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11月不产出,soul就成坑了。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6
——“出去!别让我说第二遍!”气氛一向庄重肃穆的「knights」总部,三层办公室里传来副团长的怒吼声。
正装在身的骑士们只是身形一僵,又很快投入各自的工作中。
然后,在走廊的人员就看见他们的副团长拎着他们的团长把人扔出了办公室。
“启动一台清洁机器人过来,顺便能把这麻烦的「王」也清理掉最好。”濑名泉冲着走廊里的士兵喊了一声,然后果断甩上了自己办公室的门。
——“呜啊啊!濑名真可恶啊!inspiration都飞走了!”被丢出来的青年盘腿坐在地毯上撅着嘴十分气恼,金绿色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像一对稀有的宝石,华丽庄重的制服松松垮垮地穿在他的身上,显得非常邋遢随意的模样,而过往的人均是神情自若,只是行礼后离开。
——“算啦算啦~要去自己的王国和宇宙人会面呦!呜啾~”说罢他从地上“弹”了起来,蹦蹦跳跳地跑远了。
一片凌乱的办公室内,酒红发色的青年正在努力收拾着散落一地的文件。
“果然我们都不在,司君就管不住「王」了么?”濑名泉叹了口气,颇为无奈地捡起一本本被抛在地上的书籍。
“是我个人能力不足。”还稍显稚气的脸庞上露出歉疚的神情,紫色双眸中带着隐约的不甘。
“嚯?所以说刚才……”濑名泉饶有兴趣地感叹。
“不是!都说了那不是上将您所见的truth!那是个misunderstand!”年轻的骑士同样一脸气恼地反驳道,面上带着淡淡的红色。
“我没精力听你解释这些……”濑名泉摆摆手示意他住口,“准备一下,一个小时后汇报这半个月的情况。鸣君和睡间稍后就到,我需要综合一下你们三个人的信息。”说罢他将那些书放回书架。
“是。但恕我冒昧濑名上将,下次可以不要把花瓶放在桌上么?我正是在制止leader时踩到掉落在地板上的花瓶才会发生那样的misunderstand。”青年正色道。
“超~烦人。既然升迁了就成熟点吧,我都说了没必要解释,你们都是Alpha又不会诱导发情什么的。”濑名泉无所谓地摊手,一脸不耐烦地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正将花瓶放回桌上的手一抖,年轻的骑士再也没说什么只是敬礼告退。
当他从濑名泉的办公室出来时,自然受到了更高的礼节待遇。
“日安,朱樱准将。”骑士们向着这位全团最年轻的指挥官行礼。
青年回以礼貌而不失优雅的微笑,然后缓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
距离开会还有四十分钟左右,在清洁机器人处理好一切之前,濑名泉自然是有事可做。
他来到专属的茶水间一脸愉悦地打开自己的手环进入府邸的安保系统,而当他真正开启后,笑容却是更甚。
不出所料,所有的监控器显示如常,但在反复切换几处后,画面当中并没有他想见的那个人。
还真是小看他了,本以为最隐秘的几个不会被发现来着。
英俊男人的笑声低沉而又好听,一点也不懊恼。
手环闪过一道光芒,有通讯切了进来。
——[Amazing~☆!早安濑名君!]
突然弹出的画面让濑名泉不由皱了眉头,对方如扇面一般展开的银色长发十分显眼,而当他看见这人身后的宅邸时,眼神越发不悦。
“你在我家门前做什么,日日树涉。”他语气不善地问道。
“噢呀?不要露出那种戒备的神情呢,我只是前来拜访一下你的未婚妻罢了。顺便带给他无限惊喜。”对方犹如泉水的紫色眸子里写满真挚,穿着军团制服手持一束花,十分正式的样子。
“呵。”一声冷笑,濑名泉眯起眼睛露出狩猎之蛇一般的姿态,“应该不是你一个人来吧?或者说,你又要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了?”他嘲弄着反问。
“哈哈哈……amazing~原来我所有的举动都被第一骑士看在眼里,果然不是被爱情冲昏头脑一无所知的王子殿下啊。那么……我就开门见山了。我的警卫员想见你的未婚妻一面。”他笑得爽朗,说罢便将镜头推向另一边。
出现在濑名泉身边的,是一名身着「fine」军装的青年,黑色短发打理整齐,深蓝色的瞳孔像是晴朗的夜空,他抿着唇,表情十分僵硬。
他规矩地向濑名泉敬礼,然后开口道:“请您允许我见游木一面。拜托了。”
“……冰鹰北斗?”濑名泉打量着屏幕里的青年,这个人很镇定,深蓝色的瞳里一片淡漠,甚至可以说是过分冷静。
“是。”对方回答得宠辱不惊。
“噢?那个一无是处的「Trickstar」队长,听说那次失败的任务你和另一位还被游君诱导进入发情期来着。”濑名泉毫不留情地讥讽道。
青年深蓝色的瞳中划过一道复杂的光,那说不出是歉疚还是屈辱,但他很快恢复如常,依旧正色道:“请您允许我见游木一面。濑名上将。”
“呵,作为一个Alpha,让自己的Omega去见另一个和他关系还算得上是密切的Alpha……这应该是白痴才有的行为吧?既然已成灾星一员,就不要来祸害别人了啊。”他的神情都最后满满的全是轻蔑。
“请您注意您的身份,虽然我有罪,但这并不足以成为您可以肆意侮辱我和我同伴的理由。”一向彬彬有礼的青年愠怒起来。
“超烦人。到底是谁「肆意」?如果不是我宽宏大量,几天前你们应该早就锒铛入狱了吧?还有胆子带走我的游君?”濑名泉扬起下巴不屑道,话语最后尽是狂傲。
被话噎住的冰鹰北斗脸上闪过震惊,最终,他偏过头神情哀痛。
“婚礼当天你会见到他的。再见。”濑名泉说罢毫不留情地切断通讯。
“马上调派人数增加宅邸的安保。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然后他迅速调开自己宅邸频道,嘱咐管家安排好一切。
现在,他不会再允许那些无关人等影响游君的生活了。
……
站在豪宅门前的青年一副怅然的模样,他站在那里隔着大型的园艺林望着那座和城堡如出一辙的建筑,最终只能沉重地叹口气。
“噢呀?这样叹气会折寿的噢?北斗君不想被夺去身上为数不多的快乐因子吧?”一旁的日日树涉从袖口里变出一朵鲜花。
“谢谢您,部……不,团长。”冰鹰北斗面色沉重地接过,随即行礼道:“再次感谢您的帮助,以及对明星任性行为的包容。”
“噢呀?北斗君不要露出那种苦楚的表情才是,不习惯的话私下里还是叫我部长吧~我可是这个世界的日日树涉,为了传播爱意而存在的啊。不过……关于明星君的调令已经快满三个月了,再不前来任职他会被除名的。”银发男人的表情看起来一点也不沉重,反倒是轻松自在地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是。我会尽力劝说他归队的。”冰鹰北斗再次敬礼。
“觉得屈辱么?觉得难过么?如果被名为挫折的巨兽就此击败,就愧对于昔日希望之星的名号了啊。”日日树涉又在原地转了圈,向着冰鹰北斗抛撒出缤纷花语。
青年看着他这般吵吵嚷嚷花里胡哨的姿态,若有所思后终是轻笑出声,“真的谢谢你了,变态部长。”
“fu~fu~fu~北斗君比以前柔软多了啊。嗯……真是非常amazing!”日日树涉发出专属特于自己的奇异笑声表示赞赏,但很快,他的手环闪过一道频率异常急促的蓝光。
“嚯?”见此他略微吃惊,倒不如说是有点小惊慌,然后他打开手环一把将猝不及防的北斗拉至身前。
黑发青年再一次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光屏前,但这次面对的,是浅浅的金发和一对如烟云般的玉兰色双眸,还有那神赐面庞上的微笑。
“噢?是冰鹰君呀,涉呢?”温和如月的声音从那边传来,青年穿着雪白的衬衣,看起来就是价格不菲的高档面料,他的坐姿优雅大方,靠在华丽躺椅上端着雕花茶杯。
“天祥院先生。”冰鹰北斗处惊不变地行礼,余光之中只见举着手臂的日日树涉冲他眨眼睛。
“嗯。原来你成了涉的新警卫员啊,不过呢,我更想见见他本人。”天祥院英智歪着头浅笑,却令冰鹰北斗神情一紧。
“Amazing~早上好皇帝陛下!我是你的日日树涉!”收回手臂的男人迅速面对着光屏向另一端的人儿问好,这一突然举动让一旁的黑发青年一个趔趄。
“是么?可是涉在难得闲暇的早晨就跑去找别人的未婚妻,还是一位可爱的Omega哎。”英智抿了口红茶眉头轻蹙。
“恕我冒昧天祥院先生,是我拜托团长的,我希望能见游木一面。”冰鹰北斗赶忙上前解释,不料却被英智笑着打断。
“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开个玩笑罢了。”英智浅笑,“两天后濑名上将的婚礼我将代表天祥院家出席,不过……缺少一个伴侣。”
“哎?!难道说陛下终于不贯彻您的「孤独皇帝」之道了么?”日日树涉颇为惊奇地道。
“涉。”英智突然面无表情地唤了他一声。
“噢呀噢呀~不要生气。小丑会如约协同皇帝陛下参加婚礼的,以‘天祥院英智’伴侣的身份。”银发男子看起来高兴极了,立刻在原地撒花庆祝。
身浸在花雨中的冰鹰北斗:“……”
“那就这样吧,那天涉要来亲自接我噢。”浅金发色的青年笑着道。
“荣幸之至。”日日树涉向着屏幕行了虚礼。
通讯结束后,日日树涉对冰鹰北斗道:“我们该回去了。”
“是。”青年临行前复又惆怅地望了一眼豪宅,随之而去。
……
东岛最高级的居民区内,天祥院家的庄园一如既往地气派,是坐拥这座岛屿上建筑之最。
不同于「knights」的庄严复古,天祥院大宅有着不可忽视的高贵奢华,「fine」的风格也承袭自这里,雪白的石柱与金色的穹壁,无处不在的雕刻石像,就连园艺设计都富有高端的艺术美感,室内装璜自不用说,包括家具和摆设都十分考究。
英智在家中有着自己专属的茶杯收藏柜,每日使用的茶具,从花色到样式均不会在一个季度中重复,今次他摆弄的,是偏向于和风的白瓷樱花。
结束和小丑通讯的皇帝大人心情大好,浅斟着自家才有的高档红茶,一边翻阅着那本编年史册,柔软的薄毯盖在他的腿上,他坐靠在椅子里像是英俊病弱的王子殿下。
——“少爷,朱樱家主的来信。”管家叩响他的房门,在他允许后缓步上前呈递那封带有火漆印的浅樱色信封。
在如今科技发达的时代,生活在上流社会的人们反倒更享受一些古老的行为习惯,那些属于贵族的优雅做派。
英智拆开信件只是看了一眼,便随手合上将其交给管家。
“请帮我妥善处理掉,再给朱樱家主回信一封,告诉他——承蒙厚爱,但朱樱少爷前途无量,所以没必要将那孩子的一生押在我这个将死之人身上。”他说得平静而又正式。
年迈的管家深深鞠了一躬,而后恭敬地领命而去。
“少爷,老爷传来急讯,要求您务必接受朱樱家的邀请。”又有一位侍从匆匆赶来,手持一张电子传真。
玉兰双瞳中烟云凝固,一股冰冷寒气氤氲其中,他依旧在微笑,语气温和:“叔叔是怕我寂寞么?不用担心的,日日树涉团长会陪同我去。”
“但是老爷说……”正欲再说些什么的侍从在面对那双玉兰双瞳时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最终只是深深鞠了一躬,“方才失礼了少爷。”
“咳咳咳……我累了,退下吧。”他轻轻咳喘着,引得那侍从惊骇无比。
“需要请医生么少爷?”
“不用了。我就是想休息一下。”英智浅笑着摆摆手道。
……
下午时光悄然而至,濑名宅来了一位预定的客人。
浅金色短发,雪青色瞳眸,漂亮的面孔让人置疑他Alpha的身份。
他穿着「knights」的制服,手提一个银质的箱子,仆人们对他毕恭毕敬,纷纷行礼。——“鸣上少将。”
“啊啦,你们都太拘束了。”他笑得温柔,眉眼之间尽是妩媚。
他轻车熟路地来到了游木真的房间,面对华丽玻璃穹顶发出由衷的感慨。
“哗……泉酱简直偏心,小真来了才把这座房间开放。”
正坐在床上研究宅内安保系统的游木真被吓了一跳,回头只看见金发男子像个纯真少女似的拎着他的医疗箱在卧室里转圈,身后的披风如同裙摆般散开。
“……”从小就觉得鸣上岚是个奇怪的人。
“呃……您好,鸣上少将。”他犹豫了一会儿,不动声色地关掉了电脑,下床问好。
“呵呵呵……”鸣上岚轻笑,一步步走近他道:“小真也太见外啦,再过两天大家就是一家人了呦。”
——“谁跟你是一家人!赶紧开始治疗。”岚的手环里突然传来濑名泉懊恼地低吼。
哎?!泉、泉前辈?!
“啊啦,泉酱真是的,早晨开会的时候就一直絮絮叨叨,不能跟过来还要监听,这么不放心我吗?居然黑了我的通讯手环,难道小凛月还在你身边么?”
——“喂!睡间!我为什么只能听见他们的声音却看不见图像啊!你不要睡着!先给我把问题解决!”那边又传来濑名泉暴躁的吼声。
“鸣上少将,请将你的手环给我。”一旁的游木真满脸严肃地道。
鸣上岚看好戏般地摘下了自己吵吵闹闹的手环,只见游木真将其插入电脑终端,一番输入后,里面的吵嚷声瞬间被掐断。
“少将以后还是小心点,手环系统被入侵是很严重的事。”完成这一切后游木真干脆利落地将手环归还给鸣上岚,绿色双瞳里写满认真,引得后者止不住地笑。
“小真依旧是个非常有趣的人哎!好吧,言归正传,跟我去地下室,那里有全套的医疗设备。还有啦,像以前一样叫我‘鸣上君’就好了。”鸣上岚弯腰作出邀请。
游木真怔怔地看着他,“鸣上君很了解这里?”
“嗯……怎么说呢,这里应该算是我们的备用基地吧。当时泉得到这所宅子的时候就派人从里到外地进行改造,安保系统由小凛月一手设计,而我本人也参与了地下医疗室的建设,每个人在这里都有一个专属的房间,总之,这里是「knights」为数不多的秘密据点之一。”他颇为自豪地道。
秘密据点?就这样暴露给自己真的好吗?游木真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还有一件事要和小真分享……”他们离开这件卧室时,鸣上岚望着折射出彩虹的玻璃穹顶,似是怀念般地道:
——“这个房间,泉酱当时就设计好了,他说,要留给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面对沉浸在回忆里的鸣上岚,那双雪青色的瞳中写满对于往昔的感慨,而后他将目光转向游木真,似是羡慕般地道:“当时我就在想,那个人,应该就是指小真吧。小时候你就说过,你喜欢无处不在的阳光。”
午后时光温暖依旧,游木真似乎可以感受到风儿拂过缠绕在铁艺花架上的藤蔓,让它们的枝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玻璃穹顶投下的铁艺剪影和斑驳细碎的阳光,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写满了回忆。
小小的孩子曾如此厌恶着木偶的生活,向往阳光,惧怕现实与死亡,在哭泣时遇见了一个男孩,他张扬高傲,却声称会保护自己一生。
这太奇怪了,不是么?明明那个人,比任何人都要恶劣地去破坏他的生活,置疑着他的梦想。
青年神情怔忡着再次环顾整个房间,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很精致,准备得恰到好处,也是他喜爱的。
不知为何,心脏变得好奇怪。
“好了小真,今天下午的检查有些麻烦。我们该去了。”鸣上岚在他身后唤道。
最终,游木真合上房间的门。
……
之后的两天,身处大宅的游木真度过了异常平静的一段时光。
所有的生活还是一如既往,早上起床,洗漱吃早餐,没有见到濑名泉;之后一整天,除了午餐,剩下时间用电脑破解大宅内的安保系统,成功“锁死”所有摄像头,可还是出不去,失败,没有见到濑名泉;晚餐,没有见到濑名泉,熬夜进行编程,了解外部信息,被仆人多次叮嘱后睡觉,没有见到濑名泉。
还有一件事,这几天他一直反复琢磨着鸣上岚对他进行检查时所说的话。
——“发情期紊乱是件非常严重的事情,小真这些天一旦出现了身体不适的情况就马上联系我,以及你最好回忆一下那件事发生前你的检查过程中有什么异样。”
异样?什么异样,他开始仔细回想那次任务前的检查。可最终得出的结果是……毫无头绪。
那次诡异的发情期,加上自己变得羸弱的身体,如果他现在有机会可以得到情报,就应该做点什么。
他一个人成为罪子并无关系,但他不能允许冰鹰君他们也蒙上屈辱,就像天祥院会长所说,他们本该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熠熠生辉。
而现在,游木真不得不正式面对那件所谓的人生大事——“结婚”。
排斥心理一如既往,却不再生出想要死的绝望念头,也许是他终于想通了一点,那就是,如果这是一个可以为「Trickstar」正名的机会,他就应该抓住。
TBC.
——————————————————————————
怎么说呢,各种切换视角的过渡之章,然而leo司的CP对手戏还是匆匆一瞬,打不打tag呢?算了……打吧,因为涉英就是打了通电话泉真也就是通过岚姐交流了一下【。
说到岚姐!那在我眼里简直就是knights无所不能的仙女+神级助攻,和Ts联姻没有岚姐,泉总和凛月这俩能干啥?!啊!!【被两把枪指着。
下一章大家都懂w
王骑肝到凛月后抽卡也抽到了!看起来祭祀玄学有用!那么……毛毛你在哪儿qwq

评论(15)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