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_脑叶不好坑也不保

沉迷当主管中……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13
一室温暖欢乐——这个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百合花香混合着清爽绿茶,白瓷盘里有着烘烤好的小饼干,戴着蓝框眼镜的青年被簇拥在沙发中央,穿着干净的居家服,抱着马克杯笑得开心无比。
——“啊啦啊啦,我还记得二年级我们两个班匹配拉练的时候,小真一个Omega却拖着身为Alpha的小凛月完成了全程。”鸣上岚咯咯笑出声。
“是呢是呢,当时阿绪知道朔间前辈的弟弟和阿木被分到一组的时候都快要担心死了。”明星昴流的抓着一块饼干开心地道。
“你才没资格说他们好吗?明明和衣更一组,却因为半路捡硬币和第一名失之交臂!”冰鹰北斗放下茶杯一脸无奈。
“哈哈……明星君是呆瓜一号嘛,当时的第一名好像是乙狩君和伏见君吧?北斗君和鸣上君是第二?”游木真认真回想着,随即颇为感慨地道:“当时和凛月君一组真的是超级苦手啊,走到一半就睡着什么的。”
“呵呵呵……小凛月就是那样啦,还好大家当时都及格了。”鸣上岚拍拍掌。
——“……”聊得开心到连他回来了都不知道……很好……作为这个家的主人,濑名泉觉得自己快炸了,同时对于给管家放假和没用雇佣全职侍者这两件事表示深深的后悔。
“哎?泉前辈?”正准备给鸣上岚倒茶的游木真总算是看见了站在玄关处的濑名泉,青年歪歪头,突然变得有些惊慌失措。
“啊啦亚达!泉酱,欢迎回家!居然不说‘我回来了’什么的,这样让人家怎么迎接嘛~”鸣上岚热情地招招手。
“晚上好。濑名上将。”冰鹰北斗处惊不变地起身行礼。
“嗯嗯?!裙带菜头前辈你回……哇!小北你干嘛?!”正想打招呼的明星昴流被冰鹰北斗捂住了嘴。
“……”想拔枪,想打人,想发火,超!烦!人!濑名泉觉得自己的头很疼,还带间歇性抽搐的那种。
水蓝双瞳涌现名为暴躁的狂风,恶毒的逐客令即将脱口而出,他却被迅速扑上来的鸣上岚一把拉走。
“你干什么?!!!”濑名泉懊恼地叫了起来。
对方将他迅速拖进厨房,然后关上了门。
“鸣君你想死了对吧?!信不信我现在就一菜刀砍死你!!”濑名泉觉得自己现在能从料理台上的刀具里拔出一把战刃。
“这么暴躁会出皱纹的泉酱。”岚笑呵呵地道,然后扯下了挂钩上的围裙。
“你还想干嘛?”泉咬牙切齿道。
“嗯……这里也算是我们「knights」的个人领域,下午吃到了小北斗做的饼干,有家的味道呢,还有小明星中途也跑腿买了人家想喝的绿茶,所以人家想招待他们一下呢。”鸣上岚系好围裙打开冰箱。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这是我家!!!”濑名泉觉得自己有了第三件后悔的事——那就是没在结婚后把给自家队友的钥匙收回来,还有是该把他们四个人的房间全部撤销了,东西应该都扔掉!!
“冷静点啦泉酱,你没看见小真刚才被你吓到了么?他下午明明很开心的。”
“和三个Alpha待在一起才是真的吓人好吗?!「Trickstar」的那两个……”
——“扣扣”,敲门声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只听见门外传来游木真怯怯的声音,“那个……泉前辈和鸣上君?”
濑名泉拉开了门,只见游木真端着用过的餐具,以一种极度不安的姿态站在他们二人面前。
“哎哎?!泉酱你快接过来啊……”
濑名泉抬手接过,却能感觉到从托盘另一边传来的颤抖,他认真凝视着游木真,后者极力躲避着他的目光,神情难过而又不安。
“……”他突然很想问,自己方才进门的表情到底是有多可怕。
游木真感觉到他的注视,慌忙松开了托盘结结巴巴地道:“我……我这就送冰鹰君他们离……”
“……小真……”
——“不用了!”濑名泉率先打断了他,转身把餐具放在料理台上,然后拉着真的手返回客厅。
“?!”被扯住的真吓了一跳,急急忙忙跟上泉。
两个人回到客厅,只见北斗和昴流已经做好离开的准备。
深蓝与天蓝的瞳以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他们,两个人似乎对这个情形有点愠怒却又无可奈何。特别是明星昴流,完全不避讳地瞪着濑名泉。
“一声不吭闯入别人家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么随意真不知道日日树涉是怎么调教你们的。”他牵着游木真将两个人的手臂抬起,臭着脸口气不善。
“喂!你这样很过分哎!”明星生气地喊道。
“嚯?所以我打算留你们吃饭就更过分了?”
“……?!”在场另外三个人均是一愣。
“泉、泉前辈?”游木真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不安地唤着他。
“算了,今天就当我心情好吧,下一次再不请自来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们。游君,给这俩小子长长见识,橱柜里有司君从家里带来的开胃小吃,那可是D区独有的高级货。我去楼上换件衣服。”说完他放开游木真的手,看似颇为大方阔气地走了。
“……那个……小北我们现在离开是不是很不礼貌啊?”明星昴流有点不可置信地问道。
“让我静静……”冰鹰北斗扶了扶额头沉思许久后道:“应该是这样……游木我们可以再待会儿吧?”
面对两双询问的眸子,游木真呆了足足有七秒钟,在反复回味过濑名泉刚才的话后,他大力点了点头,然后急匆匆地跑回厨房了。
“啊啦?泉酱怎么说?”正在清洗砧板的岚问道。
“那个那个……鸣上君,开胃的点心在哪里啊?”游木真有些兴奋地问道。
鸣上岚看着那双绿色瞳眸,前所未有的愉悦如风一般拂过那片森林,他突然笑着感叹出声:“小真还是和过去一模一样啊。”
青年仿佛没有听见般的自顾自地寻找起来,“鸣上君不知道吗?找不到的话,pocky可以嘛?”
“在右手边第三个柜子呦。”鸣上岚贴心地提醒着。
濑名泉换好衣服下楼时正巧看见游木真抱着那些小吃跑过去,他似乎是注意到了他,停下脚步大声问道:“泉前辈要喝什么?”
他突然就被这样的他逗笑了,一脸戏谑道:“家里有什么游君知道吗?”
“知道的!”
“拒绝含糖量过高的。”他站在那里撑着扶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水蓝双瞳里流转着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温柔与怡悦。
“泉前辈一会儿要做饭吗?”
“嗯……”
“那我来帮忙!”游木真依旧用前所未有的音量大声回答。
“好。”
十几分钟后,大宅的厨房传来料理的声音……冰鹰北斗和明星昴流吃着小吃,却轻手轻脚地顺着声音来到门前。
“小北……你在担心什么?”
“安静……你不也很好奇吗?”
隔着门,只能隐约听见一片嘈杂。
——“啊啦,泉酱居然亲自动手,真是不敢相信!”
——“超~烦人……鸣君你的锅开了!喂!不许让游君帮忙!他会被烫伤的!!!!”
——“那个……泉前辈我不是笨蛋啊。”
——“我说你是你就是!”
偷听二人组面面相觑,最后,明星昴流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悄声道:“阿木和裙带菜头前辈还有中性先生待在一起,好像也很开心的样子。”
冰鹰北斗回以一个浅浅的,赞同的微笑。
华丽宽敞的餐厅渐渐染上食物的香气,长桌上各种秀色可餐,算不上是山珍海味,但桌前的五个人气氛目前来看还很不错。
“我开动了!”明星昴流和鸣上岚率先开口,前者的情绪非常高昂。
然后,大家依次动筷。
菜品丰富,饮料备齐……但是餐桌上很快分为两个世界。
濑名泉独自一人慢慢咀嚼,坐在他对面的冰鹰北斗也很拘谨,而他旁边的明星昴流带着游木真和鸣上岚把这顿晚餐吃得非常有味道。
“哇~这个炸鸡块超好吃!”
“被小明星夸奖了呢,姐姐好开心。”
“中性先生很厉害呀!”
“味道真好。不愧是鸣上君。”
很好……游木真此言一出,濑名泉立刻开始向自家Omega碗里疯狂夹菜。
——“晚上吃高热量的食物,也不怕胖死。”说着,他沉着脸给游木真夹了好几只虾,然后迅速变换语气非常殷勤地道:“游君快吃这个,这是我做的!”
“哇!泉前辈我不喜欢吃海鲜的呀!”游木真吓了一跳。
“裙带菜头你过分了!!红烧鲜虾也不一样高热量?!”明星昴流愤愤出声!
水蓝双瞳涌起一丝阴霾,马上把筷子调转到一盘素菜的濑名泉一脸嫌弃地道:“超~烦人。闭嘴。”
“明星你安静点。”北斗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拉了拉明星的袖子,然后对鸣上岚的炸鸡块和濑名泉的红烧鲜虾表示同样的好评。
游木真为难地看着自己碗里的海鲜被一大堆蔬菜盖住,只好不再多说什么。
给自家游君添菜添满的濑名泉一本满足,他微笑道:“不爱吃海鲜尝尝别的,一会儿剩下就好。”然后,他依旧细嚼慢咽。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鸣上岚的炸鸡块饱受Ts三人青睐,很快,盘中只剩下一块了,游木真率先动了筷子,却不想被明星昴流恶作剧地抢断。
“因为对手是阿木,所以我就不客气啦!”橙发小子大大咧咧地将炸鸡块拨到了自己这边。
“你给我放下!!”坐在真身边的泉立刻出手。
两人的筷子在盘中央交锋,一时间“兵刃相向”!
“呜哇!裙带菜头你干嘛?!”筷子被夹住的明星昴流气恼地嚷道。
“再叫我‘裙带菜头’你就别想活了!给我收手!”挟持住对方筷子的濑名泉气势汹汹地道。
“才不要!”昴流一翻手立刻挣脱而出,两个人的筷子在半空中发出声响,活脱脱像是两“双”宝剑。
——“啪啦啪啦”木制筷子“交火”之时在白瓷盘上发出激烈的响声,可怜的炸鸡块在二人你争我夺之间于盘中“跑来跑去”。
水蓝与天蓝的瞳中燃起战意,犹如海洋与天空相撞,魄力十足。
饭桌上的另外三人:“……”
明星旁边的北斗不想说话,偏过头去默默夹菜吃。
坐在桌头的岚放下筷子,双手捧脸笑盈盈地围观。
想要劝架的游木真看看身旁的泉再瞅瞅对桌的明星,最终选择消灭自己碗里的食物。
战况异常激烈,最后……以濑名泉的一招“声东击西”获胜。
“呵~”灰发男人夹着那块已经千疮百孔的炸鸡块,以胜利者的姿态发出一声轻蔑的冷嗤。
“可恶啊……小北阿木都不帮我!”面对这种挑衅,明星只能气呼呼地喊着。
“你闹够了就快吃吧。”北斗不愿意看他,一脸“想静静”。
“唔呵呵呵……”鸣上岚笑得合不拢嘴。
获胜了的濑名泉非常开心,立刻转过头一脸期待地道:“看啊,游君,我给你抢过来了,来我喂你!啊~”
“……不、不用了泉前辈,你自己吃吧。”游木真对那炸鸡块和夹着它的人表示不忍直视,顺便给被抢走炸鸡块不开心的明星昴流夹了一颗荷包蛋。
“嘻嘻~谢谢阿木。”明星昴流向游木真笑了笑,眼睛亮晶晶的。
“游君~你都不给我夹菜。”濑名泉把破烂的炸鸡块扔在一边,眯起眼睛沉声道。
真抓着筷子的手抖了一抖,哂笑着给身旁的人夹了一只虾。
“哎?这样不好吧?泉酱居然强迫小真,真是坏男人。”
“超~烦人。乖乖喝你的汤,鸣君……啊~你喂我吧游君~”
“泉前辈你自己吃!”游木真把虾丢进濑名泉的碗里,低头扒饭。
这顿晚餐的气氛非常奇妙,五个人在这间奢华的餐厅里吃着非常普通的食物,进行着不普通的对话。
冰鹰北斗全程冷淡,一向拘谨的青年不愿意与两位骑士有过多的交集,但他时刻关注着游木真……自从出事以来,昔日灰暗的伙伴如今与他们一同坐在灯光下,身边距离最近的,是曾经他最为厌恶惧怕的人。
但那双绿色的眼睛,却同阳光下的森林一般生机勃勃,其中没有痛苦没有歉疚,没有那些阴冷的感情,这真的很好。
从婚礼那晚见面到今天下午和晚上的相处,游木所有的表现,都让自己放心了太多太多。
不过……不得不说濑名上将是个非常高调的人,方才拉着游木过来的时候,举起二人手的动作,应该是在向自己和明星展示他们的戒指……眼里盛满十足的占有欲与挑衅。
该说这是Alpha的本能还是别的什么?冰鹰北斗不知道,但他现在似乎对游木真留在濑名泉身边这一事实,没那么排斥了。
也许……没有向父亲求助解决这件事而选择一面承担,这是他身为队长应该有的担当。
——“哇!裙带菜头你不许再欺负阿木了!!”
——“超~烦人!游君喂我喂我……啊~”
所以……在明星和泉的吵嚷声中,墨发青年不动神色地举起自己的手环,唇角轻勾,拍下一张照片。
完成这一切后,深蓝双眸刚好对上了鸣上岚雪青色的眸子。
冰鹰北斗并不慌张,面对那双笑意盈盈的瞳,他轻轻点头表示感谢。
然后……他拿起了手边的杯子……喝下一口……
“——唔!”一向沉着冷静的青年直接捂住了自己的嘴以防呕吐。
此时,坐在北斗对面的濑名泉不动声色地笑了,一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模样。
“哎呀,小北斗你怎么啦?”
“还好吗冰鹰君?”
这是……什么东西……北斗有些惊恐地低头只看见杯中棕黄色的不明液体正在向自己“招手”。
——“呜哇!”那边的明星昴流也大叫起来,“为什么我的饭最里面会有纳豆啊?!”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濑名泉笑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明星君和北斗君,你们的饮料和饭,应该是我的。难道拿错了?”
“呵呵呵……”鸣上岚笑意更甚。
“噗……”游木真有点憋不住了,看着冰鹰北斗和明星昴流的反应,他知道这应该是濑名泉故意为之,可是……他似乎并不想责备他?
“泉前辈……好过分啊……”他低声笑着,忍不住靠近濑名泉在他耳边轻声道。
“裙带菜头前辈你绝对是故意的吧?!!好难吃!”明星快要哭了。
“咳咳咳……濑名上将您……”北斗说不上是气急败坏还是怎样,只能瞪着灰发男人一个劲儿的咳嗽。
“辛苦小北斗和小明星了,快点喝果汁。”鸣上岚赶忙上前递出救命药。
游木真憋着笑,伸手去拿自己手边的饮料……
“等等游君!那是鸣君……”
“噗!唔……泉前辈你居然连鸣上君都不放过!”
“哎呀!泉酱真是个坏男人!”
总之……这顿晚餐……五个人有三个最后吃出了同样的味道。
结果自然可想而知,在Ts三人不得不靠饮料和甜点来洗刷纳豆带来的阴影后,罪魁祸首濑名泉被鸣上岚下达惩罚——去刷碗。
“超~烦人!明明有清洁机器人!实在不行明天早晨家政来了会清理的!”
“不许狡辩!居然欺负可爱的男孩子们!如果不是小真,人家也要遭殃了呢!!快去!”鸣上岚的态度十分强硬。
“那个……我一会儿去给泉前辈帮忙……”游木真嚼着pocky道。
“游君~”
“小真/阿木/游木不许去!”另外三个人异口同声地掐断了濑名泉的感动。
看着一脸不爽被赶去清洁厨房的濑名泉,游木真又笑了。
今晚的pocky很甜。他这样想着。
晚餐正式结束,钟表指针已经形成最后一个九十度,鸣上岚主动提出送送冰鹰北斗和明星昴流,三人走到门口,明星笑着说以后还会经常来看阿木的。
“不许来!「Trickstar」的蠢货!”
“才不管你呢,裙带菜头前辈!”
“超烦人!”濑名宅的主人非常霸道地摔上了自家房门。
游木真站在玄关处噗嗤噗嗤地笑着,肩膀抖动得异常有节奏。
“真是的,游君就那么喜欢我被人起外号吗?”濑名泉偏过头沉着脸问。
“不、不是啊,只是觉得……”他说得断断续续,等到呼吸平缓过来后才转过身正视濑名泉,“只是觉得很开心,一整天都很开心,不,应该是未来一周都会很开心。”
绿色双瞳里的森林在发光,那或许是因为灯光透过眼镜折射而出的存在,但这光芒里沉淀着所有的欢乐与温暖,让那片森林万物复苏,犹如新生。
濑名泉看见他的珍宝对自己露出了迄今为止最美的笑容,美到让他觉得有些不太真实。
大概……他自己也会在未来的一周很开心吧?
“谢谢,泉前辈。还以为今天冰鹰君他们的突然造访,会让泉前辈很生气。”游木真笑着道。
“我的确很生气。”回过神来的濑名泉口气一如既往地让人火大。
“……”游木真的笑容不由自主地收了收。
“但是啊,如果说能让游君开心的话,就姑且饶了那些家伙吧。”他话锋一转,一副大人有大量的样子。
我只是,不想再看见,你在我面前惴惴不安又很是难过的模样。
未来太长了,我好不容易才将你捧在手心。
所以,不会再去做那些所谓让你坚强而故意去伤害你的事了。
温柔在水蓝双瞳中晕染开来,灰发男人伸出手,将站在对面的人牢牢牵住,他们的对戒碰在一起,两颗宝石交相辉映。
“听好了游君,以后再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和别的Alpha接触,我可真的要生气了。”他靠近了他,正视着他的双眼说得极其认真。
“那……鸣上君呢?”
“那个人妖姑且不算。”
“……”
……
夏夜的风穿过安静的街道,两边的楼房灯火通明。
冰鹰北斗与明星昴流走在街上,两个人不能回「fine」总部的基地宿舍了,于是让鸣上岚送他们到了西岛中心区的公寓附近。
那里是「Trickstar」四人集资买的,过去休息的时候大家都会去那里。
橙发青年有意无意地踢着路边的小石子,双手抱头仰望着天空。
“哗~灯光就像星星一样呢小北。”
“嗯……”北斗应了一声,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呐,小北……我觉得裙带菜头前辈挺好的。虽然对我们的态度很糟糕,但是你看见了吗?他看向阿木的时候,眼睛是闪闪发亮的。”天蓝双瞳倒映着那些灯火,化作同样璀璨的星河。
冰鹰北斗并不否认,他低下头笑了,“大概是在学校的时候,我们都不够了解那个人吧。”
“嗯。”明星大力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想起来什么,落寞地悄声道:“小北……我们会像他们一样吗?”
北斗一愣,也只能沉默不语。
橙发青年眼中的天蓝星河沉寂了下来,星光散溢。
冰鹰北斗放慢了步子和明星一样走在街上,他抬头望着万家灯火淡淡道:“我不知道,也许大家只会记得那些污点。”
“嘛嘛~如果我们眼下解决不了什么,是不是应该试着向前看看呀?我想通了,在「fine」任职没什么不好,把握住最好的资源努力下去,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然后就可以把一切调查清楚。我们不应该操之过急啊,以前是因为不放心阿木,现在似乎安心了。”明星昴流张开双臂向着天空重新绽开笑颜,说了很多很多的话。
“嗯。”冰鹰北斗轻轻笑笑,打开手环选定联系人发送了照片。
……
精密仪器与各色试剂罗列在室内,整体格调冰冷苍白,电子流光跳跃与机械滴答的声响融在一起。
苋红发色的青年一身白褂,领口处别着红月的徽记,他坐在办公室前翻阅着电脑,将有必要的信息拖拽而出罗列在一边,空中悬浮着大大小小十几个屏幕,铺展在他面前犹如一面墙。
[行动代号——《启明星》]
[检验记录]
[抑制剂型号]
……
[您的权限等级受限,禁止访问]
不对,不对,有所能查阅的记录都被翻了个遍,完全没有任何纰漏,但是……一定是漏掉了什么。
碧绿双瞳里充斥着认真,仔仔细细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果然……可用的信息还是太少了。衣更真绪无力地叹了口气,双手一挥让所有屏幕归位……他揉了揉额角,眉头却下意识地皱紧。
如果是游木抑制手环里的药剂出了问题……唉……那手环可是最关键的证据,却因为当时混乱不堪的情况遗失了。想到这里的真绪懊恼地吐了一口气……审理案件的调查组不可能不会彻查此事,最终的结果也证明那场行动分配给Omega士兵们的抑制剂毫无异样。
真绪飞速整理着脑海里的信息,他来此任职期间一步一个脚印,好不容易获得查阅信息的资格却远远不够,现在手中的信息不过是浮光泡沫……
他屏息凝神,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抑制剂由本部人员检验完毕再转交至系统,经过系统检验后再一遍人工检验才可投入使用,前后一共三遍,而第二次人工检验时试剂不可能再经过人手,一旦取出仪器流水线就意味着直接报废,所以……他实在是想不通那里有机会可以做手脚,而且还毫无破绽。
「红月」的智能系统精密度已达顶尖,那么……能越过「红月」系统单独对抑制剂下手的……权限必然远高于这里的每一个人。
真绪打开自己的发夹将刘海放下,深吸口气摊在椅子上,脑海里却浮现这些天发生的事。
——“神崎,能否帮我调动大概一年前的监控和访客记录么?”
——“衣更殿下……是在为那件事而努力吗?”
作为秘书长的“神崎飒马”在「红月」有着仅次于部长“莲巳敬人”和副部长“鬼龙红郎”的权限,他明显想要帮助自己,但是体检前后出入「红月」的记录并无任何异常,原本想再细查下去,却被之后到来的莲巳敬人阻止了。
——“不要再做那些无用的事。衣更。”男人镜片背后的黄绿双瞳带着严肃的警告。
到了今天下午,自己接到了作为援军的命令。
他必须跟随莲巳敬人成为医疗队的一员前往战场支援「Undead」,这意味着调查也要暂停了。
……最高权限……拥有「红月」本部最高权限的是莲巳敬人……
碧绿瞳孔猛地睁大,衣更真绪满脸不可置信,怎么可能?!
啊……麻烦死了。
他揉揉自己的头将刘海重新夹好,准备再仔细理清楚思绪。
——“叮”讯息提示音响起,通讯手环发亮了。
衣更真绪打开讯息箱,只见弹出一张照片,摆满佳肴的餐桌上,张开嘴讨食的灰发男人靠近一脸窘迫的金发青年,但后者的眼里不再有厌恶与惊恐,镜片背后的绿色双眸泛着丝丝笑意,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这两个人并肩坐在一起,有一种微妙的和谐感。
“噗!”他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画面下方附有一段文字:[他很好,而且很开心。]
开心……么?碧绿双瞳一片柔和,真绪唇边的弧度却不由小了一些。
如果选择继续调查,必定会影响到游木,还有冰鹰和明星如今的生活,本以为未来不会再有光,但现在他们四人的生活也一点点步入正轨了,若是一再执着于过去……
——“呼……”蓝牙耳机中突然出现了呼吸声,犹如一股灼热的风从耳中渗入真绪身体的每一部分。
衣更真绪一个激灵,整个身子都软了一软,脸上莫名燥热。
“晚上好。真~君。”慵懒的男声从耳机中缓缓传来,真绪已经可以想象到那个人故意将耳麦放到离嘴唇很近的位置,将声音压得低沉而又绵长。
“咳……小凛你能不能不要悄无声息地入侵我的通讯频道?”每次都会毫无征兆地听到这人的声音,那种懒懒的调子……简直……就是在诱惑人心。衣更真绪调了调自己的耳机,深呼吸平复心情。
“呼啊~不~要~”那边的人打着哈切,懒洋洋的语气带着孩童的执拗。
真绪无语,关掉电脑准备结束工作,却突然间想起来什么,赶忙问道:“小凛我问你,如果入侵一个程序后再抹去痕迹的可能性有多大?”
“那要看等级了,如果高于被入侵者,这很容易。”
“假如是「红月」呢?”衣更真绪有些急切地问道。
“……「红月」?那里的系统连我都进不去。”那边人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唉……”果然……还是没有任何突破口啊。
“我饿了,真~君。”耳机那边冷不丁地传来一句。
“……你怎么就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呢?”他的语气听起来无奈却又宠溺。
“阿濑有了眼镜君我就不能回那栋宅子了。现在一个人在家里,真绪能来照顾我吗?”可能是因为夜晚到来的关系,通讯彼端的朔间凛月精神很不错。
对此……衣更真绪只能叹了口气道:“小凛,我要出征了……”
“……”
不出所料,那边的人沉默了,而衣更真绪只能一边整理着办公桌一边说:“你得照顾好自己啊,不然以后……”他突然住了口,轻轻笑了笑,眼神却有些寂寥。
“……别去,让那个家伙自生自灭好了。”凛月的声音变得异常冰冷。
“他是你哥哥,凛月。”衣更真绪已经不想再强调这件事了。
“……如果真~君是个Omega就好了。”对方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一字一句,异常清晰。
“……?!”正在收拾文件的手猛地一顿。
“这样我就可以标记你了,让你留下来成为我真正的家人。”他的口气听起来非常认真。
碧绿双瞳怔忡了许久,最后,真绪依旧是用那种惯有的口气道:“别开玩笑了啊,凛月。”
“……注意安全,真~君。”
“嗯。”
通讯连同办公室的灯一齐切断,凛月就像是过去很多次那样,一声不响地突然入侵真绪的频道又一声不响地突然离开。
TBC.
————————————————————————
#如何与媳妇儿娘家人心平气和地相[si]处[bi]#
#濑名泉教你《纳豆料理一百种用处》#
#没有鸣上岚助攻注定辣鸡一辈子的辣鸡男人#
#并不是“泉二胖”而是“泉三岁”#
#一个工程师的基本素养——时刻准备着入侵对象的号#哇,因为有过带着耳机结果被突然袭击的经历,那感觉……耳朵怀孕,鸡皮疙瘩起一地。
233333好了我不闹了希望大家看得开心谢谢评论!谢谢小蓝手小红心w!迅速回到恋爱主旋律的我好开心,超级喜欢这种日常平淡却又欢乐的小日子。
最近非得上天只能靠写文慰籍自己qwq哇,新活动池阿多飒莫名带感有点想写【【。好吧我不闹了。
嗯……前两天去逛了Es雷文吐槽站,怎么说呢……心情莫名沉重,有些槽点让我觉得……啊……总之写手都是苦行僧,其实我也是个瑕疵多到不行的渣渣,错字啦,描写不恰当啦等等等……很怕ooc,很怕情节出现漏洞,但是也一直在努力着。所以感谢亲们对我的包容和支持,每次看到评论红心蓝手都会开心得不行,也就更努力更开心地写了下去。
总之,每一位认同我的读者都是天使,谢谢你们,我会继续努力的【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