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在BE的边缘疯狂试探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35

时间回转至白日,离开茶会的紫之创匆匆返回小白楼时,气氛沉重得可怕。 


他走进中心办公室看见仁兔成鸣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真白友也和天满光站在一边,三个人表情凝重,桌上摆放着一沓报告,紫之创上前拿过,大致浏览一下后便眉头紧拧。 
 
事态真的相当严重。 
 
——麻原辛兜在拘留室里自杀了。 
 
精神鉴定尚未结束,所有的结果还没有出来,少年在昨天夜晚,将整个人藏在被褥里,然后用一块尖锐的碎石划破了自己的颈部动脉。 
 
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今天上午,在管理他的探员到来时,鲜血已经浸透了被褥。 
 
风魔小组迅速投入调查,「Ra*bits」这边也没有松懈,但赶到时只能得到两个信息——一是确认麻原辛兜死于自杀;二是仪器分析结果——那块碎石主要成分来自中庭山脉,而精神鉴定中心的花园里有一座假山,正是从中庭那边运来,没人知道这块石头是怎么来到麻原辛兜手里的,上面只有他的指纹。 
 
“仁哥……这到底……”少年皱着眉头忧虑更甚。 
 
“创……”真白友也唤他,“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个了……重点是今早风魔小组不但拒绝与我们共享信息,而且已经向上层报告,说麻原辛兜的自杀与精神鉴定脱不开关系,他们表示是审讯手段出了问题,同时……提供了我们当日前往国安局的审讯录像。”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少年的脸上具是忿忿不平。 
 
“真的太过分了!!他们居然写到这是阿创的错,写「Ra*bits」阻碍调查进度出现工作失误的说!!!”天满光气得跺脚,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国安局大楼去。 
 
紫之创咬了咬唇,随即叹了口气道:“那天是我太冲动了。”看人攻过来便二话不说按在了桌上……如今他们已经失去了向高层陈情的先机,只能暂时任由风魔搬弄是非。 
 
蓝发少年深吸一口气,淡紫眼眸中浮现出一点坚定和倔强,他将碎发拢到耳边然后拿起报告做到沙发上仔细看了起来。 
 
“友也君,和我一起把报告里的漏洞挑出来,越快越好,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好。” 
 
“但是……”站在沙发边上的天满光面露难色,他看着自己的两个伙伴忙碌着,却又无能为力,他一向不擅长这些细致入微的工作,只能向一直沉默的部长投去目光,“仁哥……现在该怎么办的说?” 
 
晶红双瞳目光沉沉,金发的人双手抱臂微微低头,偶尔闭上眼睛,或是长出口气,很快,他脸上的凝重渐渐消散,眼神中不再有晶亮的光,他没有其他动作,渐渐进入一个面无表情的状态。 
 
……他在思考,需要很长时间,很多精力的思考,这是他过去无法消磨的习惯,在这种状态下,他的思路总是要比以往敏捷清晰。 
 
也许这就是曾经有人说过的,完美的存在,不多言不多行,只需要安安静静坐着等待命令,出手进攻。 
 
但是……如今人偶已不复存在,脑中齿轮不再需要启动钥匙,一旦自行拆解重组转动,他就不再是他的「作品」了。 
 
偏离的思绪骤然折回,仁兔成鸣很快做出初步判断……风魔这倒打一耙来得是意料之中,在国安局出的事,他们巴不得把这烫手山芋赶紧丢过来,能砸死「Ra*bits」最好。 
 
……如果沿着前两天的思路……麻原辛兜的死亡也不是什么意外,精神鉴定结果已经不重要了……如果据理力争,「Ra*bits」和国安局都脱不开责任,现在只怕一点……那就是国安局背后有人撑腰,会直接把「Ra*bits」打垮! 
 
而打垮「Ra*bits」应该只是风魔等人顺水推舟,背后主使重点是为了灭口,但是……为什么会到现在才迟迟动手? 
 
再调查朱樱家已经分身乏术,就算得出什么结果也于事无补,没人能撼动三大世家分毫,所以现在……除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选择自保,将麻原辛兜的死亡作为一场调查意外,和风魔斗个你死我活! 
 
然后……这场刺杀判断结果……就是一个反战分子错伤人的意外。 
 
想到这仁兔成鸣气极!他回忆起那个少年在审讯室里冰冷而绝望的眼神,带着刻骨的恨意几乎要将所有人生吞活剥,可是没人能弄清他的仇恨根源。「Ra*bits」存在的意义即是拨开云雾发掘真相,如今却被卷进勾心斗角之中,连本职都不得不丢弃一边。 
 
晶红双眸燃起难以平息的怒火,他咬了咬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抬头对紫之创道:“创亲……说说今早和天祥院亲谈的结果。” 
 
“?!但是仁哥……嗯?”紫之创有些为难,目光却没能离开手中的纸页。 
 
“有什么问题吗?创。”真白友也问道。 
 
“……‘华川栢沢’,这份报告是他整理的,而且负责监督精神鉴定的也是他。我们那天去国安局,是他提醒我麻原辛兜的精神有问题。”创轻轻念着这个名字。 
 
仁兔成鸣的注意力立刻被牵来,他起身接过报告,面对着这个名字眉头轻皱,“他是什么身份?” 
 
“犯罪心理学家,应该也是审讯专家,我与他只接触过一面,看起来是个相当和蔼的人。”紫之创细细回想道。 
 
……刻意提醒……难道是想让「Ra*bits」主动提出精神鉴定好将锅甩给他们? 
 
“光亲!去查查这个华川是什么来头……创亲你和我汇报一下天祥院亲早晨的情况;友亲你马上带人去精神鉴定中心!把能带过来的报告资料都带过来,再要一份尸检报告。告诉他们,只要高层还没有下达命令,「Ra*bits」与国安局调查小组所有信息共享!如果有人阻拦,便直接托人转告风魔组长,我这也有一份报告等着递交给议会,关于双方信息不对等和国安局刻意推脱调查一事。窝倒要看看!到底是谁玩忽职守,得不出结果还搬弄似(是)非?”仁兔成鸣冷静果决,迅速分配好任务,说到最后已是气愤不已,但这次,没有人去在意他舌头是否打结了。 
 
“是。” 
 
暂且安排妥当后,「Ra*bits」部长坐会自己的办公椅前,重新整理目前获得的线索。 
 
仁兔成鸣有种直觉,麻原的死并非会让这一切变得更复杂,反倒是拨云见日。 
 
因为……一个已经被进行过非法审讯的人,在进入精神鉴定中心几天后才选择自杀,如果说这是背后人处理掉弃子的方式,未免太晚了。 
 
国安局若是想要刻意隐瞒什么,就不应该把事情闹到这么大;若是为了扳倒「Ra*bits」这种手段未免太低端太冒险了,单凭一次审讯就想把锅扣给他们,当整个军部都是吃干饭的吗?风魔那种功利主义者,看他今早神色慌张,只怕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摆脱干系不影响自己的仕途。 
 
所以……他们还是摆正心态……毕竟「Ra*bits」就是是为了调查真相,而不是玩什么权术争斗。 
 
晶红双瞳纯粹闪亮,想通这一切的仁兔成鸣不慌不忙,全身心投入工作中。 
 
…… 
 
一日之间,小白楼内气氛沉闷紧张,与之同处南岛的红月馆倒还算得上悠闲安逸。 
 
日日树涉照例抛下工作,愣是陪了一下午的床,一向总也闲不住的人却是安安静静地在病房里坐了几个小时,守着身体羸弱的那个人进入梦乡。 
 
自从英智退役后,只要手中没有什么要紧事务,日日树涉就变着法把人从天祥院庄园带出来四处游玩。 
 
翘班之事做的向来得心应手,除非英智出言挑明,哪有他乖乖工作的时候?伏见弓弦劳心劳力;莲巳敬人气得跳脚;姬宫桃李更是大动肝火,可罪魁祸首依旧雷打不动,还是一派随性潇洒。 
 
直到后来皇帝陛下本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涉这才收敛了一些,可那之后……「fine」的外交事务就由团长大人一手包办,只要是往外跑的,人家有事没事就拉着前任团长,北至中庭瑞文戴尔,西到梦之洋海关,上天近及拉普塔,下海即是浅水监狱,只要是不涉及机密要务,两个人都没怎么分开过,要不是条件不允许,中庭南边还在打仗,日日树涉怕是能把人带到前线去。 
 
整个「fine」上下没人觉得天祥院英智退役了,他就是不再坐镇岚之塔,仅此而已。 
 
夕阳醉了半边天,殷红金橙错错落落地涂在云朵上成了晚霞,落在熟睡之人的身上作了暖意。 
 
银色长发的男人反身坐跨在椅子上,手肘支着椅背托腮看向床上的人……紫色眼眸里沉着柔光。 
 
睡着的英智太过于安静,呼吸沉而绵长,莲巳敬人时常提及这一点,总会眉头深蹙满面凝重。 
 
——“我有时候真是怕极了,他就会这样一睡不起。” 
 
一睡不起么?想到这里涉勾唇笑了,在他没有放下自己的执念之前,将所有想要的都未吞噬殆尽之前,是不会甘于在睡梦中悄无声息离去的。天祥院英智就是这样,看似集七大罪为一身徘徊在地狱,却时常仰望天堂。 
 
可那本就是你的归属呀,如此纯粹的你,为什么要同路西法一般自降天罚?明明在此之前已经审判了怪物的王国,将他们全部剥离成接近人的存在。 
 
不过这样也好啊……是你带我领略多彩现实,所以在你抵达目的地后,我也会告诉你这个世界绝不仅仅如此,我们的目光永远应该向前,站在这片大地上,看到无穷尽的美好未来。 
 
日日树涉从不觉得自己做这些事有何不妥,他本就无心操劳琐事,当年事出突然,天祥院英智不得不将自己的皇冠交由自己保管,他至始至终都是一个守望者,目光触及的,从来都只有皇冠的主人而已。 
 
他看着熟睡的他露出微笑,指尖在靠背上画着奇趣的图案。 
 
——“……日日树先生……”病房的门被轻轻打开,老人压低了声音缓缓道:“老爷前来探望少爷了。” 
 
他露出了然的微笑,起身轻手轻脚地把椅子摆好,离开病房。 
 
走廊里,天祥院正德与新任管家似乎并不着急进去,而是站在那里同日日树涉碰个正着。 
 
新管家率先行了礼,然后规规矩矩地侍立一旁。 
 
日日树涉点头致谢,中规中矩地向天祥院正德打了招呼。 
 
铃木管家没有回病房照顾英智,反而站在了涉的身后。 
 
一个相当微妙的格局。 
 
年过半百的男人同英智一样身形削瘦,眉眼和煦,周身气场沉稳淡定,一派儒雅隐士之风,但双眸宛如深不见底的潭水,他嘴角隐隐带笑,站在涉的对面沉默不语地看着他。 
 
不一样……纵使眼睛颜色同样是空灵的玉兰,但看向自己的目光大不一样,英智在面对自己时眼睛里总是散落着纯粹而可爱的星屑,有着孩童的兴奋和雀跃,但他叔叔的眼睛却是沉默与混沌的结合,涉同这位长辈鲜少见面,却也疲于献上鲜花与高调的问候。 
 
表演者总有权利选择不向观众呈现他的心血,难道不是吗? 
 
他稳稳站在原地,面上挂着笑容,还有属于晚辈的谦和低调,乖巧得叫人难以挑剔。 
 
半晌后,天祥院正德先开了口,“真是谢谢您对英智无微不至的照顾了。日日树上将。” 
 
“啊……您言重了,这是我应该做的。”他宠辱不惊地笑笑,语气里少了些刻意的夸张和华丽的辞藻。 
 
“这些年英智一旦离家定是同您在一起,我很放心,也甚感欣慰,他的父母离世过早,父亲当年忙于家事本就分身乏术,我继任家主前很少在家,这孩子一向缺少外出走走的机会,您为他提供了不少契机,再次非常感谢。”天祥院正德露出微笑,言语温和。 
 
“这个世界本就值得我们体验,没有人可以绊住自由的灵魂,和向往多彩奇幻的心。哪怕世俗利益与生俱来,这些泥泞也终究会被纯净的自然洗涤干净。您说对么?天祥院家主。”紫色眼眸如静止的泉,深处却暗流涌动,含着细碎的光。 
 
侍立一旁铃木韬毋微微鞠躬示意,退后一步转身进了病房。 
 
“那是当然……不过现在边境战火纷飞,也许算不得上将您说的纯净?”天祥院正德歪歪头,寒潭目光未有波澜。 
 
“战争因私欲而起,人类是易怒傲慢且怠惰的存在,其中又不乏贪婪与情/色,时常嫉妒,难免饕餮。但这本是固有存在,同自然万物毫不相干。”他微微笑着,随和有礼。 
 
幽深潭水凝塞一瞬,男人不动声色地抽抽嘴角,抚手轻轻鼓掌,“真是相当出彩的言论啊,不愧是国家的栋梁之材,您同另外两位团长在初次光穹会议上的发言令我印象深刻,在此之前也颇为欣赏诸位尽忠职守思辨敏捷的姿态,战场上有你们,可真是举国安心呐。”天祥院正德眼中终于泛起笑意,宛如一抹微光直射幽潭深处。 
 
“我不过是平庸的替代品,真正耀眼的,应该是您所在之位,将所有极致的阴影遮蔽在身后,世人所见的,拉普塔中心穹顶所散发的「秩序之光」。” 
 
此刻……华丽的辞藻彻底复活,不带谄媚却穷尽赞美,小丑面具纹丝不动,笑容得体,眼神真挚。 
 
“所以……日日树团长可否愿意成为秩序的光源之一,不再作为忠诚的星火伏身于穹顶之下?”天祥院正德话锋一转,发出诚挚的邀约,“正如您所言,自然万物即是纯粹,早日结束战争对大家都好不是吗?英智也时常提起他每次到访边境贫民窟,那里人们的痛苦令他也难过不已。”他叹了口气,神情灰暗。 
 
“噢呀?”日日树涉骤然瞪大眼睛,偏过头笑容更甚,“天祥院家主这样问我,是在希望我代表「fine」来发出对目前局势的见解么?” 
 
“正是。三大军团构成军部整体,三位团长亦是同窗挚友,这些年来诸位的态度均是凛然一致,恪尽职守,忠于国魂,眼下光穹会议接近尾声,星火为何不发出声音?而是等待光的指引。”男人摊手反问,语气中颇有几分遗憾之意。 
 
未等日日树涉回答,天祥院正德再道:“况且……眼下三大军团内部高层分化明确——「Undead」镇守前线已是艰辛万苦,急需休整,朔间团长早已表态若再战就要退居二线,而「knights」那边……朱樱准将前途无量,慈议员本人爱子心切可以理解,但战功在你们看来恐怕远不如人民安居乐业来的重要吧?”他说得条理分明,字字清晰。 
 
日日树涉听着听着,随即爆发出一阵大笑。 
 
天祥院正德吓了一跳,身后的新管家眉头一皱手下似有动作。 
 
“啊~多么有趣的论调……这是长辈无尽的爱啊,若依您所言,倘若英智还是「fine」的团长,您就会因‘爱侄心切’同朱樱家主达成共识吧?”他眨着眼,语气戏谑而烂漫, 
 
深潭恢复了它的幽寒,天祥院正德笑容不变,态度依旧温和:“我定没有朱樱家主武道世家的勇气与果敢,若英智尚在军团,我定会尊重他的决定。” 
 
“噢呀?那么姬宫家主应该与您想法一致呢,桃李君从来都是被爱着的,不是么?况且朱樱君尚且年轻,圆桌的王纵使不常现身,但有第一骑士坐镇,若将军功作为「圣杯」献上,可有悖于骑士精神。归根结底,敬爱的天祥院家主,在我这个庸人的领导下,「终结」星火自然会献身于终末光芒,在「芯」尚未重生前,我依旧选择恪尽职守。”他深深鞠躬,指尖拈出一朵五瓣白花,金黄花蕊周边点着深紫红斑。 
 
天祥院正德尚未有动作,身边的管家已率先一步夺过那白花,满身戒备。 
 
“……高木!太失礼了。”天祥院正德神色不悦地呵斥道。 
 
“非常抱歉,家主大人。”年轻的管家微微鞠躬。 
 
“呵呵……只是一番小小建议,日日树团长不必放在心上,无论如何,「fine」也算是英智的心血,我可不希望它在战火中消弥,持续进攻对整个军部都是考验,不过我相信上将您如此信心十足,必定所向披靡。”他笑着,眼角的细纹越发明显。 
 
“实在谬赞,自我上任以来「fine」取得的战功可远不如英智所在之时,这一点我真的是相当愧疚。”涉微微叹了口气。 
 
天祥院正德望着眼前的青年沉默了一会儿,正准备思索着再说些什么,病房门却被打开。 
 
——“老爷……少爷醒了。”铃木管家沉声道,毕恭毕敬。 
 
“……既然如此,就不耽误日日树上将您的时间了,我先去探望英智了。”天祥院正德微笑着告辞,带着高木管家与涉擦肩而过。 
 
“日日树先生,少爷说请你快些回岚之塔去,免得耽误公务。”铃木管家将二人迎进门后走到涉的身边轻声道。 
 
“好的~铃木先生,非常感谢您及时的迎接。”涉向老人露出诚挚的微笑,然后转身离开。 
 
…… 
 
暮日终于收敛了所有光华,晚霞消散,深蓝晕染,夜晚到来……拉普塔西岛却是繁华不散。 
 
游木真一直很喜欢西岛,在入职中央军部以前,「Trickstar」四人每次来到首都必先跑到西岛的中心广场玩个够,这里有全国最大的电玩城和美食街,不仅车水马龙,还有幽静小巷,经过历史考察,这里是复兴时代古建筑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地方。现在繁华与朴质在此交织,烟火气息异常浓郁。 
 
他们四个人在这里有一套公寓,休息时如果不回家就会窝在那里,明星君会和他打各种各样的游戏,衣更君会煮超级美味的面大家一起吃,至于北斗君……有时候会表演戏剧或是练练单口相声来着。 
 
而如今……他住在一栋好大的别墅里,同那间小小的公寓相距十几公里。 
 
身边的人也已经变成了以前唯恐避之不及的那位,可现在岁月静好,他正和这个人走在灯火通明的小巷里,闻着家家户户厨房里飘来的香味。 
 
“游君饿了么?为什么不说话?”耳畔传来男人体贴的询问。 
 
“啊……是有点……没事的泉前辈。”他摇了摇头,镜片背后的瞳泛着浅浅的笑意。 
 
“明明是游君你说出来吃的,现在都逛到住宅区了,再不做决定,我们就只能回家了。”濑名泉眼里浮现出一丝无奈,笑容却仍就宠溺。 
 
“只要不是海鲜就好啊。而且泉前辈也是个公众人物,随便去人多的地方被认出来怎么办?”游木真有些苦恼地歪头问道。 
 
“啧……超烦人,我明明是军人却得到了明星待遇,当国家的娱乐产业不存在么?”濑名泉相当嫌弃地冷哼一声。 
 
“哈哈……因为泉前辈有一张价值过亿的脸吧,当偶像也绝对不会有问题!”真信心满满地道。 
 
“游君摘掉眼镜就是世界的宝物,所以也不会差的。”他说的相当得意,一副我的媳妇儿我自豪的模样。 
 
游木真笑了,下意识地握紧了两个人相扣的手。发情期将至,他的胃口变得相当差,什么都吃不下,濑名泉又慎重地不敢碰他,只能急得团团转。 
 
鸣上岚已经勒令他们的代理团长——在光穹会议到来前不许再来北岛的骑士城堡,好好在家守着自己的Omega才是王道。 
 
工作被包揽了大半,每天路过家里的书房都能听到视频里凛月少将的控诉——什么仗着结婚了就玩忽职守;要不是他的真绪不在他才不要每天工作;顺便诅咒濑名泉在家持续变胖。 
 
那个……凛月君,虽然我能理解衣更君不在你寂寞难耐,但也不能把怨气撒在泉前辈身上呀,泉前辈在家其实也很辛苦的,总是对我提心吊胆。 
 
所以今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硬拉着人出来散心顺便换换胃口,可真开车到了地方,停了车到处瞎逛着反而不知所措了。 
 
两个人走在小巷里,听着锅碗瓢盆和吆喝人声,和着那食物香气思绪万千。 
 
游木真又偷偷望了濑名泉一眼,一方窗口撒下的暖黄灯光正好打在那银灰的发上,男人的侧脸浸润在光芒中,水蓝色的瞳沉静若海。 
 
是的,泉前辈很好看,无论何时都是。游木真骄傲地昂了昂头,继续笑着往前走。 
 
以前总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优秀的人会执着于这样糟糕的自己呢?曾一度感受到恶意,却又变作让人不适的纠缠,然而当他们结婚时,游木真终于真切感受到,来自濑名泉身上,对自己很深很深的眷恋。 
 
这份眷恋太过深沉,它被掩埋在濑名泉的灵魂深处,被各式各样的复杂情绪包裹,游木真一度不曾看清,可如今他看清了,当婚姻将他们捆绑在一起时,他看清了眼前人的温柔和深情,他开始由衷感谢这个世界,赐予自己这一场相遇和能够相守的结局。 
 
其实这些天他也想过要不要主动投怀送抱,可每当看见濑名泉眼中转瞬即逝的不安,他便想着顺其自然就好。 
 
挺好的,现在这样真的挺好的。他幸福地这样想着。 
 
“……游君还没有想好要吃什么吗?”耳边再次传来询问。 
 
“!?”他一愣,随后灵光一现道:“我记得这附近有一家卖玉子烧的地方噢,我们买回家吃吧泉前辈?” 
 
“好。游君带路?” 
 
“等等让我开一下手环导航,我有点怕迷路。” 
 
……两个人如愿以偿买到了玉子烧,虽然被濑名泉略微吐槽了一下为什么小吃摊会在这么偏远的小巷子里,但一切安好。 
 
就在两个人一人拎着一个餐盒准备快速返回停车场时,不远处传来连绵不绝的犬吠。 
 
“……游君你听到……?!”濑名泉正想询问,怎料被猛地一拉迅速脚下速度顺势加快。 
 
“等等什么情况?!” 
 
“啊啊啊……我忘记了!它应该还在这里啊!泉前辈快跑,别被它追到!”游木真扯着人疯跑,一面抓狂呐喊。 
 
濑名泉不明就里回过头,只见得一条大黑犬吐着舌头兴冲冲地狂奔而来。 
 
“?!那只疯狗是怎么回事?!”泉的脚步迅速加快和真肩并肩。 
 
“啊!是附近专门抢玉子烧的狗狗,被他追到晚饭都没了!”游木真喘着气道。 
 
“这附近的物业是废物吗?!机器人都没有?!”濑名泉简直想骂人!堂堂一名上将居然被狗追?!好吧,他也不是没被那个明星昴流家的大吉追过,往事不堪回首。 
 
“因为……这里的居民们都很纵容它啦,不允许物业处理,追玉子烧在它看来其实是一场……游戏噢。”游木真喘息更重,他的体力在军人里就算不上优等,在监狱里关了一年都没怎么活动,如今出来了也没怎么剧烈运动过,现在跑了一阵就面色发白。 
 
两个人七拐八拐地在小巷里飞奔,身后的大狗兴致未减依旧亢奋。 
 
濑名泉听着身边人明显粗重的呼吸和越发沉闷的脚步声,立刻皱着眉头打开手环调出地图找了条出路。 
 
他突然停下脚步,转身一个甩手就把餐盒扔得老远,直接越过了大黑犬头顶去了另一边的巷子里。 
 
“白送你了蠢狗!”他恶狠狠地嚷了一句拉着人转身就闪进另一个巷口。 
 
两个人不知道又跑了多久,直到再也听不见犬吠声这才停下,游木真喘着气,满头大汗脸色不佳,眼镜从鼻梁上滑下虚虚架在那里,他眼神有点失焦,看着濑名泉微微笑笑,然后一下子瘫在对方怀里。 
 
“游君!!”赶紧把人捞起来的濑名泉吓坏了,碰到有些发凉的身体顿时眼皮一跳。 
 
“我、我没事噢……倒、倒是……泉、泉前辈的晚餐……没、没了……”游木真虚虚靠在他的怀里,脑袋搭在他的肩头上痴痴笑着。 
 
“真是的,游君看起来早就知道那条蠢狗?”濑名泉一边轻拍着人的背一边语气不爽地抱怨着。 
 
“……哈……抱歉啦……泉前辈……以、以前和冰鹰君他们一起来过几次,如果明星君在就好啦,他会跟狗狗玩到双方都心满意足为止,我、我已经好久没来这里啦……就、就忘记了。”他气喘吁吁地道,语气里尽是笑意。 
 
“哼!下一次非得给那只蠢狗一点颜色瞧瞧。”濑名泉抱着人气哼哼……然而,身体却渐渐僵了。 
 
怀中人的汗水混着草木的清芳,丝丝缕缕地窜入气息之间,就像是清晨阳光暖暖的森林,凝结着晶莹的露水弥漫着清凉。 
 
是的……游木真临近发情期,濑名泉自然明白这是什么味道。 
 
水蓝双瞳变得晦涩不明,他下意识地将人往怀中搂了搂,本能地偏过头找到了对方脖颈的那处…… 
 
那里是游木真的腺体,覆着薄汗的脖颈在灯光下暖意融融,几乎就是诱惑。 
 
游木真还贴在他的怀里,闭着眼睛平复呼吸,他轻勾唇角一脸惬意,濑名泉的怀抱很舒服,消去了他的燥热与烦闷。 
 
抱着人的濑名泉鬼使神差地张开嘴,微微偏头牙齿便要落下…… 
 
“?!”脖颈那处被碰到的一瞬间,游木真一个激灵,惊得他霎时推开了面前的人。 
 
青年绿色的双眸中惊慌未定,他空出手捂着脖子上的腺体,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 
 
还有些迷惘的男人喘着气,水蓝双瞳迅速恢复清明,他错愕地与他对视,然后在触及到他的目光时咬着牙偏过头去。 
 
那一瞬间游木真在濑名泉眼中看到了一丝受伤。 
 
他突然间愧疚起来,不应该推开的……没错…… 
 
“泉、泉前辈?”他有些不安地唤道,伸手去拉他的手。 
 
“!”濑名泉猛地打开那只过来的手臂,却又迅速意识到什么赶忙抓了回来。 
 
“没事,没事的游君,我们回家。”他低着头拉着他快步就走,一路相顾无言。 
 
…… 
 
与此同时,一辆豪车离开了南岛红月馆,快速向东岛驶去。 
 
车上的男人饶有兴趣地转着手中那朵已经蔫了的白花,瞟了一眼悬浮光屏上的介绍轻笑出声。 
 
“……‘岩蔷薇’……态度还真是相当强硬啊……”他眼中带着笑意,深潭若渊。 
 
“老爷……是否还要继续调查他的行踪?”身边的高木管家依旧毕恭毕敬。 
 
“不必了。真是小看这人了,看似同你无话不谈,语言俏皮花哨,实则句句达意,不知道还以为我们之间关系多好似的。”天祥院正德揪下一片花瓣随意扔在地上。 
 
“所以我们接下来……” 
 
“不用管了,周末光穹会议结束再说,我倒挺想看看朱樱老朽有没有能力拉拢他儿子的军团……哎……说起来也是,‘爱侄心切’啊。”他又撕下一片花瓣缓缓撂下,眼神有点惋惜…… 
 
“还有……老爷,需不需要再敲打敲打铃木?”年轻人说到这里眼神有些不耐。 
 
“……敲打得动吗?我真是不得不佩服父亲的手段,临死前立下遗嘱‘昭告天下’铃木老头是天祥院家永远的佣人,哪怕是死都不能辞退……你看看他今天说的那句话——‘为了让老爷免遭诟病……’,的确啊……想想两年前,我刚想体谅他让他提早退休,全拉普塔媒体都揪着我不放,说我是心怀鬼胎的白眼狼。”说到这里他的眼神变得有些阴鸷,直接将残破的岩蔷薇丢在了地上,“也罢也罢,就让他守着我那病弱的侄子吧,也省去宅内人手,孤儿寡老的……又不让派第二个人过来守着,红月馆规矩真多。”说到这他相当气恼。 
 
身边的人只是颔首,低下头缓缓道:“老爷尽管放心,铃木没有任何问题,他的房间连台电脑都没有,更别提硬盘。” 
 
“的确……连手环都不用的老家伙,父亲留下他也不过是可怜他罢了,看在他对天祥院家这些年尽心尽力的份上,作为老臣,我也得好好待着呀。”天祥院正德双手抱胸,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TBC. 
 
——————————————————— 
lofter更新后文章无法发布,评论无法回复,各种登陆失败,无奈来了pc端……幸好这里还行,不然大家怕是看不见更新了。 
 
糖写嗨了,正剧卡了……大家的注意力全被涉英leo司扯走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创妹匆匆离开发生了什么呢…… 
 
喜闻乐见“见家长”,不过好像……论我最讨厌写什么……插科打诨……没错!尤其是中年组的插科打诨!!_(:3」∠)_涉和叔叔的你来我往间包含了相当多的意象……关于岩蔷薇,大家有兴趣可以了解一下w
 
不好意思灵感来源于现实,大晚上的听见小区里的狗叫自己又饿得慌,所以……嗨泉总还满意吗【濑名泉:滚! 
 
本章的涉英泉真包含了个人对于原作一部分解读与化用,来自天之川和真夏w他们每一对都有这~么~好~

——

Chapter 36(补档)

评论(32)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