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不轻易刻画「绝望」。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11
银月当空,流水潺潺,池边的月季已然闭合,花瓣合拢垂落在旁,于晚风中轻轻摇曳。
修长的手指拨弄着闭合的花苞,金发男子半蹲在那里,雪青色的瞳望着含苞未放的花朵,发出若有若无的轻笑。
“果然人家还是超喜欢月季的,如果今天小真的花束是月季,说不定要和小司司打一架呢。”鸣上岚发出由衷的感慨,眼神中略带遗憾。
——“噗通”石子被丢进水池里溅起几片水花,丢出它的人抱着一团蹲在池边,鼓着腮帮发出奇怪的声音。湿漉漉的西装被他揉成一团丢在草地上,而他整个人也看起来像是刚洗完澡一样,橘红色的发湿哒哒地黏在脸上,金绿色的瞳有些黯然。
“噗……「王」在生气么?”鸣上岚哑然失笑。
“……没有……inspiration都没有了!”月永雷欧嘟了嘟嘴,又向池子里丢了一颗石子。
“哎呀,「王」大概是没有想到小司司会发怒吧,上一次让他这么生气应该是在D-7战役,「王」贸然启动‘VOS’什么的。”岚拨开花瓣上的露珠,转过身站在leo身边与之一同面向水池。
“……唔嗯~鸣很烦!很烦!什么都联想不出来!”月永雷欧揪着自己的头发嚷嚷着不满。
“啊啦……我只是在疑惑「王」为什么会把樱井小姐撞进水池里呢?”鸣上岚向缩成一团的青年笑着问道。
“呜!不知道!我说了我不知道!”leo气鼓鼓地坐在了草地上。
“嗯……什么都不知道的「王」就这样把小司司的舞伴撞进水池里了,现在晚宴也结束了,樱井小姐也和小司司跳不成舞了,这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可真是遗憾呢。”鸣上岚一脸可惜地摊着手道。
“啊~鸣超讨厌的!作为团长的我命令不许你再说话了!”月永雷欧从草地上跳了起来,像只已经炸了毛的猫咪!
——“leader,鸣上少将。”他们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二人不约而同地回头,只见朱樱司和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女站在一起,这个女孩子长着一张无比可爱的脸庞,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起来就想让人怜惜,黑色的长发烫着卷披在身后,她亲昵地挽着司,紧靠在他的身上,属于Omega的柔弱在这一刻显露无疑,而她的眼神里却是对鸣上岚和月永雷欧满满地厌恶。
“啊啦,樱井小姐的礼服已经熨烫好了么?真是非常漂亮呢。对于今晚我们「王」的失礼我表示很抱歉。”鸣上岚走近她行了郑重一礼。
然而这位小姐只是回以一记傲慢地冷哼。
“我要月永团长跟我亲自道歉。”她趾高气扬地道,一双大眼睛气愤地盯着「knights」的团长。
“不要!”leo的口气很坚决,他皱着眉头,眼神分外执拗。
“leader!”朱樱司高声道,紫晶双瞳里愠怒满满,“请立刻给樱井小姐道歉!”
“不要!明明是她站在水池边上,我只是在寻找inspiration而已!”月永雷欧双手叉腰理直气壮。
“哼!都说「knights」的团长是个傲慢无礼的疯子!果然是这样!”
“你说什么?!”月永雷欧彻底怒了,作势就要上前。
“司君!”樱井抓紧了司的手臂躲在他身后。
“啊!「王」你这样可是有悖于骑士之道啦。”岚上前拉住了他。
“离新来的远一点!”被扯住的月永雷欧喊了起来。
“leader!不要再无理取闹了!!”朱樱司的声音拔高了不少,他怒视着leo,眼中情绪既有不解又有气恼,最后,他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够了,我已经没有精力再应付您了。抱歉樱井小姐,请允许在下送您回去吧。”说罢他绅士地抬手引领她走向花园门口。
“好呀,司君最好了。”少女羞怯而幸福的挽住了司与之并肩离开,顺便对月永雷欧施以一记傲慢的白眼。
橘发青年咬着牙,紧捏着双拳怒视着少女,金绿瞳中恼意加剧,炸毛的猫咪仿佛化作狮子。
鸣上岚明显感觉到身侧人的怒意,他略微讶然地看着身体已经有些发抖的leo,然后又看了看已经带着人远去的红发青年,某种情绪在他眼中生成,却又带着不确定。
“「王」,我们该休息了。”他柔声劝慰道,却不想leo直接甩开了他的手气呼呼地走远了。
“笨蛋!朱樱司是笨蛋!”橘发青年一边叫嚷着一边走远。
“唉……”鸣上岚无辜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走回自己的房间。
……
内部装饰奢华的悬浮车内,年轻的骑士目光怔忡地望向窗外。
一排排行道树从他眼中掠过,在银色的路灯处投下规律的影子,很快,四处的灯光黯淡了下来,车子通过了梧桐庄园的大门,残留着的奢靡气氛迅速褪去,不一会儿,属于住宅区的安逸回归,道路两旁的别墅已然没有了灯光。
但是,在这无声静谧之处,浮华却在暗处涌动,沉淀凝固。
因为这里是拉普塔东岛,这个国家经济与权利巅峰者的聚集地,风格华丽统一庄园别墅坐落于此,却又在细节上大相径庭,每一家都彰显着各自的家族理念,突显出他们的气魄。
在目前的文献记载中,拉普塔的五个岛屿在三百年前集合了人类的最高科技结晶升空,当时是作为人类邦联的总部,但随着革命与战争相继爆发,领导者们通过决议开启了云岚双塔的二重禁制,将整个城市藏匿于云层之中长达一百多年……“失落的天空之城”,这是那时人们赋予她的称号,而在“世纪初衷”后,意外得到了拉普塔钥匙的M国议会,再一次解开了这封尘已久的秘境之城,在人们对她的复兴途中,城中遗留的科技与财富,也反哺了M国,在这百年间,拉普塔迅速恢复了她原有的辉煌,与之一同繁荣的,还有这个国家。
这里是朱樱司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地方,他从小在此地长大,在家中的室内教室上课,由女仆送来营养美味的高档食物,长大一点后,进出乘坐着高级悬浮车,穿过一条条单调的街道,跟随父母拜访那些地位与朱樱家平齐或更高的人,没去过游乐园和集市,也从来没有体会过凛月学长所说的,和同龄的孩子在公园里玩耍。
——“得了吧睡间,你所谓的和你玩耍的同龄人也不过就是那个什么‘衣更真绪’,而且通常是你让他把你送到某个地方睡觉,然后他再去和别人玩。”
那个时候,濑名学长好像是这样无情戳穿凛月学长的来着。
想到这里,司的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笑容。
在考入梦之咲前,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儿时的生活是如此的冰冷乏味,校园让他认识到那些所谓的平民生活到底有多有趣。
和同龄的男孩子们一起学习,课间时他们会因为一些很普通的话题开怀大笑,而不是像那些贵族孩子一样故作高深地谈论文学作品或是古典音乐;加入战队却并没有感受到那种雷厉风行的军人做派,学长们都是奇怪而有趣的人,但是技能都很厉害;游乐园项目带来的乐趣远胜于只有贵族家才有虚拟体验馆;便利店里就可以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平价的甜品店宛如天堂。
纵使后来上了战场,见证鲜血与死亡,或是屠戮四方,也比这种空虚而奢华的生活环境要真实许多。
随着时间的变迁,朱樱司越来越反感回到这个地方,更多时候他会选择窝在濑名泉的家里,那是西岛的边缘郊区,有濑名学长为自己准备的房间,所有的一切由他自己打理,如果想的话可以随时坐车去商业街,那里有很多很多的甜品店。
有的时候,奔赴战场会比回到拉普塔更舒畅。
“司君……”一声柔柔的呼唤打断了他的思绪,朱樱司抬头看见的是少女娇羞的脸庞。
“有什么事么?樱井小姐?”他回以礼貌的微笑。
“叫我‘爱子’就好。”少女羞怯地低下了头。
对此他只是回以微笑,并不作答。
“……司君明明很优秀,为什么要效命于那样粗俗无礼的团长呢?”樱井爱子歪着头问道,想起月永雷欧,眼神里的厌恶就加剧了几分。
被问到的朱樱司本能地蹙眉,心里的第一反应是——月永雷欧被这样形容让他感到十分不快。刚才她与leo的对峙吵得他无心在意,而现在只有他们二人,当听到那个人被别人这样说的时候,他竟然想要反驳回去!
即使这是他自己常常对leo的评价。
但是……理智很快占据了上风,他露出模板式的微笑回应:“leader只是举止奇怪了些,但他是非常杰出的军事发明家。”
对此樱井爱子只是撇过脸满满不屑。
朱樱司无心与之交谈,继续看着车窗外神游,可对方的目光不一会儿就黏回了他的身上,半晌后,少女娇声问道:“那个……司君有标记过Omega么?”
被问到的青年晃了晃神,然后温和回应道:“我在此事上并无任何经验。”他回答得正经而又坦荡。
然后他就看见少女娇羞地低下了头,在车内的灯光下,对方绯红的面颊与水灵灵的大眼睛不免惹人疼惜,她似乎是用了很大勇气才开了口,声音细弱如蚊。
“那个……我也已经成年了……”
车内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至少在朱樱司感觉是这样,但他依旧处惊不变地礼貌道:“樱井小姐是非常优秀的女性,今晚真是抱歉,樱井首相将您托付给我,我却如此失礼,现已深夜,再去叨扰实在失礼,改日我定会拜访。”他很顺利地转移了话题,车子也停在了首相府的门口。
红发青年率先下车,颇为绅士地伸手,将还没有反应过来女孩牵下车,樱井宅的仆人与管家相继而至,他礼貌地向他们道歉,交待相关事宜后离开。
至于樱井爱子焦急与羞赧地想要挽留他的心情,他就算是感受到了也根本不愿意顾及。
回到车上让司机前往朱樱宅邸,行驶了没多久后通讯手环便收到了一条讯息。
——[回到家后立刻来书房见我。]
看见这条讯息,司关闭手环默默叹了口气。
十几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一栋豪宅前。
复古路灯与欧式喷泉,修剪得整齐的园林,栽种着名贵的古樱树,所有的建筑多多少少带着樱花纹样,点缀着红宝石。
在东岛,仅次于天祥院庄园规模的建筑,便是朱樱苑囿,同样拥有百年历史,被称作红宝石历史会馆。
——“少爷。”纵使已是深夜,两排仆人也依旧在此恭候。
进入富丽堂皇的大厅,脱下的礼服自然有仆人收好,司问道:“母亲大人已经睡了么?”
“回禀少爷,夫人尚未就寝,正同医生在您的房间里等候。”
正准备松开领带的手一顿,紫晶双瞳变得黯然,朱樱司疲惫地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
踏上铺就着名贵地毯的旋转楼梯,走过壁挂长廊来到二楼尽头最华丽的房门前,侍从行礼后为他开了门。
千百本书籍排列在红木书架上,依旧名贵的地毯与窗帘,房间里的每一件物品都十分上乘,樱花纹饰无处不在。
宽大华丽的办公桌前,坐着一位气宇轩昂的中年男人。
“父亲大人。”司向他问好,声音恭敬而有礼,紫晶双瞳一片平静。
这个男人与他有着相近的面庞,只是多了岁月的痕迹,眼神也比他犀利太多,散发着强大严肃的气场。
“你让樱井小姐归家的时间晚了整整三个小时。首相大人对此很是不悦。”雄浑严肃的男声传来,司却弯腰鞠躬,依旧不疾不徐地回复道。
“非常抱歉父亲大人,因为樱井小姐的礼服在晚宴中出了问题,而她执意要穿着原来的衣服回家。”
“我说过,这次是难得与首相拉进距离的机会,你却让樱井小姐遭受无礼的待遇!难道是在军队里待得太久,连基本的礼节都忘记了?”严厉地批评从那边传来,司只是恭敬地低头听着。
……“抬起头吧。”良久,朱樱家主看着自己的独子沉声道。
紫晶双瞳依旧一片平静。
“司……”男人像是叹息般的唤着他的名字,“你要知道,与樱井爱子拉近关系,这对朱樱家的未来百益无害。”
“是,我知道。”他只是低着头,放在腿侧的手却渐渐紧缩成拳。
“你已经在军部拥有将领之衔,站稳了脚跟,也与各位大人物打下了关系基础,至少在未来,凭借「knights」军团的地位,你在军部的声望也远高于同龄的世家公子。那么……是时候准备退……”
“父亲!”司有些失控地喊出声,“我……我还没有到退役的时候。”
“怎么没到?我说过,在下一届大选来临前,你必须离开军队。”男人皱着眉头,口气严厉,不容置疑。
一种不甘而又无奈的感情在紫晶双眸中散开,司咬着唇一字一句道:“我只是觉得我还没有真正做到建功立业。”
“你是真正舍不得离开那个军团。”一个陈述句打破了他接下来所有用了粉饰的言辞,那双与他一模一样却城府极深的瞳,将他所有的情绪揭穿。
司怔怔地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眼神渐渐变得难过起来。
“你要知道,当初送你进入梦之咲,仅仅是为了让朱樱家扩大在军部的影响力,你的战功已经足够了,再待下去也只是徒增烦恼。”
“但是父亲……”
“够了,司。”沉郁顿挫的喝声阻断了他的话,“你已经成年了,那药物的药效已经退化,而如今的局势下,在御三家继承人中我们的希望最大,姬宫家的独子乖戾跋扈不适合从政,天祥院家大势已去。而我们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不到万不得已,第二方案绝对不能启动。”男人的眸子变得深幽起来,口气也越发沉重。
红发青年面对着那双不容置疑的瞳,来自权利者的压力让他的双肩垮了下来,无力的情绪蔓延到他的全身,他捏着拳纠结了许久,最终只能闭上眼一脸沉痛地道:“……是,我明白了,父亲大人。”
“回去吧,你母亲和医生在房间等你。后天光穹会议将至,我会在会议上发表政见,这两天你务必仔细研究我的提案,可以提出建议或适当修改。然后……关于你何时提交退役申请,根据会议结果而定。”
朱樱司听着这一字一句详细周到的安排,只觉得一种冰冷的无力感攀上自己的身体,他难过地低头握紧了双拳,深深鞠躬道:“……是,父亲大人。”他又这样回复。
他挪着沉重的步子转身离开,却在快要碰到门把手时听见男人沉重的叹息。
——“司,我不希望你成为第二个天祥院英智。”
眉头紧蹙,握上门把的手猛然捏紧,司推开了门,留下一句平淡的“晚安。”
……
两日时光寥寥而过,关于“「knights」副团长迎娶罪子Omega”一事也不过在M国轰动一时,媒体很快将关注重点转到了即将召开的“光穹会议”上。
此次会议的规模就本年度来说可谓最甚,各地区的议员代表都会出席,就两国长达半个世纪的对峙作出激烈的讨论。
……荧光蓝的镜片上,关于本次会议开始前的媒体报道一一滑过,倒映在绿色的瞳中。
还真是没想到呢,这次的光穹会议居然如此正式,难道说也是受到《启明星》行动失败的影响?
坐在餐桌前的金发青年,喝着牛奶看着新闻神情渐渐沉重起来。
——“我说了我不需要什么提案稿,「knights」只是需要更长的修整期。”男人略带恼怒的声音从餐厅门口传来,游木真回头,看见濑名泉一边整理着军装一边走来,耳边带着精密的通讯设备。
——“哈?关于这次即将开始的公投意见?上次我们内部会议的时候不是决定了么?弃权!中立!不管是继续进攻还是和谈,我们一概不参与。”他来到餐桌另一头,舀起一勺棕色的纳豆塞进嘴里。
唔?!泉前辈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可以面不改色的吃下那种东西的啊?!关掉了眼镜的游木真偷偷看着濑名泉神情复杂。
当灰发男人将口中食物缓缓咽下后,他又蹙起眉头一脸不耐烦道:“「王」的意见?呵……你干脆这样转达好了,如果继续进攻,就让他发明更厉害的武器支援军部;如果要进行和谈,让他写支讴歌和平的曲子好了。”说着他拿起一杯颜色诡异的蔬菜汁一饮而尽。
天哪?!为什么泉前辈要这样摧残自己?!继续观察着对方的游木真吓得赶紧从面前的盘子里拿了一支草莓味pocky……嗯,还有剩最后一支。
——“还在生气?!啧……超~烦人!那件事本来就是他的错,让司君安静在家里待几天吧,不然老小迟早有一天被「王」烦死。”濑名泉按住耳机一脸不耐烦地道。
“?”是在说朱樱君和月永团长么?游木真嚼着饼干思索着,这两天他们在濑名宅的生活异常和谐,白日里各做各的事,晚上分房睡,除了三餐在一起吃之外,大概也只有晚安吻是最近的接触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已经习惯濑名泉去亲吻自己的额头和脸颊了。
不过,平日里用餐的时候总要喂自己什么的,还是算了吧。想到这里的真颇为无奈,复又打开了自己的眼镜继续浏览着新闻。
——“鸣君你怎么总在会前变得这么啰嗦?去开会的是我,你只需要给我准备好会议流程所需的东西。”又趁机吃了几勺纳豆的濑名泉似乎满足了,他拿过手边的餐巾擦了擦嘴,接着大步走向餐厅门口。
已经有侍从拿着蓝白相间的制服恭候在门口,濑名泉接过制服,一边穿着一边转身走向游木真那边。
——“好了就这样吧鸣君,难得可以休息你不应该去做个美容么?上班那天再见吧。”说着他俯下身,张嘴抢走了游木真手中咬了一半的pocky。
正一边咀嚼一边看着新闻的真,在感到自己手中的饼干不见后,有些茫然地抬头……
然后就对上了某人愉悦的水蓝双瞳。
真:“……”
得逞的濑名泉揉了揉他的头发,咀嚼着甜腻腻的零食一脸满足地走了。
游木真看着面前的盘子……已经没有pocky了。
下一次,去抢泉前辈的纳豆吧!哎?!好像哪里不对的样子。
金发青年懊恼地摇了摇头。
……
岚之塔下,「fine」总部的最高办公室,银发男子正在整理他的衣帽……
透明而又宽敞的办公桌上突然跳出了一个光屏,里面的人身着雪白的睡袍,打着浅浅的哈切:
——“早安,涉。”
“?!”闻声回头的日日树涉立刻笑了,“Amazing~☆早安我的皇帝陛下!”他向着屏幕里的人眨眨眼睛。
“呵呵……涉看起来一点都不烦恼的样子。”天祥院英智笑着道。
“为何要烦恼?光穹会议就是只属于权术者的舞台,我等军人不过是见证其思想碰撞唇枪舌剑的存在,既然感受不到爱与温暖,就不再注重。”他整理好自己的衣领伸手去拿自己的帽子。
“唔……所以涉还是不会发表意见咯?”英智歪着头问。
“所谓意见的影响度各有不同,无法产生强有力的想法,也只是表演口技罢了。”对方回答得游刃有余。
“那这样的话,涉来给我提提意见吧?”英智将两件衣服举到屏幕前。
“Amazing~皇帝又要去进行家中的慈善事业了么?”涉惊叹出声。
“是呢,已经负责这种事两年了,我也要努力做个仁慈善良的存在啊。”他依旧笑着。
“皇帝原本就是仁君啊……白色那件吧,简直就像是至高无上的天使长大人。”日日树涉指向那件银色花边白宝石纽扣的礼服。
“我听涉的,可是如果我堕天了怎么办?”英智笑得像个孩子。
“小丑会提前在地狱等您的。Amazing~”涉戴上帽子原地转了一圈。
“那么,祝一切顺利呦。我的涉。”
“你也是,英智。”
光屏消失。
新的一天,已然开始。
TBC.
——————————————————————————
最近的状态真不错!应该是受到了大家的鼓励吧w谢谢各位的小蓝手小红心还有评论!这是我最大的动力,所以我写得开心希望你们看得也开心!!
本章……一只不知道为什么就闹起别扭的大王w【【。关于司糖的秘密……几章前就有亲猜到了所以已经差不多揭露一大半了。
哎嘿,其实有个小彩蛋,不过大家应该发现不了吧,因为对以后的剧情发展也没什么影响所以看不出来也就算了【就那也能算彩蛋?!
23333那边两只吵架了,结果这边两对全然是普通夫夫的清早日常w,关于早餐与穿着。

评论(36)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