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My love is always in your soul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46
将失格视作大忌,驱散周遭一切恶意,秉承守护之心位列圆桌一席。这是骑士的格言,却绝非「knights」的刻板信条,国家第二军团的作战风格,锋利似一柄宝剑,银刃出鞘,所向披靡。
月谷主干道被炮火的轰鸣声惊起,红光的巨兽张开硝烟大口,将魅紫天幕撕咬开来。
——“[R]营全员切换至半自动武装模式,分成A、B、C三支,坚守在进攻范围内,每五分钟轮流进行攻城打击;十五分钟后[P]营将武器校准伤害至B等级,佯攻主山头。”
移动基地内,「knights」副团长面前展开的指挥列阵犹如黑白分明的棋盘,高空无人机将勘察的影像传送至全系沙盘,在濑名泉的手中被拆分成平面的图,月谷主峡两头窄,中间较为开阔,呈东西走向,是中庭山系中最大的裂谷,如今它的西口呈现在骑士团面前,南北两面怪石嶙峋,L国军队就埋伏在其中。
他是这盘对弈的先手,兵临城下,直指王棋!
当然也不指望敌人会傻到迎战,他要做的,也不过是佯攻威慑。
声东击西,掩护凛月和岚率领机械营成功从西南方的隐秘小道突入。
不过这不妨碍他毁掉敌人在谷口设置的哨卡堡垒。
基地车外隐约有炸响传来,室内的一切都在震荡,但指挥室秩序井然,运作良好。
负责监控战场的工程师将画面实时传入,半透明的屏幕上,是炸开的灼热红光和泛起的灰黑硝烟;机械的齿轮咬合碎裂与换弹上膛发出的声音成为余调,自开始的那一刻便奏起了铁与电的交响。
“报告,P1、P2申请突入敌人北方碉堡。”负责监测P字部队的工程师传来汇报。
“让他们原地待命,配合R部队的进攻。B部队工程师,监测一下那边的情况。”
“报告,两位少将已率队接近目标点K4。”
“继续监控,尽量不要动用联络频段,不能暴露他们的行踪。”
水蓝双瞳恍若深海溟渊,严谨肃穆,濑名泉的指挥风格同他本人主修的专业一样,狙击手的绝对耐心和强大威力合二为一,当第一骑士莅临棋盘前时,化身为执棋手稳扎稳打,攻击凌厉。
“全员稳住,我们的弹药足够把半个山头轰平,不准进谷,重复一遍,不准进谷,严禁离开进攻范围。”他声音沉稳,严肃冷冽,平日里惯有的傲慢被不容置喙的凛然所替代。
「knights」的机械化程度远大于「fine」与「undead」,六支部队的配置从轻甲到重甲,武器自冷兵至热兵一应俱全,种类繁多,花样齐全。值得一提的是,整个骑士团所使用的装备,囊括了月永雷欧近些年来的专利发明。这曾一度让最高议会为之忌惮,他们要求骑士王分享科技,可却有大部分人无福消受。
理由很简单,武器也是可以选择主人的。三大军团的考核各有所求,但「knights」尤其重视智力体能双位一体的军械操作,大部分人很难驾驭杀伤性超高的尖端科技,这也正是该团Alpha所占比例极高的原因。
[天使隐逸于云;骑士执剑而立;魔物暗中横行。]
这是M国三大军团横空出世后,传出的威名。
紫色的天幕已经被炮火遮蔽,短短十五分钟,骑士团在月谷谷口倾泻出的弹药似乎可以锻造成天神的巨剑将原本怪石嶙峋的隘口削平。
濑名泉在硝烟中组织起第一次步兵营佯攻,没有振奋人心的号角与轰鸣,烟尘碎石中的士兵们将手中枪械调整成突击模式,轻甲充能完毕。
“启动重甲机械士兵,让它们打头阵掩护,其余人跟紧,记住不要贸然攀岩上去,我再重复一遍,严禁进谷。”纯白手套的指尖划开整个屏幕,将矩阵上的质点类型切换成步兵,一个方阵,明明可以化作一柄利刃刺入新月腹地,却又得忌惮被敌方截成两段,还要竭力吸引对手注意力让睡间和鸣君潜行进去。
啧,这种看似畅快实则缩手缩脚的打法濑名泉一向不喜,雷声大雨点小向来不是「knights」的做派,但这一次却是逼不得已。
——“报告!敌人堡垒火力爆发了!”
呵,废物们耐不住性子找上门来了?原本还心有焦躁的濑名泉嗤笑出声。
“行了,等的就是这个![P]字营全员听令!分为南北两路纵队,在重甲机械兵的掩护下,把山头那两个堡垒拆了!!”银发男人立于虚拟阵前,挥手落下他的一棋。
……
月谷西南方向的裂口让人觉得非常压抑,天空被挤成细小的缝隙,两边的山石好似刀削斧劈,垂直的面粗糙不平,却难以寻得着力点向上攀去。
一支部队在这裂隙中行进。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knights」的参谋长不得不降低部队的机动性,将重甲全部留在了谷外,让一支由轻甲机械和突击步兵混搭的队伍作为整支行军的外围,再将工程师与医疗兵以2:1比例组合,一旦遭遇伏击,整支队伍就算被冲散也可以通过这种模式保证存活时间。
今夜的朔间凛月可谓精神奕奕,单片战术护目镜显示着侦测地下震动的仪表,耳机通讯频道与监听频道全开。青年的血红眼瞳沉着不同以往的谨慎冷静,那之中没有他兄长眼底时常会流溢而出的狂气,更像蛰伏在暗影中的谋士。
身侧浅金发色青年也是屏息凝神,时刻注意着周遭动向。
后方隐约传来的炮火轰鸣随着他们渐行渐息,但地面率先传来的震动却足以昭告众人谷口战事的激烈。
“阿濑是没有节制这个概念的吗?真担心那边的弹药不够他到晶之湖。”自从进谷后就一言不发的凛月总算出了声,语气中的嫌弃让气氛缓和了不少。
“啊啦,泉酱自有分寸。”鸣上岚压低声音劝慰道。
“嗯。”他轻声回应,然后打开了这支队伍的全体通讯频段缓缓道:“全员注意,再过十分钟即将脱离一号侦察机的监测范围,要准备开跑了。我可是这里体能成绩最差的,你们不会跑不过我吧?”他勾起唇角微微笑着,眸子里涌现出一丝跃跃欲试。
这句话很轻易就调节了队伍里紧张的气氛,有人偷笑出声,低声回应后开口道:“你不用担心凛月长官,跑不动了大家轮流背着你就是。”
沟壑间隐隐回荡着战甲零件发出的几声轻响,夹杂了一点窃笑。
“小凛月你看看你手底下的工程师们,泉长官不在,一个个都反了天了。”关掉了集体通讯的鸣上岚在凛月耳边调侃道。
“嘛~他们都是不错的枕头,但是比不上……嗯?再过前方有岔路?”凛月看着面前赫然出现的道路分支,仿佛他们将要进入一个巨大的迷宫,而手环中传来的无人机图像上却只有一条道路。
“原来的矩阵图上没有显示么?”鸣上岚不由得眉头一皱。
凛月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直接启动手边工程箱里的微型勘探机器人进行现场侦察。
——“B-6,根据机器人的传来的数据分析一下前面的地形。待查明情况后,腿部轻甲提速,我们要跑了。”
——“医疗兵警戒,枪械攻击模式随时待命。”鸣上岚切入医疗部队集体通讯,口气严肃。
天壑之间,这支悄无声息没入月谷的队伍加快了行进。
……
——“所有步兵向两点钟方向集结,武器等级杀伤力提升至S级,战车切换成攻城模式,准备二次炮轰。”
“报告上将,侦测到对方启用防空火力。”
“不用理会,空中视野他们夺不走,准备[SO]干扰脉冲,范围调整到最小,把对面的机械瘫痪掉。”立于指挥台前濑名泉不骄不躁,每一条指令都沉稳明确。
“正在准备[SO]干扰。预计将对敌方造成2分钟的系统中断。”
——“报告,凛月长官队伍已脱离一号机侦查视野。”
听到这条信息的濑名泉一怔,随后他的私人加密频道受到一张来自凛月的地图,抬手调出事先规划好的K4战略图,对比过后,他发现原本规划好的道路出现了繁琐的岔口,月谷这一带的地形……确乎与半年前他们攻下的略有不同。
勘测信息偏差?不太对劲。M国的无人机应该算是整个军部共享,月永雷欧唯一认同的可以跻身为“天才”的官方科技,其传来的图像百分百清晰真实,为什么会等到睡间传来的更新地图?
他们已经脱离一号范围,也就是说正在向山谷深处挺近,一旦遭遇伏击,便很难再回头了。
濑名泉下意识握紧了拳,耳边传来指挥室工程师的汇报,[silent oath]已就位。
墨蓝色的电光在顷刻间掠向月谷主口的山头,似盛放的电子百合,所过之处介是静默。
——“[P]部队准备后撤,战车再向前挺进,攻城模式轰炸继续。”
打下去,这个晚上必须打下去,哪怕弹药量超出预计,也要分散敌军火力,务必得让睡间他们脱离敌方的追击圈,不能被困死在月谷里。
骑士“沉默的誓言”带来敌方一瞬的安静,便很快被攻城大炮的轰鸣所湮没。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骑士团持续炮轰与步兵频频的干扰攻击让谷口的敌军永无安宁,而在山谷深出,持续挺进的部队稍作歇息。
这绝对是朔间凛月有生之年最好的拉练成绩。
「knights」的参谋长微微喘息着,看着战术分析镜上的数据神情严肃。
他们没有过分在意新的岔口,按照原定计划继续行进,而当路程通过三分之一后,又有新的岔路出现了。
这是比他们最初所行进道路还要狭窄的隘口,而这一次,凛月决定全员暂且休整一番,他启用了自己工程箱里的空中机器人,这是好久以前陪月永雷欧解闷两个人随手制作的,功能很全,但是个一次性产品。
而这个一次性产品为他们勘测出,这条新生的狭窄走道直接通向了「undead」位于湖边的基地。
这的确是一个好消息。
但凛月却率先压下了第一时刻的欣喜,因为就在他的机器人报废的那一刻,无人机传来的图像更新了,这一次,它终于实实在在显示了目前他们所在地区的地形环境。
勘测再次产生的偏差让他不得不提高警惕,进化纪元到来后,有一部分地区的地质活动已经到不能用当时人类记录在案的数据来衡量,正是因为这种特殊频繁的运动才使得晶体矿这一新兴能源的产出。
而月谷的矿物则与之大相径庭,比起能源更像是一种大地排出的废弃物,而这里是如今世界上地质构造最复杂的地区之一,以中央新月为核心,每天都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产生新的裂隙或是有旧的覆灭其中,刚才团队内的工程师已经判定这条岔口是最近新形成的,但要说这是在他们在进谷一刻通向晶之湖的“芝麻开门”,未免太过幸运了。
朔间凛月并不觉得,运气是他策略里的重要因素。这条裂隙的长度也从某种程度表明它形成的时间不算太短,无人机侦察不到的可能性不应该如此低……
他们还不能放松,即使离完全甩开敌人的阻击范围只差最后一公里,而如果选择这条新生的岔路,则更能提高效率。
可这条岔路安全吗?或者说,一个早就蕴生在心的结论,今夜终将得到证实?
他一向惰于操劳,但老爷爷如今被拖拽着不得不去思考。
“小凛月?”鸣上岚看着坐在大石上喘息不止的青年却仍在敲打虚拟键盘的青年,切换医疗枪模式为他做好体检发现并无异常。可凛月突然的沉默让岚心生不安。
“……小鸣,你记不记得真君他们进入月谷时的路线?”凛月抬起头问道,血红双瞳晦暗阴沉。
“「Trickstar」他们?是潜入距离主谷口最近的K8点,那里可以直接通向主谷。”鸣上岚肯定地回应道。
“……K8的特点是入口窄距离短内部开阔且深度大,一经敌人发现就会被扎口袋;而我们当初选择的K6点则浅了很多,便于突击小队从高处撤退,这种特点的裂隙形成后也不容易消失,K8和K6点形成时间一致,所以十个月后我们得以物尽其用。我们当时还在痛斥启明星行动联合军总司令蠢,放着好好K6点不用把「Trickstar」送入K8,可惜真绪他们失去了自我判断力。”凛月仔仔细细回忆着,顺势调出了当时启明星和A-23的战略地形图。
“我们后来才知道当时地区联合军并没有侦测到K……等……”鸣上岚突然噤声,雪青色的眸子里生出不可置信,他打开手环开启随时随刻更新的战略地图,对比完今夜连续两次生出的偏差,怔怔地看向凛月。
“小鸣,这个型号的无人侦察机是整个军部通用的设备,不是「王」的发明。”他以前所未有的凝重语气陈述道。
在战事中,侦察信息的偏差会将全军推入万劫不复之地。
一两次侦测不到可以是误差,那么三四次呢?月谷地形和地质活动再怎么复杂,也不可能突然变出一道又一道裂谷。
这简直就像是,有人在让你看到他们想让你看到的。
《启明星行动》让联合军只看见K8……这一次,有让他们以为进入K4点只有一条路通向晶之湖。
无人机侦察需要卫星的配合,而军部所使用的,是国家最高级别的卫星。
“我们的侦查系统……”鸣上岚犹豫着,很难吐出自己担心且惧怕的猜想。
“……如果是L国的程序入侵,不太可能的。”凛月沉着脸,血红双瞳黯然难辨。
国家卫星落入敌手?那他们早就死了几百次了,这些侦察细节上的偏差有的可以毁掉整场战役有的则是决胜关键。
启明星行动的K8和A-23的K6。真是两个好例子。
他突然想起兄长前些日子难得联系上自己的那几次,总是屡屡抱怨敌人的动向时而清晰可见时而捉摸不透,自家的武器有时候会被克制,留在拉普塔的眼线被拔除。
而那之后日日树涉就出事了,fine失去团长;小朱和「王」被绊住了脚,他们临危受命被调往前线。
而现在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提前撞破了一个阴谋?如果不是他一意孤行想要冒这个险,「knights」要守着那张残缺的全息矩阵在月谷前停驻多久?到那时晶之湖畔还会剩下什么?
那场光穹之乱发生后,阿濑说有一张巨大的网要将整个中央军部网入其中,对方的手段看似简单实则自有高明之处,因为证据太难掌握,所有的结论只靠推测。他和小鸣也完全赞同,只是不想太过早相信这个阴谋的主使真的直白到如此——曾经将三届梦之咲学子扶植而起成立中央军部的最高议会。
用之如锱铢,弃之如敝屐。
他们所效忠的国家,不……从一开始,他们就是那些坐在高位上人的卒子。
最初去读军校是为了什么?凛月有点记不清了。
自「Trickstar」出事以来,他就知道有些事情已经变得不一样了,他能想到兄长阿濑和日日树涉的如履薄冰,但没想到他们所有人的处境都已经真正凶险到如此地步。
或者说更早以前他就应该明白的,就在他们的「王」被逼着对北方的那座城市降下[VOS],把手枪顶上太阳穴的时候。
黑发红瞳的青年恍惚地坐在峡谷深处的一块岩石上,望着脚下黑色的,泛着一丝丝妖娆紫色的地面,身心冰凉。
啊,突然觉得好困。他应该一睡不起吗?
——“凛……”
——“凛月!!”一声清喝打断了他渐生困顿的思绪,他有些迷惘地睁着眼,对上的是鸣上岚雪青色的眼眸。
“你得打起精神,你别忘了朔间团长和真绪,他们还在等我们!”
一向温柔优雅的人变得格外强硬,神情忧虑,力气大到捏痛了他的肩膀。
凛月被疼痛和断喝唤醒,神智总算从暗影污秽中渐渐抽离,岚摇着他的身子,晃动大到整个世界都在剧烈震颤。
……嗯?震颤?
下一秒,朔间凛月感觉自己被大力扔到一边,视野混乱时只看到张开一半的屏障。
——“轰!”形似毒蝎的机械怪物破土而出,挥动着巨镰架起背上的机枪开始疯狂扫射。
——“是敌军!我们遭遇伏击了!!!”
——“地下潜伏型机器人!”
——“注意保持2-2-1小队,准备防御。”
整支队伍在惊慌一瞬后迅速进入应战状态,每一组轻甲机械兵立刻张开初级护盾,每支小队开始向最先发起防御的那支靠拢,护盾不断融合扩大,链接充能完毕后彻底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透明堡垒,子弹打在上面发出丁零当啷的声响,墨蓝色球面上荡漾起一圈圈涟漪。
“不要让它潜入地下!”
“阻断他的通讯。”
“凛月少将!!”有士兵跑过来扶起跌在地上的凛月,他和鸣上岚的位置在整支队伍的领头,恰好也是最先开启防御的那个。
——“医疗兵!鸣上少将受伤了!!!”
凛月刚迷迷瞪瞪地站起来,听到消息便是如遭雷击。
他踉跄着靠近,而不远处美丽的金发青年已经倒在了士兵的怀里,腹部被划开的伤口像是怪物狰狞的笑脸,护甲破碎与蓝白军装为血所染。
鸣上岚的脸色因为伤痛变得煞白,呼吸沉重却仍是在晕过去前撑起一张笑脸对着朔间凛月道:“去、去救你哥哥和……真绪他们。”
那双雪青色的眸子在合上前也依旧是笑意盈盈。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机器人正好出现在他的背后,他在一息之间被鸣上岚扯开,对方的反应足够快,但护盾升起的时间不够快。
——“机器人潜入地下了!!”
——“注意脚下!”
屏障外还是机枪扫射震耳欲聋,士兵们的吼叫融入其中不可闻见,地面仍在剧烈颤抖,朔间凛月还在发懵。
他是来干什么的?
担心他们是怎么被光穹底下那些老牲畜当垃圾回收掉?
——不是!他是带着人去支援「undead」的。
穿越月谷,晶之湖畔还有人等他。
眼前倒下的人承诺没人能拦住他守护的队伍。
所以……没人能拦住他们!
血红双瞳在一瞬间燃起杀意,朔间凛月按下自己的工程箱按钮,用尽全身力气高喊了一声:“散开!”
巨大的墨蓝色护盾在瞬间解体,从地下窜出的机械巨蝎扑了个空,下一秒,以黑发红瞳青年为中心,爆开的电子脉冲让其瞬间失去了行动能力。
墨蓝色的工程箱解体变形,威力巨大的加特林枪口呼啸而来,肆虐的炮火让原本还在运转的机器人彻底变成一块废铁。
完成这一系列操作的人仍旧站在那里,那双红色的眼睛里终于浮现出一丝和他那位兄长如出一辙的情绪。
那种无法掩藏的,张扬肆虐的杀伐狂暴。
“整顿队形。立刻向东继续挺进。Q-18与Q-19照顾好鸣上少将。我们改变线路了。”凛月草草收起自己的工程箱,在末尾强忍住一个哈欠,带着人匆匆向东而去。
总得信运气一次。他这样想着,打开手环开始发送加密通讯。
……
月谷西口,天幕的紫色渐渐变得寡淡,到灰色的硝烟却为之染上新的色彩。
这也许是濑名泉最顾不得弹药补给的一次。
没头没脑的狂轰滥炸,只怕谷口都被他拓宽了不少。
指挥室中众人早已是精疲力竭,站在矩阵台前的男人摘下了自己的手套,对着收到的加密通讯露出了些许笑意。
果然,这头睡熊自然有自己的办法。
只不过这信最后的内容,让人觉得极其不安。
——[速过中庭河谷,不要过于依赖无人侦察。]
“……”所以说,月谷里有发生什么烦人事了?濑名泉关闭手环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起身,咬着牙下达今晨的第一条指令:“三小时全团休整完毕后,准备撤离。”
希望三天后,能顺利抵达晶之湖。
TBC.
———————————————————
期末尾声,还是憋不住了,再不更新过气写手没人要。
knights的战役,努力想表现出和老零指挥风格不同的泉总,然而并没有得逞qwq
而且整场战斗的风格充满了我过去文章里的影子,可以说是蓦然发现有一些将自己困于过往的江郎才尽。
[silent oath]登场!!!
以栗子的角度彻底揭开了更大的阴谋,想写一个认真帅气的栗子,还有我真的好喜欢岚姐姐【闭嘴。
最近的剧情很难打CPtag耶ರ_ರ,我也很绝望啊。

评论(32)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