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在BE的边缘疯狂试探

【Es】Fate await palingenesis

写在前面:
惯例失眠,soul写不进去【。有人说如果觉得自己瓶颈不妨摸个鱼,再加上前几日和画手拍档探讨,于是发了个疯。
不出意外此篇后续应该是不定期的,除非soul完结。
嘿,我就喜欢人气高多CP的AU,套路的设定和乱七八糟非常规的剧情。
顺便……写写自诩擅长的魔法战斗【【。
只看过FZ和FSN[UBW]和一些相关游戏实况和百科,没玩过FGO。求求大家不要跟我扯型月设定,因为OOC全算我的。
啊……脑壳痛……
——————————————————————————
新月,正如那个千篇一律的比喻,似锋利的银钩悬挂在天上,但在如水柔光无法触及的角落,逼仄的小巷里充斥着腐败的霉味,坑洼中的积水是臭气源之一,它们日复一日地在这里沉积污垢,并因所处环境鲜少干涸。
——“啪嚓!”
一只鞋子踩进了脏水洼里复又离开,他的主人却并没有发出懊恼的叫嚷,急匆匆的脚步扰乱了深夜小巷的寂静,一同明了的,还有少年粗重凌乱的喘息声。
奔跑在持续,昏暗之中……自他胸膛里传来的心跳与气息同步进行,并随着渐渐发散的恐惧愈加清晰,他觉得自己的体力已经要耗尽了,但理智告诉他绝对不可以停下。
你得逃!游木真,你需要再跑快一点!
他给自己打着气,却因腹部长时间奔跑引发的疼痛而呻吟出声。
——“你不要跑嘛,我都要追不上啦。”头顶传来一句感慨,独特的地方口音在句末婉转出一丝俏皮。
——“我得解决掉你才能回去睡觉,这是老师给我的第一条指令。”黑暗的小巷里,有一只野猫睁开他异色的双瞳,带着跃跃欲试的笑意和孩子气的执拗。
狂奔的少年因为后上方传来的呢喃浑身僵硬,冰冷迅速爬上他的脊背冻结了神经,然后脚下一个趔趄,游木真跌进水坑里。
眼镜被糊上泥点,溅起的臭水泼上他的脸和衣服,但他无暇顾及,想要爬起来继续逃命,可身后,一阵轻巧的落地声让他彻底止住了所有的动作。
死神降临。
少年惊恐地翻过身来,手肘支撑着躯体,脚跟瞪着粗糙的地面胡乱地后退,小巷里太暗了,他根本看不清对方的面容,可那双异色的眼睛却是亮着的,闪动着名为雀跃的光泽。
但那带来的却是死亡。
没什么比莫名其妙被杀手盯上这种事更悲惨的了,要知道几小时前他还在自己的公寓里翻看着魔术书籍,一面想着能不能快点完成时钟塔的作业好去玩新入手的游戏,直到有人破窗而入持着两柄短剑,用友好的腔调吐出可怕的话语。
——“对不起噢,虽然我讨厌这种事,但是我必须要杀掉你。”
反击是愚蠢的,游木真从来没觉得自己刚过及格线的实战课可以应付手持双剑的杀人犯,那怕眼前的异瞳少年与他年纪相当。
逃命的过程乏味且绝望,他还是因为体力不支摔倒在地,现在只能喘息未定地,惊恐万状地面对身后追来的魔鬼。
利刃被“刷”地举起,反射出的暗金光芒亮了一瞬,然后,他看见那一金一蓝的眼睛里蔓延开的冰冷。
——不!我不想死!
——我不想死!
——不想死!
他的灵魂狂乱地咆哮着,游木真从来没有如此迫切地,生出一个明确的念头,求生的欲望被无限倍地放大,混合着恐惧几乎撑破了他的脑袋。
——“铛”!利刃相撞发出一声嗡鸣,协同爆发的冰蓝光芒点亮了周遭的一切,昏暗的小巷内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景象,明明是盛夏的夜晚,周遭温度却骤然降低,仿佛连垃圾的臭味都因此消散了几分,游木真感受到了寒冷,而他的恐惧似乎也在瞬间被冻结。
他怔愣了好一会儿,直到回神发觉死亡并没有如期而至,惊惧还未从他的血液里退散,但他意识到有人挡在了自己身前。
——“啧,超~烦人,一睁眼就是这种令人恼火地状态么?”
低沉的男声一点点传来,如冰凉的薄荷驱散了亡命的气息。
被拦住致命一击的异瞳少年发出懊恼的哼声,气鼓鼓地想要继续进攻却又被对方漫不经心地抬剑挡下。
“这年头连三流货色都可以随意击杀魔术师了?”细长的银色剑刃反射着冷冽的光芒,一如所有冷兵一般锋利。
本想还击的黑发少年再次抬起了手臂,可下一秒却突然静止了动作,保持着正欲刺下的动作僵直在那里。
“哎?”他轻咦了一声,随后以一种略显诡异的姿态收回了自己的手脚,调转身子跃上屋顶迅速离去。
银剑的主人完全没有要追上去的意思,他站在原地收回了自己的宝剑,脚下的魔法阵光芒未散,冰冷闪耀的蓝光照亮了他的长靴,那是夜空的颜色,倒在地上的游木真看见了靴筒上暗金色的绣纹,随后这双靴子的脚尖转向了自己。
他僵硬地抬头,掠过白色的长裤和绣纹精致深色制服,直到对上一双水蓝色的眼眸。
那是和对方手中嵌在剑柄上的宝石如出一辙的颜色,冷冽得像是冰川附近的海,深沉却也明澈。
男人面容英俊,脸上的表情却算不上友好,他有着一头银灰色的发,看起来很柔软。
“嚯?头一回遇到这么没用的Master啊。”他的唇角浮现出一个嘲弄的弧度,眼睛里是掩不住的戏谑与探究。
已经与地面亲密接触许久的金发少年仍然惊恐未定,他几乎是忘却了呼吸,浑浊镜片背后的新绿双瞳僵硬地盯着凭空出现的男人。
然后,衣着华丽的灰发先生俯下身,用他那戴着雪白手套的指取下了少年被泥点糊住的眼镜。
“不过,这张脸倒是很漂亮。”他发出一声愉悦的轻笑,呼吸撒在真苍白的脸上,在周遭的冰冷中化为雾气。
然后,在短短几小时内被惊恐死亡和匪夷所思轮番折磨的少年终于垮塌,带着满身污渍晕死过去。
TBC?

评论(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