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My love is always in your soul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3

云卷云舒,纯白于蓝天之处铺散徜徉,彼方天际阳光普照,一派倦懒。


云海之间突然波涛汹涌,巨大的机翼划破雪白云雾,银白的机身擦过云朵,留下淡金色的羽毛暗纹,似鹏过长空。


依旧不逊色于舰船内的装修,雪白家具镶金嵌银,化作鸟羽。


修长的手指勾住白瓷杯把,一手托住瓷碟,英智一脸惬意地望向晴朗天边。


舱室门口传来脚步声,银发男子闲庭信步地逛了过来,靠在门框上看着坐在那儿的人,阳光镀在他的身上,薄薄光晕打在肌肤好似透明,那对玉兰双瞳永远流动着淡淡的光,似空若泉。


……“陛下又把手环丢在巡洋舰上,右手君的未接通讯已经快把内存占满了。”欣赏了这人许久,日日树涉才笑着开口。


“我忘掉了噢。”英智歪头浅笑。


日日树涉只是笑,甩着那支水晶手环,一点也不想揭穿这可怕的天祥院家黑科技,和眼前破解了黑科技的人。


“估计右手君快要气疯了,因为我屏蔽了他的通讯频道。”这是常识,每次带英智出来的必要措施之一。


“所以呢?涉这样做真的很过分啊。”英智喝了口红茶,完全没有责备的口气。


“放心,右手君有一百种办法确定我们的行踪。执事君已经汇报过来了,我的办公桌又报废了。”涉扶着额头十分伤心的样子。


“第八张~这次涉想要什么样子的新桌子。”浑然不觉有何不妥,天祥院英智贯彻着自己家族的道义,通俗点来说——有钱,任性。


“只要陛下想,再amazing都没问题噢。”涉摊了摊手,顺势转了一圈。


英智端着茶杯望向窗外,淡漠开口:“我不想回家。”


“已经快要到了,看见议会穹顶了。欢迎回到‘拉普塔*’。”涉无视了英智语气里的落寞,只是走进来绕到他的身后攀上那对削瘦的肩膀。


“再不回家,陛下家的鸢尾会凋零的。”他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回响,温柔而又魅惑。


“涉会经常来照顾它们么?”英智闭上眼向后靠去,记忆型的材料便随之凹陷,就像是躺在上面一样。


“记得上个月我还帮管家先生修剪了花草。您在担心些什么?”


“叔叔说,下周会在‘光穹’召开新的会议,就对L国是否发动进一步攻击展开讨论。”英智轻声说道。


“噢呀?这是吃准了骑士们永恒的忠诚么?濑名上将会超火大的。”日日树涉笑着感叹,轻轻揉着英智的肩膀。


“是呀,即将成为王子的骑士大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幸福呢。但是涉也会变得很忙吧。”英智说到这里语气低落了许多。


“执事君会帮我处理掉百分之七十的问题。简直就像无所不能的奇妙仙子。”涉将手放在了椅背上。


“所以涉才会成为我的彼得潘啊。”英智抬手覆上涉的手背,仰着头冲他微笑。


涉低下头对上那双玉兰色的瞳,那里流动着光与烟云,满满的全是笑意。


“您永远都是我的皇帝。如果小丑有幸成为彼得潘,那么他应该给他的‘温蒂’留下一个额头吻。”他温柔地拨开英智额前的碎发,然后的确这么做了。


长发男子俯下身,如瀑的银色倾散下来,末尾留下一抹流光。


他的唇轻触到对方光洁的额头,随即温柔地离开。


英智因为涉的举动略微一僵,但很快放松下来,并且露出微笑。


“在家要做个乖孩子啊。皇帝陛下。”涉目光如水地看着他,然后缓缓起身。


“我要取消自动驾驶了,一会儿降落的时候陛下记得系好安全带噢。”涉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靠在躺椅上的皇帝还有些失神,最后抬起手抚上自己被吻过的额头。


活着真好啊。他再一次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一向苍白的脸颊染上淡淡的粉色。


……


“拉普塔”,M国首都,被称作“天空之城”。


整个城市由五个悬浮岛屿构成,由环城轨道链接,悬浮列车是主要交通工具,中央的岛屿即是市中心,“光穹”议会是最高大的建筑,纯白的穹顶长年反射着光芒,无论白昼黑夜。


城市的色调以白色为主,所有的建筑呈现出一股创世纪的神圣感。东西二岛属于市民,南北二岛是军部与科教专区,流水从岛上坠落在天空中拉出银线,偶尔穿破云层飞流直下。


位于北岛的“云之塔”负责掌控拉普塔的天气,必要时会将整个城市藏入云层之中;而南岛的“岚之塔”则负责拉普塔的安保防御,那里亦是「fine」的总部。


岛屿所处高度适中,向下望去还能看见蔚蓝的海洋。


皇帝深远的目光投向这座天空之城,玉兰双瞳中流动着不明的情绪。


飞机环绕着岚之塔徐徐下降,在停机坪平安降落后,二人便并肩走下。


日日树涉双脚刚落地,便听到空气中传来的异样之声。


他闪身躲避,一根冰蓝色的针状子弹便扎进了他方才所站的地面。


“哼……下次看来要加强射速才行。”一身冷哼从不远处传来,二人便看见站在那里举着医疗枪的身影。


墨绿色齐耳短发,眼镜背后的瞳锐利无比,就像是参杂了绿色的黄色水晶,青年皱着眉头,身着红白双色的制服,略带和风的元素。


“Amazing~要是让身为医疗部部长的右手君这样射一针,我应该要躺到下周了。”日日树涉看似心有余悸地感叹道。


“啧……你这奇人,让你躺到下周已经算是以礼相待了。”对方皱着眉头,口气不善。


“英智,你没事吧?”男子健步如飞地走了过来,迅速切换医疗枪模式,抬手就靠近了他的额头。


“各项指标正常。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服用了多少抑制剂?”他的口气严恪,那双眼睛锐利到让人无处可逃。


“敬人你就是太敏感了,没事的。”英智笑着摆摆手。


“好了跟我回去,伯父有多担心你知道吗?”他不由分说地拉着他离开停机坪。


英智有些茫然地回头看了一眼还站在那里的涉,对方只是向他挥手告别。


“莲巳部长,关于日日树团长办公桌的赔偿!”一个焦急的声音从另一个方向传来。


来者拥有一头墨蓝色的短发,玫红色的瞳,眼边的泪痣平添一种优雅柔美的气质。


“好久不见,弓弦。”天祥院英智温和有礼地问好。


“会长……不,天祥院少爷。午安。”男子怔愣了一瞬,便很快微笑欠身行礼。


“比起‘天祥院少爷’我更喜欢‘会长’这个称呼。”英智有些苦恼地笑了起来。


“关于日日树团长擅自带走您这件事我表示很抱歉,但是莲巳部长让神崎上校劈开团长的办公桌,这是破坏公共财产。”名为弓弦的男人向英智施礼过后,目光转向莲巳敬人,一如既往的公事公办,谦逊有礼。


“伏见如果索要赔偿,就先负起副官的责任。”莲巳敬人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一记眼刀直扫日日树涉。


伏见弓弦彻底怔住,玫红色的瞳满含无奈地转向同一方向。


被盯住的长发男人:“Amazing~☆”


“不要担心噢弓弦,办公桌的事情由我解决。”被敬人拖走的英智向他挥挥手。


“由衷地感谢您。”弓弦送别行礼,然后起身走向站在那里自娱自乐的自家团长。


“欢迎归来,团长大人。”伏见弓弦敬了礼。


“执事君眼中的无力让我觉得玫瑰都失去色彩了。请不要难过,放声大笑吧!我是你的日日树涉~”他在原地转了一圈,放飞了白鸽


“请您先不要玩乐。收到重要讯息,要求您务必出席下周的会议。以及……「knights」军团副团长濑名上将的婚礼请柬,时间预定在四天后。还有其他工作,请您先回到会议室我再为您进行详细的汇报。”伏见弓弦如实说道,然后走向岚之塔。


放飞了鸽子的日日树涉偏过头,望着那渐渐消失在自己视线中的两个身影,颔首一笑,转头跟上已经走远的伏见弓弦。


“噢呀?濑名上将这是一刻也等不及了么?按照这个速度,最迟后天也要把海底的人鱼公主带上岸啊。”他自言自语起来,却打开了自己的通讯手环轻触光屏。


……


微风拂过,含着花香穿过街道,一辆豪华的悬浮列车停在那里,一身黑衣的保镖站在自动打开的车门边守候。


被莲巳敬人拉过来的天祥院英智,在看见那个黑色的身影时目光突然深幽,他眯起眼睛,只一瞬就夺走了敬人腰间的枪——上膛,切换模式,射击,一气呵成。


保镖立刻倒下,一脸讶然敬人回头看着保持射击姿势的英智,对方微笑着将武器插回他的枪袋,十分无辜道:“只是好久没有练习了,有些手痒。”


敬人扶额无奈叹气:“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任性呢?”


“也许是敬人不再管我的时候?”英智歪着头反问。


“好了,上车和我去做全面检查,日日树那个怪人是不是又给你吃了奇怪的抑制剂?”他拽着他准备上车,一边联系医护人员前来处理那位可怜的保镖。


“最近拉普塔有什么大事发生么?”英智反问道。


“你每次和日日树涉出去简直就像是私……好吧我还能说什么?”莲巳敬人有些烦躁,“除了下周的光穹会议,濑名泉要娶那个罪子Omega的事,在首都轰动一时。”


“呵呵……我觉得我很快就要收到请柬了。”英智开心地笑了起来。


“不用很快,已经送到天祥院宅了,你的手环应该也收到了。濑名泉那个疯子,威胁最高议会,向他们施压的同时就开始一手策划让游木真出狱了。”敬人将英智送上车,黄绿瞳中充斥着对这件事的不认同。


听闻至此,英智只是笑而不语。


……


一天时光流逝,夜晚悄然而至,而在海洋深处,巨大的监狱牢房内,一身囚服的青年拿出了他的徽章,在按下上面的[Trickstar]字样,光屏悄然展开,整个监狱的地图赫然浮现。


通过日日树前辈的信息和自己的检查,这枚徽章是反监控的,如果不近距离接触根本察觉不到,等同于隐形。


这相当于一台微型电脑,浅水监狱的结构图已经展露无疑,不一会儿……一条黄色的路线穿过荧光蓝的屏幕,是从他的牢房到达底部的船坞。游木真指尖微动,迅速突破浅水监狱的系统防火墙,开始处理逃亡之路上的监控设备。


夜间并无巡逻,整个系统由电脑操作,不过他至少还有信心搞定这个被称之为全帝国最精密的智能AI,也许就是游木真此生最引以为豪的吧。


只要有一台配置高级的电脑,就没有他无法完成的事情。


房间的电子锁被轻而易举地破解开,忐忑不安的青年从中脱出,一路奔逃一路解决摄像头,他所过之处,监控画面并无显示。


深蓝隧道之外的鱼群依旧闪烁着冷光,周遭一切寂静无声,飞快奔逃的身影倒映在透明隧道曲面上,模糊而又扭曲。


他要逃离这里,没人能阻止他!他不会嫁给那个男人!哪怕这一辈子都要苟且偷生。


一道道门禁被突破,整个监狱的夜间系统仿佛已经失灵,游木真步伐迅速,飞快地奔向最下层的船坞。


当气喘吁吁的他穿过最后一道门禁,已被汗水浸透的囚服黏腻在身上,游木真顾不得许多,一眼便看见了一条应急航道里的球形舱。


只要乘坐那个,就可以离开了吧。瞳中的森林渐渐恢复生机。


他颤抖着走向那里。


……


夜色上拢,处于圆月天穹之处的拉普塔霓虹闪烁,光穹反射着淡蓝色的光晕,云岚双塔发出蓝紫二色的镭射, 此刻,这里是光与影的乐园。


霓虹灯光相对黯淡的,是面积最小的东岛,这里是高级住宅区,地位尊贵之人的所属,其中最大的庄园便是天祥院家。


如今正值夜晚十时,大宅内已然寂静,南边的塔楼是全宅最豪华的房间,在这里,高档的家具已不足为奇。


围绕着纯白纱幔的大床上,晚风从露天阳台窜入房间,轻纱摇曳之间,坐靠在床上的人儿正手捧他的电脑兴致勃勃地观看着。


屏幕之上,慌慌张张的年轻人穿过了层层封锁,正准备登上通向自由之路的球形舱。


嗯……是时候帮助小美人鱼确认自己手中的物品了。玉兰色的瞳中烟云流转,修长手指开始敲击着键盘,进度条犹如一场游戏的开盘。


……


与此同时,刚刚登上球形舱的游木真,被突然打开的通讯吓了一跳。


“晚上好,游木君。”低沉优雅的男声从彼端传来,犹如浸润着昙香的晚风。


金发青年大口喘息着,不敢回应。


“嗯……你看起来很慌张呢,不要害怕,我不会告发你的。”那边的声音温柔异常,仿佛在这静谧的夜晚抚平所有的不安。


“你……你是谁?”游木真颤抖着问道,右手却在自己的徽章上轻触着屏幕,切入了球形舱的系统,随时准备断开通讯。


对方像是觉察到他的意图似的,通讯彼端传来一声轻笑,“真是天赋异禀的孩子呢,已经想要屏蔽我了么?几年前败落给你心服口服。”


正蓄势待发的青年一惊,记忆回溯完毕,他颤抖着问道:“天、天祥院会长?”


“嗯~游木君还记得我,我很开心。”通讯那边的声音听起来心情极佳。


游木真低头不语,指尖却颤抖着靠近切入键。


“不要动噢,因为我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先快你一步启动整个监狱的警报。”天祥院英智的口气就像是在哄孩子一样。


游木真的颤抖更加剧烈,呼吸越发急促起来。


“这枚微型电脑的配置精良得令人吃惊,我连第一道防火墙都无法突破,只好等你来到这里了。”通讯频道里的声音缓缓传来,平和而又温柔,“我想说的是,按照「Trickstar」目前的处境,是不会拥有这样等级的装备的,如果有的话……除了黑市,大概就是军部了。”
“您……您想告诉我……什么?”


“等你浮上海面,这附近应该会有人马上联系你,是冰鹰君他们吗?明明已经是被收编的中士,居然敢擅自离岗呢。”那边的英智用略有责备的口气说道。


中士?!冰鹰君他们……被降级了。游木真瞪大了双眼。


“嗯……冰鹰北斗、明星昴流、衣更真绪,都是极佳的人才,他们原本会在属于他们的道路上熠熠生辉。就算是遭遇坎坷被降级也绝不会蒙尘,北斗君和昴流君去了我的「fine」,真绪君前往「红月」医疗部,都是军部数一数二的部门呢。凭借他们的天赋,应该很快就会重新发光了吧。”他就像在讲述一个故事,语气温和。


身处船舱内的游木真眼神已然空洞,仿佛有无形之手攀上他的心脏,伴随着可怖的窒息感,脑海内一同出现的,是伙伴们的笑颜。


“浅水监狱关押的犯人大多是被判终身监禁,毕竟这些军人或政客,都曾经为国家作出贡献,并不像普通平民那样……尤其是Omega……没准还会在很多年后得到赦免,嫁给一个没有伴侣的Alpha。但是……重刑犯若是罪加一等,会是怎样的结局呢?”英智有苦恼地问着,声音却像是带毒的荆棘缠绕上真的身体。


“……国家的法律已经完善,没有人能逃过它的制裁。包括那些纵容者。”


如果换作几年前,身为学院皇帝的会长大人对你说了这么多的话,或许是一份殊荣。


可在游木真心里,这好比是锋利的尖刺缠绕上他的身体,释放出麻痹神经的毒素……


冰鹰君说过他的父母都是军人,所以他要继承他们的意志继续为这个国家作出贡献。


明星君渴望成为一颗闪耀的星,他想要点亮这个世界,温暖很多因战争而痛苦的人。


衣更君虽然总是说当医疗兵真的太麻烦了,可他总是悉心拯救更多更多的伤患。


他们都心怀梦想,他们是「Trickstar」,闪亮的希望之星……


“其实我并不想管太多呢,但是你们带上了涉……他是为我守护王位之人,我必须要声明一点,如果要让我的小丑回归地狱,我不会允许的呦。”依旧是如晚风般微醺的声音,温柔似流动的烟云,但却带着属于王者的威严和愠怒,以及……独占欲。


对啊,还有日日树前辈,他一定是被冰鹰君拜托了所以才这样帮他。他是「fine」的团长,在这个国家的地位举足轻重。


“嗯……我想说的就是这么多,晚安,游木君。”


通讯结束……小小的舱室中,啜泣之声渐渐响起,泪水砸在那枚闪亮的徽章上,流动晕染。


他怎么可以如此自私呢?这对很多人来说都不公平。

金发青年哽咽着抬手关闭了整个球形舱的系统,再次调出浅水监狱的地图……


他抹去眼泪,然后神情肃穆地点击光屏,那双绿色的瞳依旧坚毅,身体却不再颤抖。


同样的道标再次显现,这一次,却是回去的道路。


TBC.


——————————————————————————

拉普塔——来自宫崎骏先生的作品《天空之城》,选择了音译【鞠躬。
评论能让我勤更!小红心小蓝手能让我勤更三倍速!谢谢你们qwq哇我自己写得也越来越开心了!
副会和弓弦登场!因为只是匆匆一瞬所以和噗咔噗咔一样就不打tag了!
日日树涉,一个只撩不娶的奇人~
天祥院英智,一个不嫁却有独占欲的皇帝~
他们真是太好了w
以及,Trickstar 你们是最闪亮的星星【。

评论(32)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