噢。”薄唇轻启,他轻点着自己的耳机轻声道。
——“Amazing~小丑受命找到六把钥匙,敬请期待皇帝打开秘境之门,第七愿望便在其中……”耳机那边的人也是游刃有余,完全没有任何体力不支的表现。
“我有种感觉,濑名君和游木君应该和我们的速度差不多。”
——“噢呀?虽然第一骑士和他的挚爱构成无坚不摧的组合,但是我坚信着皇帝陛下将指引着小丑奏响胜利交响曲。”日日树涉由衷地道。
“唔……你现在又该上楼了,涉,还有两个岔口。”天祥院英智笑着道。
荧光闪烁的屏幕上,复杂的迷宫被皇帝拆解为三个部分,他抬手将其中一个从屏幕中拉出,指尖追逐着那上面移动着的小红点,笑意满满。
那正是日日树涉的位置。
纤细手腕上的手环亮起一道蓝光,划过玉兰色的瞳显得梦幻无比,英智将屏幕扫至一边,指尖翩然在键盘上输入。
坐在皇帝对面的青年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绿色双眸颇为认真,他注视着立体影像中的点渐渐靠近第六个狙击点,神情变得欣喜起来。
“泉前辈……目标已出现在正前方。”
——“看到了。”
——“砰”
耳机另一端传来一声枪响,紧接着冷冽男声速速传来,“六号目标消灭,完毕。”
游木真开心地笑出声,预想中的系统提示音如约而至——[中央区域已开启,允许进行解析。]
手指翻飞,虚拟键盘被敲击得闪亮,游木真兴致高昂,全力以赴。
“现在马上原路返回!在第一个岔口向右,那里有一扇暗门,楼梯直通一层。这是最近的路!”
——“收到,干得不错嘛。游君。”
得到夸奖的人笑得很是开心,继续专注于程序之中。
……
在濑名泉完成第六个狙击目标后,场地内一片欢呼。
——“噢噢!濑名上将率先完成六个目标,工程师正在解析迷宫中央构造!”
——“哇!濑名上将请加油!日日树团长也正在前往最后一个狙击点位。”
掌声雷动,最后阶段已经开始!比赛高潮即将来临!
——“噢噢!日日树上将是感觉到什么了吗?他的第六个目标也出现了!哇……他突然间正经起来了。”
屏幕中的长发男子握紧了枪,快步在迷宫内奔跑着,转过一个岔口后立刻拔枪卧倒射击……
另一个屏幕里,濑名泉飞速下楼,开始向迷宫一层进发。
——“第六目标完成!日日树团长的工程师可以开始进行中央区域的解析了,昔日的传奇学生会长,天祥院大人,这次也依旧展现着君临天下的实力。”
解说员毫无保留的夸赞引得一片赞同,看台的角落里,鸣上岚托着腮感叹道:“哎……明明小真的表现更好呢,人家可真的有点讨厌现在梦之咲的孩子了。”
坐在他身侧的短发青年露出谦和得体的微笑,玫红色双瞳一片温柔,“难得鸣上大人也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啊啦,难道小弓弦不这样觉得吗?刚才和你见面的时候也是呢,那些在你身边的孩子不是也对你Beta的身份表现颇有微词么?”金发男人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
伏见弓弦对此只是笑笑,没有任何介意的样子,“我完全不在意这种事呢,反倒对自己的性别觉得非常满意,因为这样就可以侍立在他们左右,无论是身为Alpha的少爷还是身为Omega的会长大人,都不会有所妨碍。”
“呵呵……也是呢。小弓弦真是非常温柔体贴的人啊,姐姐有时候也会担心自己身为Alpha会不会太粗鲁了呢?”鸣上岚有些苦恼地道。
“鸣上大人多虑了,您非常温柔,我仍然记得当年的二年级特训,那是我第一次离少爷那么远,如果不是得到您的关心和鼓励,只怕撑不过去的。”伏见弓弦回以微笑。
“啊啦,那是姐姐我应该做的。现在的小弓弦已经习惯离开小桃李身边了吧。今天也没有看见他呢。”鸣上岚眨眨眼望了望周身。
“嗯……我现在更多的是作为日日树大人的副官和休息日管理整个姬宫宅,少爷今日去处理企业事务,老爷近年来也叮嘱我不许处处照顾少爷了,他需要成长。”弓弦笑得很是欣慰。
“小桃李很棒的,上次战役帮了大忙!啊……说起来今天都没能和小司司打招呼呢。”鸣上岚突然想起来这些,有点遗憾。
“……和老爷他们同席,也在情理之中。”伏见弓弦笑着安慰道,转头将目光投向屏幕,“今天的游木大人和濑名上将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呢,会长和日日树大人虽然也是许久没有配合了,但毕竟有过去的经验;倒是这二位,如果是第一次,还真是‘天作之合’。”执事大人真诚赞叹道。
“我喜欢你用的这个词。”鸣上岚捂嘴笑道,“嗯?泉酱怎么停下来了?”
屏幕上,一直马不停蹄的男人站在原地,低头按着耳机低声说着什么。
TBC.
————————————————————

*《秘密花园》。小时候超喜欢的书,柯林少爷和英智一样病弱,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暴君,完全没有英智招人心疼w迪肯则和涉很像,像是魔法师一样知道平原上的每一种花,和小动物们相处的很好。

*出自尼采。哲学爸爸【。
这应该是拖得最长的一个周期,还有人记得我和我的文吗【讨打吗你?!本月的状态当真差到无可救药,谁知挨到月底突然文思泉涌……跟打了兴奋剂一样码字码到现在,幸亏明儿……不!今儿不用早起……_(:3」∠)_
顺利爆了字数,感觉这一个月的更新全被这十二个小时补足,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某对CP从开文到现在一直在刷新我的更新字数,这次更是直接飙到破万……所以强迫症的我果断选择了砍成两段当两章更新【你!毕竟……本章已经够大家消化了吧。
司糖彻底暴露……涉英泉真走的是不同的野路子。哈哈哈夫妻配合写得我相当愉快啊【瞎扯吧你前头卡了快一个月了都。

评论(39)

热度(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