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海泡沫

11月不产出,soul就成坑了。

【Ensemble stars】soul[科幻(x)/ABO/清水]

Chapter 34
告状什么的,对于某位喊着“Amazing~”的先生来说,向来是无所谓的。
毕竟学生时代驾驶着热气球闯进子弹横飞的突击手训练场;让同专业校友的狙击枪打出一束鲜花;亦或是将一支训练小队的工程师程序唱起美声……他向来得心应手。
副会长顶着一张胃疼脸嚷着“无药可救!无药可救!无药可救!”,然后风风火火地追着他满校园乱跑。
至于为什么没人去学生会长那里参他一本?噢……得了吧,那位会长大人哪次不是微笑着说:“这样吗?我很感兴趣噢,想和涉一起玩玩看。”
……那副兴致勃勃的模样实在是让人无语凝噎,用“狼狈为奸”形容颇为不妥,可又找不出第二个合适的词来概括……所以,还是跟副会长一样感叹一句——“无药可救”吧。
时光兜兜转转……可如今,在这阳光大好之日,有人把状再一次告到了天祥院英智那里,于是日日树先生就出乎意料地被管家先生拦在红月馆的走廊里。
“fu~fu~fu~午安,铃木先生。莫非是因为小丑姗姗来迟,皇帝陛下才派遣您拒绝我的来访?”他递上一支百合,施以诚挚的问候。
“……”老管家罕见地沉默了半天,慢吞吞地接过百合然后说:“日日树先生,少爷让我转告您……您前段时间跑到小白楼平白无故妨碍他人工作有失体统,罚您买个……呃……冰淇淋回来。”老人家说到这儿的时候,一向四平八稳的眼神都没了,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透着深深的无奈,“但是您知道的,少爷还在恢复期,不能吃这种食物,可我若是就这样放您进去,少爷就不允许我再服侍他了,并且拒绝享用我为他烹饪的营养餐。”
日日树涉眨了眨眼睛,故作惊讶地道:“噢呀?这么说的话,铃木先生除了拦住我,别无选择了。”
“……嗯。请您谅解。”这是身为一个管家的最后的骄傲,大概吧。
他看着老人那张无奈却慈爱满满的脸,突然间爆发出一阵大笑,“能让从容不迫的铃木先生陷入这样左右为难的境地,真不愧是英智啊。听起来冒昧的小丑似乎被化为爱丽丝的小兔子提前占掉了帽匠茶会的位置?啊……这是多么悲伤的故事。”他似乎委屈极了,然后擦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转而笑着离开,披挂在身上的长衣同银发一起留下圆摆。
“铃木先生不必担心,小丑这就退场~”走廊里回响着他的脚步声和欢笑,三三两两的医生护士们却目不斜视,一如既往。
毕竟……习以为常了,眼前这位先生,是他们红月馆长莲巳敬人都收拾不了的存在。
铃木韬毋错愕地看着青年悠然远去,竟有些茫然无措,要知道平时……这个Alpha身形快到他这个老骨头Beta是根本拦不住的。
他听着青年似乎开了通讯联系了鬼龙红郎,极富有穿透力的声音在走廊里回响,渐行渐远。
“……”总觉得没这么简单,铃木管家的直觉这样告诉他。
……
阳光普照的病房内,英智端着红茶抿唇轻笑,玉兰眸子亮晶晶的,他偏过头问道:“创再说说看嘛,涉被你们瞪退的时候。”
“嗯……友也君说那是他第一次看见日日树前辈脸上出现慌张的神情,天满君冲进来的时候,前辈整个人都站不稳了。”紫之创依旧温和地说着,眉头间不免有些无奈。
已经听了好几遍了呀,英智哥哥。
金发的人止不住地笑,“然后呢,你们告诉涉他不是我的法定伴侣不能参与调查的时候,他是什么表情呢?”说到这里的时候耳朵泛起淡淡的红色,眼神几分羞赧几分开心。
“……嗯,虽然没有感觉到日日树前辈的遗憾,但他好像完全没有想到我们会这么说。”其实,总觉得告诉了也没什么。创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这样啊……真白君居然也有一天让涉陷入无措的境地。”他看起来开心极了,放了两块儿方糖小勺叮叮当当地搅拌着。
“我们还是太紧张了,希望没有惹恼日日树前辈才是……”创端着茶杯温柔笑道。
“不会噢……明明是涉的错呀……”他还在偷笑,不时看一眼墙上的全息钟表。
“……那个……英智哥哥。日日树前辈该不会真被铃木先生拦下来了吧?”创也注意到时间,有些担心。
“涉不会被拦住噢……”他搅拌着垂下眼眸轻声道,唇角微微翘起。
当红月馆的古钟发出了“铛铛声”,随之响起的,还有玻璃被敲打的声音。
“?!”创吓了一跳,只看见窗外,银色长发的人正在招手冲他们微笑。
英智扭过头去招招手,眉宇间具是笑意。
“看……没有人能拦住涉噢。”说到这里他冲已经呆住的少年眨眨眼。
紫之创迅速回神,放下茶杯跑去开窗。
——“日日树前辈!请务必注意安全。”
——“Amazing~☆抱歉打扰了疯帽匠与爱丽丝的茶会,小丑将化身为三月兔莅临固定的席位~请让红茶与方糖合唱,茶杯同银勺发出叮当轻响。可爱的爱丽丝呀,将三月兔的坏萝卜送给帽匠先生可是失礼的行为呦~”青年从窗台上跳下,收起自己银白色的气球,蓝发少年正因为这一神奇的科技亦或是魔术而惊叹,就不得不面对那双紫色眼眸里的奇幻光芒。
“啊~那个……”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告状是不心虚的,可现在反倒有点呢。创面对着涉有些苦恼地笑了笑。
——“少爷!我刚才好像有听……日日树先生?!”急忙回到病房的老人家看见长发青年瞬间惊呆了。
“呀~铃木先生,您好像没有拦住涉噢。”病床上的金发青年歪头浅笑。
铃木管家:“……”
老人很快调整好了面部表情,快步走来关掉大敞着的窗户,然后面无表情地恭敬道:“少爷的身体还在静养,这样容易感冒的。”
“fu~fu~fu~铃木先生是恪尽职守的盟臣,可是有竭尽全力将带给皇帝‘Amazing’的小丑拦在门外呢~但是……忠诚的臣子是拦不住奇迹与爱的~”
“下次请走正门。”老先生微微弓着腰面无表情。
“涉……我的冰淇淋呢?”英智轻声问。
“少爷……如果您一定要如此任性,那我只好召来天祥院家的警卫队把前来探望您的人都拦下来了。”老者镇定自若,言语之间透着毋庸置疑的坚决。
“您是想让我给您判定失职之罪么?铃木先生。”英智仍是微笑着,却也有几分小小的固执。
全程围观的紫之创不知道如何是好,以前就知道英智哥哥偶尔的任性真是叫人苦恼呢,现在这样该怎么办呢?
“啊~让年迈的老人生出视死如归的坚定姿态,真不愧是皇帝陛下呢,但这是多么令人心痛的事啊……铃木先生不必担心,我的确有遵从皇帝陛下的命令,您并未失职。”日日树涉笑着,说着从手中变出一个托盘,那上面呈着两个精致的雕花纸杯,柔软的纯白之上淋着不同口味的果酱。
“您还是让我失职吧。日日树先生。”老人家看见那托盘的时候眼神都不对了。
“啊~真不愧是涉……”英智轻轻鼓起掌来。
“少爷……恕我冒昧,您的身体还在修养期间,食用甜度过高的零食百害无益。”老人家苦口婆心地继续劝说,可只见自家少爷盯着那两个冰淇淋眼眸都闪亮亮的,一副完全听不进去的模样,铃木先生果断换了个目标——“日日树先生,您要是将其交付给少爷,那么我就算是被辞退以后也要将您拦下。”老先生做着最后的挣扎,言语之间相当的决绝。
“那个……铃木先生冷静点,日日树前辈,英智哥哥的身体的确……”
“噢呀~难道是我理解错了?英智只是让我带来冰淇淋却并没有说给谁带呀~”涉故作惊讶地道,“所以……我只需要带来就可以进房间了对吧?”
在场的三人均被他这一近乎诡辩的理论给整懵了。
“fu~fu~fu~所以,为了皇帝的身体健康,为了您的微笑,我遵从了您的旨意特意从西岛的中心商业街带来口感至上的冰淇淋,同时挑选了适合爱丽丝的口味,至于铃木先生,这个属于您……”涉笑着将冰淇淋为其余二人送上,同时将创引到另一个座位上,动作如行云流水。
“……”老人家手里端着那杯看起是葡萄口味的冰淇淋,看着胸口插着的几十分钟前刚得到的百合花,相当地怀疑人生。
“……”紫之创懵懵地盯着手中的草莓味冰淇淋,下意识地看向床上的天祥院英智。
玉兰双眸依旧烟云流转,金发青年稍稍发了会儿呆,就笑出了声。
“真是狡猾的涉,好过分啊。”他看起来非常的委屈,低下头捧着茶杯不再言语。
“嗯~皇帝陛下的健康才是小丑要守护的珍宝,虽然刚才询问过恶龙先生,他说亲爱的皇帝陛下在亚沉睡仓恢复得很好,偶尔可以食用有趣的食物。”他说着从他手中取过茶杯,坐在紫之创刚刚的位置上替他泡茶。
“可是涉居然没有遵从我的命令。”他蹙着眉头望着他,就是个没有得到想要礼物的孩子。
“少爷……真的是非常抱歉。为了您的身体着想,请您务必忍耐一下,等到您恢复就可以食用甜点了。现在……恕我冒昧日日树先生,年龄大了的人实在是不适合食用含糖量过高的食物,所以……只能暂时辜负您的美意了。请您和紫之先生自行享用,我会在一旁静侍。”老人家毕恭毕敬地把冰淇淋递到涉的手上,然后垂眸站在一旁。
“噢呀?难道铃木先生是害怕我和创君偷偷和英智分享吗?”涉接过冰淇淋眨了眨眼睛。
“……并无此意。”老人垂下眼睛依旧彬彬有礼。
“……”分明就是有吧。创端着冰淇淋再一次苦恼地笑了。
英智轻轻叹了口气,有些失落地道:“非常抱歉铃木先生,这次是我任性了。”他接过涉泡好的红茶,望着那两支冰淇淋轻啜了一口。
“……咦?”他突然轻咦一声微微睁大了眼睛。
“怎么了英智哥哥?是茶叶出了什么问题么?”
“少爷?”
“……嗯。没事呦,只是好久没有喝到涉的红茶了,觉得口感相当地怀念呀。”他微笑着道,随即偏头看向身边的日日树涉。
紫色的眸子里泛起涟漪,唇边的笑意带着几分玄妙与期待,他比起食指示意他不要声张,眨眨左眼发出某种奇妙的暗号。
“得到恶龙契约的小丑,必须勇于破除墨守陈规,义无反顾地为皇帝献上爱与惊喜。但是……魔术是需要配合的噢~”他靠近他,在他的耳畔轻声道,眼中盛满宠溺。
“嗯。真不愧是涉呢。”英智开心地点了点头,拿起小勺,稍微有失风度地享用起他的“红茶”来。
在那雪白的瓷杯中,所盛放的红茶依旧香醇却不再温暖,香草口味的奇妙魔术与之融为一体,略带丝丝凉意。
那是由日日树涉献上的,藏在只属于天祥院英智茶杯里的,柔软且甜蜜的小小惊喜。
一个只属于他们的小秘密。
病房里的气氛终于安逸了下来,铃木先生松了口气,看着三个年轻各自享用“正确”的美食,眼神恢复了惯有的和蔼。
“……嗯……英智哥哥还是比较喜欢日日树前辈的红茶啊,我一定会更加努力的!”创坐在一旁看着英智“喝”得十分满足且幸福,笑着说道。
“不是噢……创的香草茶也非常美味的呢。”皇帝举着小勺,嘴角带着一点奶沫。
“的确。亲爱的友也君也常常对创君的茶赋予至高无上的夸赞。”日日树涉笑着说。
“嗯……说到友也君……涉居然去打扰「Ra*bits」的工作,再加上你今天的失职,给你一个惩罚。”说着他放下小勺,纤长的手指撩开银白的发弹了一下眼前人的脑门。
“噢~真是残酷的皇帝陛下,原来小丑也要蒙受一项不白之冤的么?”他舔了口冰淇淋装作很痛的样子。
“嗯♪~”
紫之创看着二人笑个不停,“如果凛月前辈也在就好了,总让人回想起在梦之咲的日子,日日树前辈也是这样经常跑来红茶部找英智哥哥的。”少年紫玉般的眸子里写满追忆。
“噢呀?彼时我依旧乐于出演三月兔的角色,与爱丽丝柴郡猫相约茶会,有时候还会遇见冒冒失失的计时兔……真是美好的时光呀……”
英智拿着银质小勺笑得满足。
谈笑正在继续,可少年的手环却发出了异样的声响,加急的信号闪烁不停,创向在场几人露出了抱歉的神色,只好接通。
不一会儿,淡紫眼眸中愉悦没有了,他蹙起眉头神色焦虑,似乎很是惊讶。
——“是的,我马上到。仁哥。”
紫之创迅速挂断了联络,神色匆忙地对他们道:“非常抱歉英智哥哥,我的篮子可以先放在这里吗?我先要告辞了。”
“好,创君不要太着急噢。”
“留心脚下,不得不匆匆离开的爱丽丝。”
“一路顺风,紫之先生。”
“好的。”他说罢便往外赶去,就在他刚刚抵达门口时,英智突然叫住了他。
“创君。”
“嗯?”
只见金发青年露出抱歉的神色对少年说:“虽然有些唐突,但我刚才做笔录的时候的确忘了一件事……”
“什么?”创突然提高了注意力。
“如果袭击我的那孩子是从I区或H区来的,应该受到过天祥院基金会的援助吧?”他思索了一阵缓缓道。
……
光阴荏苒,日落海面,浮空岛屿于波涛翻覆之上投下剪影,悬浮列车穿梭期间,顺着透明的轨道在城市间来来往往,偶尔离开驶向下方。
东岛作为《拉普塔之诗》中的美钻,一栋栋主色为白的豪宅在夕阳下镀上金橙色,此刻,钻石呈现另一颜色。
红宝石宅邸于黄昏时闪亮,霞光却无法透过窗落在此处,地下实验室的灯光亮堂堂的,原本光洁的黑色台面现在却被折腾得乱七八糟,空气中充斥着焦糊的甜味,站在一旁的男人扶着眼镜,忧愁不止。
“月永团长……虽然老爷夫人允许你在宅内活动,但并不代表你可以炸了我的实验室。”
“你闭嘴啦笑面鬼,天才可是不会搞破坏的,你只需要在我结束后收拾好就行。”青年顶着乱糟糟的橘色头发,金绿双眸专注盯着手中器皿内部,不停地搅拌搅拌。
“如果不是老爷他们通常不会进入这里,只怕您马上就会被赶出去。”新谷谛汀摇了摇头,扶着眼镜叹息。
“我要那个!给我!”这边的人完全没有听进去,反而哼着曲调继续指手画脚。
“能让特级护师出门给您买那些乱七八糟的材料,用着高档的厨具和仪器,让我这个资深医师给您做担保,随意使用朱樱世家的地下实验室,您现在可完全不像是被软禁的人。”新谷医生顺着leo的手指拿了一罐糖果给他。
“不是这个!是那个!你是笨蛋吗?!”月永雷欧气呼呼地道,然后指向旁边的一罐糖果。
“……拜托您说清楚好吗?我怎么能明白您这种意义不明的指代。”新谷相当无语,但还是乖乖递了过去。
“你就是笨蛋!濑名就知道,凛月也知道,鸣也知道,就你不知道!你绝对是笨蛋!”leo打开那罐糖果倒进容器里,继续搅拌搅拌。
“听你这么说少爷不知道?那他也是笨蛋咯?”新谷医生立刻抓住漏洞反击。
“suo才不是!”骑士王抬眼瞪他!“这只是我好久好久以前为小luka记得的一个配方,他不知道。”说道这里他有点暗自气恼,怎么不早点想起来呢?
“……嗯。你都跟司少爷认识这么久了居然还有他不知道的秘密,少爷肯定很难过啊……”新谷谛汀大为可惜的摇了摇头。
“你闭嘴笑面鬼!这是改良的!”
“改良?您都把实验室搞成这样了确定能成功?”镜片背后的瞳蓦然睁大,表示惊奇。
“我是天才!绝对能成功!你不要再说话了!超级烦!”他皱着眉头冲他喊。
“……天才……是啊……天才,就像你的父母一样。”新谷谛汀看着月永雷欧握着汤匙搅拌不停地手,眼神中流露出几分怔忡。
“……”月永雷欧停下了动作,抬起头正视着眼前的男人,金绿双眸中出现肯定的神色,犹如锋利的剑,“你绝对不止是一个参加过[剑匙]开发的人,你知道[剑匙]是在七年前才彻底报废的,也知道我在D-7战役里用[voice of sword]做了什么。你到底是谁?”
“……嗯。您无需知道这些,我所只晓的这些信息并不会对您和您的父亲有任何威胁。我只是一个遵从自己本心做事的人,我是一个医生,而我想要拯救的,从来都是我的病人。”镜片背后的双眸平静而温和,男人的嘴角依旧带笑,无懈可击。
“我观察过你使用实验室的计算机和手环的手法,你并不算是高明的黑客,没有入侵国家军事机密库的能力,能够获得这些信息,说明是有人告诉你这些,你在suo家的工作也并不会涉及到这方面,所以……你肯定是从另一方知晓的,并且这些信息都是为了我而准备的,你背后藏着什么人,他们在借你之手去达到某种与我有关的目的。”金绿眼眸在灯光下锋芒毕露,骑士王的眼睛仿佛化作洞悉一切的真理之石。
“……嗯。相当敏锐呢,月永团长,我该庆幸在场只有你我二人和实验室有独立的安保系统而不被监听么?如果这些话被朱樱老爷听到,只怕我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不得不说您真的很厉害,在与司少爷关系缓和后就立刻注意到了过去你忽略的一些细节,推理的结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相当准确呢。”新谷谛汀不慌不忙,依旧淡定自若。
“所以呢?告诉我你们到底想干什么?suo的异常发情是不是和你们有关系?”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眼中腾起杀气。
“……嗯。怎么说呢……”新谷谛汀摘下了眼镜,男人的双眸依旧平静,却带着某种说不出的沉重,“只是找到了一个恰当的时机,提前救司少爷罢了。”
“果然是你搞得鬼!”leo放下器皿咬牙切齿地道。
“您大可以去朱樱老爷那里举报我,我在朱樱家二十多年,几乎都快忘记自己那所谓的第三者身份了,在司少爷没有发情前,我一直是对朱樱家尽心尽力,二十多年的忠诚与您同司少爷之间不足双位年岁的情谊,作为非常规情况下标记少爷的嫌疑人,您看看老爷会更相信谁?”他的语气镇定而温和,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得意或者慌乱。
月永雷欧气愤不已却无可奈何,他愤愤盯着他继续道:“为什么要伤害suo?如果你真的是从小看护他长大的医生,为什么要让他长大成人后遭受这些?他待在「knights」的时候那么快乐?!”说到这里的时候金绿双眸满满都是痛苦与怜惜。
“到底是谁在伤害司少爷?”新谷眯起眼睛淡淡道,“一个孩子从出生起就在服用违禁药物,成人后强行压抑正确的生理活动,你以为司少爷从学校到军团经历的都是什么?他靠着一副用药物强化的Omega身体,去完成着Alpha的动作,从生活到战斗,无时无刻不在超负荷运作,药物彻底失效和异常发情只是时间问题,老爷却将其一拖再拖,你看看他的这次发情期,只是经历了一次初级标记就几天高烧不退,但他又必须需要标记!你想让他年纪轻轻就死掉么?”
月永雷欧险些失手打翻了刚刚搅拌好的容器,他愣愣地看着眼前淡定平和的男人,颤声问道:“如果他没有这次发情,他爸爸会拖到什么时候?”
“如果我没推算错,至少要让司少爷娶到一个世家的Omega小姐,然后从军团退役进入政坛站稳脚跟,那个时候是继续利用气味伪装还是以基因变异为理由,都不重要了。”
“……为什么?”
“反正到时候,他作为Omega的生理系统已经被破坏殆尽,继承人只需要人工培育,至于他什么时候去世,就不是我该考虑的问题了。我曾经劝过老爷,夫人也反对过,然而……大概是所谓的世家都这样吧,冷酷无情到只有将利益和权利握在手中,才能流露出几乎不存在的温情。”新谷谛汀说到这里的时候,一向平和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阴冷。
leo全然呆住,仿佛思绪已经被冻结,他从来都没有考虑过他的小骑士到底背负了怎样的命运,他们在「knights」时总是很开心,他也好,濑名也好,凛月和鸣也好,他们大部分时候都忽略了“朱樱”这个姓氏背后所承受的一切,他记得司曾经有无数次因为家族事务缺席训练或工作请假,可他们习以为常,他们总是笑着说末子真忙啊,然后各司其责。
现在……他知道了,知道了那个一向可靠稳重的朱樱司,其实是个脆弱到连命运都难以把控的笨蛋。
强烈的哀痛几乎席卷了月永雷欧的灵魂,这几乎是扼杀所有理智的病毒,所谓的灵感仿佛从未存在过,他从来没有如此难过,难过到过去的种种灰暗都可以抛在身后,他突然想到了朱樱司在发情那天痛苦而绝望的眼神,所带给他的感觉在此刻被放大了无数倍,他几乎是……几乎是……
无法平息的颤抖令他呼吸困难,他甚至觉得自己失语了。
“……你也不必太担心。”新谷谛汀见状温和道,“司少爷的痛苦已经过去了,你出现了,所以他不会再走上他父亲制定的尖刀之路,你的出现恰如其分,我真的非常高兴……你说得没错,他是我看护长大的孩子,是我最想要拯救的病人之一。”男人笑了,目光真诚而令人动容。
“月永雷欧,我现在可以向你起誓,就算我背后的势力已经行动,那也不是由我去伤害司少爷,我只是一个医生,至始至终都是。”他的眼中浮现出前所未有的郑重,足以坚定到叫人无法撼动。
金绿眼眸久久凝视着眼前的男人,月永雷欧静默许久,这才重重点了点头。
“好,我不管你们接近我有什么目的,都不许伤害suo。否则……”他说到这里眸光迸发出不可忽略的庄重决绝,“大不了我让[VOS]再启动一次。”
此刻……骑士王剑锋所向,皆为死敌。
“……嗯。我想作为一个天才,应该不会让您的敌人得逞吧?”新谷谛汀重新带好眼镜,露出惯有的微笑。
“笑面鬼,我现在好像有那么一点点不讨厌你了。”月永雷欧歪了歪头若有所思道。
“……嗯,这是我的荣幸,您晚上还要去安抚司少爷呢,他的安眠药已经停了,可以正常交流的。”
“你话太多了!把那罐红色的糖果给我!”leo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拿起容器继续搅拌。
……
夜幕降临,今晚无风无云,还能窥见群星。
月永雷欧抱着小小玻璃盅进来的时候,床头的台灯散发着淡淡光芒,像极了月光。
床上的那团被子动了,但他并没有看见希望看到的紫水晶眼眸。
“suo……你有喝药么?”他小心翼翼地凑上去问道。
“……”被子里的人似乎不想回答。
“……你不要装睡啊,宇宙人告诉我你醒着呦,我带来了超棒的inspiration~”他端着玻璃器皿兴致勃勃地说道。
“……你又不想理我了嘛?我今天可是冒着被你爸爸妈妈赶出去的风险才让笑面鬼帮了忙噢。”他有些委屈地抱着那个茶杯大小的玻璃器皿坐在地毯上。
“!父亲母亲没有为难你吧leader?”酒红色的脑袋总算是从被子里探了出来,眼睛里全然是担忧。
“哈哈……没有噢,有笑面鬼在的嘛。”leo开心地举起玻璃小盅。
“那是什么?”司被吸引了注意力。
“呜啾~是天才关于糖果的inspiration噢~我知道suo爱吃糖,药又太苦了,所以就做了这个。”他坐到床上捧着那个小碗像个邀功的孩子。
朱樱司看着那玻璃小盅里盛着的液体,那是一盏璀璨的星云,无数闪亮的细小碎屑在其中旋转流动,如梦似幻。
“……marvelous……不过……能吃么?”
“哈哈哈……终于又听到熟悉的发音啦,来吧~感受一下天才的inspiration~小luka曾经超爱的,后来她吃腻了,我超难过的~”他又恢复了委屈巴巴地模样。
“……噢……多谢款待。”司乖乖地接过来,然后打开了盖子。
流动的星云在其中徜徉,形态万千,熠熠生辉,倒映在紫晶眼眸中斑驳陆离。
真的……超级美丽,同时还有熟悉的糖果的香味。
小骑士的眼睛生出同样斑斓的星光,他惊诧地说不出话,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用手去蘸着却又意识到这很失礼悻然而止。
“……是这样吃的啦suo……”leo拿起固定在盖子上的小圆勺,然后轻轻搅动。
星云开始旋转了,无数地碎屑向中心聚拢,形成有规律的闪亮旋臂,它们流动着,凝结着,渐渐包裹在小勺上……
一个星球是如何诞生的呢……应该就是这样……这些散发着闪亮光芒的物质因为某种力量向一处聚合,然后再因为这种力量而成型。
“♬~”月永雷欧哼唱着属于自己的曲调,一点点在星云中搅动着。
司睁大了眼睛看着星屑闪耀,星球初生,耳边回响着轻灵的歌谣,他微微偏头,看到眼前的人几乎与自己额头相抵,金绿眼眸中同样倒映着繁星,手中的小勺如同创世的魔法棒,随着音乐在宇宙中徜徉,令星云焕然一新。
是的……宇宙……这个人从来都是身处宇宙中心,在星海中自由欢乐的神明。
他是他的王,亦是可以同宇宙对话的奇迹。
能相遇真是太好了,leader。小骑士面对着着小小宇宙和他的创造者,几乎落泪。
“喏……suo你看,可以吃啦~”leo兴奋地举起小勺,在那上面生出一颗圆滚滚闪闪亮的星球。
他依旧睁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了一点,这简直就是艺术品,让人难以下口,可是糖果的味道吸引着他,难以抵抗。
已经好久没有吃甜食了。
朱樱司谨慎地接过,然后珍重地放进嘴巴里。
“好吃吗?!”leo满怀期待地问道。
“!”紫水晶双眸彻底焕发光亮,他含着糖果再也不想放开了,很甜,很奇妙的味道,完全让人流连忘返。
他大力点了点头,眼神里喜悦感染了月永雷欧,骑士王开心地跳了起来,原地转圈。
很久没有吃到甜食的朱樱司也开心不已,他觉得自己含着“行星”看着“星云”,已然是无比幸福的事情。
最重要的一点,这是leader为他做的。
他觉得自己又要哭了,为什么恢复了真实性别后总会流眼泪呢?
你再这样为我尽心尽力,我怎么可能愿意放你离开啊?我越来越想利用这份生理契约束缚住你了,我不想再屈服于命运,嫁给一个陌生人度过平庸……不!是痛苦的一生。
他含着糖果怔忡地看着他,眼底泛起水光。
开心完的leo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马上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然后把玻璃小盅从司手中取回来放到床头柜上。
“笑面鬼说了,为了防止蛀牙,所以suo你今晚只能吃一支,而且还要吃一下这个,我可不想让你牙齿疼的。”他笑着,语气雀跃而温柔。
司把行星糖果从嘴里取出来,想要回答却变成了近似于哽咽的声音。
“leader……我……”他再也忍不住了,这一次是真真正正在他面前落了泪。
“?!suo你不要哭呀,是哪里不舒服吗?”leo又被吓到了,赶忙慌慌张张问道。
他摇了摇头。
“那是糖果不好吃?”
他还是摇了摇头,看起来很难过。
月永雷欧看着强忍着眼泪一抽一抽的朱樱司,突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金绿眼中闪过疼惜,他伸手轻轻抱住他,语气温柔。
“不要担心啊suo,我知道suo受了好多好多的委屈,我以前真是个超级大笨蛋,你明明是Omega都没有发觉,总是麻烦你,给你指派一些很困难的任务;濑名也是大笨蛋,居然总是吼你,凛月也是,每天趴在你身上睡觉Alpha气息弄得你很苦恼吧?只有鸣还会关心你一点,但他也是笨蛋啦,明明是医疗兵给我们做检查的时候也没有发现你的真实性别……”他絮絮叨叨地说着,埋怨自己埋怨伙伴。
朱樱司还是摇头,只觉得这样的自己真是太糟糕了,要是没有恢复真实性别就好了,不会哭也不会麻烦任何人,还能开开心心地继续被需要下去。
“……我们都是超级不合格的前辈啊……但是suo也不要担心,大家不会因为你的性别就对你另眼相待的,不管是Alpha还是Omega,suo都是suo,永远都是「knights」最棒的末子。”他拿掉他手中的糖果让他正视自己,金绿眼眸温柔而又闪亮,捧着他的脸轻轻抹去泪水。
“对不起呀suo……虽然有些事已经发生了,但是……我并不后悔呀,如果那一天suo遇上的不是我,我真是想想都后怕,会超痛苦的。”他很认真地对他说道。
他看着他,泪眼朦胧中充满喜悦与幸福。太好了,他的leader还是那样,是无比温柔的,强大的骑士王。
我曾无比崇拜你的故事,想要感受,想要聆听,现在我们被罪恶的契约捆绑在一起,你却还是这样的温柔。
我真的是……非常非常的……
“嗯……好啦好啦,suo明明以前怎么都不会哭的,现在经常这样哭超级难看的,所以,赶紧吃完糖吃药睡觉吧。我还是会陪着你的……你不用担心,今天晚上可以唱摇篮曲给你听,我刚想到的inspiration!”他拍拍他的肩,摸摸他的头,温柔地放开他等他平复了心情不再抽噎就将糖塞回他的嘴里。
他冲他笑嘻嘻的,像极了他每次训练逃跑被他找到带回来的模样,却又有什么轻微的不同。
糖果的甜蜜同心上的一起化开,朱樱司开始庆幸,原来每个夜晚,都会变得越来越美好。
糖果很快享用完毕,小骑士意犹未尽地瞥了一眼床边的玻璃小盅,星云尚在流动,他还有好多好多的“星球”可以吃。
困倦因为哭泣总会来得很快,一直紧绷的神经也达到前所未有的放松,朱樱司躺回到枕头上时,那首轻灵而悠扬的曲子再次从那人口中哼出。
“♬~”
他看着他坐在地毯上注视着自己,金绿眼眸笑意满满像极了美丽的宝石,他冲他点点头示意一切安好,他的曲子就像他本人一样叫人着迷。
“晚安,leader。”愿我们还能度过这样一个又一个美好的夜晚。
我已经……难以分清那场意外,究竟是噩梦还是美梦了。
他望着那双金绿色的眼眸,终于渐渐陷入安眠。
TBC.
———————————————————
考试结束,拿到小真,顺利回家!开心到飞起!
爆字数,拖更不如爆字数!
本章再次为大家带来——“抓住男人的心不如抓住胃”这一俗套的桥段……英智的雪顶红茶和司的自制星光棒棒糖,来来来投票了啊,看看小丑和骑士王谁更能抓住少女心2333【【。不要纠结英智能不能吃,和棒棒糖的制作过程!科技树!壮哉【X
雪顶红茶我个人很喜欢【。棒棒糖灵感来源于纪录片《太阳系的奇迹》恒星诞生的过程!超级美!
创创:已经做好告状被秀一脸的准备了。
大将:……恶龙契约是什么?我只是说天祥院英智可以稍微吃一点点。
铃木先生:……养的孩儿就很熊,谁知道孩儿男朋友更熊。管家形象崩塌只需要一瞬间。
新谷医生:我是助攻,却也是个有故事的助攻。
真是不得不感叹自己这些年总会逃不开一个局——因为剧情需要而设定的半原创人物,最后总会疯狂加戏【扶额……我的错我的错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评论(48)

热度(280)