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11月不产出,soul就成坑了。

【小花仙】末世之典◈Memory『苜蓿花精灵王岚』

Memory

A

“如果那一切是真的呢?”

时光流逝,从小学到高中的回忆,总会有人替她拾起她所遗忘的,而执着的少女一直坚信着那些是真实的。

“安安……”粉紫色头发的少女轻笑着,神情温柔,“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地震把你的脑袋给震坏了,医生说后遗症的确很长,两年的恢复期呢。”末尾担忧的语气显露无疑。

两年前,花港市发生地震,破坏程度高达近年来全国自然灾害损失总合的一倍,事发后相关部门虽立刻采取措施,但死亡人数还是无法阻止般地增长,灾后的重建也进行得分外艰难,大面积的地表塌陷使政府不得不更改方案将新城地址迁往几百公里以外的地方。

如今的新花港,居民们依旧生活得很好。

晨光铺展的道路上,浅蜜色头发的女孩像一只蝉在好友耳边聒噪着,晶红瞳中兴奋满满。她真的不愿意相信那是一个梦,记忆是真实的,她是那样肯定。

“我曾经收复过花精灵对不对?我遇到过……”她的口气变得有些迟疑,继而又嚷出一个名字——“库库鲁,花仙世界的王子对不对?千韩你曾经也看得见她们啊,为什么你想不起来呢?!”她那对好像石榴石的眸子闪着光。

“安安,”粉发少女停了下来认真看着她道:“你以前从来不会说这些的,医生说自地震之后你的……幻想越来越多,你最好……不要在其他同学面前提这些。”少女莹蓝色的瞳里写满担忧。

“我只告诉你啊!因为岚说,这是属于你我的记忆。”夏安安吐吐舌头笑到。

被唤作“千韩”的少女一愣,满面忧色地看着她,“‘岚’是谁?”

“苜蓿花精灵王啊,没有她我还无法找回丢失的记忆呢,地震真是太可恶啦!”她理所应当地说着,还跺跺脚对丢失这些回忆很是懊恼。

千韩看着这从小到大都是开心果的快乐少女,担忧之色愈加严重。

夏叔叔,你真的不打算给安安进行精神治疗么?她的妄想症,越来越严重了。

B

“皇子殿下,您已经失眠了三个晚上了,自从《花之法典》第二次崩溃精灵王失散后,您一直都没有睡过好觉,过几天还要进行你和芬妮皇女的婚礼。真的不需要一些魔法药物治疗吗?”少女担忧地声音响彻于华美房间中。

“黛薇薇姐姐,自从我恢复以来,你从未叫过我的名字。”少年答非所问回应淡然。

“……”

华美的房间里,二人的对话充斥着沉重。

少年穿戴好一切走向露台,白色大理石构筑的宽敞台面,乳白色的栅栏边缘被树根紧紧盘绕,阳光透过枝叶间的缝隙斑驳陆离,他站在这片大陆最高的地方俯瞰身下的梦幻仙境,犹如君王检阅自己的天下。

是的,他的确已成为这片土地的君主,高贵不凡的存在,他是“拉贝尔——海之涯”的库库鲁皇子殿下。

蓝紫色的瞳中倒映着阳光中的仙境,孤寂沉溺在眼底,满是哀切的忧郁。

“已经找到岚的踪迹了,对么?”他叹了口气问道。

金发少女看着他寂寥的背影,担忧不言而喻,却也只能沉重地说是。

库库鲁疲惫地笑了,再次开口却声音沙哑,“她在她那里对么?”

黛薇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低着头恭敬道:“回禀殿下,苜蓿花精灵王——岚,目前待在人界。”

“她舍不得她的。”他苦笑着叹道,双手置于栏杆上目光幽远绵长。

如今身为皇子助理的花精灵导师不再作答,无可奈何地摇头离去。

独身一人立于阳光下的他,抬头覆上自己的眼,倾斜着身体透过指缝看着天空,那是晨曦的柔和光晕,像极了一个女孩的发色。

“你这个该死的地球庶民。”他突然这样说道,语气中的孩童稚嫩丝毫不再,那些幼稚的高傲与气恼全都不见,只剩下属于少年的清冷温雅,带着前所未有的忧伤。

脑海中开始想起一个又一个声音,那是一个女孩的,元气满满的语句,融入脑海,嵌进心底。

——“库库鲁你最讨厌了!”

——“库库鲁你怎么可以吃掉我给王珂哥哥的布丁?!”

怨怪与气恼回荡于耳边,仿佛看见那个女孩涨红了脸嘟起嘴巴,张牙舞爪想要吃掉自己的表情。

——“库库鲁这是我送给你的。”小小的抽屉里有着一间舒适的卧室,精致可爱,尺寸刚好。

——“库库鲁你一定要好起来!”他深受重伤难受不已,可耳边已然回荡着她的祈愿和鼓励。

——“一起加油吧库库鲁!”一个又一个被收复的精灵王,越发成熟的技巧,不再笨手笨脚,不再胆小懦弱,而是带着他一起勇敢前进。

女孩充满元气的声音像是晨曦的光,又暖又亮地打进心里。

他笑了,可突然又难过得想哭。

——“太好了!我们终于集齐了所有精灵王,是不是可以去找妈妈了呢?”石榴石的双瞳中满是欣喜与期待。

你是如此想要见到母亲,而我带给你的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对那个世界留恋那么久,无法计数的往返于其间,久到娇小瘦弱的女孩成长为亭亭玉立的少女,他突然很想一直陪着她,让那晶红双瞳笑意嫣然直到永恒。

可是他做不到啊!他可真是混蛋!

——“安安,你的资质已经可以顺利进入拉贝尔了,愿意和我一起回去吗?”少年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温柔,蓝色星空中闪着宠溺的光,他想,如果这一次回去,是不是可以留下一些内心早已企盼已久的东西。

那时候的女孩面颊粉红,眼神朦胧,就那样看着他,他已经高过她一个头,她以那样可爱的姿态仰视着自己,让他心底柔软成一片。

然后他听见了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声音——

“好啊。”她笑着回答。

但是,变故就像是突如其来的暴雨,他们甚至连躲避之处都没有,就已经被砸得狼狈不已。

黑暗邪神突临于世,崩溃释放的《花之法典》在空气中星零消逝,每个人都很绝望,而她却在那时候站出来,用纤瘦淡薄的肩膀承起一切。

——“我以花仙魔法使的名义,愿以一切交换法典重现。”

——“安安!不!”他绝望地嘶吼,心脏仿佛碎裂,在漫天吉光片羽中看着那身影被光芒吞没,他看见她回头,目光里倒映着自己,她的眼泪在微笑中溢出,她在最后用嘴唇一开一合地说出无声的话语。

——“其实我啊,喜欢库库鲁呦!”

原来,当我们发现彼此的心意时,都太晚了啊!

少年倚在树干上捂住双眼,唇角的微笑仿佛是在哭泣。

——“你想用法典的力量救她?”代表一切圣洁美好的女神用温柔的声音这样问道。

——“是。”他单膝跪地,额前的碎发遮蔽了那犀利而坚定的眸光。

——“那只能让她永远忘记你了,这是必须的代价。”女神的声音温柔依旧却残忍万分。

——“好。”他在圣堂里回答得坚定。

没事的,只要你能回来,我愿意付出我最珍贵的东西。

他已经失去她了,最珍贵的,只有他们之间的回忆。

A

“千韩,我听岚说,她该走了。”午后课间时光,少女一蹦一跳地来到好友面前。

“……安安,我还有事,先走了。”粉发少女面色古怪,匆忙离开。

“真是的,为什么千韩最近总是疏远我。”夏安安颇为委屈地揉揉脑袋。

课间时光飞逝,上课铃又将学生们拖回地狱。

少女漫不经心地把玩着圆珠笔,凝视着窗外景色心绪飞散。

“库库鲁?”她轻声喃呢,这个名字好像很耳熟,可岚给自己的回忆片段里,那个人的样貌,陌生得恍如从未见过。

那头蓝紫的发很柔软,相同颜色的眸子里带着星光,微笑起来的样子像是照亮世界的光。

可是我似乎真的,不认识他。她相信那些回忆,却独独对这个人感觉很特别。

“夏安安!”老师的怒喝如雷贯耳,慌忙回神只见一道白光直愣愣地砸来。

不好!快闪!她抱头一脸怯然。

“……”并没有想象中的粉笔炮弹命中脑袋,可方才还夹杂着悄声低语的教室却安静了下来,仿佛一切都静止了一样。

夏安安疑惑地抬头,只看见老师暴跳如雷还保持着投射的姿势,同学们幸灾乐祸的表情全都凝固在脸上。

这是……怎么回事啊?

停滞在半空中的粉笔突然被一只修长的手捏住,一条精致的表链坠着一块华美的蓝紫色怀表缠绕在那只手上,她顺着目光只看见一张英俊帅气的脸,蓝色双瞳星辰璀璨,笑意满满。

那身华丽的长袍,就像是真的王子一样,而他的身后,还有一对透明流光的紫色翅膀。

“真是的,还是那样笨头笨脑的。”对方的声音像是轻柔的风,几份挪揄几份宠溺。

她想要张牙舞爪地反驳,可又难过得想哭。

你……是谁?那个方才还在口中旋转地名字,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少女的身后开始亮起绿色的光,柔和得似草木之灵。

一个绿色的娇小可人飞到她身前,向着少年恭敬行礼。

“岚?”

绿色的翅膀振颤着回过身,看着她轻轻微笑。

我该走了安安。精灵绿色的瞳中分明这样说道,可她没有听见她亲自开口,就看见少年温柔无比的笑容,眼底却哀伤遍野。

为什么?为什么要用那样难过的表情看着我?

他抬步走近她,俯下身子在她额头落下轻柔的一吻。

她听见他说:“再见,安安。”

万千光华在她眼前绽放,绿色的小精灵和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其中,有什么东西从一开始就失去了,永远不可能寻回。

一切都好像不曾发生过,粉笔砸在了夏安安的头上,哄堂大笑中她疼得呲牙咧嘴。

“站起来!告诉我你在想些什么?”老师怒目圆睁火气满满地吼道。

是呀,自己刚才,在想些什么呢?她睁大眼睛,一脸茫然地这样问着自己。

“我不知道啊。”她如实回答,却觉得面颊滚烫湿润。

为什么会流泪啊?!她抹着眼泪慌里慌张地想着。

我好像丢掉了,非常非常重要的记忆。

B

“这是最后一次!从今往后你将不被允许踏入人界一步。苜蓿花精灵王——岚。”华丽殿堂之下,少年手执银白长剑,白袍加身金冠承重,严厉地对坐下的精灵发出审判。

绿色的精灵镇静抬头,声音平静毫无怯然,“皇子殿下已经放弃了么?”

他一惊,蓝紫瞳中的哀伤转瞬即逝,依旧厉声正辞道:“我以‘法典审判者’之名命令你,今后决不能再踏入人界。”

“难道在殿下心中……安安就真的不重要吗?”精灵王翠色双瞳安静地盯着他,对审判恍若未闻,空灵动听的声音在大厅中回响,旋转成责问的音符。

那由静夜昙花化成的利剑开始颤抖,少年的眼中开始闪现凌光流火,那之中,是禁锢依旧的感情在拼命挣扎,痛苦绝望地咆哮着,即将爆发而出。

他正欲回答,却听的大厅门口传来一声清音。

“芬妮皇女驾到。”

A or B

繁华似锦的新花港市,两个女孩手挽着手走在街上,道路两旁桃花盛开,一片旖旎绚烂。

“太好了!安安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好了呢!”粉发少女的语气中欣然不已。这么久了,安安的妄想症终于不再发作了。

“喂喂!千韩你说什么呢?我本来就很好啊!”那两抹浅蜜色发团在阳光下一蹦一跳,快乐时荡漾在她们身边的唯一感情。

“说起来安安周末的作业完成了么?!”千韩温柔地问道。

“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啊啊!”夏安安抱头大叫。

她们一起追逐梦想,奔向未来。

华丽庄重的大殿中,创神穹顶下光芒闪耀,坐于一排排金质长椅上的人们起身,每个人正装而立,在神圣的音乐中看向金色的大门。

雪白婚纱坠着水绿轻纱,夜空般的宝石于其上流珠满华,少女水绿长发直到腰际,带着满满幸福的微笑,手捧紫白色捧花走向圣坛。

雪白礼服衬出少年挺拔英俊的身段,他嘴角轻弯,眼底却一片空明。

他正站在这里,等待他的新娘。他们的礼服不是由那早已约定好的红发少女设计师缝制的,这场仪式与过去相比,均是物是人非。

当他牵住那只带着华美手套的手,少女抬头微笑的瞬间,他一个怔愣,仿佛看见那雪白头纱下的人儿有着一头浅蜜色的卷发,晶红双瞳闪耀灼灼,光华近千。

不对!猛地清醒过来!他所面对的,依旧是一双水绿碧眸,笑容温柔,高贵潋滟。

“芬妮……”他浅笑着轻唤,仿佛是在肯定着什么,将眼底的悲伤埋藏到最深最深的地方。

少女回以幸福的微笑,轻挽住他的手臂。

“今日在诸神见证下,我古灵皇室将迎来一对新世仙侣!”司仪庄重平静的声音开启祝福轰鸣。

在花瓣飞舞,掌声雷动中,他们将精致的戒指交换于彼此,他轻吻着少女,回以微笑。

紫白捧花在欢呼中抛起,人们用微笑和掌声祝福他们。

他们是古灵仙族千百年来最受神明眷顾的一对,他们将以誓言永世相伴,不离不弃。

她是夏安安。他是库库鲁。

他们拥有属于各自的记忆,无关对方,永无交集。

————————————————end.

评论(1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