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11月不产出,soul就成坑了。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12
“光穹”——拉普塔的核心建筑,由特殊材料建造,构筑成一座透明的半球体,其中央天顶聚集着的太阳核心*,其能源将通过特定的轨道转化传导至底部,为五座岛屿提供所有的能量。
特质材料保持着雪一样的白色,几个世纪以来都没有出现锈蚀的情况,它们为整栋建筑提供基本的构架,使其从外部观察仿佛一朵被吹去下半部分的蒲公英,步入其中,整个室内窗明几净,纯白色的轨道四通八达,连接着核心与外侧楼层。
其实“光穹”一词并不是对其形象的概括,它还有同等体积的下半部分掩埋在地底,据说那里不仅有着国家最高安全机密,还保存着复兴时代以来的所有科技文化结晶。
光穹内部为核状层次,主要分外两层,其外部核便是第一眼能看见的大厅,通常会在此举行各种各样国家级别的仪式,从演讲到年度国宴等等……传闻中这里也曾举行过婚礼,其主角肯定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而其内部核也就是球心,在顶部太阳核心的照耀下呈现出金灿灿的色泽,那上边有着金色的纹路,能量产生的光在其中游走,使之拥有生命一般。
光穹之中并无电梯,只有一颗颗圆盘状的悬浮器将抵达此处的人们送入他们想要去的地方,所以在工作日期间,来到这里便仿佛步入另一个世界。
曾有一位诗人这样形容光穹——[神之居所,洞悉未来。]
在当下,所谓的光穹会议,便是召开在这球心之中的国家级会议。
此刻,作为这个国家各个地区阶层代表的人们,如群蜂般靠近核心,有的直接从底部进入,有的搭乘悬浮器抵达上空,当来者靠近出示自己的身份卡时,球体表面的光路就会变换成螺旋后打开,每次只能通过一人。
球体上分布着无法看清的规律点,它们标记着每一个座位,对应着每一位前来参加会议的人。
银发男子到达此处时,正好与灰发男人撞个正着。
“Amazing~☆真是「命运」的指引呀,濑名上将。”他冲着对方问好,然后收获一声冷嗤。
“哼!‘命运’这种词还是不要挂在嘴边了,日日树上将。”濑名泉水蓝色的瞳中对此满满不耐烦。
两个人站在了不同的悬浮器上,却是并肩同行。
三大军团长的座位排在一起,这是常理,所以濑名泉每次来开会都觉得心塞无比。
「王」不负责任也就算了,重点是自己还要跟两个怪人坐到一起。
两年前和天祥院英智是邻座就已经很无奈了,那「皇帝」的笑容在学校的时候就怎么看怎么不舒服,谁知道现在成了日日树涉,搭配上那个朔间零,风味更佳。
真的……比起和“三奇人”之二坐一起,他宁可选择守泽千秋和羽风薰那两个智障,可惜他们军衔不够。
“噢呀?濑名上将为何对我充满敌意?”悬浮器上升过程中,日日树涉不解地问道。
“敌意称不上,我只是想给日日树团长一个忠告,如果你再让「Trickstar」的那些傻瓜接近我的游君,我不介意向纪检部提交报告。”濑名泉沉声道。
“fu~fu~fu~”日日树涉发出奇异的笑声,“真是占有欲满点的第一骑士,但过度的「爱」很有可能转化为「毒」噢。”如泉水般的紫眸泛起涟漪。
“……”超~烦人。濑名泉一脸不爽地偏过头,出示身份卡进入其中。
白色球面扭曲后开启,一道透明的荧光蓝屏障出现在通道中间,他们二人穿过后即是一片开阔。
银色的穹顶大厅,十几根肋状拱顶穿越而下,每一根都刻着古语,金色的光依旧在顶部的纹路中流动,下沉的中央讲台为一个四方形的水晶块,四周环绕着银白色的灯光,层层座椅环绕而上,透明的会议桌显示着全息身份牌,当对应的人来到后,座椅立刻打印而出。
军部的位置偏向演讲台西边,处于视野最好的三层——「fine」居中,「knights」与「Undead」居于两侧。
日日树涉与濑名泉落座,议员们陆续入场,但距离中央最远最高的几层位置尚且空余。
“噢呀?看起来偏远地区的诸位还是要用全息影像传送了。”日日树涉话音刚落,身侧便传来通讯链接的电子音。
刚刚出现的全息投影还有些晃动,待清晰后,一袭黑色军装的男人出现在日日树涉身侧。
“吾辈乃暗夜之魔物,于白昼莅临光穹。真是疲惫不堪。”
慵懒低沉的声线响起,血红双瞳如醇香美酒,黑色的发略带卷曲没过脖颈,男人的面颊苍白如雪,却并无病态可言,他身着一袭黑色军装,神情倦怠。
“早安,我亲爱的友人——零。”日日树涉向着全息影像问好。
“好久不见,吾友。”身影有些虚幻的黑发男人打着哈欠,神情与「knights」某位总是睡不醒的少将如出一辙。
“近日驻守前线颇为辛劳,如今还要亲自光临政客们的角斗场,对你而言可真是灾难啊。”日日树涉如是说。
“也不全是如此,按如今情势,吾辈也应亲自到场。”他说着,目光越过日日树涉有些讶然道:“嗯?!吾辈本以为会见到月永君的,却不想又是濑名君,成婚不足三日便来继续工作,真是尽职尽责啊。”
“……”朔间零你比你弟还烦人。这边的濑名泉冷着脸快炸了,早上抢走自己游君手中半根pocky的好心情已经消失殆尽。
“嗯……祝福吾辈已委派葵双子传达,再多言便过于客套了。游木真那孩子对濑名君而言世间的宝物吧,在学校的时候吾辈就这样觉得。”
我的游君是全宇宙的珍宝!!!濑名泉内心咆哮中,却还是出于礼貌故作矜持地微笑着对朔间零道:“朔间团长言重了,近日驻守前线辛苦。”
“嗯……凛月还好么?”朔间零难得认真地问了一个问题。
“他很好。”反正你弟永远都睡不醒看着一直挺好。濑名泉回答得颇为肯定。
“噢呀~本场角斗的主持人出现了。”坐在中间的日日树涉提醒道。
第一层的讲台上出现一个身材略发福的男人,穿着定制西装,看起来精神饱满。
全场掌声响起,那人挥手示意后,按下了讲台上的按钮。
中央水晶块上出现了巨大的全息投影,男人的身形被放大,他的脸颊微胖,但眼神锐利,别着金粉色的领带夹。
与此同时,通讯链接的电子音陆续响起,一片蓝色流光后,最高层的座位相继出现全息影像。
几百张桌面瞬间亮起,本次会议事项出现在屏幕上,众人正襟危坐,目光全部聚焦在中心区。
光穹会议……开始。
——“早上好,诸位。”那人开口,声音雄浑,顺利传入在场每个人的耳中,光穹精良的播音系统在此刻展现无疑。
“本次会议属于临时国会,主要问题就——‘是否对L国发动下一步进攻’进行讨论…根据在座各位高层议员的提案,两种主张分庭抗礼。下面,有请朱樱议员发言。”
话音刚落,坐在第三层东边的一个男人站起,身材高大,器宇轩昂。
他的微型全息投影出现在众人的会议桌前……
“诸位……我国与L国的对峙已长达五十年,自二十年前起,大规模的军事冲突接连不断,敌国对我们的新能源B区进行多次侵略,B区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我等也是进行着有效的反击,如今,我们终于有机会结束这场困扰着我们半个世纪的噩梦了。A-23战役过后,我国已将L国的半数主力歼灭,且占领前往他们中心区的要道,局势一片大好,继续进攻已成定局。”男人义愤填膺,句句铿锵有力,鼓舞人心。
在场众人纷纷展开讨论,但军部这边的三位团长却是不约而同地沉默着。
——“我反对。”一个声音迅速响起,顷刻间掐断了嘈杂,坐在第四层的银发男人起身,口气不善。朱樱议员难道没有注意到我国的经济么?战争已经拖住了国力的发展,再打下去,国民连基本的生存都成问题。您不如问问姬宫议员,如今姬宫财团的民生产业,恐怕已经入不敷出了。”
——“橘议员说得很对……”同样坐在第四层的男人起身,他同其他在座的人相比明显要年轻许多,他满面忧色地道:“自从十年前国家加大了战争的投资,我们已经亏损过半,民生方面的产业已经面临着停产的危险,本家尚且如此,更不必谈加盟姬宫商会的企业。但是……”他话锋一转,“这并不能代表整个姬宫集团的现状,如果要继续进攻,我们必定尽绵薄之力支持整个军队。”
……“啊~真是一开场便硝烟弥漫,被对手直指咽喉的‘朱樱慈’先生会怎样应对呢?Amazing~”日日树涉摆弄着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彩带,兴致勃勃地围观着。
“要知道吾辈驻守‘晶之湖’大桥可谓无比艰难啊,敌军多次派突击队前来夺取,「2wink」已经超负荷运转了,那两个孩子的精力也是有限的啊。”朔间零无奈地摇了摇头。
“呵~将‘A-23’战役草草一句带过,儿子的军功在慈先生看来还真是轻而易举就得到的东西。”濑名泉一脸讥讽地道,反正也不打算参与,不如和日日树涉朔间零一起吐吐槽,顺便对自家末子有这样的爹表示同情。
这三个人没开功放程序,就坐在位置上各说各的,明目张胆地划水。
——“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要加快进攻的脚步,一鼓作气将L国打击到底,让他们再也无法威胁我们分毫!”
——“和谈可以让当前所有的冲突暂缓!双方都需要休养生息,我们的基础已经要垮了!!”
——“让敌方休养生息后继续过来蹂躏我们吗??”
两位最高议员从一开始就分成两派剑拔弩张。
又有一个人站了起来,语气严肃:“这场胜利我们势在必行,如果成功,L国的矿产资源就能归我国所有,上百万吨的晶体矿对恢复我国国力的作用举足轻重。”这位是站在朱樱家这边的。
——“谁又能保证我们会胜利?当前大部分地区因为征兵入伍人口已经出现不足的现象,Alpha和Omega的出生率越来越低,再打下去,我们国内就只剩Beta了!”这位与橘议员站在同一立场。
激烈的辩论就此展开,精良的调音设备为所有人提供了各抒己见的条件,有趣的是——那些来自偏远地区的或是平民阶层代表的声音,湮没在高层议员们的唇枪舌剑中……
然而……三位军团长百无聊赖,却都是一副故作认真聆听的姿态。
——“叮咚”,一声轻响,中央巨大的全息投影再次占据了整个会场中央,樱井首相的身姿复又出现,他咳嗽了一声,强行把自己脸上的为难扯下,以严肃的口吻道:“虽然分歧较大,但还是文明探讨此事,不过此刻,我倒想让诸位认真听听一个人的意见——天祥院议员?”
全场瞬间静默,几秒钟后,三层中央的位置上,一个身影缓缓站起。
面容上,此人似乎年过半百,却是瘦骨嶙峋,满头银丝,一袭黑色正装,瞳眸深邃,气场俨然如隐者般风轻云淡,他神态自若,缓缓抬手在自己的会议桌上划出一笔。
然后,所有人的桌面上出现了一张报表。
——“诸位……这是天祥院基金会近两年来的资助情况。”字正腔圆,仿佛那具身体里隐藏着某种神秘力量,他的声音回荡在光穹之下,似洪钟翁鸣。
一排排数字出现在众人眼前,不断叠加,让人心生畏惧。
从医院到希望工程,烈士家属的安置,孤儿院养老院的建设,所有措施的经费与受资助的人数成正比增长,而资助范围也在不断扩大。
……“这可真是人间惨剧,被战争魔物吞噬的人类,能得到救赎的又有几分?御三家的声音终于齐了。”朔间零摸索着自己的下巴,唇角轻勾,血红瞳中尽是深意。
“呵……”面对着洪流般的数据,濑名泉了然,“也难怪司君的父亲一开场便气势汹汹,原来真正的对手在这里。”
“Amazing……真不愧是皇帝陛下,提供最高效有力的武器,这可是他为自己叔父锻造的神兵啊。”日日树涉轻叹道,紫色双瞳波纹潋滟。
“这当中一半的工作由天祥院英智接手的么?还真是为凡间带来温暖幸福的天使长大人。”朔间零十分感慨。
“他今天还在出席慈善活动呦,真是勇敢的陛下。”日日树涉对此颇为自豪。
濑名泉不再与那二人交流,脑海中开始继续思索有关天祥院英智的信息,他自退役后便接受了家中的慈善工作,时常拖着自己羸弱的身体奔波于各地,据说就算是在医院里也能让基金会正常运转,与他上学时作为学生会长的风格丝毫不差,眼下大部分地区饱受战争荼毒,慈善事业的影响远甚于他们这些军人们的胜利。
怎么说呢……濑名泉似乎是想起什么,眼神中反感情绪剧增,随即摇了摇头让自己回神。
——“我相信在座各位都已经浏览完毕,那么,我便开门见山了,战争对于人民的迫害之深远,是远不足以用数据来形容的,而和谈是当前阻止战争的最快方式。对此我——天祥院正德,代表天祥院家声明,我们不支持继续进攻。”这一字一顿传入人们的耳中,引得在场诸位陷入沉思。
——“此言差矣……我认为,这组数据反而证明我们应该抓紧时间继续进攻,不给敌国任何缓冲的机会,直到占领L国,终结战争的最好方式,是彻底铲除敌人,一劳永逸。和谈不过是缓兵之计,若日后战争再次爆发,受难群众定会再次翻新。”朱樱老爷依旧当仁不让,回击的有理有据。
——“朱樱议员……也许是我的理由过于片面,方才在座各位的讨论核心均是与民众有关,此刻我们不妨换个立场,想想为这场战争流血牺牲的将士们,长年在外征战,他们已是身心俱疲。去年的‘启明星’行动,我们损失惨重,若再出什么意外,军部折损的人员价值可远甚于平民。”天祥院正德语气平和,一脸痛惜。
——“没错!‘启明星’行动的失败让地区联合部队分崩离析,如若是三大军团之一出征,损失得便是主力军了。而依朱樱议员所言,继续进攻必定损耗主要军力,就算当前L国处于劣势,万一出现什么意外……”这边的橘议员口气深沉,“难道诸位都忘记了么?十六年前的「星之鹰」军团……”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星之鹰」军团,曾是M国建国初期的军事力量,十几年的发展使之成为了一柄坚不可摧的国之利刃,然而就在十六年前,在一场空前浩大的战役中,整个军团几乎全军覆没,副团长壮烈牺牲,唯有团长一人幸存,没落隐退。
那场浩劫让整个国家的军力大伤,直至今日也没有完全恢复元气。
在场众人开始窃窃私语……「星之鹰」军团的湮没,对于多数人而言都是心悸不已的事情,整个国家的军事力量瞬间垮塌,而可怕的是,当时的他们不仅是遭遇了敌人出其不意地猛攻,团长的决策性战略失误也成要害。
决策上的失误……此刻的光穹下的他们,正是决策的一份子。
——“橘议员这话可算是有失水准,难道在您眼里,如今的三大军团也会同当年的「星之鹰」一样愚蠢?”朱樱慈完全不为所动。
——“恕我直言,他们不过是刚从军校毕业没多久的毛头小子,如果不是有「星之鹰」这样的无能前辈弄垮了整个军部,人员稀缺,那容得这些年轻人在这里抛头露面?”
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划水的三位:“?!”
血红双瞳骤然眯起,犹如毒物在醇香美酒中化开,就算是全息投影,也能看清朔间零的神情冰冷下来。
……“嗯……已是老者的吾辈难得被当作年轻人看待,不过这还真是……”
——“呵,橘议员此言还真是高看我们整个军部了啊。”这边的朔间零还没自我感叹完,那边的濑名泉已经开了他的功放设备。
——“「星之鹰」军团自我国与L国正式开战后,前后二十一场大规模战役无一落败,占领‘凌雾山脉’,也就是如今国内C区的新型能源产区;捣毁‘复仇之矛’基地解除了‘拉普塔’被锁定的危机。现在的我们同这些军功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啊。”水蓝双瞳暗流涌动,愠怒掩藏于挑衅之下,带着对眼前人的无限嘲讽脱口而出。
——“橘议员既然质疑我们的能力,那作为「knights」的副团长,和长期的代理团长,我在此也只能浅谈一下自己的主张——‘A-23’战役由我团取得大捷,对于下一步的战略部署我们并不想作参与,休整才是重中之重,但服从是军人的天职,若有命令我们定会全力以赴。况且,依照议员所言,我们这些年轻人还是不要参与重大决策才好。”他勾着嘴角满眼讽刺,口气傲然到令人无法反驳。
全场寂静,没有人再多言一句。随后,濑名泉落座,而银发男子缓缓起身。
——“懦夫在真正死去前就已经死过多次。勇者只品尝一次死亡的味道*。”磁性优雅的嗓音念出如诗般的言语,日日树涉如朗诵般继续道:“「星之鹰」已然品味过死亡之味,真正的勇者在陨落后也依旧灿若星辰。「fine」自诩终结,却始终不敌过往光辉,但不论是一往无前还是坚守此地,我们都秉承诞生于光穹之下的旨意。”他最后向樱井首相深深鞠躬。
——“吾辈的「Undead」已接手前线阵地,长久以来处于阴暗之中难得能在光明下行动……既然受到质疑,那吾辈也就坦言吧,议员们在此唇枪舌剑,晶之湖畔已是血流成河。吾辈的求援申请难道还没有抵达么?”朔间零疑惑地望向处在中央的男人。
被盯住的樱井首相一愣,即使是全息投影,面对那双血红瞳眸,他下意识地松了松自己的领带,擦了擦额角的汗,坦言道:“本想对朔间团长的求援申请稍后再作处理,但眼下商讨结果并不明了,是该解决一下对峙问题了。”
——“三日前我方基地受袭,一颗信息素炸弹可是造成了不小的问题。此番吾辈前来,是想申请一支Beta医疗队。”朔间零娓娓道来,神色淡淡。
信息素炸弹?又是一阵哗然,这是当年人类邦联严令禁止的生化武器,一旦出现,在场百分之六十的Alpha和Omega都会被动进入不同程度的发情期,不但会对军力造成空前打击,而且对人体伤害巨大。
原本硝烟弥漫的口舌角斗场突然被放下一颗重磅炸弹……
……“嚯?这可是毁灭性打击,吾友你还真是沉得住气。Amazing~”日日树涉向气定神闲落座的朔间零投以敬佩的目光。
“嘛~因为有吾辈的汪口在,已经将损失降低到最小了。不过差点被榨干的可是吾辈啊。”同样关掉了功放设备的朔间零打着哈欠,比起朔间凛月,他眼中的倦意要略微淡一些。
“Amazing~真不愧是大神君呢~”
“……”在场三位唯一一个已经结婚了的濑名泉。
——“诸位!你们可否听到朔间团长方才所说的话,信息素炸弹?这可是有悖于人道主义的毁灭性武器,面对这样卑鄙无耻的敌人,我们还要向其施舍和平的橄榄枝?”朱樱慈立刻借力打力,再次发言。
气氛变得越发难缠,樱井首相面色发难,他纠结良久,终于提出了一个不会再引发连环骚动的问题。
——“虽然就是否进行下一步进攻尚且没有结果,但守住当下才是关键,那么……委派「红月」出征,由部长‘莲巳敬人’亲自带队支援,应该没有任何问题了。部长本人也是Beta,这对「Undead」比较有力。”
果不其然,这个提议得到了全票通过。
“世纪初衷”革命后,随着Omega的地位不断上升,Beta也受到了不小的重视,尤其是在军队,不会受到信息素剧烈影响的Beta可以有效处理Alpha和Omega因为发情期出现的问题。因此,目前M国的特战小队编制,一旦出现Omega队员,便必须拥有一名Beta医疗兵。
——“很好,感谢诸位。「Undead」会继续坚守阵地,静听下一部署。”朔间零彻底结束了他的发言。
总之……三大军团长表态明确——我们听你们的。
之后,这场会议的争执继续……状态胶着而又激烈,空气中的气氛被两方搅动得乌烟瘴气——字面意思,如果不是因为桌椅固定在地上,议员们只怕要动手火拼。
这场争辩最终在樱井首相的“摧枯拉朽”的主持下勉强落幕,同时由于这次决策的重要性,本场讨论的第一次结果将由明后两天的公投决定,也就是说这次光穹会议,还没有结束。
樱井首相疲惫的总结发言过后,这场于光穹之下的大战,暂时结束了,暗流于阴影中汹涌,两方各抒己见,结果尚且未知。
人们陆陆续续退场,全息投影相继关闭,在朔间零离场前,他对日日树涉淡淡道:“接下来的会议吾辈不会再多作参与,如今发展非常明确——以朱樱家为首的一派极力坚持进攻;而言辞激烈的橘议员作为主和派的先锋一再坚持以民为本,而他身后最大的力量……吾友……你没有明确立场这的确出乎吾辈预料。”
“Amazing~”日日树涉大笑着发出感叹,银发小丑神情依旧不可捉摸,就像是将某种秘宝掩藏在泉水双瞳的深处,他变出一朵玫瑰后低声道:“我所效忠的从来都只有那一位可爱的「皇帝」陛下啊。”
“自诩‘引诱其堕落的魔鬼’……我的友人,你还真坚守着当年与那人的一纸契约啊。你会胜利么?”影像淡去之前,朔间零留下这样的一句话。
而日日树涉却依旧——笑而不语,随后转身离开。
穿过嘈杂的大厅,四处皆是各位议员的讨论之声,日日树涉恍若无人之境般地路过,步履平缓。
通讯手环忽然亮起,弹出的新闻层层叠叠,全都是对于光穹会议的报道。
“Amazing~记者当真是无孔不入的神奇存在。”他这样感叹着,却侧目瞥见同样步履匆忙的濑名泉……
银灰发色的男人将自己的袖扣反复打开,水蓝双瞳压抑着焦躁与不快,强忍着想要给leo发送千字论罪书的心情,他又接到了鸣上岚的消息。
——[小司司请假了,而人家下午要给小真检查身体,所以今天最重要的军务审核,就交给泉酱你啦。]
“超烦人!!你们都是笨蛋吗?!我才刚结婚!”「knights」的副团长在光穹门前终于咆哮出声,引得周围人纷纷侧目却又被这人犀利的气场给喝住。
全程围观的日日树涉很不厚道地笑了,然后走向与濑名泉方向相反的地下停车场,在那里,他的两位警卫员已经恭候多时。
“真是抱歉呐,让北斗君和明星君等待这么久。”他笑容依旧,伸手变出两朵雏菊塞进他们胸前的口袋。
但两位青年都神色淡淡,对于此举完全没有什么反应。
深蓝与天蓝的两双瞳孔中,沉淀着难以言喻的情绪。
日日树涉歪了歪头,随即注意到两人的手环处的光芒。
原来如此。「fine」的军团长恍然大悟。
“我亲爱的卫士们,为何要因政客的片面见解拘泥于过去?”他大力拍上冰鹰北斗和明星昴流的肩膀,露出感染人心的笑容:“来吧二位,作为你们的日日树涉,今天就给你们放假吧!请一定要开心地享受接下来的时光。”
两位年轻人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银发男人已经如风一样地上了车扬长而去。
“日日树团长?!!”北斗率先喊出声,却只能愣愣看着悬浮车像流星般远去。
被丢在地下停车场的二人面面相觑。
“小北……我们去哪儿?”上任不足一周的明星昴流苦恼地问道。
——北斗的手环突然弹出一个新消息:[这样美好的午后,去拜访自己新婚不久就独守空房的友人真是再好不过了。Amazing~☆]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这个人在想什么,冰鹰北斗疲惫地叹了口气,“明星,你想再和游木聊聊么?”
“好啊好啊,阿绪在「红月」我们进不去,去看看阿木吧。”
冰鹰北斗一点也不想说,濑名宅从某种意义上比「红月」还难进入。
……直到他们二人抵达后看到了提着医疗箱站在门口的鸣上岚。
——“啊啦亚达~是「Trickstar」的孩子呢~快请进,小真一定很开心的。”
……
一日时光在忙碌中被榨得干干净净,当濑名泉一脸疲惫地推开家门时,迎接他的,是从客厅里传来的,开心的喧哗声。
他带着疑惑绕过玄关,只看到他的游君正在和三个Alpha……
谈笑风生。
TBC.
————————————————————————
*太阳核心。该设定出自游戏——《星际争霸》里的一艘方舟的能源,非常厉害,有兴趣的亲可以去了解一下,我很喜欢它的剧情w
*涉发言时引用的话,来自“丘吉尔”首相w
本章……完完全全的剧情……一群大老爷们插科打诨,各种大道理和政治体系,因为lo并没有了解详细的议会制度,说白了就是一知半解,所以想当然的原创简直如排山倒海般……希望大家轻拍_(:3」∠)_
拖拖拉拉之中在大家看来本章是开篇以来最乏味的一章吧?【跪。我也想写小哥哥们甜甜蜜蜜地谈恋爱啊!!!谁愿意看这些搞事老头子唧唧歪歪在这儿撕逼?!!【布朗熊摔妮可兔。
三大军团长:听说你个糟老头子想怼我们?!
拖得顺利迎来老零泉总生日´_>`就这算是生贺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手【扶额。
生日当天登场,一句话的零晃,老零啊……作为本文第一个已然标记了O的A你看行吗?【欠打。关于零晃……正文是不会详细写的啦,毕竟他俩在我看来——真.天长地久,不信大家去搜搜tag,就他们的粮最多。
嗯……没准完结之后会有一篇零晃番外……吧【希望这个人能持之以恒。
嘿濑名泉……上一章让你抢了小真pocky间接接吻你开心吗?这章当作生日礼物行吗?开门杀!【泉总:滚!
就一个tag,打别的我都不好意思_(´ཀ`」 ∠)_

评论(32)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