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落子,破天荒换了用了三年的头像。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4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明存在,那他一定曾给犯了错误的子民降下天罚,却又保给他们一艘方舟。
资源枯竭引发战争,战争摧毁了环境使之剧变,随后为了适应环境,生物开始了进化。
进化的方舟拯救了濒临灭绝的人类,三大性别的分化使得人类的分工协作进一步明确,就此提高了效率,迎来了“复兴时代”。
复兴时代后期的资源争夺中,各个地区出现实力雄厚的财团,他们支撑着军队和科技的发展,将全球划分为几个大区,形成一个并不稳固的邦联。
很快,矛盾也接踵而至,作为繁衍后代的主力——Omega,这一性别的人类逐渐沦落为纯粹的生育工具,他们开始被限制各类活动,所谓的保护协会却是等同于圈养,成年后毫无人权地被分配给Alpha;一部分地区还出现了非法抢夺买卖人口的案件。这种状况持续了长达几个世纪之久,直到上上世纪七十年代前,一场革命爆发。
这场革命被称作——“世纪初衷”。
在全球最大的M区内,天祥院、姬宫、朱樱三大世家为首提出的《Omega权益维护法》引起轩然大波,由于三大世家势力广布商、政、军三界,这场革命的影响力可谓惊天动地,自上而下得到了广泛响应。很快全球的Omega维权示威活动如期到来,在三大家族下属军队的支持下,革命军攻占了联盟的中心,世界的格局被就此改变。
之后,战争再次爆发,维持几个世纪的邦联就此分崩离析,最终,以M区和L区为首的两大区域建立了完备的政治体系,就此建国,其余各区纷纷依附于二者,两国在初期达成互利共识,但很快再次主要因资源问题爆发矛盾,五十年间对峙冲突不断,终于,战争爆发。
但与此同时,这场革命使Omega的地位上升,M国颁布了较为完备的法律系统,借此来保护他们的人权,Omega逐渐融入社会,不再是被区别对待的特殊群体。
然而,对于Omega参军的制度,M国军方有着严格的限制,等同于Beta士兵的体能测试,和几乎超越Alpha的智力测验,从报考军校到正式参军,层层审核几乎淘汰了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最终,军方形成的ABO性别比例——3:6:1,其中Omega所担任的,往往都是技术向的职业。因为他们的发情期,简直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如果一旦爆发,最先受到影响的,便是通常担任将领的Alpha。
因此,对于禁止Omega参军的提议,近年来可谓是甚嚣尘上。
……书页上的字体泛着光,纸张的颜色随着光线的不同调整为人眼舒适的程度,披着薄毯的青年翻动这薄薄的特殊纸张,玉兰瞳中烟云流转。
他面对着那庞大的年代表,手指顺着纸页层层梳理着,全身心投入其中。
——“少爷,朱樱家的人前来拜访。”门外传来仆人的通报声。
薄唇悄然勾起,他合上书本回复道:“请让他们稍等片刻。”
……
不输于「fine」规模的舰队航行在海面上,其中最大的一艘漆着银灰色的徽记,舱室内的布置沉重庄严,胡桃木家具与中世纪的壁炉,圆桌上放置着黑色的油灯,锋利的宝剑与厚重的盾牌挂在墙壁上,黑白色的国际象棋在圆型茶几上摆开,带有木质感的舒适沙发上,两个男子正相对而“坐”。
他们穿着同样的制服,深蓝与白色为主,金色的穗子与排扣,高筒靴包裹着修长的双腿,一个人坐姿优雅,一派闲适,另一位缩成一团躺在那里。
光屏被层层叠叠的头条新闻沾满,所有的文字如蚊虫般叮咬在那件事上,国家第二军团「Knights」的副团长濑名泉,放弃军功只想迎娶不久前破坏了战局的罪子。
#骑士长的堕落!弃功勋不顾的疯狂。#
#罪子Omega为何颇得国家上将青睐?#
#Omega参军影响战局!孰是孰非?#
纤长食指若有若无地划过屏幕,雪青色的瞳中泛着犹如欧泊宝石般的色彩,白皙的肌肤仿佛吹弹可破,他撑着脑袋点着下巴道:“哎呀哎呀,泉酱这次可是成了焦点呢,彻彻底底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下了啊。”他开口,声音略带妩媚却不失英气,反倒很是迷人。
“……”躺在对面沙发上的人翻了个身,嘤咛一声不再理会。
“小凛月也真是奇怪呢,平时这种事你一定会在基地继续睡觉的,而且今天朔间前辈也不会拜访,为什么就一定要跟过来呢?”漂亮的男人关闭了他的手环,饶有兴趣地盯着对面的人。
黑色短发的人就给他的依旧是个背影,一起一伏的身子伴随着轻轻的呼吸声。
良久良久,那人才发出一声闷闷的回应:“好吵啊……鸣~上~岚。”
“这半个月小凛月似乎一直忙到很晚呢,又在制作什么新的程序么?”被唤作鸣上岚的男人把玩这国际象棋的骑士棋子。
“呼啊……阿濑知道的。”凛月打了个哈切。
“……哎?我们剩下的人都不知道哎。”鸣上岚转了转他手中的骑士棋子,有些讶然道。
“他……不是傻子啊。好吵……让我睡会儿吧。”时刻都困得要死的人直接缩成了一团。
“嗯哼。”鸣上岚揉揉自己淡金色的短发,旋即望着身后的门道:“泉酱到现在还没有出来,该不会又是军装不合适了吧。”
“又~胖~了?”朔间凛月迷迷糊糊地问道。
“噗!小凛月这句话最好不要让泉酱听见呦。”鸣上岚捂嘴笑道。
……
惨白的光盛满空旷的牢房,那唯一的一面透明墙壁外依旧是冰冷幽暗的深海,从那里传来不知名的怪声,也许是孤独的深海巨兽寻找同伴的呼唤。
面容消瘦的青年蜷缩在牢房的床头,面对着空白的墙壁目光无神,他抱着手臂,身体依旧在颤抖。
机械门发出“嘀——”地一声,一股冷气席卷而来……游木真瑟缩了一下,茫然无措地回过头。
一身战甲的守卫面无表情地走来,面具后传出失真的闷声——“S级罪犯游木真,获准释放。”
绿色双瞳猛然紧缩,身体再一次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他被戴上电子镣铐,冰冷的金属摩擦着削瘦的踝骨,发出吱吱呀呀的轻响。
“带他离开。”为首的狱警道出这平平一句,游木真尚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两个高出自己一个头的守卫架起,厚重的手套隔着薄薄的囚服捏得他生疼。
可这些都不重要了,真的。他紧咬着唇满目绝望。
浅水监狱依旧寂静冰冷,它存于深海之中将很多人囚禁,孤独在这里被放大,远离陆地与天空的生活使多数人选择了沉默,也许一直待在这里会失去语言能力,随后被人遗忘。
那台微型电脑已经被他启动自毁程序,连同「Trick star」的徽章一起化作粒子。不会有人得到前天晚上他越狱行动的证据,他不知道天祥院会长会不会供出自己,但如果被发现他也会一人承担,他不会再牵连任何人,绝对不会了。
这两晚游木真一直在想,如果一直待在这里,他会被遗忘的吧?他本来就不应该心怀梦想,从进入梦之咲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应该忽略自己性别上的问题,努力不过是掩盖事实的借口,本身的劣势永远都不会被弥补,更不会消失。
他的脚步渐渐虚浮起来,单薄的鞋子踏在冰冷的地面上,寒意由脚底直达神经,他不知自己身处何处,更不想去思考今后将何去何从。
——“嗡”,点醒他的,是高大电子门禁缓缓开启的声响,无数的光射入游木真的眼中,就像是开启了另一个世界的入口,他遮住眼睛来减轻那一瞬间的刺痛,睁开眼后,朦胧之中出现了一个身影,在两排士兵中异常显眼。
他背着光,身着披风的剪影张扬无比,大厅里回响着军靴踏在地面上的声音,步履匆忙。
随着他的靠近,游木真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容。
那是个很英俊的男人,五官精致俊逸帅气,银灰色的发打着卷,周身尽显桀骜,他的瞳孔,是深邃的蓝色,如海洋宝石般耀眼,而在瞳眸深处,是幽暗的深渊。
颤抖……因为惧怕而生出的,无法抑制的颤抖。
绿色双瞳失去生机,面色因此惨白异常,被守卫架住的青年开始不由自主地后退,过大的幅度扯痛了他被钳制的双臂,就在他闷哼一声时,却被拉进一个怀抱。
属于Alpha的信息素强势袭来,压迫得他呼吸困难,柔软的织物裹住他冰凉的身体,那上面充斥着海洋的味道和百合的香气。
那个人脱下了自己的披风,将他从守卫那里夺入自己怀中,所有的动作流畅无比。
“谁允许你们这样对待我未婚妻的?”他听见耳边传来的清冷男声,熟悉,也让他的颤抖更加剧烈。
散发着阴暗气息的回忆袭来,犹如腐臭泥沼将他吞没,呼吸已经被夺去,心脏也抽痛起来。
——“游君值得欣赏的,也不过只有那张精致的脸而已,不要再做无用功了,战斗什么的,根本就是废物利用嘛。”
——“来到军校是为了吸引更多的Alpha么?明明只需要保护好自己的脸,我就会保护游君呦。”
——“只要我标记了游君,就不会再有人接近你了吧。”
讥讽、纠缠、掠夺,儿时的相遇险些毁掉了他的青春时光,这个人如同阴毒的蛇,对自己抱着一种病态的占有欲,不眠不休地试图扼杀自己的人生。
“!”
“濑名上将!”
游木真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撞开了抱住他的人,深蓝色的绒线披风被丢在地上,电子镣铐因为激烈的挣扎磨破了他的手腕,他喘着气,满目惊恐。
被撞倒的男人一脸不可置信,讶然一瞬却注意到青年手铐上亮起的红灯。
“该死的警犬给我住手!”他冲着已经启动镣铐的守卫大吼道。
电流在一瞬间传遍游木真的全身,噼啪作响之间伴随着痛苦的嚎叫,直接让他栽倒在地上。
“游君/游木!!!”两个声音同时传来,急忙起身想要靠近的濑名泉却被身后另一个更快的人撞开。
苋红色头发的青年冲向瘫倒在那里的游木真,碧绿色的眼睛里全是愤怒与难过,他冲着想要靠近他们的守卫和knights士兵大吼道:“都离他远一点!!”
“衣、衣更君?”因为疼痛,意识变得模糊不清的游木真轻声问道。
“是我。你这呆瓜二号,到底在干什么啊?”衣更真绪的声音哽咽起来,说着便要扶起他。
“先、先不要碰……我,你会被电、电到的。”他吃力地说出这些话,努力微笑起来。
衣更真绪一脸沉痛,偏过头去不忍再多看他。
——“深海奏汰那个怪人呢?!”那边的濑名泉愤怒地大吼起来!!
——“噗咔噗咔~濑名君不要「生气」呦。我这就解除他的镣铐。是我们失礼了。”广播里传来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
“啧……你是在向我示威么深海?”濑名泉睨了一眼天花板角落里的监控器,目光森冷,却在听见金属砸在地上的声音后猛地回头……“?!游君?”他想要靠近游木真,但被已经扶起对方的衣更真绪喝退。
“抱歉,濑名上将,身为Alpha,还是离Omega远一些比较好。”衣更真绪将游木真的手铐归还给狱警,并将他护在身后,面对着濑名泉,碧绿双瞳一片冷漠。
“哈?”被呵斥的男人挑眉,正欲反驳却又被身后的鸣上岚拉住。
“泉酱不要着急呦,小真一个人在这里待了这么久,突然接触了这么多的人肯定还没适应。先让「红月」特派来的真绪照顾他吧,人已经接到了,我们回去吧。”鸣上岚露出迷人的微笑,雪青瞳却有些叮嘱的意味。
濑名泉看着靠在衣更真绪肩膀上的游木真,神情懊恼,他捏了捏拳,最终冷哼一声。
“我觉得我有必要给议会上交一份提案,关于你们这些白痴警犬虐待囚犯的事。”他大步流星地离开,身后跟随着一批装备精良的士兵。
——“慢走呦。欢迎下次来玩,濑名君。”广播里传来深海奏汰愉快的吐泡泡声。
在骑士们整齐划一的步伐中,鸣上岚离开队伍走向衣更真绪,红月的医疗人员已经将游木真抬上担架,面对昔日的同班同学,真绪的神情还算得上是友好。
“好久不见了真绪。”鸣上岚微笑着伸出手。
“是啊。”衣更真绪有些敷衍,目光投向远处,仍是担心着已经被送往红月舰船的游木真。
狱警敬礼后离开,伴随着两队士兵铿锵离开的脚步,大门缓缓关闭之后,走廊里已然只剩下他们二人。
“我知道真对泉的态度,但是你们也不能再冒险了。”鸣上岚语气温和,却大有深意。
“……你在说什么?”衣更真绪疑惑道,眉毛轻轻抽动了一下。
“嗯……在「knights」还是小队的时候,「王」一向主张自由为准,因此不会限制我们的个人行动,纵使现在是军团编制,我们军衔最高的五人也依旧会按自己的风格行事,但是……”鸣上岚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目光变得晦暗起来,“如果因为个人原因牵连了整个团队,我们是不允许这种事发生的。”
听了此话,衣更真绪悄无声息地将已经掐出红痕的手藏在背后,若无其事地微笑道:“难道现在连鸣上也相信那个传闻么?——我们「Trickstar」是四颗灾星。认为我会牵连凛月?进而牵连你们「knights」?”说到这里,碧绿瞳中只剩下愠怒。
“抱歉……”鸣上岚自知失言,只能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和小凛月关系很好,但是……如果你向他寻助,也应该考虑一下他的处境。而且你们所做的一切,泉应该都知道。”
衣更真绪一愣,继而目光黯淡,最终,他低头错身离开,“我知道了。谢谢你鸣上。”
……
「红月」的舰船比起其他舰队更加小巧,船上医疗设备精良,游木真被送到这里后,各种精密仪器便开始了它们的工作。
衣更真绪抵达时,急救室内只有几个人在工作。
“其他人呢?”他开口询问,得到的却是这些人的白眼。
“如果衣更中士真有身为医疗兵的觉悟,就请不要给我们「红月」徒增麻烦,因为一个罪子同时呵斥了「knights」军团和浅水监狱两方人马,这只会给莲巳部长增加处理公关的工作量。”一位医疗兵没好气道,带着仅剩的几人离开。
——“真是灾星,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拿到最强特工小队称号的。”
——“如果不是梦之咲前三的战队规模扩展至军团,应该轮不到他们吧。”
走廊里回荡他们的声音,毫不掩盖,字字扎人。
这些流言蜚语,嘲笑讥讽,在那次行动失败后,一直如影随形,他们的道路被扭曲成异样的形状,充斥着阴影与绝望。
衣更真绪垂下眼睑,眉头皱起,紧咬着唇捏着拳头快步走到游木真的医疗仓前。
忍耐……他必须忍耐,现在他们四人中只有自己的处境最好,他要感谢莲巳部长的重用,他要把握这些机会,为「Trickstar」正名。
他关闭了急救仓的门,面对躺在那里神色痛苦的游木真,满面复杂地问道:“为什么?”
青年茫然地抬头,最终是想起来什么微笑道:“衣更君能来我很高兴噢。”
“不是这个……游木……能见到你的不应该是我。”衣更真绪沉痛道。
碧绿湖水与苍翠森林相望,那之中包含了太多,在这长达一年的时光里,他们从坠落到奄奄一息,实在是太容易了。
“哈哈……能来的是衣更君,真是太好了,我的身体怎么样?”游木真依旧很虚弱,镣铐已经被解开,手腕一片红肿。
“糟糕透了,就知道给我找麻烦。”衣更真绪嘴上抱怨着,却还是开始启动仪器进行治疗。
光屏上的数值像是波浪般起伏不定,荧蓝色的数值频频跳动,衣更真绪的脸色有些糟糕,额角渐渐留下汗水,他抬手摘下自己的发夹,苋红色的刘海倾斜而下,半晌后又被他用手捋至脑后,他的语气有些烦躁:“你的信息素波动太不稳定了,你在这里的时候发情期规律吗?”
游木真一怔,随即怅然道:“审判结束后,我的发情期再也没有到来。”
“什么?!你没有汇报监狱内的医疗部么?”衣更真绪一脸讶然。
游木真只是苦笑,全然不在意的模样。
“不行!这件事必须上报到「红月」,你不能……不能就这个样子结婚,发情期不稳定,濑名上将那边根本没法作出应对,那次莫名其妙的发情期对你的身体损伤太大了!”衣更真绪口气严肃,关闭了医疗仓转身就要出去。
感应门应声而开,来者打着哈欠和满面忧色的衣更真绪撞个正着。
血红双瞳充盈着慵懒困倦,一撮头发格外显眼,他皮肤苍白,微张着嘴巴可以看见一颗小小的虎牙,精致的面孔,就像是……传说中的吸血鬼一样。
“真……”他露出一个懒洋洋的笑容,可衣更真绪却咬着牙仿佛没看见般地和他错身擦过。
“……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凛月歪着脑袋,原本绵长慵懒的称呼变成了疑问,他想要追上步履匆匆的发小,却又在见到躺着的游木真时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等上了岸,阿濑让我带你过去。”他随随便便地向游木真扔出一句,声音不大不小,却让一个劲儿往前冲的真绪停下了脚步,苋红发色的青年一个急停,脚跟一旋愠怒道:“他的身体状态很不好,必须和我回「红月」总部。”
朔间凛月伸了个懒腰,靠着门框困倦着回答:“阿濑说,所有的事情会由他一手解决,小鸣会负责他的健康。”说着他又打了个哈欠。
“喂!濑名上将是疯了么?!鸣上是Alpha啊。”衣更真绪的声音拔高了不止一度。
“呼啊……真~绪好啰嗦啊。不要上报了,那边不会审理的。”
“?!什、什么意思?”
“文件太长……不想重复。”朔间凛月慢悠悠地靠了过来,直接把脑袋埋进衣更真绪的颈边。
“你……凛月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青年碧绿色的瞳中写满焦急,使劲推开他。
“很想真~绪~很想~”黑发的人蹭着他,顺势就想啃上他的脖颈。
再也无法忍耐!真绪一把推开了向他撒娇的凛月,神情愤懑地把他甩到急救室的椅子上然后离开。
“我没心情和你闹!我要去找莲巳部长。”
“眼镜君被除名了。”摊在椅子上的凛月懒懒地吐出一句,血红色的目光却变得深幽起来。
房间里的两个人同时一愣,最终,还是游木真先开了口,“是呀,我都忘记了副会长那边是不会接受非军部人员的。”他闭上眼,笑容苦涩。
这一刻,还焦躁不已的红发青年终于垮塌,所有的气愤懊恼随着这些话语通通消散,他的手肘抵上了门框,随即将脑袋靠了上去。
“可恶……这到底……是为什么啊?”他挡住自己的眼睛,捏着拳头咬牙切齿,声音也渐渐颤抖起来。
“真~绪?”凛月的神情变得严肃,眉头轻蹙,他想要起身靠近站在那里的真绪。
“在这之前,我们明明……没有做错什么。仅仅就因为一次意外么?”那个一向游刃有余大方可靠的衣更真绪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绝望无助,被人称为“灾星”之一的存在。
“衣更君……你不要……难过啊……”游木真出声安慰道。
“可恶……”红发青年的声音变得哽咽起来。
凛月的手攀向真绪的肩膀,却被他回过头毫不留情地甩开!他红着眼眶,碧绿双瞳不再是灵动的湖,晦暗无光。
“我以为……你会帮我们!”他红着眼睛向黑发青年咬牙挤出一句,然后缓步来到游木真的医疗仓前。
“睡一觉吧游木,我会再想办法。”衣更真绪向虚弱的真露出微笑,一如既往让人觉得可靠贴心。
游木真轻笑着摇了摇头,随后望向真绪身后有些失神的凛月,感叹道:“原来,那个徽章是出自凛月君之手啊,真是太厉害了。不过,幸亏我没有用啊,不然凛月君也要被我牵连了。衣更君,能陪我到上岸前吗?我很想知道这一年外面发生了什么。”那片森林里依旧带着风与光,温柔而又明朗。
衣更真绪一怔,与那双瞳眸相对,他的眼睛里涌起水光,但却被他深呼吸着压下,然后他轻轻回答:“好。”
站在那里的凛月面色淡淡,血红瞳中神情明灭不可琢磨,最终,他望着二人,打了哈欠后悄无声息地离开。
那个早晨,许久未见衣更真绪和游木真,一个成为讲述者,一个化作倾听者,他们相谈甚欢,将这一年内发生的,鲜少的快乐的事分享给彼此,大多时候都是真绪在说,游木只是静静地听着,时而发出几声轻笑。
……
另一艘舰船上,灰发男子矗立于甲板,望着舰队中心的红白舰,神色怅然。
“泉酱是在担心着你的‘游君’么?”身后传来鸣上岚的调笑。
“啧……超烦人。”濑名泉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
“啊啦放心吧,有真绪在那里就绝对没问题,小凛月也过去了不是吗?”鸣上岚走到濑名泉身边与之并肩而立。
海风吹起他们的制服,深蓝披风随之扬起,濑名泉望着面前的海天一色,淡淡问道:“你有信心治好他么?”
“嗯~当然有啦,不过泉酱最好早点标记他呦,虽然人家对游木真没有任何兴趣,但好歹也是个Alpha噢。”鸣上岚双手撑在围栏上拖着下巴轻轻笑着。
“哼,明明顶着一张比我还要更像Omega的脸,却是个不折不扣的Alpha,也难怪当初会得到「王」的青睐。”濑名泉挑眉一脸嫌弃。
“哎呀哎呀,泉你这是在转移话题哎。”
“闭嘴,超烦人!”
鸣上岚勾起嘴角,雪青色的眸子里写满感慨,“其实我挺喜欢小真的,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知道泉为什么会对他情有独钟。”
“游君可是这世界的瑰宝。”濑名泉颇为自豪地道。
“可是他不喜欢泉酱你呀。你当时可是做了过分到不得了的事情哎。”鸣上岚似笑非笑。
“啧……”濑名泉皱着眉头,水蓝瞳中充斥着满满的不耐烦,“你还是去检查检查你的那批抑制剂吧,要是治疗期间你自己出了问题对游君动手动脚,我会直接杀了你。”说到最后,他认真严肃地看向鸣上岚,眼神冰冷。
“哎?真是无情哎。”鸣上岚耸肩,似乎并不在意对方这戾气过盛的姿态,“其实我们现在是可以申请将衣更真绪调过来的,虽然他一直是阻止你和游木真的最大主力。”
“不需要。”濑名泉冷声回应,一甩披风转身离开。
“真是的……又要麻烦勤务兵清洗更多的披风了呀。”鸣上岚指尖轻扣着栏杆,目光投向那一片蓝天碧海,哼起了歌谣。
TBC.
——————————————————————————
开学,报道,军训,忙成狗。lo终于可以过来更了,看着红心蓝手评论鸡血得不行!我会继续加油的!
终于等到了王骑,也更加了解了knights的大家!特别是leo啊,简直就是鬼才一样的王!!!你们都好棒!!
辣鸡男人上线,你觉得自己帅吗泉总【。
那个要结婚的男人在看书,然而另一对老夫老妻上线了。这两口子对我真的很过分,迄今为止连他们俩的三星都一张抽不到!!!
最近RP总体来说很不错!

评论(18)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