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在BE的边缘疯狂试探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16
晴空万里之下,梦之咲学院一派欢愉热闹。
盛夏时节的岛屿气候宜人,早晨的表演结束不久,中餐时光更是丰富多彩,然而到了下午,真正的高潮才正式开始。
此刻的濑名泉听着广播,面对眼前的一干人等,眉头越发紧蹙,恼怒不断升级。
“表演赛?难道我回来是给你们这些愚蠢后辈作秀的?”他讨厌这种突如其来的麻烦,超~烦人。
“不……您误会了。我们只是代表全校学生向您提出一个真挚的请求,要知道濑名上将您可是15届的传奇。”学生代表一脸崇拜地道。
“传奇?与我同届的传奇还不算多么?‘三奇人’、‘皇帝’和‘王’,这种事偏偏找上我?超~烦人。”他皱着眉头,水蓝双瞳中颇为烦躁。
“那个……虽然15届的前辈们光辉万千,但在狙击领域,是您和日日树团长平分秋色,大家都十分崇拜二位,此刻更是想借校庆的机会一睹两位上将大人的风采。”代表深深鞠了一躬。
“是的,请您实现我们多数人的心愿吧。”代表身后的几位学生会成员也一同随之。
面对五六个人诚惶诚恐的请求,加上周围火一般的灼热目光,濑名泉蹙着的眉头渐渐舒展了,他勾了勾嘴角,眼神中浮现出惯有的桀骜自信。
啊……怎么说呢,被这么多人围着真的是……超烦人的。
“……泉前辈?”
身旁突然传来熟悉的呼唤,濑名泉瞬间转身切换表情满满殷勤,“怎么了游君?”
游木真两手空空而归,他的到来自然也是吸引了不少目光,只不过,那其中的异样只有当事人自己有着切身体会。
绿色双瞳中灰暗的情绪被仔细掩藏好,真换上笑容问道:“是崇拜您的后辈么?”
突然出现的敬语让濑名泉略觉异常,但他还是挑着眉一脸无奈高傲的模样,“他们希望我与日日树涉进行一场狙击表演赛,游君怎么看?”
“真的吗?”镜片背后的瞳猛然睁大,游木真摆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道:“泉前辈那么厉害,我也很期待呢。”
得到夸奖的上将大人心情大好,原本因为这事的烦心一扫而空,难得可以向他可爱的游君展示自己帅气的一面,这群小鬼也是沾了游君的光啊。
“好吧,如果日日树涉那边也没有问题,我就同意了。”「knights」的副团长下巴一扬,欣然应允。
“真的吗?!”
“哦哦哦哦!太棒了!”
周围一片欢呼。
达成邀请的学生会代表们开心不已,其中一人上前道:“比赛详情稍后会由「杏」发送到您的校内手环上,不过还有一件事需要当面与您商议。”
“什么?”
这些人互相望了望,方才说话的那人深吸一口气道:“因为凛月少将并没有应邀前来,比赛后半程您需要一位辅助工程师,所以……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们将从……”
“我介意。”濑名泉高声打断了他们,“如果是工程师,我可不会让你们这些乳臭未干的小鬼拖我的后腿。”
“可是……”
“超~烦人,梦之咲现在的教学质量已经差劲到这种程度了么?连学生会都是一群不懂变通的蠢货。”他依旧一脸嫌弃。
短短几分钟内被训斥两三回的代表们有些撑不住了,其中一个已是咬牙切齿,剩下的依旧懵。
面对这一张张呆滞无趣的脸,濑名上将再也不抱任何期待,他顺势拉过身旁已经游神的人。
“当我的游君是摆设么?”他扬起下巴对这些头脑发热的蠢货们施以一记鄙视的目光。
“?!”全场肃静。
“哎!那个……泉前辈……”突然被拉入话题的游木真有些惶恐和不知所措。
——“他可是能让整场战役全面溃败的罪子!”学生会代表中突然传出一声惊呼,带着满满的厌恶。
……
学院岛屿南部的断崖处,教学楼区的后方一片广袤绿意,如果从上空俯瞰,可以看见在郁郁葱葱的森林之间隐约闪烁的荧荧光点。
那是“镜湖馆”的一部分,整个梦之咲学院最著名的场馆,占地面积大概是整个岛屿的五分之一,据说场馆所在的位置原本是一个干涸很久的湖泊,于是在建设时将隐逸于林中的区域采用镜面隐形材料,所谓的光点是打开的窗户,而处于森林外部的建筑是一座纯白的城堡,与恢宏华丽的教学楼相比不值一提,非常朴素简洁,唯有西南角高耸的钟楼为它提升了几分存在感。
然而,“镜湖馆”作为全校历史最悠久的建筑,内部却拥有着整个学院最高的科技结晶,除了长年在校职工,没有人能具体描述城堡里面的设备究竟精密发达到何等程度,针对各个专业所开设的训练场地和高级武器装备,以及无法具体知晓的地底构造,是在国内建筑中与“新世王者——光穹”齐名的“旧历隐士”,它是院校自创建以来所沉淀的象征之一。不仅承袭人类进化前纪元的古老文化底蕴,而且同当今的科技发展完美融合。
今天,“镜湖馆”将迎来一场举世无双的比赛。
馆前的环形广场已准备好席位,而今次到场的嘉宾加上校内师生自然无法全部坐下,因此有一部分位置是为特定的来宾准备的,至于剩下的,校方早在两周前从校内进行暗中挑选,能坐在此处的多半是学生中的佼佼者,教职工里的精英。
剩下的学生与老师可以在教室和办公室内观看转播。
这场比赛是由学生会秘密筹办的,前提条件是两位主角到场,而今天时地利人和,所以在邀请成功后,当消息一公布,全校师生瞬间沸腾!
——日日树涉与濑名泉,两大军团上将的狙击对垒!这简直是不能用别开生面来形容的世纪之战!
被选中坐在馆前广场席位上的学生大多兴奋到几乎昏厥,其他人虽有遗憾但仍异常激动。
解说员的位置在观众们的正前方,他们均是校内放送委员会的成员,话筒调试完毕后,其中一人开始将比赛事项娓娓道来。
“欢迎诸位到场,本次的表演赛可谓是能载入梦之咲校史的一件传奇,虽然本场的表演赛的两位主角已是闻名遐迩,但按照规矩我们还是得介绍一下。”广播里传来男解说员略带激动的声音。
“「fine」的军团长日日树涉上将与「knights」的副团长濑名泉上将,两位均是梦之咲15届毕业生,是目前军部三大军团的最高将领,在校主修专业均为狙击手,二位的成绩迄今为止依旧被誉为学院传奇。”另一名解说员是位少女,女孩子的声音在念到二人的名字时音调就拔高了不少,显然比身旁的搭档要更为激动。
“日日树上将创造了短时间狙杀目标最多的校内记录;而濑名上将则是打破了当年由门章臣老师保持的最高精准度记录。今次二位的返校之旅可以为我们带来一场难以想象的梦幻表演啊……”
广播内回响着二人的声音,引来无数好评与期待。
……
[欢迎来到镜湖馆S-3A区,正在由系统「杏」进行最后校验。]远甚于一般提示音僵硬冰冷的声调响彻于整个场馆。
单调的灰白房间内,墙壁上开凿着一个个暗格,各式各样的武器摆放其间,在银白射灯的照耀下闪烁着冷光。
一身黑色的灰发男人阴沉着脸,余怒未消地检查着自己的装备。
——“嘀”,一声轻响后,身着制服的少女悄然出现。
[您好,请反馈您的装备状态,正在进行最终确认。]
“超烦人!一切正常!”水蓝色的瞳冷冷地盯着投影少女,语气森然。
[濑名前辈你的肾上腺素正在彪升,请注意控制你的情绪。]
——“啊啦亚达~泉酱你脸色好难看啊。”杏突然伸手,掌心出现一个屏幕,里面是鸣上岚笑盈盈的脸。
“超~烦人!!你不要趁着她过来检查的时候擅自联系我。还有你!明明是AI就不能有点AI的样子么?!”濑名泉检查着自己的弹夹,瞪着眼前的两个家伙火冒三丈。
“啊啦?到底怎么了呀?刚才人家只是和门老师多说了几句话,好不容易在镜湖馆前等到了泉酱你,你居然无视人家怒气冲冲地就进去了。”鸣上岚拖着腮满面忧郁地道。
[‘AI的样子’?逻辑混乱。情感模块在完善时并未发生错误,‘鸣上岚’作为‘姐姐’,请求获得‘妹妹’帮助,行为不违反三大定律。]
“……你别给我扯理论!!有空过来管我不如想想怎么处置一下学院里那些中伤游君垃圾!!!”一想到刚才金发青年瞬间惨白的脸和颤抖的身体,濑名泉快要炸了!
[对学生的行为管制权力属于学生会及管理员。我无权干涉。]小姑娘依旧回答得中规中矩,但在听到“游君”二字后好像怔了怔?
“……唉,果然担心还是成真了,周围人对小真要参赛的消息态度都很复杂呢,现在他人在哪里?”
“我让他乖乖待在观众席的西北角了。”一想到他的游君扯住他轻摇着头劝说,明明是笑着的,镜片背后清澈的瞳却让他一阵心疼。
——“我没关系的泉前辈,我会帮助你的!你去参赛吧。”他这样对他说。
——“我想看看泉前辈射击时帅气的样子,以前都没有好好看过呢。”他这样对他说,笑容满面,眸光闪烁。
他过去总是去恶意中伤着他,每当看见那双绿色的眸子对着自己涌起无尽的不解和悲哀,然后蜕变成厌恶。那种兴奋之余却又难过不已的情绪随即变质为莫名的快感,濑名泉曾经问过自己——“这里就是你想让游木真在面对自己时的反应么?”
问题的答案,早在他决定娶他时,彻底变成了否定。
怎么可能啊?!怎么可能想要的是那种厌恶不已的目光,怎么可能想要他的游君难过下去!
我本以为,我的恶意可以催生出你的坚强,却不想当我真的成功时,居然先想杀掉过去那个总是故意伤害你的自己。
那些垃圾……怎么可以去那样肆意伤害你?
你现在的确可以坚强地面对那些恶意了,可我却不希望这样啊,你虽然笑着,却很难过。
水蓝双瞳中翻滚着无尽的懊恼与自责,濑名泉低头最后检查了一边自己的枪,随即对鸣上岚道。
“去找游君,帮我照顾一下他,在他正式上场前,鸣君你要寸步不离地陪在他身边。”濑名泉深吸口气,仔细擦拭着枪身。
“好的,交给我吧。”鸣上岚欣然应允。
“啧……还有件事……”他将目光投向小杏,“既然你跟我提到自己的职责,那么乖乖负起责来,去通知门老师,明年「knights」一律不征收梦之咲学生会成员,盖章的通知明早我会发送给他。”说到最后,水蓝双瞳已然化作森冷深渊。
[收到,一定会转达给老师的。]姑娘轻轻点了点头。
“啊啦?泉酱你这样做会不会太……”
“超~烦人!连尊重他人的基本礼仪都不懂,还妄想进入三大军团,「knights」可不是垃圾回收站!”濑名泉干脆利落地打断了鸣上岚的话,调整好自己的通讯器和军工手套。
[濑名上将,请再次确认您的装备,若无异常,十秒后控制权限将交还至镜湖馆。]小杏又恢复自己常有的严谨姿态。
“一切良好,完毕。”
“泉酱加油呦!!”
“超~烦人。”
少女的身影在室内悄然消失,房间内所有的暗格全部收回,灰发男人再次调整自己的通讯器,双眸微眯紧盯着缓缓开启的大门。
[管理权限已复位。模拟训练将于十秒后开始。]
[十、九、八、七……]
装弹夹,上膛,托起,露指手套划过冰冷枪身,水蓝瞳眸已然锁定前方。
说起来,上学的时候似乎鲜少和日日树涉交手,而且,这次的工程师,是游君。
昔日的第一骑士轻勾起唇角,烦躁和懊恼被剔除,鲜少的兴奋在瞳中荡漾。
所以……别再碍事了,其他的垃圾们。
……
馆前广场上的席位均已坐满,倒计时广播回荡在空气里,两个飞行投影仪已然就为,当“一”的机械尾音落下,两个巨大的屏幕已然出现在半空中。
比赛正式开始。
当两个身影出现在屏幕上时,惊呼四起,掌声雷动。
他们从相邻的房间走出,身着同样的装备,但是,穿出的气质却是大相径庭。
银发男子的衣领竖起敞开着,战术背心也没有完全束起,他披散着长发,眼神中笑意满满,纯粹的欢愉与自信,他拎着枪,就像是手持某种普通的魔术道具,面带笑容随时酝酿着爱与惊喜。
与之相比,濑名泉的装束就严谨了许多,所有的搭扣都扣得严严实实,手中的枪支被他端端直直地持着,男人面容冷峻,水蓝双瞳深沉而又凌厉。
二人似乎都没有过分关注自己的对手,恍若无人之境。
——“上半场比赛内容为二十个标靶,从100米起始递进至2000米,两位上将所使用的,是学校统一为狙击专业发放的训练用枪,有效射程在2100米之内。”
——“虽然子弹也同为训练用,威力已经被缩小到只能射穿标靶,但若击中人体要害部位也足以致命。”
伴随着两位解说员的声音,二人已经同时行动,所有的动作出乎意料地一致,卧倒、架枪、校准……两声枪响后,双方的一号标靶已经中弹,正中靶心。
灰白色的训练场地内空旷无垠,柔和的银白灯光缓缓撒下,二十个标靶排布在不同的点位,有的甚至难以看清。
——“砰……砰……”训练用枪并未装配消音器,射击瞬间发出颇有力量声响。
——“咔哒……当啷……”子弹上膛与弹壳被退出的声音连在一起。
靶心……靶心……依旧是靶心。
镜头清晰地将一切记录了下来,靶心仿佛对子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在上膛和子弹射穿的声音切换中留下弹孔,这样的速度和精准度令在场众人看得瞠目结舌。
解说员也忘记了自己的职责,也许在绝对的实力碾压画面前,所有的语言形容都变成苍白无力的粉饰。
两个人的动作几乎同步,紧贴在镜筒前的脸表情却是迥异,银发男子勾唇浅笑,灰发男人冷然不语。
室内回荡着扣动扳机的单调声音,靶心被击穿之时就像是破裂的水泡,就当大家以为这种机械的同步会持续到结束时,不同很快产生。
800米标靶之后,由日日树涉率先击中了900米的目标,濑名泉的射击速度慢了下来。
“Amazing~☆”当1000米靶中弹时,「fine」的军团长终于大声道出了他的口头禅,他将弹夹利索地拔下,然后,新弹夹被他抛起在半空中转了一圈后接住,瞬间变成了一束鲜花。
观众们发出惊呼和掌声,就在这时,濑名泉的900米靶心被干脆利落地击穿。
灰发男人冷静依旧,英俊的面庞上看不出任何异样情绪,他的身体随着呼吸缓缓起伏,喉结滚动,修长的指尖轻点着扳机,三下过后毫不犹豫地扣下。
1000米!靶心!
而日日树涉这边,他轻哼起不知名的歌谣,换好弹夹后,上膛后瞬间射击,弹出的弹壳落在地上变成了糖果。
“fu~fu~fu~”他笑着,很快扣下扳机。
……
“哇……日日树上将在做什么?!好神奇呀!”
“濑名上将好帅啊!”
四周传来此起彼伏的赞叹与惊呼。游木真注视着屏幕里的男人,每一次射击时,仿佛他周身的时间都会凝固,可当完成射击后,他虽依然冷漠,但瞳孔中的冰冷深渊会泛起轻轻的笑意,所有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也根本不在意身旁开始变戏法的不正经对手。
真从未刻意关注过狙击手的状态,哪怕是在配合冰鹰君练习时,他也只是埋头履行着自己作为工程师的职责,可当他真正看着这个人射击时,会不自觉被他吸引,这种感觉太过奇妙了,明明日日树涉花样百出的举动才更容易引人注目,但他的目光还是牢牢锁定在濑名泉的身上,生怕错过他的一举一动。
从脱出那个深海囚笼起,他已经见过了太多不一样的他了。
此刻的濑名泉,真的是,性感又帅气。
这样的想法让游木真吓了一大跳,他几乎是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啊啦?怎么啦小真?”坐在他身边的鸣上岚疑惑道。
“啊啊,没事的鸣上君。”他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噗……你觉得这样的泉酱很帅是不是?”看穿一切的岚忍俊不禁道。
“哎?!”被道出心中所想的青年怔了怔,面色一赧。
“好啦,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泉酱射击的时候人家也会觉得好心动的。”鸣上岚托着脸颊,露出颇为少女的表情。
——“砰”日日树涉的1500米靶中弹,濑名泉的1300米靶紧随其后。
“嗯……可我还是觉得涉更帅气呢。”他们的身后突然出现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
“啊啦亚达?是天祥院少爷呢。”鸣上岚笑着打招呼。
游木真下意识地一惊,他回过头看向微笑的英智,那双玉兰色的瞳空灵梦幻。
“呵呵,下半场快要开始了呢。既然是需要工程师,我也不会允许那些拙劣的孩子成为涉的眼睛。”天祥院英智缓缓道,依旧保持着温和优雅的微笑。
……
“真是奇才啊……”视野最佳的观众席上,校董中有人道出这么一句,“梦之咲近年来培养出了不得了的杰出人物。”
“嚯嚯……学校的教学质量数一数二。”
“哎呀呀……现在的年轻人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呢,估计又有一大堆Omega为之倾倒。不过我更喜欢日日树团长的风格呢,真不愧是英智少爷的同僚你说呢天祥院大人?”上杉夫人折扇半开,一边中意赞叹一边有意无意地看向身边的男人。
“英智已经退役了……”天祥院正德面无表情地道,“不过是一些花哨的把戏而已。”他抽了抽嘴角,灰蓝色的瞳面对着屏幕中的青年闪过一丝阴霾。
“两位上将大人还真是不分伯仲啊,说到这里,有件事倒是让我颇为在意……”校董中那位大胡子发话了,他将目光转向坐在嘉宾席位最左边的红发青年,“朱樱少爷既然在「knights」服役应该知道濑名上将为什么不直接就任团长呢?众所周知月永雷欧团长已经很久没有在光穹会议中现身了,近期的大型战役指挥权也是全权交付于濑名上将……这样下去……嗯?朱樱少爷?”
被唤到的青年一脸恍惚,怔忪之下仿佛没有听见,在其他的人也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后,他终于回神:“啊……您刚才说的是leader么?”他抱歉地笑了笑。
“……leader?”
“啊,抱歉,这只是我个人对月永团长的习惯称呼。对于此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呢。”朱樱司努力眨了眨眼,似乎有些困顿,一想到自己刚才丢下那人直接过来了,谁知道他又跑到哪里去了?
“你不舒服吗朱樱少爷?”司听到有人这样问。
“呜……应该有些累了,请诸位不必担心。”很奇怪……为什么觉得有些热?司向问候他的人露出一个笑容,拼命摇了摇头想要让头脑清醒起来。
……
——“砰!”最后一枪终止于濑名泉的2000米靶,和日日树涉变出的第十二颗糖果,四下爆发出一片欢呼。
灰发男人缓缓起身,几缕碎发因汗水紧贴在额头,他深深呼出一口气,勒紧了自己的战术手套。
“Amazing~☆真是辛苦了濑名君。”日日树涉走上前来递上一支波斯菊。
“把那东西拿开!”濑名泉皱着眉头不耐烦道。
——“哇……真是……难以言喻的精彩!”
——“两位上将大人的射击风格各异,但不得不说,均让人大开眼界,最终结果是如何呢?”
解说员的声音带着难以平复的激动,场内的欢呼声一声高过一声……
——[正在进行成绩统计……]广播里传来镜湖系统毫无感情的机械音。
——[……]
——[……]
……
“嗯……上半场是无法分出胜负的,”不起眼的观众席西北角,天祥院英智望着屏幕感叹道:“涉的速度稍快,但精准度稍逊于濑名上将,所以说……下半场才是关键呢。”他微微弯下腰对游木真道。
金发青年几乎不怎么敢正视那双玉兰色的眸子。
“小真?”鸣上岚看了看天祥院英智,有些担心地问着。
“那么……我先要出场了呦。游木君。”英智向他挥挥手,一步步走下观众席。
——“啊呀,上半场的比赛结果出炉了,综合评定完成后,两位上将大人的成绩果然齐平呢。”
——“看来一切取决于比赛后半程呢,后半程将由两位工程师辅助狙击手们完成比赛。”
——“而这两位工程师分别是……”
两个名字被道出的瞬间,学生当中爆发了二次情绪狂潮。
惊喜交加!谁都没有想到会是如此展开,两位Omega工程师,他们的身份与经历,都足以让人热烈讨论一番。
在一片沸腾中,白衣翩然的青年缓步登场,浅金色的发在阳光下散发着柔柔光晕,周身气场温和却让人难以靠近。
退役两年的皇帝重新君临学院,将以工程师的身份为他的小丑狙击手指引方向。
他穿过观众席走向镜湖馆门口,那里正有两个人在等着他。
一身白大褂的中年男人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面对眼前的俊秀青年似乎是思索了许久。
“噢……是天祥院君对吧?好久不见。”他缓缓开口,声音懒洋洋的。
“呵呵……好久不见了佐贺美老师。”英智笑着道。
“阵!你别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一旁浅棕发色的男人发话了,他戴着银色边框的眼镜,长相英俊气场却冰冷肃穆,他瞪了一眼懒懒的黑发男人,然后有些严肃地道:“天祥院,这次的活动虽然是学生会一手策划,但我有权干涉,关于你的身体……”
“这么久不见,门老师依旧如此关心我,我很开心呦,没关系的,只是辅助而已,连叔叔都没有担心呦。”青年露出令人安心的微笑。
作为学院管理者之一的门章臣已然无奈,他摇着头喃喃自语道:“早就该想到的,在你和日日树出现的时候。”
“嗯……本来不太想出面让学生们玩开心就好,校董那边也自有人招待,却不想你还是参与进来了。要量力而行啊天祥院。”这边的佐贺美阵摸了摸下巴后眯起眼睛笑着叮嘱。
“能让两位老师亲自前来关照,我真的很开心。”英智唇边笑意依旧,他理了理自己的衣袖走进场馆中。
大厅内四面皆是银白,正中堂立着一块石碑,上面镌刻着梦之咲校训,室内的装修风格是古老与现代的交织,过去与未来的对话。
地面突然出现一个影像,一条黄色的光路从英智脚下绵延至另一边的走廊,他沿着轨迹缓步而行。
……
——“小真,你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鸣上君。”
与此同时,金发青年脚步僵硬地来到了场馆门口。
“唔?脸色很不好呀游木。”佐贺美阵关切道。
“……如果觉得不适也不要勉强。”门臣章叹了口气道。
游木真深吸口气,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努力将内心的不安与惶恐驱散。
——“那不是「Trickstar」的游木前辈么?”
——“切,不过是仗着和濑名上将的旧情才得以被释放的么?”
——“这次校庆也是借了上将大人的光才能出现的吧?”
——“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勾引了上将大人吧,有些Omega就是这样不知检点啊。”
——“喂喂喂说什么呢?我们Omega中可没有这样的存在。”
——“灾星!”
——“耻辱!”
哈哈……自己可真是笨蛋呀,被泉前辈保护得太好了,居然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僵直着身体,紧咬着唇进入场馆,绿色双眸黯淡无光,指尖冰凉。
比起婚宴上权贵们阴阳怪气的阿谀奉承,学生们的口无遮拦才是生硬硬撕开伤口的利刃,原本以为一切都过去了,却不想离开了濑名泉,游木真依旧是那个人人唾弃的罪子。
因为泉前辈不爱凑热闹,才让他在游园摊位入口处等着自己,想着好不容易可以自由行动了,却失去了庇佑。
你还是那个什么都做不了的呆瓜呀,游木真。他这样想着,露出笑容却红了眼眶。
原本以为可以很好得掩饰过去,但……没人能阻止恶意的刀子。
刚才不是没感受到泉前辈骤然的愤怒,可是呀,自己不能让他保护一辈子啊。
这算赌气吗?走进大厅的青年望着刻满校训的石碑这样想着。
——“现在的梦之咲不但蠢货多,也满是令人作呕的垃圾……我可不愿意在垃圾场里……”就在刚才,那双冰冷的水蓝双瞳涌动着可怖的风暴,在听到旁人对自己的中伤,灰发男人周身的气场骤变。
他毫不犹豫地一把拉住了他,被拽住的男人有些错愕地回头,好看的脸上交织着愤怒与不解,他却摇了摇头,牵出一个笑容来平复他的怒意。
“……”不想再让泉前辈为难了,望着碑刻的瞳中涌现出一丝坚定,游木真低头看到脚下的路线指引,他深呼吸,昂首挺胸地向走廊深处走去。
他被恶意中伤没什么,可他不能再让这个一直保护着自己的人受到任何损害了,他已经嫁给他了,所谓义务双方皆要承担,如果今天的泉前辈因他而拒绝这场表演赛,那么前来报道的记者又不知道会怎么写;他在梦之咲学院的名誉会受损,原本因为脾气的缘故评价就毁誉参半,才不要再因为自己添一抹污点。
你刚才在射击时,真的是我见过的,最帅气的模样。
一种莫名的自豪油然而生,游木真低头回味似的笑笑,绿色双眸中流过淡淡的温馨与喜悦。
我才不要让你和我一样遭人唾弃,你明明……是高傲且满载荣誉的第一骑士。
将不安与惶恐驱除,金发青年进入了闪耀着蓝色光芒的房间,如玻璃般的地下流动着光构成循环,四张看似普通的桌椅规矩地摆放在室内,因为房间内部整体色调的关系散发出幽幽蓝光。
他抬眼看见已经落座天祥院英智,淡金发色的青年向他微笑,那种人人熟知的,属于昔日梦之咲学院皇帝的笑容。
果然,还是无法克制面对此人时不由自主的胆怯。青年绿色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无力,但出于礼貌,游木真还是回应给对方一个看上去不那么牵强的笑容。
——[请两位工程师落座后开启入校前发放的抑制剂手环。系统将自动识别其中的代码。]灵动的少女之音在室内响起,杏的身影悄然出现在二人面前。
“小杏?”真有些惊喜地看着以投影姿态现身的少女,后者歪歪头望了望他,流动着代码的瞳孔在荧荧蓝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奇异的光,最终,女孩子向着他轻轻招了招手。
“呵呵……游木君也好久没有见到这孩子了吧?”英智笑盈盈地问道。
真微微点了点头,正视着与自己相对而坐的天祥院英智,这场景有点熟悉……没错,四年前,也是在镜湖馆,他与这位学院的皇帝携手各自的同伴一起,进行学院最高等级的实战对抗。
当时是怎么样赢得来着?游木真不记得了,唯一留下的大概只有胜利后心脏仿佛要从胸口中跳出来的喜悦。
如今……物是人非了呀。他辅助的狙击手不是北斗君了,而是曾经怎么都不会想到的泉前辈。
想到这里,他有些落寞地开启手环,桌面升起的光芒对其进行扫描,然后室内响起冰冷的电子音。
——[身份验证完成,系统「杏」管理权限已转交完毕。欢迎来到镜湖馆E-3L室,即将开启主程序源。]
浅棕发色的少女向二人鞠躬,一眨眼消失在他们面前。
——“叮”一声轻响,两道光屏同时出现在二人眼前,桌面暗格开启呈上通讯器,全息键盘闪烁着流光轻轻浮在桌面上。
——[请注意,距离下半场比赛开始还有倒计时十分钟,待狙击手完成上半场比赛,工程师将有十五分钟时间突破下半场环境系统请做好准备。]
隔着各自半透明的屏幕,二人戴好自己的通讯器,在光屏上还没有出现大段的数据前,游木真抬头想要偷偷打量一下对面的天祥院英智,却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
“多多指教呦。濑名上将的‘游君’~”玉兰色的眸子在屏幕的照射下流光溢彩,那人的声音还是那样温和到如浸了昙香的晚风,却让游木真心中发怵。
“您也是,天祥院君。”他不再犹豫,定了定心神开始专注与眼前的一切。
庞大的数据库在瞬间开启!代码如洪流般倾泻而下!而工程师所能做的,是要在这杂乱的数据中理清所有,为狙击手指明方向。

TBC.

———————————————————————

如果说第十二章插科打诨让我差点吐血,那么这一章几乎是要命【跪。

是的……我写不出帅气的泉总和日日树,无论是从BGM中寻找灵感还是去看相关的影视作品,查遍资料也依旧写不出那种帅到上天的感觉,我怎么这么渣啊还不会画画【大哭。

本章的视角切换也比较多,很多地方我感觉处理的并不是很好【跪。qwq这次瓶颈得差点卡死这里,脑子里有画面有故事,但就是不知道该如何用文字表达,难过得要死。

啊……司糖……新年卡池十连出了你,我觉得这不算是一笔亏本买卖,毕竟那之后泉总也识相地出了一张四星黄卡。辣鸡男人你终于听见我的嘶吼了?好吧……但是没让你帅起来【跪。

tag只打泉真一个吧,毕竟……要遵循渐近啊。

评论(27)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