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在BE的边缘疯狂试探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2
清冷月光散落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落于池底投下玩具鱼的影子,喷泉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泠泠水声随着波纹一起荡漾。
办公室内只留下金发青年独自一人伏在桌面上熟睡,他的身上盖着毛毯,已经空掉的茶杯被规规矩矩地放置在一边,他就身处清澈的池水中央,虚拟银月让他的脸掩映在光影之间,像一位被遗忘的王子。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银发男子和他的友人站在门口,身后是被深蓝电缆晕染的荧光海洋。
“amazing~真是和学院一等一的月光呢。”日日树涉压低声音笑道。
“噗咔~让「皇帝」就这样「睡去」真的好吗?”深海奏汰歪着头问。
“流水作为安眠曲,于月光下在红茶的余香中沉入梦境。不得不说,友人将一切都准备得很好。”
“涉的胆子真大呢,「皇帝」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危险」了,这时候还将他带出来「游玩」。”在晦暗光芒下的奏汰眨了眨新绿色的瞳,仍然是孩子气的神情,眼底却泛起一丝探究的光芒。
“这样的眼神真是难得,有时候我真的在置疑你是个Beta,「五奇人」中最特别的存在。”日日树涉换上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噗咔噗咔~也许正是这样才比大家「游」得远,没有被信息素「束缚」,可以自由自在地「游」。”深海奏汰笑着,做着划水的动作,那条透明的小道随之静悄悄升起。
“红茶啊,他最喜欢的。”日日树涉踏上小道,却还是没有惊动伏在桌上的人。
他温柔地取下毯子,轻晃了晃那人的肩膀。
叠交在一起的手臂和脑袋下意识地往里缩了缩,英智一点点起身,像只慵懒的猫咪。
“唔……涉回来了么?”他嘤咛道。
“晚上好皇帝陛下,因为海面起了风暴,我们今晚要留在这里了。”涉俯下身面对这张睡眼惺忪的面庞,柔声细语道。
“这很好啊……”英智打了个哈欠,已经解开的制服松松垮垮地披在身上,随即身体一歪栽进涉的怀里,“叨扰……深海君……了……”
“噗咔噗咔~并没有噢,「皇帝」能和涉一起来我很开心。这个样子好像零的弟弟呢。”门口的深海奏汰笑道。
“跟那只小吸血鬼还是有很大区别的。需要我抱着你离开么?”日日树涉开玩笑般地问道,双手却在不动声色地推开倒过来的英智。
“好啊。”对方想也没想地回答道,闭着眼睛又贴了过来,还下意识地蹭了蹭涉的胸口。
站着的二人不约而同有些错愕,深海奏汰迅速反应过来道:“噗咔噗咔~他很信任你呢。”他的语气十分雀跃。
原本想要推开英智的涉似乎还没有缓过神,呆滞的眼神停留了好一会儿便恢复了原有的神采,他的表情柔和下来,一只手轻轻托住英智的脑袋让他暂时远离自己的胸口,然后蹲下来横打将他抱起。
“呼哈哈哈……涉越来越厉害了呢。”深海奏汰开心得手舞足蹈。
“作为小丑,必须要时刻变得amazing才行!”日日树涉目光柔软地看着怀中昏昏沉沉的人儿,语气轻柔。
他脚步沉稳地抱着人走向门口,深海奏汰笑着让开,却在错身而过时听见日日树涉无奈的一句:“下次不要再给他喝太多的‘红茶’了。”
蓝绿发色的人只是轻咦了一声,随即笑意满满地道:“接待卧室在下面一层噢。”
日日树涉颔首,接着头也不回地离开。
透明穹顶已经彻底暗下,深海无声的黑暗与冰冷压制在它的四周,偶尔可以听见属于不知名巨兽的嘶鸣,似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
守卫已经全部撤下,宝蓝色的电子流光在坡道边缘徜徉,日日树涉没有乘坐扶梯,只是顺着螺旋坡道缓缓而下。
怀中的人动了动脑袋,涉低下头,目光幽深地看着他,明明和自己身高相当,却纤细得仿佛快要消失一样。
“加了‘佐料’的红茶一点也不好喝。”英智闭着眼睛,蹭了蹭涉的胸膛像是在梦中呓语。
“……”长发男子的唇在这幽暗荧光中轻轻勾起,早该想到的……“那还全部喝完啊,皇帝陛下?”他轻笑着询问。
“如果不喝的话……就不能和涉一起继续玩了。”玉兰双瞳略微睁开,遗落出几许星河烂漫。
“真是傻皇帝。”日日树涉笑着道。
其实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嘱咐深海奏汰准备的红茶,添加的“佐料”是由他亲自研发的抑制剂,他害怕英智发情期的到来,胜过这世上一切。
“涉再这样的话,我会被宠坏的。”英智冲他微笑,依旧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
“比得上执事君对待姬君吗?”日日树涉笑着反问。
“嗯……不知道呢。”英智在他怀里轻摇了摇头,转而问道:“桃李和弓弦还好么?”
“陛下现在才想起来问候,姬君他会哭的。他们很好,不过执事君好像不太愿意当我的秘书;A-23战役,姬君所在的小队配合「knights」演奏了一曲恢宏的胜利交响曲。”
涉抱着英智转过螺旋扶梯,一扇透明的感应门打开,铺着软毯的走廊,两面却有充满沙滩度假气息的门。
“真好,好想回到军团去啊。”英智复又疲倦地闭上了眼睛,靠着涉的胸膛呓语道。
“会回去的,只要皇帝陛下想,小丑永远都会守护着您的皇位直到您重临顶点的那一天。”日日树涉这样说着,双手下意识地抱紧了英智。
“……如果不行呢?”怀中人轻声问道。
“……那么小丑也会一直守护下去,直到皇帝认为不再需要王冠为止。”他回答得无比坚定。
听到这话的英智,闭着眼笑得十分安心。
走廊尽头的门应声而开,这里是最舒适的房间,柔软的大床与暖暖的灯光,到处都是海洋的元素。
“贝壳形状的床铺?像小美人鱼一样啊。Amazing~”日日树涉感叹道,接着轻手轻脚地将英智放在上面。
他解开了他的鞋带和袖口,指尖撵出一朵白玉兰放置在床头。
“陛下如果想,就要自己完成睡觉前的一切噢。小丑再待下去就逾越了。”
“涉为什么不能帮帮我呢?”英智调皮地拉住他的衣角。
“如果陛下还记得中午在船长室里说过的话,就应该乖乖做个独立的好孩子啊。”日日树涉笑着回头看着还在闭着眼的人,变魔术般地从他手中抽离,像一阵风似的离开。
安静的房间里依旧灯火融融,躺在床上的皇帝大人却又睁开了眼,玉兰色的瞳眸望着海蓝色的天花板,一片空灵。
就这样盯着好一会儿,天祥院英智甜甜一笑,直接蹬掉了鞋袜,然后翻身裹了被子进入梦乡。
……
幽暗的牢房,还算舒适的床上蜷缩着一个瑟瑟发抖的身影。
金发青年咬着牙,浑身是汗,紧闭着眼睛一脸痛苦的模样。
梦境之中是浅紫色的天空,这里的地面也是紫色,不知道是谁说的,就好像把晶葡萄汁倒入整个世界一样,到处是酸酸甜甜的。
——“这里是「Trickstar」北极,请求发送任务坐标。”
——“侦察完毕!来自星星的汇报!前方区域安全确认!”
——“严肃点,星,现在正在任务中。”
通讯器里传来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一个清冷严肃,一个轻松明快。
他应该是清楚的,他们是他的队友,更是从学生时代起最好的同伴。
冰鹰君总是很认真,无论是作为班长还是队长都可以承担一切,负责而又高效。
明星君一直保持着笑容,虽然被称作呆瓜二人组,但是他的成绩一直很好,战绩优异。
那次的任务坐标由他确认,指尖在屏幕间滑动,轻而易举便能找到准确无误的地点,越过敌军网络的道道封锁,轻松突破防火墙。
——“检查完毕,发情期刚好在任务前渡过,状态非常好啊。”
队伍里可靠的医生是衣更君,处理伤情的效率高得吓人,其实有人称他为兽医,因为他那把医疗手枪切换模式就是杀人利器。
但是那次真的很奇怪,明明衣更在出任务前已经对自己进行了全方位的检查,再加上军队医疗部为期三天的审核复查,已经确认自己短期内不会出现发情期,可为什么任务中途会出现那样的意外。
梦境越来越混乱,脑海里充斥着不同人的言语,像是嘈杂的蜂鸣……
——“不对!游木你的信息素峰值?!北斗,明星,不要归队!”衣更真绪的声音开始遥远起来,熟悉的眩晕与热度在脑海和身体里同时爆开,手腕上的应急抑制剂环瞬间刺入,但就算是装备精良,也无法阻止这只洪水猛兽,与此同时,Alpha的信息素像一柄利剑刺入神经形成共鸣。
——“衣、衣更君……有、有Alpha在……”他当时昏昏沉沉地挤出这句话,呼吸就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也许他应该庆幸,作为医生的真绪是个不受信息素影响的Beta。
他们的基地车外传来子弹与炮火的轰鸣,连续的撞击声让整个车身都在摇晃。
他头脑嗡鸣之时只听见通讯器里传来总指挥官严肃的警告——“「Trickstar」你们全员暴露了!马上撤回!”
——“北斗和明星你们不要回来!!”衣更的声音变得暴躁起来!医疗枪的射击频率加快!
之后发生了什么……那时的他便不知道了……
梦境中依旧场景穿插而过,监禁、审讯、判决,所有的程序都在进行,他成了国家的罪人,也再次为反对Omega参军的沙文主义者增添一条更加有说服力的理由。
好友的担忧,上司的咆哮,小队的瓦解,他牵连了很多人,也耽误了整个战局。
无数的斥责蜂拥而至,犹如风暴一般。
最后的最后,他看见了一双水蓝色的眸子,深不见底,眼神像是在狩猎的蛇。
——“游君~”
那个绵长的语调,带着无尽的眷恋与宠溺。
在他听来,那几乎就是……病态般的可怖言语。
“?!”游木真从噩梦中惊醒!下意识地抱紧双臂紧缩在床上,脊背贴上冰凉的墙壁,随着空气置换器的低鸣声,调整呼吸。
囚室的天花板是特质的透明材料,而在那上面,是不能用吨位来衡量的海水,阳光永远无法抵达这里,唯有那些有着冷光源的深海异物。
游木真缓缓起身,抬头望向那压下的一片冰冷黑暗。
就算有了眼镜,也不会看见海面上的任何东西吧。
他想念着陆地上的一切,天蓝白云,鲜花与风;他喜欢手指敲打在光屏上的感觉,将音效调整成电音,指尖起落之间就是一曲乐章;他享受着通讯彼端传来的声音,友人们各具特色的嗓音通过振颤直达耳内,而他可以回应他们。
冰鹰君说过,他是他们必不可缺的GPS。
明星君说过,没有阿木自己会变成瞎子。
衣更君说过,游木是全队最珍贵的存在。
所以呢……现在他毁掉了整个「Trick star」,就因为他是个Omega。
他曾庆幸自己生活在这样一个美好开放的新时代,没有严重的性别歧视,多数人被平等对待,他心怀梦想考入梦之咲,在那里,他度过了此生最好的时光。
而如今……罪人……从来什么都做不好的废物。
他固然喜欢着陆地,但如今想到要回到那里后的日子,那个人……他宁可永远被囚禁于深海。
金发青年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又要流泪了,他低下头茫然地看向手心。
他抬起另一只手在那里轻轻按下,就像是打印一般,一道光芒掠过后,出现了一个物品。
……那是一枚小小的徽章,圆形的形状,嵌着红蓝二种宝石,呈菱格状整齐地排布在那里,围绕着他们队伍名称的浮雕。
——“Amazing~现在作为你的日日树涉,我受北斗君所托来到这里……”
脑海中回想起那位银发男子走近自己的轻语,紫色双眸里的光芒魅惑而又奇妙,他记得这个人,不仅仅是「fine」的军团长,也是在过去梦之咲学院里高他们一级的学长,北斗所在的社团部长。
他看着对方变魔术般地让徽章出现在他的领口,下意识地担忧起来,开始望向监控器,却被对方轻摇着手指将目光引回。
那张薄唇一开一合,却是无声。
是唇语,冰鹰君有教过他们。
[不会有人看见的。]
然后,那个男人又以那种张扬洒脱的姿态退场,就像是魔术师一般。
游木真知道这个徽章意味着什么……对他而言,就像当初「Trickstar」在梦之咲的意义一样——闪亮的希望之星。
似森林一般的眼眸在昏暗中渐渐变得富有生气,但依旧无法掩饰主人身体的颤抖。
……
英智是被机器人的声音吵醒的,冰冷聒噪的电子提示音换来的是皇帝大人的一记猛击!床头柜上的水晶台灯被闭着眼睛的他直接丢出!棱锥精准地刺入贝壳形状的矩阵核心,怪鱼形状的机器人直接报废。
然后他翻了个身,卷着被子缩到了床脚。
隔壁的日日树涉正在整理自己的衣襟,听到动静吓了一跳,转身想要去查看却被突然功放的广播又吓了一跳。
“呜……「皇帝」让「啪嗒啪嗒」死掉了!要涉赔偿!”
整个浅水监狱的规模相较于国内多数建筑来说并不算大,但算上「fine」军舰上的船员,大概也有几百人左右,在这个位于海底的透明大海螺中,回响着他们监狱长软绵绵的委屈哭音。
被指名的日日树涉只是愣了一秒,随即大喊一声“Amazing~☆”笑着“飞”进了皇帝的房间。
房间里充斥着一股机器烧毁的味道,模拟日光照进其中,海蓝色的贝壳里有一颗软软的“大珍珠”。
日日树涉笑容更甚,他知道皇帝现在整个身体都裹在被子里呈现出球状姿态。
没功夫管好友那已经报废了的恶趣味机器,长发青年大步走了过去,跪在床上戳了戳那颗白色大珠子。
……蠕动蠕动……被子裹得更紧了。
“英智……该起床了。”他柔声道。
“……”没反应。
“你弄坏了奏汰的机器人,我们的军费又要超支了。”
“……”还是没反应。
“会被他丢出去喂怪鱼的。”他的口气越来越像是在恐吓小孩子。
床上的大珍珠终于变形了,一点一点铺展开来,蜗牛一样的速度。
涉笑着离开床边,对上那双从中露出睡意朦胧的玉兰色眸子。
“涉去喂怪鱼就好了。”天祥院英智的声音听起来也是迷迷糊糊的。
“是……小丑这就去为怪鱼们准备他们的早餐。皇帝陛下也要一起来啊。”日日树涉头发一甩大步离开。
……
早餐简直就是一场怪诞“盛宴”,在深海鱼环绕的圆形餐厅里,英智和涉看着全素套餐面面相觑。
最终只是心照不宣地笑了笑,开始享用。
坐在上坐的深海奏汰看起来情绪很低落,抓着叉子索然无味地嚼着蘸了酱油的生菜,涉一连讲了几个笑话都没见好转,倒是英智一句话就解决了问题。
“关于深海君的机器人,我很抱歉,不过天祥院家会支付赔偿款的。”
“?!真好,谢谢皇帝!噗咔噗咔!”他又露出那种孩子般的笑容。
他们离开的时候依旧是由涉牵着英智的手穿过深海隧道,登上舰船时,涉收到了一条加密讯息。
——[非常感谢您的帮助。]
紫色双眸中流转过一丝讶然,很快被兴奋所代替。
“涉最好如实告诉我此行的真实目的是什么。”英智突然扳过他的身子替他整理衣服,一边用二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问道。
“嗯……过来表演一出童话剧。角色是海底女巫噢。”
英智笑了,再次勒紧了他的衣领。
怎么又来啊?日日树涉无奈地看着那双玉兰眼眸靠近。
“那么……送给小美人鱼的,是可以生出双腿的魔药,还是刺向王子心脏的尖刀呢?”
在那双空灵幽幻的眸子里,涉看见了自己的身影,也看见了属于权利者悲悯众生的流光。
当然,那并不全是对他。
TBC.
——————————————————————————
哎?!居然还有第二章,我真神奇w
不!力量来源于评论小红心和小蓝手的你们!反响这么好我可开心了。
涉英一路甜甜甜……别问他俩为啥不结婚,也别问涉为什么如此正人君子……因为他是日日树涉,而他是天祥院英智啊【走开。
英智这边的气氛简直和小真两个极端,其实我是TsP的[认真]【走开。
抱歉……泉总,小真对你的态度来自于游戏。你个辣鸡男人【【。哈哈哈哈,开玩笑,我保证泉总您帅裂苍穹【大概X

评论(15)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